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出租车司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24本章字数:3247字

    “小姚姚,你果然是心念念着我,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查理将果核顺手丢到垃圾桶里,大步走向姚晴。姚晴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身体一跃就奔向卧室,两个人的动作很快也很默契,都没发出什么音来吵到叶芷涵,卧室的门一开一合之间,姚晴的力气完全没有抵抗的住查理,看着查理得意的笑着将卧室的门关上上锁,姚晴的手抓着床上的枕头就扔向查理。

    接住扔来的枕头,查理忍不住想笑,他问姚晴:“想要什么样式的床单,我让人送过来。”

    姚晴听到这一句话已经来不及抓回来脱手而出的台灯,眼见着那台灯砸在查理的帽子上然后掉在地上碎裂阵亡,姚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房间里也一下静了很多。

    卧室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叶芷涵的声音:“晴晴,我想去买水果,你要一起去吗?”

    “等我一下,我这就来。”姚晴应着叶芷涵,小心的挪步靠着墙越过查理。查理的视线锁着姚晴的动作,在姚晴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他又重复了一个问题:“水蓝色的,行吗?”以前的姚晴很喜欢水粉色的窗帘和床单,查理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不是还喜欢这个颜色。

    “黑色。”姚晴丢给查理两个字,完全不看查理那变的苦肝色的脸,手跟着拉开卧室的门。门开的瞬间姚晴脸上也出现了很灿烂的笑容对着门外的叶芷涵:“我们走吧,芷涵,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

    卧室的门再次关上,隔绝了查理热烈而无奈的视线。感觉那道能将自己全身戳出窟窿来的视线消失,姚晴松了口气,她的视线对上叶芷涵关切的目光,姚晴笑了。

    叶芷涵没问姚晴现在好不好,她任着姚晴挽着自己走出去,外面的阳光正好,走出屋子的她们,心情都莫名的轻快起来。逛街对于女人有一种特别的意义,是女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她们未必要满载而归,很多时候只是要那个过程,视线不断地的被各种商品充满,寻一两知己慢慢的走着,偶尔停下来喝点东西,随性的聊一聊无关紧要的话题,没有国家大事,也没有决策千里之外,那份闲适和放松完全是男人不能理解的。

    两个女人在街上慢慢晃悠着,偶尔的停下走进小商店里看着那些精致的小物件,走出来时手里会多一个小袋子,姚晴很少这样的逛街,她的生活节奏是快的,就算是跟查理那些放纵的日子,也没有这样放松的逛街。

    查理宁愿拉着她整日在床上,而不是被满街的商品欣赏。一条百米多长的街道,叶芷涵和姚晴硬是逛了一个小时多。后面跟着的两个保镖已经不知道撞墙多少次,被商家误以为是小偷多少次,外加在叶芷涵回头时不得不装着搭讪女孩子,然后他们的脸被巴掌不客气的光顾了几次。

    提着买好的水果和一些小饰物,姚晴和叶芷涵坐到街边的一个休闲小屋里,两个人各自要了一杯果汁慢慢的喝着。不远处两个男人纠结的缩在转角后面,压低声音嘀咕着。一个老奶奶路过他们的跟前看了两个紧密挨着的男人摇摇头,小声的嘀咕着走过姚晴坐着的桌子边:“哎,现在的年轻仔,都阴阳失调的,喜欢搞什么菊花,哎,多可怜的一朵花。”

    姚晴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哈。”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姚晴能告诉那位老奶奶其实他们不是喜欢搞菊花,而是被那个妖孽逼着来保护叶芷涵的,姚晴对着叶芷涵看过来的疑惑眼神,她努力制止笑容,不好告诉叶芷涵是怎么回事,胎教啊。叶芷涵没明白姚晴干嘛就突然笑了,她当然知道身后有俩男人偷偷跟着,不过感觉没什么恶意,她也就当做没看见。

    “昨天晚上?”叶芷涵斟酌着开口,她想起之前姚晴的梦游,现在姚晴突然大笑,叶芷涵担心是被刺激了,她看着姚晴眼角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叶芷涵还是问了出来:“你睡的还好吧?”

    “挺好的,好的不能再好了。”姚晴对着叶芷涵促狭的眨巴了下眼睛,然后给了叶芷涵一句:“没看见今天他都不敢穿长袖的衣服吗?”

