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暴力女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6本章字数:3288字

    韩语嫣的眼睫毛颤抖了下,她咬牙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只是觉得生命太无奈了,她不敢去了解面前的男人,他让她害怕。被血染红的纱布丢在桶里,重新缠上干净的纱布。韩语嫣的身体不得不一次一次靠近慕青枫,将纱布缠绕过他的肩膀,每一次她都能感觉到他火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上。

    对于此时两个人的暧昧,韩语嫣能选择的就是漠视,她眼角不经意的扫到慕青枫双腿之间,她的脸红的可以沁出血来,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了他的劣根性。慕青枫也很尴尬,他已经多久没和她在一起了,别说她此时如此近的贴着他,就是同在一个别墅里,他都想要她想的疯狂。

    不过因为上次的事让韩语嫣流产,慕青枫不想勉强她,再给她增加阴影。将纱布匆匆打结,韩语嫣速度远离慕青枫,她出了卧室,站在客厅门口,她打开了门,让外面的夜风吹着她发烫的脸上,她急需要平复纷乱的心。

    卧室里,慕青枫很无奈的,最后不得不自己走进卧室,哗哗的水声响起,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如果是以前的他,绝不会这样的憋着自己,现在他只想要一个女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语嫣才转头去了卧室,她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然后换了个杯子,倒了一杯水加了些糖才端去给慕青枫。

    慕青枫还在洗手间里没出来,哗哗的水声响着。韩语嫣等了下,慕青枫还是没出来,她等不下去的走过去敲敲门,冷声的问着:“你想让伤口发炎吗?”

    水声停止,慕青枫在里面忙乎了一会,才打开洗手间的门走出来,他的脸微微的红,带着几分羞赧,他咳嗽了声,就走向床的方向,视线飘忽,不敢对视韩语嫣纯净的眸子。

    韩语嫣也没在开口,两人都沉默,一种尴尬在他们之间流转。卧室的灯暗了下去,月光透过窗帘流泻进房间里。均匀的呼吸响起,床上的两个人都睁着眼睛,谁都不说话。最后还是韩语嫣迷糊着先睡了过去,她不知道她熟睡后,慕青枫起身,借着月光看着她的脸,久久后,他低头,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是唇瓣。

    折腾到了半夜,慕青枫也是累腾了,他的大手抱着韩语嫣的腰,轻轻的靠近她,汲取着她的清香,他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很早,张云梦就踩着上班的时间到了别墅,梁青山去了医院,她迫切的想知道昨天晚上梁青山跟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梁青山说他留了纱布和包扎的东西在别墅,因为晚上肯定用的上,他让张云梦保证,可以去求证,但是绝不许对韩语嫣多说一个字。当时张云梦是发了誓言的,她举手外加一个热辣辣的吻,才让梁青山放了她的假来这里。

    结果一大早,堵上了人家的被窝。杜梅告诉张云梦:“慕先生和夫人还没起床,请梁夫人在客厅稍等。”

    “别等了,我去外面看看美人蕉。”张云梦嫌弃在客厅枯燥,她蹦跳着去找林全波,研究美人蕉去了。张云梦的美人蕉还没研究明白,大门外就接连着响起了很多车喇叭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冯天旭的声音:“妹妹,哥哥来看你了,你开门啊。”

    冯天旭怎么来这里了?张云梦没让林全波去开门,她亲自去打开了大门,欢迎冯天旭。站在门外的车顶上,冯天旭正高举着喇叭,准备来个袭击,结果在看见大门打开,站在门中间的张云梦后,他立即乖了,嗖的就跳下了车顶,脸也堆满了笑的和张云梦打招呼:“张姐姐,您好啊。”

    “我不好,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在这里?”张云梦瞪着冯天旭,双手插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冯天旭瘪嘴,做萌状的对张云梦抛媚眼:“人家想张姐姐了嘛,你结婚都心疼人家累到跑过来参加,人家当然要感恩图报。”

    张云梦手一拍额头,她告诉冯天旭:“你别给我撒娇卖萌,说,你一大早的来这里,是想打劫,还是想放火?”

    “想蹭饭。”冯天旭很实诚的回答:“妹妹请我来这里吃的。”

    “妹妹?”

    这一次,冯天旭挺胸仰头,底气十足的喊了出来:“韩语嫣。”

    张云梦眨眨眼睛,然后说着:“你在说一次。”

    “韩语嫣。”这一次冯天旭的声音弱了下去很多,然后说完就跑,后面是追杀的张云梦。吴明睡眼惺忪的从车子里出来,站在别墅门口打了个呵欠,可怜见的,他是被人抬着上的车,因为他被下药了,竟然睡到刚醒,不过他已经接到电话,一会阿虎会来和他交接,以后阿虎会保护冯天旭。心里,吴明对阿虎默哀,伺候这么一个难缠的主,估计一辈子都会做噩梦的。

