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好巧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25本章字数:2851字

    叶芷涵是真的困了,她在车里睡着了,恬静的精致小脸,就像一个初入凡尘的精灵,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有着没有消散的水汽。丁嘉宇从后视镜里看着躺在后车座熟睡的叶芷涵,他不爱她,心里却有一些怜惜的,两个男人的争斗里她被迫卷入,是他亲手导演的。丁嘉宇将车速慢下来,车子更加平稳的行驶向那个小镇,后面那些跟着的车子也不得不慢下来,前面查理开路的车子早就没了影子。

    梁青山曾经问过这个大舅哥,是不是也对叶芷涵动了心。丁嘉宇正在喝茶,然后整口的喷出来,没来得及躲开的梁青山被喷了个正着,这让梁青山很是郁闷,他觉得丁嘉宇被问的心虚了。丁嘉宇没解释,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妹夫,他告诉梁青山谁对叶芷涵动心都不是重要问题,重要的是梁青山知道自己的那颗心该放在哪里就好。

    现在回想起梁青山的这个问题,丁嘉宇唇角慢慢抿了起来,他并不在乎被梁青山这样误解,只要不是被误解成和吴明就好。在距离镇子十公里的地方,丁嘉宇看见了一辆低调的深蓝色车子停在路边,那车子停的方式正好挡住了大半个路,一个穿着白裤紫衫的慵懒身影倚靠在车前,黑色的墨镜挡住了那人.大半张脸,丁嘉宇还是一眼就认识了轩一尘。

    车子停下,丁嘉宇推开车门走下去,他没惊动叶芷涵,给后面开车的梁青山做了个手势,丁嘉宇走到轩一尘面前站定,客气的开口:“轩少,好巧。”

    “巧吗?我可是等了一会了。”轩一尘视线看着那辆停在他距离五六米远的车子,透过挡风玻璃他只隐约看见车后座的身影。黑色的墨镜挡住了轩一尘脸上的神情也让丁嘉宇无法探测轩一尘眼睛里有什么。

    两个男人面对面站定,视线都是看着同一个方向。暖暖的风吹来,带着清新的草香。压低的嗓音,互不退让的立场,轩一尘和丁嘉宇站在那里足足过了二十分钟,谁都没退让一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越发的剑拔弩张。

    轩一尘站在那里,风.流倜傥,紫色的衬衫趁着他越发的邪魅娟狂,似笑非笑的唇角带着几分冷傲。丁嘉宇站在对面,微微侧着的头气定神闲,儒雅的就像画里走下来的翩翩佳公子。两个男人都是人中之龙,出色的容貌不同于一般人的气势,这样一幅景象是赏心悦目的。

    车座醒来的叶芷涵透过车窗一角看着前方的这一幕,只觉得头隐隐的疼。闭上眼睛,她告诉自己还是没有睡够,继续好眠,这比外面的哪个男人都重要。

    轩一尘的嘴慢慢张开,丢给丁嘉宇最后的提议:“我用另一个人的消息,来换她,除非你对那人表现的兄弟情掺了水分。”

    这个提议确实很有诱.惑,面对着轩一尘墨镜后看过来的势在必得目光,丁嘉宇摇头,他说:“我尊重她的选择,我想你也没勇气站在她面前告诉她,你是轩一尘吧?”

    原本放在车盖上的修长手指一下就握成了拳头,轩一尘确实没勇气站在叶芷涵跟前让她知道自己这个身份,易小图虽然并不是轩一尘的本性,不过那是叶芷涵不会排斥和厌恶的一个存在。轩一尘泄气的笑了,他的手一转,离开车盖放在了丁嘉宇的肩膀上,一字一字的说着:“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对个女人紧张,我记得你身边从来没有过和你过度亲.密的女人,我曾经以为你一直为池耀天守身。”

    砰,丁嘉宇的拳头被轩一尘避开,结实的敲在了车盖上。轩一尘看都不看那车盖是否凹下去了,他耸耸肩膀,转身走向车驾驶位,在坐进去前摘下了他的墨镜,对着丁嘉宇帅气的一致意。

    梁青山坐在大车上,优越的位置条件让他将眼前发生的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他只是听不见他们在讨论什么,不过还是好奇轩一尘说了什么让丁嘉宇动怒。

    轩一尘开车离去,只留给站在那里余怒未消的丁嘉宇满眼的尘埃。梁青山这才下了车过来站在丁嘉宇身边,斟酌着问了一句:“他还是有顾忌的。”

