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称呼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6本章字数:3299字

    “要不我打电话让人送过来。”张云梦说着要拿电话拨出去。慕青枫的视线看着韩语嫣,眉宇冷然的开口:“不用了,直接缝合。”

    梁青山在一边给韩语嫣注射了止疼药,检查着她的身体,听见慕青枫的话,他对着张大嘴巴的张云梦点点头。

    慕青枫胸口的刀伤还在流血,他好像感觉不到痛般的看着韩语嫣,问着梁青山:“她怎么样了?”

    “悲伤过度,引起的痉挛,我给她打了止疼针,一会看看效果,我在进行下一步治疗。”

    听着梁青山轻描淡写的叙述,慕青枫剑眉紧拢的问着:“会不会有危险?”

    张云梦也不满意自己老公的态度,她瞪了一眼梁青山,就差拿脚踹了,要不是他们中间隔着病人,张云梦真就踹了过去。梁青山摇头,他告诉慕青枫韩语嫣的身体这段时间调养的好了很多,只是心脉郁结,慢慢梳理就好了。最后梁青山说:“要不,我回头开些补气补血的中药,你让人熬给她喝?”

    这个答案,还算是差强人意,慕青枫点点头,他突然身体一绷紧,额头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张云梦讪讪的笑着,她刚才在想着梁青山什么时候学会中医了,结果一针缝偏了,她急忙的澄清着:“医疗事故,医疗事故。”

    慕青枫因为衣服都是血,林全波进来扶着他去里面的洗手间换衣服,梁青山跟着进去让林全波出去准备些吃的东西,他帮慕青枫换衣服,同时低声的问了慕青枫一个问题。张云梦悄悄的跟着,在门外听着。

    “是不是你们遇见他了?”

    “恩。”

    “你知道他最近的动作很频繁,这节骨眼上受伤,你要多为自己想想。”

    “我知道,谢谢你。”慕青枫停顿了下,接着开口:

    “青山,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希望她好好的,以前我将对那个人的恨转嫁到语嫣身上,她是无辜的。”

    梁青山的手一顿,然后继续帮慕青枫拉好衣服说着:“我知道,你还不打算让她知道那个人的事情?”

    “恩,时机到了,她会知道的。”慕青枫心里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韩语嫣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太有自己的个性,你越是压着扭着,越是适得其反。

    张云梦心里痒痒的,为什么他们都说那个人,那个人是哪个人?还有知道什么事情,他们瞒着韩语嫣什么事情?洗手间里传来走动的声音,显然慕青枫已经穿好了,张云梦急忙转身跑开,然后再他们开门的时候提高声音喊着:

    “俩大男人磨蹭这么久。”撅起嘴巴,张云梦收拾着医药箱,不满的瞪着梁青山,因为她觉得梁青山对韩语嫣的检查没做到位。梁青山装着没看见张云梦的视线,他走到床边,伸手抚摸着韩语嫣的脉搏,凝神不语。

    韩语嫣睡着了,她似乎很累,眼角都是青的。外面准备了点心,慕青枫躺在床边,不想出去,梁青山将张云梦提溜了出来,将不满的她放在餐桌边。

    “小姐,先生,请用点心。”杜梅端了几样点心上来,还准备了茶。

    张云梦饿了,她之前在家里就没吃东西,被梁青山给拐到床上,热身了半天还没进入真题又出了这事。杜梅和林全波也没在餐桌边逗留,他们一个在厨房,一个出去继续伺候那些美人蕉。张云梦压低声音问着梁青山:“你刚才在洗手间和慕青枫嘀咕什么呢?你该不是和他有那啥吧?”

    “那啥?”

    “基情啊。”张云梦给了梁青山一个白眼说着:

    “慕青枫的魅力,女人已经无法阻挡他妖孽的程度了,你没发现你刚才看他的眼神,那个热辣辣的啊。”

    梁青山觉得自己最近太不上进了,竟然让自己的老婆会这样的认为自己,他决定以后每天都要和老婆三餐的探讨夫妻生活的话题。张云梦还是不放心韩语嫣,她不确定的问梁青山要不要送韩语嫣去医院。

    这个建议都被梁青山否决了,他很清楚韩语嫣是什么情况,被刺激,悲伤过度,唯一的医治方法就是慕青枫放手让她离开,再多的药物调剂也没有用,只要韩语嫣不知道真相,她和慕青枫的关系就不会改善。具体的,梁青山没跟张云梦说,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老婆的嘴巴,这边刚说完了,回头就能冲到卧室里,哇啦哇啦的都倒腾给韩语嫣。

    张云梦在餐桌上吃饱了,就挪客厅里去看电视,她拉着梁青山,楼上的客房里收拾好了,杜梅请他们上去休息,张云梦不肯。

    梁青山这个好好丈夫当然要陪着,在这里不如在家里舒坦,张云梦打着呵欠,视线时不时的转向卧室的方向。“睡一会吧,放心,我会在这里守着。”梁青山心疼的将张晓的脑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躺在沙发上,他放小了电视的声音,大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身体。