    卧室里睡的两个人已经醒了,不得不醒,那阵车喇叭的声音,魔音贯耳。韩语嫣不想对上慕青枫,她闭上眼睛装睡,慕青枫起身,看着韩语嫣轻轻颤抖的眼睫毛,心里被撩拨的酥痒悸动,忍不住低头,轻轻的浅啄了下韩语嫣的唇瓣,才起身走了出去。听见卧室的关门上,韩语嫣急忙伸手去擦唇瓣,然后起身冲进洗手间,刷牙。

    外面冯天旭已经冲了进来,一下就拉住正走出去的慕青枫,抵挡张云梦的追杀。“青枫,她疯了,要杀我啊。”

    张云梦真的举着一个给美人蕉松土的长锹,对着慕青枫吼着:“你让开,不好好教训他,他不知道他姓什么。”

    冯天旭从慕青枫身后探了个头出来,对着张云梦怯怯的回了一句:“我当然知道我姓冯了,哼,张云梦,我长大了,你休想欺负我,你还以为我会乖乖的等你撒泼吗?”

    “你是怕我打你屁股吧?”张云梦毫不客气的揭冯天旭的短,她看着冯天旭红了脸,恼火的瞪着她,张云梦一点也不气,她继续的说着:“哼,告诉你,你小的时候,我能打你屁股,你大了,我照样能打的你屁股开花。”

    慕青枫听着,眉头紧紧邹起,,这俩人闹腾起来,也不分个场合和时间,他低沉的嗓音说着:“云梦,你结婚了,不要让你哥难做。”回头,慕青枫有对冯天旭开口:“我让梅婶做了你们爱吃的饺子,中午一起吃饭。”

    冯天旭眼睛一亮,他伸手抱着慕青枫的肩膀撒娇:“青枫,你太好了,我要鲍鱼馅的。”

    慕青枫脸一黑,冷冷地方说着:“放手。”

    “好吧,你知道我的感激就行。妹夫,我妹妹呢?”冯天旭回头去找韩语嫣,嘴巴还不停的嘀咕着:“我昨天就没看见她,很想她。”

    张云梦将长锹还给走过来的林全波,她拍拍手,走向冯天旭,笑的一脸不怀好意。冯天旭感觉到了危险逼近,他跳了开,双手护胸瞪着张云梦,尖声的叫着:“你要干嘛,你不能做对不起你老公的事情。”

    慕青枫摇摇头,懒得再看这一对活宝,从小几乎看到现在,他转身走进屋子,不理会后面冯天旭大叫救命的声音,这样的战争,只能他们自己解决。在冯天旭小的时候,因为家族里的事情,被丢到张家住了些日子,在那里张云梦每天都整蛊冯天旭,几乎每天打屁屁,这给冯天旭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直到现在他是即依赖张云梦,又忌惮张云梦。在张家的长辈中,张云梦很吃香,她很善于扮乖乖女哄长辈,但是回头转身,,她就成了小魔女欺负冯天旭。这也就是为什么冯天旭每次出来散心躲避风暴,都需要张云梦打头阵,张家长辈很放心将冯天旭交到张云梦手里。

    “谁娶了你,谁倒了八辈子的霉,张云梦,你个暴力女,我去找我妹妹,呜呜呜,你还打我屁股。”冯天旭呜呜的奔进别墅里,就往韩语嫣的卧室跑。

    “她还在休息。”慕青枫在客厅拦住了了冯天旭,他回头看了一眼衣服袖子卷起,一副黑社会大姐大形象的张云梦,视线锐利了起来,压低声音,他再一次提醒张云梦:“看来,青山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你需要好好静养下。”

    张云梦瞪着慕青枫,双手不情愿的将袖子放下,然后憋着嘴嘀咕:“我和他闹着玩的,哼,慕青枫,现在你要知道,我可是和韩语嫣很好。”

    “这和我的原则没有冲突。”慕青枫酷酷的说着,不甩张云梦的要挟,他继续的说着:“你们吵醒了她,中午就喝饺子汤好了。”

    “我不要。”冯天旭立即没骨气的低声:“我去客厅的等。”

    张云梦嘿嘿笑着,跟在冯天旭后面说着:“我陪着你等。”

    慕青枫看着俩刚刚还跟冤家一样的家伙,立即好的很,他摇头,他们都没有变,真好,这或许就是张彦杰和梁青山一直在他们的范围里宠溺着张云梦的关系吧。

    冯天旭在前面走的提心吊胆,他回头趁着慕青枫不注意,吼了一句:“我不用你陪,张云梦,我是真的长大了,你就不能把我当回男人吗?”

    “让我把你当男人,行啊。”张云梦说的很认真,她说:“你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的鸟长大没,长大了,我就承认你是男人。”

    冯天旭的脸轰的红了,他颤抖着嘴唇,脸色煞白,手指着张云梦。张云梦依然不在乎的嘿嘿笑着,她这样的话,小时候不知道说过多少次。

    卧室的门被打开,韩语嫣走出来,她走到客厅一眼就看见面前这诡异的一幕。她没想到冯天旭和张云梦都来了,这个时候韩语嫣才想起慕青枫昨天晚上说的话来,他说他们今天都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