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饺子馅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6本章字数:3255字

    “我不想耍赖,我想在最后给你留下个好印象,而且我举得我们现在的谈话氛围很适合触膝长谈,因为云梦她总是站在你那边,在你的耳边吹风,我觉得她会误导了你。”这个问题,慕青枫已经很早就注意到了,他一直都被动的任着张云梦胡闹,现在他怎么都得提醒韩语嫣。他说:“我真的希望你能够了解我,通过和我相处,来认识我,而不是他们说。”

    韩语嫣对慕青枫还真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不过她知道他们之间的鸿沟太深,深到伤痛刻入骨髓,印上灵魂,低头,韩语嫣想起了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她一直强迫着自己不要去碰这一道伤疤,可是面对着慕青枫,她阻止不了大脑去想去痛苦。

    “你会包饺子吗?”慕青枫问韩语嫣,他看见她点头,他说:“明天我们吃饺子吧,我很喜欢妈妈包的饺子,还有馄饨,我妈妈也爱吃包子,不过她喜欢素食包子。”

    韩语嫣恍惚了下,这个时候的慕青枫没有凌厉的气势,冷硬的霸气,他看着就像一个儒雅的绅士,谈笑风生,很容易就让她晃神,韩语嫣心里提醒自己一定不能上当,要时时刻刻保持对他的警惕。

    不过看着慕青枫眼睛里的期盼,韩语嫣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她听见慕青枫的愉悦的声音。他问她:“你喜欢什么馅的?羊肉馅还是牛肉馅?梅姨还会包鲍鱼馅的,蟹黄馅的,你想吃那种,我打电话给她,让她明天一早准备。”慕青枫说着话,已经掏出了手机来,还拿了笔和纸问着:“你还喜欢吃什么?”

    只是一个饺子馅,有这么多的花样吗?韩语嫣以前都没吃过鲍鱼,她想到了一句话: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虽然现在不会这么夸张,但是有很多人一辈子也未必尝到鲍鱼的滋味。韩语嫣说:“用猪肉和芹菜吧,那种香芹就好。”

    “就这样?”

    “就这样。”韩语嫣点头,肯定着她要的就是这个,看着慕青枫在纸上刷刷的写着,她没探过头去看。

    “你是在为我省钱吗?”慕青枫写着,他头也不抬的说着:“如果被冯天旭那个小子遇见了,该投诉我是葛朗台了,明天我打赌他和张云梦都回来,所以要多准备几种馅的。”

    韩语嫣瞪大眼睛,这才想起冯天旭今天下午好像没看见他来,她听见慕青枫继续说着:“冯天旭爱吃鲍鱼馅的,而且不能搭配别的料,他不爱吃蟹黄馅的,因为他说蟹黄要自己从蟹壳里挑出来吃才放心,张云梦喜欢牛肉馅的,要那种当天屠宰的牛,张彦杰说她对这个很挑剔。”慕青枫边写边说,他最后抬头看着韩语嫣,眨巴了下眼睛问她:“你猜我爱吃什么馅的?”

    韩语嫣想了想,过滤了下慕青枫的话,才开口说着:“羊肉的?”

    “猪肉芹菜馅的。”慕青枫说完,愉悦的笑了,一口白牙在灯光下,炫目的闪耀着。

    韩语嫣的脸微微的发烫,她转头看向电视,伸手按下了开关,在说下去,她怕话题就绕到他们之间的事情上去了。结果电视也不给力,画面一打开,就是两人抱着啃,然后倒在床上的画面,衣服都脱的露点了。韩语嫣的脸更红,她急忙的换台,然后她悲剧的发现,现在正好是各种言情剧狂轰滥炸的时间段。很多台都是磨磨唧唧的爱情剧,不是泪眼婆娑就是卿卿我我,最后终于调到了一个动画片的台。

    暗暗松了口气,韩语嫣目不斜视的看着电视屏幕。一边上,慕青枫已经在打电话给杜梅,将单子上写的报给她了。电视音量并不大,韩语嫣听的很清楚,不过是一顿饺子,慕青枫弄了十几样,她真心汗颜,这日子奢侈,这一顿饭,没有一万估计下不来啊。

    突然正在说电话的慕青枫咳嗽了几声,韩语嫣没动,脑子里却突然出现了张云梦的话,慕青枫自己把自己胸口给划开了,流了很多血。慕青枫的咳嗽还在继续,有加重的趋势,韩语嫣起身去了厨房给他倒了杯水递给他。

    关了手机的慕青枫偻着身体在沙发上,似乎很是痛苦,额头上都是大颗大颗的汗。

    “喝点水。”韩语嫣将水杯递过去,慕青枫摇摇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手捂着胸口,线条深刻的五官带着沉痛。韩语嫣蹲下身体,将水杯放在他唇边,慢慢的喂给他喝。

