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只是很想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16本章字数:3264字

    “妹妹,能抱抱哥哥吗?”冯天旭慢慢转头,看着韩语嫣,他没有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就是不让他们掉下来。这是什么情况?韩语嫣见过冯天旭说哭就哭的本事,这忍着眼泪的模样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张云梦大概也意识到她过分了点,她嘟着嘴巴不语,暗暗对着韩语嫣使眼色。

    客厅的沙发上,很快坐下了张云梦,她被冯天旭排斥了,冯天旭霸占着韩语嫣去了楼上的玻璃房里,他要好好的疗下心伤。

    慕青枫端着两杯茶,放在张云梦跟前一杯,张云梦扯了扯唇角,心里虚,她端起茶,假装喝着,一双骨碌碌黑白分明的眸子,偷偷的看着慕青枫,她从慕青枫解开的两个领口处看见新的纱布,心里顿时明白梁青山说的是真事。

    慕青枫在用自己的命织成一张网,为了韩语嫣,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天旭的处境,你知道的。”慕青枫接着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云梦,我也不想插手他们对你的纵容,但是你要知道,天旭的性子,他并没有什么错。”

    面对着这样严肃认真气场强大的慕青枫,张云梦不敢大声的抗议,只好小声的嘀咕给慕青枫听:“怎么没有错,他腹黑,他利用我摆脱冯家,每次惹下很多祸,让我给他擦屁股。”

    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慕青枫后仰着身体靠在沙发背上,他点拨着张云梦:“别忘记了,最后实施的是谁,你哥哥和青山,都需要天旭好好的。”

    张云梦瘪嘴,她当然知道了,她无奈的扒了扒头发,然后闷闷的说了一声:“除了这样的方式,你让我怎么和他相处,象语嫣那样搂着他安抚着,象安抚孩子一样吗?他都多大了?”

    慕青枫的脸色一变,他敛了眉半低着头,低垂着的眼睫毛挡住了他的眸子,让张云梦心越发的惴惴不安。她说:“对不起,青枫,我太冲动了,我是无心的,只是你知道的,我和他这样十几年了。”

    “我让梅婶做了你喜欢吃的牛肉馅饺子,牛肉是林叔从市场上买的早上刚屠宰的。”

    “谢谢。”

    慕青枫微笑了下,起身端着茶杯上了楼梯。

    张云梦的视线追着慕青枫的背影,她的目光有些复杂,刚刚那个微笑是慕青枫第一次没有距离感的对她笑,一下就撞击到了张云梦的心脉上。直到慕青枫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张云梦才收回视线,她坐在沙发上,双手一下就捂住了眼睛,低低发泄的喊了一声。花痴啊,她又犯花痴了,张云梦心里鄙夷自己,又要中慕青枫的魅惑了,这该怎么好?

    颤抖着手,张云梦翻出了自己的手机,快速的拨通了梁青山的电话。

    “云梦?”电话里传出梁青山阿谀的声音:“跟为夫一个小时不见,如隔三秋了吗?”

    “没,只是很想你,青山,你中午要不要来?吃饺子啊,牛肉馅的。”张云梦发嗲的说着,她自己都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机里半天没听见梁青山的回音,只有他的呼吸声,悠长而沉稳。

    一分钟后,梁青山的声音再次传来,一如既往的温润如水:“中午要看看手术的安排情况,你是不是要守不住那颗被蛊惑的心了?”手机里,梁青山后面的话,明显的带着打趣的笑声。

    张云梦的脸一下就滚烫的,她恼着对手机吼着:“不来就不来,给你带一脑袋绿帽子,要不然都对不起你最后那一句话。”吼完了,张云梦就直接的挂断电话,关机,然后将手机摔沙发上,双手抓着头发,她要爆炸了。

    张彦杰抱着文件进来,看见的就是自己家的妹妹对着沙发发飙的样子,他挑了挑眉,看着客厅再无其他人,张彦杰走了过去。

    “哥,你倒是兢兢业业的。”

    “你没去医院?”

    “恩,在等吃牛肉馅饺子。”张云梦回答的闷闷的,坐沙发上,伸手点开电视,一个人无聊的播着台。

    张彦杰看了眼旁边的手机,抬头问着张云梦:“慕总呢?”张云梦没回答,指了指楼上,她也不知道慕青枫是去了书房,还是去玻璃房监督冯天旭去了。张彦杰抱着文件转身,他在经过张云梦的身边时,轻声的说了一句:“云梦,好好珍惜你和青山的幸福,他很爱你。”

    张云梦播着电视,恍惚没听见一般。张彦杰也不再说什么,直接的上了楼梯,他的身后张云梦的手按在遥控器上,手指节泛白。她当年疯狂的追着慕青枫,是人尽皆知的,她风光嫁给梁青山,也是公告了全世界的,现在张云梦特别的郁闷,却不知道郁闷的什么。

    客厅也没安静多久,韩语嫣自己从楼梯上下来,她准备去厨房帮着包饺子,她问张云梦要不要一起。张云梦讪讪的红了脸,说了一句:“我认识饺子,饺子它不认识我。”

