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泼出去的水焉能收回?

    更新时间:2018-09-12 14:25:17本章字数:3111字

    “王爷,太子真的呀迎娶千雪那个贱蹄子?”百里煜痕刚刚回府,迎面而来的便是慕容无双那绝世容颜。只可惜此刻的他却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反而却因为她的话而微微发怒。

    “王爷?是不是?那个贱蹄子真的要成为太子妃了?”慕容无双见百里煜痕没有回答,再次问道。

    “啪!”重重的巴掌声让一旁的下人都吃了一惊。

    “王爷?”慕容无双捂着自己的脸颊,泪瞬间绝提,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前几日还是浓情蜜意的男子。此刻却如此。

    “她是你的妹妹,你说话尊重点。”百里煜痕那极力压抑的怒气,此刻全部爆发出来。

    “妹妹?她只不过是姨娘生的贱种,她不配做我的妹妹。”慕容无双不怕死的说道。百里煜痕对于慕容千雪的态度,慕容无双又怎会不知,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为了千雪而打她。

    “管家,将王妃带到离院好好的反省反省。”百里煜痕对着一旁的中年男子说道。

    端王爷府此时因为慕容无数受罚而各个都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是人头落地。而另一边的丞相府更是精彩。

    丞相大人慕容靖自从下朝回府之后就没有离开过书房,他的众位夫人自从得知慕容千雪将要成为太子妃之后,各个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统统站在书房外,却无人敢上前打扰丞相。

    夜幕降临,天边的晚霞甚是好看,可是今日又有几人有心欣赏这样的美景呢。“吱呀。”丞相府的书房门慢慢的打开了,众位夫人就是像看到救星一般,忙走上前问道:“大人,太子殿下真的要去千雪那个小贱人为妃。”说话的真是百里无双的娘亲。

    “住口!”慕容靖怒喝道,“千雪她就要成为太子妃了,你若是在这般口无遮拦,就给我滚出相府,免得让我们全部为你那张嘴陪葬。”

    “老爷。”大夫人有些委屈的说道。

    “老爷,太子殿下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要去千雪那个丫头?”看着大夫人受到慕容靖的喝止,平时丞相最为宠溺的二夫人在此问道。

    “你也想与她一起滚出相府吗?”慕容靖在此喝止道。看着站在身边的这些女人,慕容靖真的有些头疼,因为千雪的问题已经头痛欲裂了,而这些枕边人没有一个能帮到自己的,此刻的慕容靖觉得自己有些悲哀。

    二夫人看着慕容靖的脸色,忙守住话语。乖乖的站在了一旁。众人都是大气不敢出,“明日一早我们就去求千雪回府,若是千雪不是从我丞相府出嫁的,我们整个丞相府都要人头落地。”慕容靖说完后,拂袖在此回了书房,只留下了面面相视的夫人小姐们。

    昔日任由他们欺负的慕容千雪,一跃成为紫燕王朝的太子妃,现在还要他们去求她回来,众人虽然心中不敢,可是为了自己的脑袋,为了将来的荣华富贵,他们不得不低下头。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丞相府与端王府很多人彻夜不眠,而百里千痕将无影留下来保护千雪,直到她嫁进太子府为止。

    第二日一早,丞相慕容靖便带着众人来到千雪所住的悦来客栈,玉儿与无影看着来人,忙上前行礼,“玉儿,千雪在哪?”为首的慕容靖对着玉儿问道。

    “回大人,小姐还在为起床呢?”玉儿恭敬的回答着。

    “去把小姐叫起来,就说爹爹来看她了。”丞相语气柔和着没完全没有了那日与千雪争吵时的气焰。

    “禀大人,太子殿下吩咐了,离大婚之日没有多久了,殿下不希望有人来打搅千雪小姐。”无影对着丞相恭敬的传达着百里千痕的话。

    “是啊,大人,小姐昨日也说了,进来易乏,每日必须要睡到自然醒,若是被弄醒,那么玉儿就要受罚。”玉儿深情并茂的说着,似是没有半点虚假。

    慕容靖因为碍于百里千痕的面子也不好打扰,然后也不能让众人在此等待,否则这丞相府的脸还不丢尽了,看了一眼千雪的房门,慕容靖对着玉儿吩咐道:“待小姐醒了,让她回一趟相府,就说本相有事情与她说。”话落,丞相只得带着众人离开了客栈。

    屋外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吵醒了屋内的千雪,听着丞相的话,千雪冷冷一笑,心中暗想: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小看人,让我去找他?真是天大的笑话。