    叶芷涵放下心来,她没在问下去,两个人静静的喝着果汁,阳光越来越炙热,姚晴不想走回去了,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睡的很乏,好像打过一仗似的,她招了辆出租车来,扶着叶芷涵坐了进去。俩保镖终于长吁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叶芷涵和姚晴刚刚离开的椅子上点了两杯咖啡,美美的边喝边打电话,却不想电话那头一声怒吼,让他们刚刚喝下去的咖啡喷了出来,顾不得还没坐热乎的椅子,俩人急忙奔向自己十米以外的车子,刚刚那出租车不是他们人假扮的司机,这下麻烦大了。

    计程车开的很稳,一路向着姚晴指的方向开去,路过那扇她们住的大门,继续平稳的开向远处。姚晴正给叶芷涵展示她买的小物件,发现车子开过了家门,她急忙的喊着:“司机,司机,开过了,回头,开过头了。”

    “没有。”司机出声,声音低沉而有力的说着:“两位美女,能给在下一个机会请你们吃饭吗?”说着话,司机将自己戴的帽子从头上摘下来露出了丁嘉宇那张俊朗的脸来,丁嘉宇视线透过后视镜和叶芷涵的目光相遇,他知道她刚刚就已经认出了他。叶芷涵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到平静,只用了两三秒的时间,叶芷涵说:“好。”

    姚晴也沉默了,只是复杂的看着做为出租车司机的丁嘉宇,她见过他一面,在一次宴会上,丁嘉宇跟在池耀天的身边,两个男人一出现宴会就引起了那些名门小姐淑女们的热烈目光,她因为给宴会主人打赢了一场官司有幸被邀请参加,她只在开始和宴会主人打了一声招呼后躲在层层叠叠的窗幔后旁观者那一场奢华。此时看着穿着朴实休闲服的丁嘉宇,姚晴仿佛透过那一场浮华看到了一个率性而迷人的男人,如果不是在池耀天的身边,姚晴打赌丁嘉宇一定会有一番出色的成就。

    车子依然在前行,驶离小镇,一直开向远处,姚晴有些拿不准,她看向丁嘉宇出声问着:“你要带我们去哪里?”易小图也不是好惹的主,如果他知道叶芷涵被掠走了,怕是又要一场风暴,现在的易小图让姚晴也捉摸不透,最起码他对叶芷涵的态度,让姚晴知道易小图这次不是玩的。

    “姚律师,我们好久没见,上次去宴会的时候和你错过了见面的机会,真是可惜。”丁嘉宇看着姚晴,他的目光掠过姚晴手里的动作,不动声色的加了一句:“姚律师这次是度假还是访友?”

    姚晴听着丁嘉宇的话,她按在发送键的手指犹豫了下,最后关掉手机话语带着玩味的问着:“丁经理呢,池氏集团终于良心发现让你度假了,还是你此行是出差?”

    丁嘉宇笑了笑,儒雅而温和,他视线看向低头的叶芷涵,嗓音低沉着:“姚律师还是叫我嘉宇吧,我已经被池氏放逐了,此行即是度假也是出差,我答应了一位世伯,要照顾好他的女儿,我可是一诺千金,那位世伯很是挂念他的女儿。”

    叶芷涵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指节泛白,她很想开口问问丁嘉宇自己的爸爸好不好,叶慧珍的病怎么样了,还有池耀天他是不是彻底的忘记而来她,为什么丁嘉宇会被放逐了。最后叶芷涵忍住了,只是微微的侧头看着窗外倒飞的景象,脑海里一阵翻腾,深深呼吸一口气,叶芷涵开口:“还有多久才能到。”

    丁嘉宇听出叶芷涵带着几分哽咽的口音,他知道坐太久的车对孕妇并不好,他说:“快了,就在前面,不过简陋了些。”

    这是哪里?姚晴饶是已经做好了简陋的准备,可是看着丁嘉宇将车子停在一个山坳前,她还是不确定的问他:“你要是想方便的话,我们在车里等你。”

    “已经到了。”丁嘉宇忍住笑拉开车门,对着里面犹豫的叶芷涵开口:“下车吧,还有一个旧识也在。”

    叶芷涵的脸瞬间变了,苍白而紧张,她的手握的更紧,身体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一瞬间有种呼吸窒息的急促。

    “是我妹夫。”丁嘉宇看着瞬间苍白着脸的叶芷涵,他立即懊悔自己大意了,伸手握着叶芷涵放在膝盖上的手,入手的冰凉让丁嘉宇心里更加的自责。叶芷涵努力让自己放松,她示意丁嘉宇自己可以下车。

    三个人离开车转过山坳立即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青草坡,开的正盛的野花,一辆白色的大车停在那片花海里,一张桌子上摆满了饭菜,四把折叠椅,一切看着就是一幅画,又象在邀请着他们每一个走近的人。丁嘉宇看着叶芷涵浮现笑容的脸,他突然有冲动告诉她关于池耀天的事情,最后视线落在叶芷涵大起来的肚子上,丁嘉宇忍住了。倒是姚晴警惕的看着梁青山,这里俩男人,如果他们想怎么样她一个人真对付不了,她在想要不要找个帮手来。

    “芷涵。”梁青山从车上下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汤,他对着叶芷涵热切的招呼着:“来尝尝我的手艺。”

    姚晴想笑,显然人家早就准备好了,是预谋也好,是请君入瓮也罢,都来了,菜还冒着热气,汤刚刚好,还推诿什么,那么矫情的事不是姚晴会做的,也不是叶芷涵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