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陷入女人的泥潭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6本章字数:3235字

    “我给他包扎好了,他没有用止痛药和麻醉剂,哥,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说完话,梁青山拍了拍张彦杰的肩膀,咳嗽了声:“我一会给他们在检查下身体,确定无碍了,我就带云梦回去休息。”

    张彦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重重点头说着:“好,云梦性子冲动了很多。”

    梁青山立即接着开口:“我就喜欢她这性子,如果是个温吞性子的,估计我都得暴躁了。”

    听着小舅子这样的话,张彦杰忍不住被逗乐了,他伸手拍了拍梁青山,倒是没在说什么,拿了一杯茶递给梁青山,然后自己拿了一杯慢慢的喝着。

    卧室的门终于打开,慕青枫慢慢走出来,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扣子已经规整的系好,他看着客厅里的两个男人,他走过去对着梁青山开口:“语嫣醒了,你去给她在检查下。”

    “我也去。”楼梯上已经好下来的张云梦高举着手,蹦跶着跳下来,双手抱着梁青山的胳膊撒娇:“我一定很乖的。”

    慕青枫点点头,梁青山腾出一只空着的手揉了揉张云梦的发丝。张彦杰让开位置,让慕青枫坐在沙发上,他的视线在慕青枫的衬衫上掠过,然后低声的说着:“我二伯去接了他走的,我要不要我?”

    “不用,这件事我会让吴明处理,彦杰,这件事,我不会让你难做。”慕青枫知道张军是张彦杰的二伯,他知道张彦杰在这中间的尴尬。

    虽然吴明做事有时候过激,手段也不靠谱,但是他还是有分寸的,张彦杰想到在魔寐那样演出的一场未能成功的纵火案,他僵硬的点了下头。不过吴明不是在陪着冯天旭吗?张彦杰后来知道,慕青枫调了阿虎去跟着冯天旭。

    “还有一件事。”张彦杰从那些文件里抽出一个厚些的,递到慕青枫面前。慕青枫接过文件,打开看着,他低头敛眉,视线在文件上游弋,张彦杰看不到他的眼睛,也没办法猜测出慕青枫的心思。

    大约过了十分钟后,慕青枫合上了文件,他的眼睛闭着,身体后仰,神情沉默,修长的手指在文件夹上轻轻的敲打着。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慕青枫对事情犹豫的时候。张彦杰沉默的等待着,卧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梁青山提着医药箱自己走了出来。

    慕青枫睁开眼睛看向梁青山,梁青山开口让他放心:“我检查好了,她现在平复了很多,云梦在里面,你不用担心,让梅婶将饭菜给她们送进去就好。”

    说完这些话,梁青山汗颜,在卧室里吃饭对于张云梦是很经常的事情,他没想改变她的这个慵懒的嗜好,看样子,以后韩语嫣也会有这么个让男人无奈的嗜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梁青山估计以后的慕青枫如果真和韩语嫣在一起,会更加的宠溺着韩语嫣。慕青枫吩咐杜梅将饭菜端两份进去卧室,他和其他人都做饭桌上吃饭。甚至还开了一瓶红酒,梁青山提示慕青枫不适宜喝酒,慕青枫说了一个让他无语的词语:以毒攻毒。

    张彦杰没拦着,还很有兴致的陪着慕青枫喝了两杯,饭桌上他们没在谈论公事、文件,而是围绕着女人的话题。随着酒瓶里的红酒少下去,话题也越来越放的开,最后慕青枫和梁青山两个人都攻击着张彦杰,因为他们都已经陷入女人的泥潭里,挣扎不出,唯独张彦杰站在潭边,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脱模样。

    不是不醉,而是没得醉,张彦杰沉默不语,无论对面两个男人怎么使招数,他都微笑着,脸上的表情就跟凝固了一样。

    卧室里,张云梦对着韩语嫣就没停过嘴巴,她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慕青枫当时是多么残忍的在自己的胸口上开刀,血跟泄闸的水一样流下来。“语嫣,我是医生,见过很多血腥的场面,但是那些都没有慕青枫给我的震撼大。他是在惩罚他自己,因为你的痛让他不能宽恕自己。”

    韩语嫣躺在床上,她已经好了很多,肚子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她知道,在她醒来没睁开眼睛时,就听见了慕青枫的声音,她只是不想面对这样的慕青枫,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到最初了。

    “真的恨他?”张云梦试图的问韩语嫣,她太想知道此时韩语嫣脑子里想什么了,她说:“我都说了这么多,你总得表个态啊?”