    玉儿走进屋内,看着已经醒来的千雪,准备说出刚才的事情,却被千雪制止。“给我弄点水洗漱一下,今日百里千痕邀我去郊外踏青。

    “小姐,你怎么能唤太子殿下的名讳呢,那是大不敬之罪。”玉儿纠正着千雪说道。一脸严肃。

    千雪有些无语,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么?看着玉儿那执拗的小脸,千雪只得乖乖的应承下来。

    今日的天气很适合踏青,温暖的阳光夹杂丝丝的清风,满山的不知名的野花,在没有人工打理的情况下,肆意的生长着,青青的草地,就像是一张大大的绿色地毯,千雪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放眼望去便是整个紫燕王朝的京城。

    ”怎么?昨日没有休息好?”百里煜痕站在千雪的身边,问道。

    “本来休息的很好,可是一早那个老家伙就带着丞相府的‘鸡鸡鸭鸭’在我的门口说个不停,难得清梦就这样被打扰了。”千雪漫不经心的说着。

    “呵呵!预料之中的事情,却没有想到这丞相还是个急性子。”百里千痕听着千雪对着丞相府众人的形容,嘴角微微上扬,煞是好看。

    “唉,主子是栽在了千雪小姐的手中了。”小德子对着一旁的无影叹息的说道。

    “看来这以后的日子有的烦了。”千雪说着便躺在了软绵绵的草地上,而坐在轮椅上的百里千痕看着千雪,眼中满是宠溺。

    “若是你不喜欢,我便吩咐无影,以后拦下他们如何?”百里千痕询问着问道。

    “那到不用,连面都见不到的话,我还怎么看着他们无措的样子。”千雪嘴角扬起了坏坏的笑。

    “小姐,吃的准备好了。”不远处的玉儿对着千雪喊道,而一旁的小德子此时真的很想把她的嘴巴封死。

    待他们回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慕容靖在丞相府等了很久都没有等来千雪,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后来吩咐下人去打听,才知道千雪与太子去郊外踏青,只得悻悻的等待着明日。

    第二日,丞相决定到晌午时分再去见千雪,这样的话她总该起床了吧。于是众人又浩浩荡荡的来到的悦来客栈。

    只可惜,“大人,太子约小姐去游湖了。”玉儿有些无辜的看着脸已经被气得铁青的慕容靖。

    “在哪里游湖?”慕容靖极力的压制住怒火,毕竟他是来解决问题的,此时还不能与慕容千雪闹翻。

    “在千叶湖,但是大人,太子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玉儿再次无辜的说着,不过看着慕容靖与众位夫人的样子,她真是想拍手叫好。

    “玉儿,昨日本相让你通知小姐回府,你说了么?”慕容靖看着玉儿,问道。

    玉儿忙装作紧张的回道:“奴婢已经告知小姐了,但是小姐说……”玉儿欲言又止。

    “她说什么?”慕容靖后面的慕容双双忙问道。

    玉儿看看丞相,似是很为难,慕容靖催促道:“她说什么了?”

    “小姐说泼出去的水焉能收回。”玉儿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小,生怕丞相一个不高兴将自己就地正法了。

    “她、她……”慕容靖一个气没有喘过来被活活气晕过去。而身后的众人忙上前掐人中的掐人中,叫大夫的叫大夫。

    就这样丞相一病就是半月有余,千雪也是乐的清净,时不时上门求情的几位夫人小姐也都被玉儿与无影挡了回去。整个丞相府都笼罩在了一片阴霾之下。而慕容无双在离院待了半月之后也被百里煜痕给放了出来。

    太子府正积极的准备着太子的婚事,朝中一浪高过一浪的求情太子不要娶慕容千雪的呼声都被皇帝百里无煜给压了下来。当他看着兴高采烈的准备婚事的百里千痕,自问自己上辈子是欠了他上门了,他堂堂一个紫燕王朝的皇帝每日替自家的儿子挡着众位大臣的意见,而那御书房堆积成山的奏折,更是让他头疼。

    “痕儿,你父皇我已经扛不住了,御书房大臣们上的折子你去处理吧。”百里无煜躺在了软榻上耍起了无奈。

    “好啊!”百里千痕没有丝毫推辞的转动着轮椅朝着书桌旁去。那堆积如山的奏折,各个都是请求太子妃另换她的的奏折,都是说什么慕容千雪是个草包,更是端王爷不要的女人,尊贵的的太子殿下怎么可以娶这样的女人为妻呢。

    百里千痕看着这些,在奏折下写上大大的几个字:那么卿觉得谁更适合做太子妃呢?百里无煜看着儿子的落草,笑了笑。他的儿子可比他有出息的多,当年迎娶自己最爱的女人为后之后,朝中大臣日日上奏,希望他可以扩充后宫,而他最终抵挡不住朝中的压力,像后宫招了数位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