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对峙

    更新时间:2018-09-12 14:35:13本章字数:3104字

    蓝田皇宫在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因为就在这一天,安平公主水琴在陪伴皇上和楚国太子皇甫洛出宫狩猎时候受了伤。

    水琴是先皇最受宠爱的公主,和当今皇上青橙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以在先皇过世之后皇上并不是很得意水琴,迟迟不给水琴赐婚,导致了水琴二十的年纪仍然还在皇宫中。

    皇帝想要拉拢楚国,皇上又有意将安平公主许配给皇甫洛,却没想到安平公主内心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就是长平侯,长平侯也一直在找机会让皇帝赐婚,不想今日安平公主突然受了伤,长平侯秦溯和皇甫洛全部来到了水琴的寝宫,只不过长平侯无法进入水琴的寝宫燕莎宫,而皇甫洛作为出国使者,也是皇帝默许的驸马护送水琴一直到水琴休息。

    皇甫洛离开燕莎宫以后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看到了还没有离开的秦溯,有些惊讶,他以为秦溯早就已经离开了呢。

    “长平侯还没有离开?这样长时间呆在皇宫真的可以吗?看来蓝田皇帝对你真的很信任啊。”

    皇甫洛笑呵呵的说,他知道秦溯不会只是偶然站在这里,是为了等他吧。

    他只是有些猜测秦溯跟水琴之间有些不正常的感情,现在看到秦溯站在这里没有离开就更加确定这样的猜测。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也许娶了水琴以后生活会更加有趣,这种感觉真是好。

    “为什么要这么做,安平公主就是一个不受宠爱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这么算计她,你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秦溯没有心情跟皇甫洛多说别的,他只想知道皇甫洛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样子。

    “你何必这么紧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跟你有什么相关?”

    皇甫洛站在一边,玉树临风,神情相当不屑,谁能够想到这么英俊的一个人,居然会如此腹黑,连一个无辜的女人都不放过。

    “我喜欢安平公主,以后时机到了,我会跟皇上轻质赐婚,她将会是未来的长平侯夫人。”

    秦溯说的很坚决,只是在皇甫洛听了只是感觉好笑。

    秦溯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一个朝堂上的大臣应该说出来的吗?

    “呵呵,这种话你还是跟安平公主去说吧,她会很感动,可是不要跟我说。”皇甫洛根本就不在意的说道:“你应该去找皇上赐婚,马上成亲,这样安平公主就不会受到我的骚扰了。”

    秦溯不语,如果他可以去跟皇上请旨,现在也不会站在御花园等皇甫洛了。

    就算他要轻质赐婚,也需要等到皇甫洛离开,现在于公于私都不是好机会。

    皇甫洛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越过秦溯离开,他今天已经玩够了,不想要继续说什么了。

    看着皇甫洛离开的背影,秦溯还是紧紧握紧了拳头,想要发火却只能够隐忍。

    与此同时的燕莎宫中,寒雪一边噙着眼泪一边帮水琴处理崩开流血的伤口,她应该拦住皇甫洛的,不然水琴就不会受苦了。

    “公主,都是寒雪的错,要是可以阻拦夏兰国太子就不会让你受委屈了,都是寒雪没用……”

    寒雪还是哭了出来,眼泪滴在水琴的后背,水琴也感觉到,心里也酸酸的,她知道,这件事情根本不能够怪寒雪的。

    寒雪,你不要这样,这不怪你,要是你拦住皇甫洛,现在也许你已经死掉了,至少我们都活着,就是好事,不要哭。”

    水琴安慰寒雪,也这样安慰自己。

    没什么事情比死亡还要可怕,她活着,就还有希望,如果死掉了,就当真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她很期待秦溯娶她的那一天,期待成为长平侯夫人的那一天。

    秦溯回到长平侯府,心情很不好,不明白为什么事事不顺心,不知道皇甫洛合适要走。

    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战功在身的男人。

    一个上过沙场,拼死护国的男人。

    可是现在因为皇甫洛,让他感觉无助,保护不了心仪的女人,这种感觉太过让他疲惫。

    “相公,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皇上为难你了?”

    看到秦溯的脸色不好,肖氏担心的问道,她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了什么,却还是心疼自己的夫。

    “我没事。”简单的三个字,让肖氏的心情沉入谷底。

    以前的时候秦溯虽然对她也是相敬如宾,可却不会这样客气冷漠,他们之间到底因为什么改变了?