    这一次,慕青枫很乖的开口喝着水,他的眼睛微微的闭上,长长的眼睫毛颤抖着,离的近了,韩语嫣发现他的脸五官真的无懈可击,尤其是那眉眼,让人忍不住想抚摸上去。水喝完了,杯子还在慕青枫的唇上,他的眼睛慢慢张开,对上韩语嫣落在他脸上的视线,俩个人都没出声。时间就像凝固在了这一刻,慕青枫感觉他第一次触碰到了韩语嫣的心,只是极短的时间,他激动的想要将她紧紧的抱进怀抱里。

    韩语嫣没给慕青枫机会,她将杯子塞进慕青枫的手中,急忙站起说着:“我去洗手间。”

    没给他开口的机会,韩语嫣转身疾步走进卧室,将门关上,她倚靠在门板上,双手捂住脸,她的心怦怦的跳着,自从下午张小英告诉她慕青枫为她做的一切,韩语嫣就没办法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将自己扑倒在床上,韩语嫣将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张口发泄着,她该怎么办?

    慕青枫的手保持着举着杯子的动作,久久的看着那卧室的门,然后唇角扬了扬。韩语嫣已经对他开始不同,虽然还没能让她接受自己,慕青枫已经很开心了,他从小依靠的就是自己,他对自己说:

    “慕青枫,加油,你的世界失去了她,就不会完整。”

    那天晚上,慕青枫在楼上房间洗了澡后去了卧室,他看着韩语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研究那项链,他信步走过去,伸手接替了她的动作。

    “我?”

    “不要动,我研究下,或许能打开。”慕青枫低头,不看镜子里的韩语嫣,他认真的看着手里的项链,手指一寸一寸的抚摸着链子,寻找着密码的地方。

    韩语嫣不敢动,她只穿着睡衣,露着大片光洁的脖颈,此时她坐着,他站着弯腰,这姿势让她感觉很有压力,她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没有办法看的仔细,我记得妈妈以前跟我提到过这个链子的密码,只是我太小记不起了,或许看着寻找下,就能想起来。”慕青枫没有给韩语嫣拒绝的机会,他继续说:“如果这链子取不下来,你就带着吧,反正这玉坠只传承给慕家每代长媳。”

    “你还是取下来吧,我不想三个月后,我得把我脖子分开才能拿下来。”

    “语嫣?”慕青枫原本只想开个玩笑,不想她竟然会这样的回答他,低头,他继续的捣鼓项链,将眼睛里的疼痛隐下去。折腾到了近半夜,慕青枫也没能将那项链打开,反而崩裂了他胸口包扎的绷带,直到那滴落下来的血落在韩语嫣光洁的脖颈上,她才抬头看见慕青枫被血濡湿的睡衣。

    “你的伤?”

    “没事,我快要找到密码了,你在坚持一会。”慕青枫这样的安抚着韩语嫣,他额头都是汗,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紧张的。

    韩语嫣恼的吼了出来:“别管什么该死的密码,你手机呢,快打电话给梁青山,你伤口都崩裂了,流这么多血。”不管慕青枫的坚持,韩语嫣拍掉他还放在项链上的手,她站起身来,将他推到床上,就去拿下午梁青山留在这里的纱布。

    坐在床上的慕青枫看着韩语嫣忙碌,他轻声的说着:“这个时候他们都该睡了,还是不吵到他们的好,青山说他明天一早还有个手术要做,我的命是命,病人的命也是命,在手术台上,一点马虎都不能有。”

    韩语嫣的手一顿,她回头看了一眼慕青枫,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动了动唇角,她自己拿了那些东西走过去。站在慕青枫面前,韩语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帮你重新包扎下,你放心,我以前经常帮我家养的一直流浪狗包扎伤腿。”

    听着韩语嫣的话,慕青枫哭笑不得,他忍不住打趣着:“那我是不是该感谢那只流浪狗。”

    “为什么?”

    “因为它成了试验品,而我享受了试验后的成果。”

    噗,韩语嫣笑了,她笑了后才发现自己笑了,她咳嗽了一声,绷紧了小脸对慕青枫说着:“不许开口,我要剪纱布了。”握紧手里消毒过的医用剪刀,韩语嫣认真的将慕青枫肩膀上的纱布剪短,慢慢的将被血浸透的纱布从慕青枫的身上拿下来。

    狰狞的伤口一点一点的全部出现在韩语嫣的面前,她的手颤抖着,越发的不敢相信这是慕青枫亲手划的,他对自己该有多狠。慕青枫的手握住韩语嫣颤抖的说,他说:“我不疼,你不用担心。”

    韩语嫣一言不发,牙齿咬着唇角,抬头看了一眼慕青枫,她加快了手里的动作。缝合的针线已经很多裂开了,韩语嫣很想打电话给张云梦求助,慕青枫不肯,他让韩语嫣将止血的药粉洒在伤口上就行,然后重新包上。也不知道张云梦是不是故意的,竟然将慕青枫的伤口缝合的分外触目惊心,韩语嫣眼泪终于忍不住在眼睛里打转。

    慕青枫伸出手,接住了韩语嫣眼角滴落下来的滴一滴眼泪,他动情的说:“这是你为我流的第一滴眼泪,语嫣,你不会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么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