• 第4章 项链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6本章字数:3320字

    “豆豆,豆豆,好看。“

    韩语嫣笑着,确实好看,她点了点头,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慕文麟已经将项链捣鼓了开,然后起身就往韩语嫣的脖子上一套,还没等韩语嫣反应过来拒绝,清脆的一声细微的响声后,项链就戴在了韩语嫣的脖子上。

    “文麟?”李小钰急迫惊愕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她的身边站着一起上来的慕青枫。.项链带上的那一瞬间,他们都看在眼里的,韩语嫣的茫然,慕文麟孩子般顽劣笑容。

    李小钰的脸色阴晴不定,她此时很难在保持她以前的雍容优雅,她努力的克制着声音的颤抖说着:“这项链是你向老爷要的吗?”

    韩语嫣错愕,她抬头看着门口的两个身影,身后就要取下来,却不想慕文麟不肯,他按着韩语嫣的手嚷着:“豆豆,好看,好看。”

    “文麟,那是青枫妈妈的遗物,还是?”

    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慕青枫突然开了口,他说:“既然是我妈妈的遗物,我爸爸给了语嫣,就说明他认可了韩语嫣作为儿媳,没有人在比语嫣带着合适,就带着吧,我也觉得很好看。”

    李小钰笑的勉强,转了话音:“既然你们都觉得语嫣带着好看,那就带着吧。”

    “这不合适。”韩语嫣急了,她伸手去取下脖子上的项链,却不想慕青枫两步过来,按着她的手,一双深邃的星眸看着韩语嫣。他说:“语嫣,不用取下来,先带着,这项链很搭配你的裙子。”

    慕文麟在一边憨憨的笑着,突然拍手叫着:“亲亲,亲亲,豆豆,亲亲。”

    慕青枫低头,双手捧着韩语嫣的头,就热烈的吻了上去。

    无论韩语嫣怎么抗拒,他都不肯放松了一点,霸道的汲取着她口中的氧气,直到吻的韩语嫣头晕脚软,只能凭依着他的身体才勉强站着,慕青枫才满意的松开口,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有着让人心悸的光芒。

    李小钰的手扶着门边,她要晕了,只是韩语嫣来了半天,这慕家都要翻了过来一样。田护士端着樱桃过来,她拘束的站在门口,关切的问着:“夫人,你还好吧?”

    李小钰挺直了身体,她慢慢转头看了一样田护士,然后一字一字的说着:“我很好,这要很感谢你。”

    田护士的脸一下就苍白了,将头低低的,不言一语。

    慕文麟闻到了樱桃的香味,他站起身来,拉着韩语嫣的手,就指着田护士喊着:“樱桃,樱桃,好吃。”

    韩语嫣窘迫的脸,红的跟熟透的苹果,直到慕青枫拉着她向慕文麟和李小钰告辞,韩语嫣都没缓神过来。同样缓不过来神的还有李小钰,她看着慕文麟巴巴的把他抱了十几年的布娃娃豆豆要塞给韩语嫣,送给她。

    李小钰的脸都绿了,她伺候他这么多年,得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她看着韩语嫣脖颈处的项链,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得体,眼睛的冷芒越发的冷。

    慕青枫揽着韩语嫣,手指在她的腰上轻轻的勾画着。韩语嫣抬头,她看了一眼慕青枫,然后将慕文麟塞到她怀抱里的布娃娃塞回给了慕文麟。抱着被塞回来的布娃娃,慕文麟问韩语嫣:“豆豆,不要,不喜欢?”

    “我很喜欢,它在这里会更开心,这里的阳光很好。”韩语嫣的回答让慕文麟满意了,他侧头看着李小钰,巴巴的说着:“给豆豆晒太阳。”

    “好,晒太阳。”李小钰应和着慕文麟。

    车子远去,韩语嫣回头,看着别墅门口站着的慕文麟,她眼前晃动的还有那个布娃娃。慕青枫并没有立即将车开回去,而是带着韩语嫣去了江边的那个茶座,这个时候正是午后,人并不多,慕青枫带着韩语嫣去了靠近江面的座位。

    这一次,慕青枫叫了茉莉花茶,他依然很认真的烧水,洗杯,洗茶,动作优雅而从容。韩语嫣不动声色,她知道他是有话要说,她也有些问题要问,自从签了那个合同后,他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剑拔弩张了,最起码以后那种被勒紧呼吸的感觉少了很多。或许,就像张云梦说的,她再也没有了企盼会和姚立晨在一起,心境平和下来,反而更容易和山青枫相处。

    “我一直以为咖啡是最适合我的,现在才知道,我要的一直是清茗淡茶,我以为我过的生活是我想要的,现在我知道,我守护的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尊严。”

    这话题有些的敏感,韩语嫣不想了解慕青枫,就像张云梦说的,慕青枫是危险的男人,他有手段,有智慧,而且非常懂得捕捉人的心思,张云梦说这三个月未必到,韩语嫣都会缴械投降,因为这世界上就没有慕青枫拿不下去的女人,只有他想不想要的女人,随着韩语嫣对姚立晨的自愧远离,慕青枫的机会就越多越大。

    窗外的江面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漩涡在上面打转着,韩语嫣的视线落在那些漩涡上,她就是其中的一个,而慕青枫就是这江水。韩语嫣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冷漠:“这些和我无关,三个月的期限一到,希望你能够遵守约定。”

    “你放心,我不会忘记的,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来追求你,你是在提醒我要努力吗?”