    女人的感觉很敏感,也很精准,肖氏知道秦溯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却找不到不同的原因,不明白为什么会改变?

    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很好,虽然没有孩子,可是秦溯也没有别的女人,她很知足,认为嫁对了人,可为什么现在每天都会如此不安?

    “侯爷,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你现在对我越来越冷淡?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的!”

    就在秦溯抬脚欲走之时,肖氏终于忍不住质问出来。

    她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是大不敬的事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想要给自己一个答案,想知道原因。

    “我说过,你只是我的妾,不是我的妻子,我尚未娶妻,你应时刻记得你的身份。”

    秦溯停住脚步,皱眉说道。

    肖氏一直都是最有规矩的人,今天怎么会突然如此质问?

    这让秦溯本来便不好的心情变的更差,语气越发冷淡,肖氏的心也越发低沉。

    “侯爷,我自知身份地位配不上侯爷,可是妾也是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肖氏真的不甘心,眼泪依然留下,却不能让秦溯的心软下来。

    女人的眼泪他看的不多,却只有水琴的泪让他怜惜,肖氏不是水琴,就算此时痛哭失声,秦溯也不会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不要傻了,我不爱你。”

    半晌以后秦溯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是让肖氏一腔柔肠全部断碎。

    只是一句不爱就可以解释这些事情?因为不爱她,就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因为不爱她,相处了这么多年,竟然不承认她是他的妻?

    天下间还有比秦溯更狠心的男人吗?

    只是秦溯的心不狠,只不过一心的柔情都给了水琴,根本没有多余的可以分给肖氏罢了。

    肖氏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周围的下人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么多年肖氏跟秦溯的感情从来都很好,还没有一次弄到今天的地步,下人们也都慌神了。

    “夫人,不要哭了,眼睛会坏掉的,侯爷只是心情不好,您不要放在心上……”

    肖氏的丫鬟翠儿连忙安慰,心里也是担忧的,秦溯这样的神情大家都是第一次见,竟然感觉心惊。

    “他不爱我,他就这样说出来,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装作不知,今天他就这么讲出来,是当真没爱过我……”

    肖氏呜咽的说道,将头靠在翠儿肩膀,悲痛欲绝。

    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心爱的丈夫直接说出不爱她的话要来的伤心?翠儿的眼泪也一起掉下来,再说不出安慰的话了。

    对于肖氏的反应秦溯看不到,可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心里虽然抱歉,却没办法,他只是实话实说,肖氏早点知道也是有好处的。

    现在伤心总比以后伤心要来的好,长痛不如短痛啊。

    水琴在寝宫里面休息,还不知道秦溯为了她深深的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心,否则只会更加感动吧?

    两个人现在见面也没有开头提起赐婚的事情,彼此都有自己的打算跟心思,都想要等到皇甫洛离开以后解决这件事情,可是皇甫洛却迟迟不离开,让两人都很焦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皇甫洛来见水琴的次数明显变多,宫中的太监宫女都在议论,猜测也许这夏兰国的太子喜欢上了蓝田最不受宠的公主,可能要和亲了。

    “秦溯,你说这皇甫洛是真的喜欢上水琴了吗?不然宫中这么多的人,他怎么就单单去找水琴呢?朕这个不受宠的妹妹当真有这么大的本是不成?还让夏兰国的太子倾心?”

    皇甫洛屡次去找水琴的事情青橙也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明白,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皇甫洛怎么会看上水琴这样的女人呢?这着实让人惊讶。

    “回皇上的话,臣认为夏兰国太子一定有别的用心,不然也不会对安平公主这么殷勤,还是小心为好,不如先让夏兰太子离开,从长计议。”

    对于青橙的文化,秦溯感觉心中一惊。

    今天幸好青橙问的人是他,如果换成别人,那人一定会顺着青橙的话说下去,到时候水琴也许就真的要糊里糊涂的跟皇甫洛成亲,嫁去夏兰国了。

    “你的考虑也不无道理,只是夏兰国太子在咱们蓝田,他夏兰国的国君至少会忌惮一些,现在就这让让他离开,朕还真是感觉有些可惜,你说呢?”

    青橙不想要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要是这一次可以将皇甫洛永远留在他们蓝田,作为质子,这对他们蓝田是非常有利的。

    就这么让皇甫洛回去,他怎么能够甘心呢?

    “皇上,现在六国相安无事,如果强行将皇甫洛留在蓝田,恐怕会引发战乱,到时候五国联盟,我们蓝田会非常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