    张云梦翻了个身,面对着梁青山,她嘟囔着:“我真的发现,你对慕青枫很好。”

    梁青山只笑着不语,没有多久,张笑意就传来轻微的鼾声。梁青山低头看着张云梦,他对慕青枫好,是因为他们是一个圈子里的,慕青枫从一开始和梁青山接触,就赢得了梁青山的尊重。盘根错节的关系,在这个位置上,不可能没有依凭的,梁青山沉默着,视线看着电视屏幕,神思却全然不在电视剧里。

    杜梅拿了薄毯过来,轻轻盖在张云梦身上,梁青山对着杜梅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我应该的。”杜梅放轻了脚步,慢慢退回到了厨房里。客厅里又只剩下电视的声音,不会吵醒张云梦,这样的音量在白天的时候更适合人的睡眠。

    卧室里,慕青枫靠着床头坐着,韩语嫣依然沉睡着,之前紧紧颦着的柳眉也松了开。慕青枫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韩语嫣的发丝,他以前觉得那些女人沾满了香水的头发,摸起来腻腻的,此时摸着韩语嫣的发丝,那种在指尖滑过的丝绒感,勾着他的心,一抹悸动缠绕上来,让他禁不住颤栗。

    “语嫣,我该怎么爱你?”一声无奈带着悠长的叹息,慕青枫闭上眼睛,胸口的疼痛撕拉着他的神经,这疼痛会让他好受些,他的心最起码不会痛的痉挛。

    脑海里翻腾着之前的画面,姚立晨挑衅的出现,姚立晨对着韩语嫣述说的爱,用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告诉慕青枫,慕青枫是用一种卑劣的手段强制着韩语嫣留在他的身边。韩语嫣的眼泪,一滴一滴,都像一把剑狠狠的刺在慕青枫的心头上。因为爱了,所以在乎了,所以痛了,角色互换,慕青枫才知道原来爱的滋味,是如此的刻骨铭心。眼角有湿润浸透而出,湿了慕青枫的眼睫毛,他努力的将喉咙里的难受吞咽下去,韩语嫣是他的女人,这是事实,他不相信姚立晨能够给韩语嫣真正的爱。

    时间慢慢过去,夜幕降临,别墅沐浴在月光里,灯光亮起,将别墅包围住。张彦杰开着车,载着一堆文件停在别墅前,林全波急忙将修好的大门打了开。

    “谢谢,林叔。”

    林全波对着张彦杰憨直的笑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重新关好门,又跑回来说着:“张先生,我帮你抱文件吧。”

    “好。”张彦杰分了些文件过去,然后和林全波走进别墅。

    客厅里,梁青山对着张彦杰打着招呼:“哥。”

    “恩,她睡了?”张彦杰点头,对这个妹夫,他是保持着一种严肃的哥哥印象。没办法,自己的妹妹HOLD不住妹夫,他一定要给妹妹撑着,张云梦在怎么折腾,也是张彦杰心里疼爱的妹妹。

    张云梦听见声音,迷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呵欠,呓语着:“青山,你做饭没?”

    杜梅正好端着茶出来,听见张云梦的话,立即说着:“我做好了,张小姐,您起来洗漱下就可以开饭了。”

    “梁夫人。”梁青山纠正着杜梅,他看了一眼张彦杰,张彦杰正将文件放在茶几上。对这个称呼的问题,张彦杰不发表意见。

    杜梅窘迫的红着脸,将茶放下,低声的说着:“梁夫人。”

    张云梦倒是喜欢张小姐的称呼,她伸手按了下梁青山的脑袋,发飙的说着:“就是张小姐,哼,夫人夫人神马的,都给我叫老了,梅婶,你就叫我张小姐,咱们都是女人,得统一阵营,我这张脸出去,谁不说嫩的跟一朵花似的,回头你要是给我出轨,我还可以勾勾小白脸。”

    “云梦。”

    “云梦。”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梁青山和张彦杰对视一眼,梁青山保持沉默,张彦杰眯着眼睛,然后对着杜梅说着:“以后叫梁夫人就好,嫁人了,就不能再任性,好好和青山过日子,爸妈还都等着抱外孙。”

    张云梦吐了下舌头,避开众人的视线伸手在梁青山的腋下掐了下,脸上确是委屈的很:“哥,我和你都姓张,他才姓梁。”

    杜梅不知道站好还是走好,她一个称呼,引起了一场战争。张彦杰懒得和妹妹在纠缠这个问题,他转头客气的问梁青山:“情况怎么样了?”

    “过于悲伤引起的痉挛,我已经让她平静下来休息一下,青枫在里面陪着他。”梁青山说着话,拍着张云梦的肩膀,让她去洗漱,然后他咳嗽了声,看了一眼张彦杰。张彦杰知道他有话对自己说,他转头让杜梅带张云梦去楼上的客房洗漱。

    林全波出去外面的花圃了,客厅里只有他们俩个男人在。梁青山压低声音说着:“青枫的胸口有刀伤,他自己……”梁青山的手指比划了个划的手势。

    张彦杰的眸子立即暗沉了下去,他看着梁青山,神情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