    韩语嫣被逗乐了,她说:“很容易学的,走吧,我教你。”电视屏幕上播放着娱乐节目,张云梦看的没劲,干脆就关了电视,跟着韩语嫣进了厨房。

    里面各种的馅已经拌好,一盆一盆的,杜梅正在和面,她一见韩语嫣她们进来,立即开口:“我一会就好,你们在等等。”当她知道韩语嫣她们是来帮手包饺子的,杜梅连连摇头,一个劲的说:“这怎么好,使不得,使不得。”

    韩语嫣拉着张云梦去洗手,她说:“我在家做过很多次饺子,云梦也要学一学,我们有口福吃到她亲自包的饺子了。”

    张云梦叹气,她哀怨的说着:“我学会又有什么用,梁青山又不稀罕,他中午都不来吃。”

    杜梅听着,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倒是韩语嫣扑哧笑了,打趣着张云梦:“他不来吃,是他的损失,晚会,把你包的打包带给他,炫耀一下,让他着实的好好后悔一次。”

    “这个主意好。”张云梦笑了,她突然抬手,将手指上的水珠弹到韩语嫣的脸上,捉弄着她。

    杜梅在一边看着,无声的笑了,看着她们,杜梅真的很羡慕。

    冯天旭没过多久,也期期艾艾的过来凑到韩语嫣身边,低声的说着:“好玩吗?带我一个吧?”

    韩语嫣答应的爽快,她说:“好啊,去把手洗干净。”见得到肯定了,冯天旭立即雀跃的去洗手。

    张云梦在另一边,哼哼的说着:“某人不是大男人吗?不是应该远庖厨的吗?”

    冯天旭低头,本不想理会她,可是没忍住的反驳着:“我是男人,不是君子,现在自称君子的都是伪君子。”

    杜梅怕他们一会在厨房上演全武行,急忙的把饺子馅的盆端来,一个人一个的问着:“你们想包哪样?”

    “我要鲍鱼的。”冯天旭摇头晃脑的,他的最爱,深怕张云梦染指了,给糟蹋了好东西。杜梅犹豫了下,将鲍鱼馅的递给冯天旭,她放小声对韩语嫣说着:“你和冯先生包这个先。”鲍鱼也不是便宜的东西,杜梅舍不得被冯天旭那双比玉葱还嫩的手给糟蹋了。

    张云梦本想抢着要包鲍鱼馅的气气冯天旭的,后来想起慕青枫的话,她伸手接过了那个牛肉馅的盆对着杜梅乖巧的笑着:“梅婶,你教我包好不好?”

    “好,梁夫人,你先这样拿着饺子皮。”杜梅示范给张云梦看。

    张云梦跟着学,她撒娇的对杜梅说着:“梅婶,你叫我云梦吧,你看总是这样的叫着,都别扭啊。”

    “不别扭。”杜梅微笑的解释着:“我都叫顺口了,而且这是规矩。”

    张云梦瘪嘴,知道没有慕青枫的点头,杜梅是不能给自己改口的,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和杜梅较真,认真的跟着学起了包饺子。其实任何一门手艺都有一个普遍的道理,会的人不难,不会的人怎么摆弄都不容易。一切就看你有没有掌握那个窍门。

    两个新手跟着杜梅和韩语嫣学着,还不忘时不时的将自己包的不是饺子的饺子举高,相互炫耀着,炫耀过后沾沾自喜的放到案子上去,一对比杜梅和韩语嫣包的,张云梦和冯天旭都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韩语嫣包的饺子很是秀气,肚子大,捏的好看,看着一整齐的摆放下来,赏心悦目。冯天旭的饺子在一边歪歪扭扭,是不是的露出点馅。

    张云梦给取名叫七品芝麻官,冯天旭立即不客气的还口:“总比你包的母夜叉好。”

    张云梦怒目对着冯天旭,冯天旭回给她一个微笑,然后扭身,将自己的屁股对着张云梦扭了扭。厨房里一对活宝,就没消停过,如果不是杜梅和韩语嫣在他们中间隔着,怕不止是要上演全武行了。书房里忙完的两个人走下楼梯时,诧异着客厅里的安静和空无一人。慕青枫和张彦杰相互对视一眼,他们都走向厨房的方向。

    看着里面正背对着他们忙乎的四个身影,两个人都笑了。慕青枫和张彦杰倒是都很期待张云梦和冯天旭两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能包出什么样的饺子来。

    张彦杰想到自己妹妹那盐糖都分不清的娇贵命,他问:“要过去吗?”.

    “我觉得他们这样很和谐,去客厅吧,青山一会就来了。”慕青枫也没想踏进雷区,这还是留给梁青山吧。两个男人相对一笑,转身,走向客厅的沙发。

    厨房里中间的饺子都很漂亮,一个一个看着就让人非常的有食欲,而两边的那些,只有一个词语能够形容的出来:歪瓜裂枣。那一顿午饭,吃的很是热闹,杜梅还炒了些菜,满满的摆了一桌子。梁青山是踏着饭点来的,菜一上桌,他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