    慕青枫自己喝了一口茶,抬头对着韩语嫣微笑的说着:“我一定会娶你做老婆的,丑媳妇已经见了公公,见面礼也收了,你想逃也逃不掉了。”

    韩语嫣咬牙,她抬眼冷冷的看着慕青枫的娟狂,自信,那双睿智的眸子里闪着让人心颤的掠夺光芒,不过在那些光芒的暗处,韩语嫣看见了沉重的压抑,她没点破,抬手去拿脖子上的项链,她当初没看见慕文麟怎么给自己戴上的,后来她在车上倒腾了很久,都没能拿下来。

    “这项链是我爷爷请了国外的一位著名的珠宝大师设计制作而出,链子里有一条密码扣,没有密码休想拿下来。”

    “密码。”

    “我也不知道。”慕青枫抬头对上韩语嫣恼火的视线,他说:“我妈妈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密码就走了,我爸爸后来就娶了后妈,我还以为他将这条项链送给了李小钰。”

    韩语嫣看着慕青枫说的认真,不像是骗她,她警惕的问着:“这项链很珍贵?”特制的,应该是珍贵,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不过看着那坠子上的翡翠,韩语嫣就知道价格绝对不菲。

    慕青枫并不着急,他看着韩语嫣努力的去解想触摸到项链的暗扣,他静静的喝着茶,他没告韩语嫣,这项链是他爸爸和他死去的妈妈一起准备送给自己妹妹的礼物,妹妹一出生就死了。他没想到慕文麟竟然藏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仔细想想,慕青枫心里不安,慕文麟的举动有些的奇怪,他看着韩语嫣脖颈上的项链,视线收紧,他得想办法把那项链取下来。

    “我去下洗手间。”韩语嫣不想面对这样的慕青枫,她起身走向洗手间,上次去过,她记得方向。

    慕青枫的眉慢慢的的敛起,他并没有去看韩语嫣,而是转头看向江面。洗手间里,韩语嫣洗好手,慢慢走出来,转过茶厅拐角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斜刺里伸出来,将她拉住拽进了一个包间里。

    “啊。”韩语嫣张口,惊叫刚出嗓子,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是我,语嫣。”低沉的嗓音,熟悉的脸,还有沉痛的双眼,韩语嫣看着姚立晨,她的心颤抖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瘦了,双眼深深的陷下去,那张阳光帅气的脸,现在已经被疲惫和憔悴占满。

    “语嫣,跟我走,我们不要在分开了。”姚立晨看着韩语嫣,他颤抖着声音,他的手放在韩语嫣的肩膀,那双泛红的眸子哀求炙热的看着韩语嫣。

    “对不起,立晨,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语嫣,我们走,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我再也不要看着你待在那个魔鬼身边,你是无辜的,你不能再承受这一切。”

    姚立晨低吼着,他的手拉着韩语嫣,他抱着她,恳求着:“我们还会回到从前,一切都会好的,语嫣,以后我们好好的在一起,我答应你再也不离开你。”

    “不,回不到从前了,立晨,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韩语嫣了,你忘了我吧,再也不要想起我。”韩语嫣摇头,转身就推开姚立晨跑了出去,她的身后是姚立晨沉痛的声音。

    “语嫣,你不爱我了吗?”

    我爱你,所以我不能在拖累你。韩语嫣的心里在挣扎着,她必须的独自面对慕青枫,解决这一切,她和姚立晨再也没机会在一起了,她的身体已经不可能孕育孩子。韩语嫣走向座位上的慕青枫,她知道她的脸色很难看,她知道她的眼睛是红的,眼泪怎么也没有办法止得住。

    慕青枫转头,看了一眼韩语嫣,他伸手拿出手帕给她擦着脸上的眼泪,他的视线温柔而多情,带着浓浓的宠溺。努力止住眼泪,韩语嫣抬头看向慕青枫,她的视线最后落在了慕青枫的身后,那里站着姚立晨,韩语嫣的唇角颤抖着,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都哭成红鼻头,在哭下去,江水就要泛滥了。”慕青枫打趣着韩语嫣,他伸手轻轻的捏了下她的脸蛋,然后起身,伸手牵住韩语嫣的手说着:“这里风大,我们回去吧。”

    韩语嫣低头,收回视线,柔顺的说了一声:“好。”

    俊男美女的组合一向是最吸引人眼球的,尤其还是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美人,身边高大而出色的男人似乎很是疼惜,这大大的勾引着茶座里其他人的好奇心。

    外面泊车小弟已经将慕青枫的车子开了来,慕青枫绅士的给韩语嫣拉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