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初见

    更新时间:2018-09-12 14:25:16本章字数:3676字

    “丞相,这些都是你的女儿?”百里千痕嘴角带着丝丝的笑问着。

    丞相见此忙恭敬的回道:“是的,这些都是臣的女儿,第一次得见太子殿下真容,若有何失礼之处,还请殿下恕罪。”

    百里千痕淡然一笑,没有直面回答丞相的问题,接着说道:“听说丞相府有四位小姐,大小姐乃是紫燕王朝的第一美人,三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四小姐女红更是一绝,只是不知这二小姐又和特别之处?”

    丞相慕容复心中虽有些奇怪,太子为何忽然间问起那个不成器胆小如鼠的二女儿,但是他很快的收敛了疑惑,回道:“臣的二女儿,近日偶感风寒,怕传染与殿下,所以臣允她在房间休息,还请殿下恕罪。”说道此时,丞相更是一脸恭敬,此时的他俨然变成了心疼女儿的好父亲。

    “他?”玉儿在听到太子殿下点名问自家小姐的时候,本还是满心欢喜,可是看着那越看越熟悉的轮椅,前段日子第一次翻墙时被千雪咋晕的人影,与此时的太子殿下融为一人,玉儿差点失声喊了出来。

    “丞相是我们紫燕王朝的有功之臣,舍小家而顾大家,今日父皇派我与皇弟,希望可以与丞相大人好好亲近,既然二小姐感染风寒,本太子理应前往……”百里千痕脸上的笑,在外人看来,犹如是走画中走出来一般,若春风般温柔的声音,却被丞相打断。

    丞相忽的跪倒在地,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说道:“老臣惶恐,可以为陛下效力,那是老臣的福气,太子贵为千金之躯,小女何德何能有如此殊荣。”

    “大人无需推辞,这皇弟娶了丞相府的大小姐,这本太子的太子妃之位可是空闲之久了呢?怎么?丞相是想本太子错过一个佳人么?”虽是戏谑的语气,却夹杂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站在人群后的玉儿。听着百里千痕与丞相的对话,已经吓得双腿发软的他,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缓缓的往后退去,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朝着千雪的院落狂奔而去。

    “小姐,小姐,不好了!”和煦的阳光,让千雪感觉从未有过的宁静,只可惜却被玉儿急促而略带惊恐的声音打断。

    看着玉儿脸上有些惨白的脸色,与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千雪站起身,递了一杯茶水给她,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替她顺了顺气,说道:“怎么?太子殿下长的太吓人了,瞧我家玉儿被吓得脸都白了。”

    “不、不是的、不是的小姐,太子殿下,要、要来看你!”断断续续的玉儿总算是将话说完,终于送了一口气。

    “看我?”千雪有些疑惑,那个可能喜欢男人的太子,为何要来看她,难道与这具身体的本尊有什么关系。

    “是的,大人说,说你感染了风寒,这该怎么办?”玉儿着急的拉着千雪的手,询问道。

    “感染风寒,这是怎么回事?”千雪被玉儿的话,弄得有些不明白,看来自己没有去,似乎还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呢?

    玉儿再喝了半壶茶水之后,才慢慢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千雪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太子殿下,是来报仇的,没想到那日砸晕的还真是太子殿下,看着玉儿那紧张的笑脸,千雪安慰的说道:“没事的,玉儿,他当时晕了,有没有见过我们,仅凭那个太监的一面之词,我们到时候来个打死不认,他贵为太子殿下,也不能将我们怎么样?”千雪着很明显是打起了‘打死不认帐’的战术。

    玉儿与千雪说话间,不远处传来的声响,再向他们预告着“太子殿下”的即将到来,千雪见此不忙不忙的躺会贵妃椅上,而玉儿则在一旁伺候着,千雪此时还没有摸清楚,太子殿下的意思,所以没有办法想到什么应对之策,大不了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太子殿下驾到、端王爷驾到。”不阴不阳的声音,很明显就是太监私人珍藏版。仅此一族,绝无分号。

    “参见太子殿下,端王爷。”玉儿看着朝着他们慢慢走来的人,礼貌的行了个礼,荒凉的院落中,只听得玉儿的声音。却见躺在椅上的千雪没有丝毫的动静。

    “免了吧!”百里千痕轻声说道,只是视线却一直看着躺在椅子上的千雪。这是第一下如此近距离的看清楚一个女人,今日的他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脸上似乎也长了些肉,看来日日让小德子送来的补品,还是有些作用的。

    “小姐,太子殿下与端王爷来看你了。”玉儿轻轻的推了一下千雪。

    千雪在玉儿的一阵推搡之后,总算是有了些动静,如扇般的睫毛,缓缓的睁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好几十人,千雪似是被惊吓了一般,忙准备起身行礼,只是却被百里千痕拦住。

    “没想到这丞相府可不只是只有紫燕王朝第一美人的慕容无双,本太子看这二小姐也丝毫的不逊色,皇弟,你说呢?”百里千痕说着看向百里煜痕,但是在千雪看到自己的眼神中,没有丝毫其他女子的迷恋。百里千痕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伤心。