    “他知道池耀天在哪里。”丁嘉宇腮帮子绷紧,双手垂在身侧紧紧的握成拳头,他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只转身大手一拍梁青山的肩膀跟他说了一句:“晚上的飞机,你去照顾晓彤。”

    现在吴明需要去做另一件事,丁晓彤需要梁青山陪着。没给梁青山发问的机会,丁嘉宇大步走向车子,车子里叶芷涵还在沉睡,那微微紧着的眉让丁嘉宇的身影一顿,他将自己的外套轻轻的盖在叶芷涵的身上,车子重新发动,车队继续的开向小镇。

    小镇上并没有查理的车,在一处开满了橘黄.色小花的山坡下,车子安静的停在那里,大开的车门里没有一个身影。不远处有一尺高的草丛里传来几声低低的咒骂,姚晴毫不掩饰她的粗.暴:“查理,你这个禽.兽,放开我,你不能这么做。”

    “我不能?小姚姚,你似乎忘记了是谁开发了你这个娇媚的身.体,还有是谁昨天晚上让我满身伤痕,欲求不满的。”查理的话带着火热的气息喷在姚晴挣扎的身.体上,他将自己的衣服铺在草丛上,依仗着男人的力量优势将姚晴压.在上面,他的脑子里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姚晴的疯狂,他的血液就沸腾,冲击着他的意识,天知道他是如何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克制着。

    姚晴没忘,她当然记得查理将自己捆绑在床.上的事情,不过她真的不记得为什么查理的身上都是伤,看着就像被狠狠的虐.待了一遍似的,姚晴多少有些心虚,她这一松懈的功夫,查理的手顺着她衣服的下摆就探了进去。姚晴心一突,不顾一切的用脚踢着查理。这个时候的姚晴完全不是查理的对手,查理的大.腿一伸就将她修长的腿压了下去,另一只大手直接的扯了姚晴的衣服往上就要捆住姚晴的胳膊。

    又是这一招,姚晴的身.体往后一躬扭着腰避开查理压下来的力道,她希望借助着身.体的柔韧脱离查理的控制。

    查理的大手就势用姚晴的衣服将她的胳膊捆在了她的头顶上。姚晴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查理,如果眼神能杀人,查理相信自己早就成了蜜蜂窝,低头轻轻的吻着姚晴的唇瓣,查理动情的说着:“姚姚,我们以前很契合的。”

    那是以前,姚晴眼波一颤,张口咬住了查理的唇瓣,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唇瓣间弥漫开,姚晴的视线里都是查理带着笑的深邃眸子,蓝的成了墨,墨里翻滚着的出了浓烈的欲.望,还有一种姚晴拒绝去明白的东西,姚晴的牙齿一松,她突然就笑了,很妩媚的微笑,她说:“查理,你觉得你还行吗?那些女人早就榨干了你,我倒是真的想看看你那条萎靡的小蚯蚓。”

    查理的脸色一变,他看着姚晴,一动不动,双眼的光芒涌出越来越多的危险,他想姚晴是忘记了昨天晚上他的小蚯蚓在她那么凶猛的蹂.躏下是如何雄风重振,然后被她一脚给踹昏厥的。查理邪笑着,他突然就不着急了,他说:“小姚姚,不要着急,我会让你好好看看它的,现在我倒是很想看看你。”

    没给姚晴拒绝的机会,查理的手褪下了姚姚的裤子。明亮的阳光恍着姚晴的眼睛,她发狠的看着查理,看着查理还在滴着血珠的唇角,她想自己怎么就不再用点力,将他嘴巴咬下来。

    “姚姚,我从来就没忘记过你。”查理贪婪的呼吸着姚晴的气息,她身上的一切都让他沉醉,热的像火,冷的似冰,每一个都能将他吞噬殆尽。

    不知道什么时候,姚晴身上的裤子已经被褪到膝盖下,饶是姚晴怎么去拒绝感受,她的身.体还是屈服在了眼前男人的手下。

    查理看着此时红.晕满颊的姚晴,她不会知道她现在有多迷人,她的眼角那带着泪光的视线丝丝绕绕上他的心头,查理喘着粗气:“姚姚,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他的声音颤抖着,带着祈求,他突然发现他这一辈子追求着的女人,一直就是姚晴,而他可笑的竟然在得到的时候放弃了,自以为风.流的穿梭在那些野玫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