    “表什么态?”韩语嫣转头看着张云梦,她说:“我能做的就是等,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你说过他会放我自由的,只要我没爱上他。”

    张大嘴巴,张云梦发现自己最初误导了韩语嫣,巴巴的笑着,张云梦低头,往嘴巴里送饭菜,她看着韩语嫣只吃了几口,就不肯再吃东西,她闷闷的说着:“你就算是不想说,总得吃吧?你身体虚的厉害,要多补补。”

    “我看见立晨了,他瘦了,他让我跟他走,我没有答应。”韩语嫣闭上眼睛,她没哭,声音也很平静,她继续的说着:“现在,我唯一能说说话的就是你了,你最近有没有去看看我爸爸?他出差回来了吗?”

    张云梦张大嘴巴,嚼了一半的菜一下就噎到了嗓子眼里,她咳嗽着,努力的梗着脖子咽下去。

    “怎么了?”韩语嫣伸手给张云梦拍后背,她心头不安,隐隐觉得爸爸出了事情。

    张云梦摆摆手,低头去拿了水杯去喝水,借着这个姿势掩盖着心里的忐忑,她后来勉强抬头对韩语嫣说:“没事,估计是刚才慕青枫知道我在背后嘀咕他,正诅咒我呢。”

    “他不是这样的人。”

    “得,是我不好,我不该在您跟前诽谤您的粉丝,我错了还不行吗?”

    韩语嫣的脸涨的通红,眸子黯然,不再说什么,她只是感觉慕青枫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张云梦嘿嘿笑着,她双手抱着韩语嫣的胳膊摇晃着:“我错了,语嫣,你别这样嘛,你知道我无心的,我就是觉得,哎呀,我就是被慕青枫的举动给感动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好。”

    “我没生你的气,我很感谢你一直陪着我,云梦,真的,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幸运的遇见你,没有你,我现在的境况会更糟的多。”韩语嫣感慨着,她说:“你知道我有个不省心的妹妹,我爸爸为了我们,很辛苦,我从来没有想过抱怨命运,我恨慕青枫,可是我的恨最终困住的不止是他,还有我自己和爱我的人,所以我只想和他撇清关系,云梦。”叫着张云梦的名字,韩语嫣眼泪含眼圈的看着她的开口:“你告诉我,是不是三个月一到,我没有爱上他,他就会给我自由?”

    张云梦张大嘴巴,她知道韩语嫣要从这里得到支撑,她看着韩语嫣,重重点头,如果慕青枫不放过韩语嫣,她就想办法将韩语嫣带出去。因为对韩语嫣和韩威程,张云梦充满了愧疚和自责,好心办坏事,说的就是张云梦。

    忍不住眼睛里的涩意,韩语嫣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她必须的坚持下去,和慕青枫斗,绝对不能硬碰硬。那一天晚上,张云梦是被梁青山拉走的,她一步一回头的和韩语嫣告别,对着韩语嫣比划着加油的手势。看的旁边的张彦杰真是觉得自己的妹妹太不像话了,梁青山对张云梦宠溺的过头。

    拿着慕青枫先批阅的文件,张彦杰也没待多久就离开了,他在走的时候告诉慕青枫医院里他会派人去照顾的,慕青枫不用担心。

    因为白天睡的多了,韩语嫣反而睡不着,杜梅给她煲好了燕窝端过来,就和林全波离开了,他们并不在这里过夜。整个别墅又只剩下她和慕青枫对着,慕青枫在客厅里批阅着文件,明亮的灯光打在他的发丝上,点点光芒在上面跳跃着。

    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韩语嫣坐在一边看着现在认真批阅文件的慕青枫觉得,全神贯注做一件事情的男人,更有魅力。

    “燕窝凉了不好喝。”慕青枫低头批阅着文件,头也不抬的开口提醒着韩语嫣:“这对你身体恢复很好,就算是要想三个月后和我一拍两散,你现在也得把身体养好,要不然我不会介意养你一辈子的。”

    韩语嫣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她在这里的花销,似乎也不少,如果到时候慕青枫以这个为借口让她赔给他的话,她岂不是离开火坑又跳进了水坑?

    慕青枫侧头看了一眼韩语嫣,迎上她狐疑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你该不是以为我在这燕窝里放了什么东西吧?你放心,那么卑劣的事情,我不会做,那是我最不屑最深恶痛绝的。”

    韩语嫣抿唇,她抬头很认真的回答慕青枫:“我不是担心你在燕窝里放什么东西,我在计算这一碗需要多少钱,我吃不起。”

    “免费的。”慕青枫合上文件,打了一个响指,邪魅的对着韩语嫣一笑:“在我这里的一切,以后我都不会追究的,是我心甘情愿付出的,我其实打着的主意是将你养娇贵了,你就不会离开我。”

    “想的美,三个月,我们说好的。”韩语嫣每提一次这个期限,慕青枫就能深刻的感受一次她有多么迫不及待离开他。

    点着头,慕青枫重复着韩语嫣的话:“恩,三个月,我们说好的。”他接着说:“既然我们已经很坦然的谈论这个话题了,我们就不如好好的沟通一下。”

    韩语嫣立即警惕的看着慕青枫,提醒着他:“你想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