    百里煜痕看着千雪,原本姣好的五官,只因那有有些瘦弱,发黄的脸色所遮盖,如今看着千雪如蜜桃办白里透红的双颊,百里煜痕内心深处泛起了一丝的涟漪。

    “看我的皇弟,都看傻了。”百里千痕戏谑的说道。一旁的丞相伸手擦擦额上的冷汗,还好玉儿告知千雪,如若不然,太子看到的是活蹦乱跳的千雪,他与整个丞相府还不得已欺君之罪而遭受诛九族的大罪,看来这个女儿此时还是顾及到这个家的。

    “不知千雪的身体怎么样了,是否需要将宫中的御医请来。”百里千痕不知为何看着千雪精致的笑脸,就总是会觉得心情大好。再看看脸色有些黑的百里煜痕,他不知为何忽然想感谢这个弟弟队面前的这个女子放手。

    “千雪谢太子殿下关心,风寒之症也不是什么难治的杂症,已无大碍了。”千雪不紧不慢的语气,丝毫没有了那日将自己砸晕后,不管不顾的表情。

    看着似中央领导体察灾区人民的感觉,千雪真想见面前着几十人统统轰走,原本就不大的小院,此时已挤满了人。连空气丝毫都不那么新鲜。再看看慕容双双与慕容雨落此时恨不得将他撕碎的表情,千雪忽然好想好好的睡一觉。

    不过她刚刚在百里煜痕的眼中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懊悔,这对他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奖励,因为只有这样,千雪对于他们的恨才能得到一丝的释放。

    “既然已无大碍的话,千雪不如陪本太子好好的参观参观丞相府,如何?”百里千痕的眼中带着些许的恳求之色。

    “若太子殿下不嫌弃的话,千雪愿意为您效劳。”千雪直接忽视了丞相向她投来的拒绝的眼神,千雪必须要弄清楚这个太子究竟是何意?害她?帮她?他必须要弄清楚。

    “小德子身前伺候着就行,其他人都不用跟着了。”百里千痕对着淡淡的命令道,随后与千雪朝着院外走去。玉儿也随身伺候着,剩下的一大群人就这么的被丢弃在了千雪那有些残旧的院落。

    “爹爹!”千雪与百里千痕走后,慕容双双再也忍不住走到自己的父亲面前,撒娇道。随后看向一旁的百里煜痕,微红的小脸,眼中满是爱慕,慕容双双祈求了丞相好久,丞相才决定今日与百里煜痕谈谈纳百里双双为妾的事情,只是原本决定好的事情,如今却因为千雪所发生变故,她怎能心甘,

    “王爷……”丞相将慕容双双拉到百里煜痕的身旁,刚想说与他提起侧妃的事情,却被百里煜痕打断,“丞相,我先行回府了,府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予太子殿下道别了。”说完便转身朝着员外走去,随行的无影也跟了上去。

    “王爷,太子他?”刚走出丞相府的无影,有些疑惑的问道。一向冷漠的太似乎对这个被自家王爷抛弃的女子很感兴趣。

    “无影,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百里煜痕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站在丞相府的门前望着夕阳余晖淡淡的说道。

    无影看着百里煜痕策马扬去,有些不知所措的跟了上去。

    丞相府的后花园,早已过了百花齐放的季节,虽然极其奢华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没有了花的陪衬依然显得有些凄凉。

    千雪带着百里千痕在丞相府中,随意的逛着,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开口。

    “慕容小姐,这个地方我们刚刚是不是有来过。”百里千痕忽然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的景象,有些疑惑的问道。

    千雪其实早已发现。只是自己刚刚来到这个时代,每天待在那片偏小的院落,根本就不知道除了那个院子以外的世界。“我自小很小出院子,就算平时家族会有比较重大的聚会,也是极少参加的,而今日却被太子亲自点名要求陪同,一时间有些慌神了,还请太子殿下恕罪。”说着千雪还露出了一丝女儿家扭捏的表情。

    慕容千痕饶有兴趣的看着千雪毫无顾忌的说着,心中对面前的这个女子却更是多了几分好奇,那日将坐在轮椅上的自己砸晕过去时,他可是从未在他的脸上看到丝毫的女子该有的慌张表情。

    “哦,是么?”慕容千痕笑着反问道。

    “自然,我还是找个奴婢问问吧。免得耽误了太子回宫的时辰。”千雪肯定的点点头,坚定的眼神,似乎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发自她的内心,没有丝毫的虚情假意,可是谁又能知,她现在只想早点将面前的这个‘瘟神’送走。

    正在这时,玉儿却缓慢的朝着他们都来,千雪似是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的赶紧对着不远处的玉儿说道:“玉儿,我迷路了,快点带太子回前厅啊,免得误了太子爷回宫的时辰。”

    “是,小姐。太子殿下,这边请。”在百里千痕与千雪走后,玉儿一直放心不下,最后决定还是早日找到千雪,还好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玉儿走在前面引路,千雪推着百里千痕走着,而百里千痕却总是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千雪笑着,千雪无奈,只能同样回以微笑。

    眼看着就样到前厅,玉儿总算松了口气,可是百里千痕的话,却让他瞬间坠入地狱。“慕容小姐这段日子似乎气色好了很多,也少许圆润了很多,不似那日……”随后笑着朝着正厅缓缓走去,而站在他身后的千雪,看着面前的百里千痕,心中有些不明白,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原本只是想要探探他的底的,可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提前那日的事情,为何现在又要提起,是想要问罪?似乎并不是,那么他究竟是何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