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我恨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5:25本章字数:2893字

    姚晴闭上了眼睛,她不得不承认查理的调.情手段很高超,她恨他这么多年武装了自己,这么多年不过一照面就溃败下来,她突然很恨自己,眼泪顺着睫毛流下来,姚晴感觉到眼角有什么东西掠过,她紧紧的闭着眼睛,拒绝去想去感受,可是再一次涌上来的无尽空虚感让她难受的弓起,她还是没能抵抗的住查理的卑鄙。

    颤抖着,白皙的肌肤上覆盖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姚晴在最后放弃了,她哭泣着,牙齿咬着唇角不让自己祈求的话冲出来,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姚晴的脸上,身上,她不想去看更不想知道那是什么。

    吻,一下一下的落在姚晴的身上,查理颤着声音说:“姚姚,姚姚,给我一个机会。”

    “查理,我恨你,恨不得剥了你的皮,喝你的血。”姚晴睁开眼睛,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着眼前强壮的男人,他有一副彪悍的身.体,带着绷满了力量的肌肉,充满了雄性气息的身.体和俊美的容颜让每一个接近他的女人迷恋,曾经姚晴也迷恋过,她以为他会是她唯一的,她错了,现在他们又缠在一起,姚晴又一次错在了对自己过于自信上。

    “那就更恨一点吧,姚姚,没有爱的话,又哪里有恨。”查理不敢去看姚晴的眼睛,再也忍不住。

    “你?”姚晴一下瞪大还蓄满了泪水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查理,他不是不行了,不能了吗?脑子里一个可能出现,姚晴没想到查理卑劣无耻到这个程度。

    查理激动的吻着姚晴,感受着被她,他再也控制不住。

    强壮的腰身,清晰的腹肌,往下蔓延,带着伊甸园的诱.惑,那是无底的深渊,姚晴再一次被深渊淹没,迷失了自己,也让她被仇恨武装起来的心出现了裂纹,姚晴的目光在这深渊里涣散。

    一次一次,直到太阳偏西才归于安静。姚晴的眼睛半眯,她已经连眨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手指尖都在发抖,一下午她不知道自己被查理碾压过多少次,几分冷意的风吹来,姚晴瑟缩了下,她感觉到离开又回来的查理在用什么温热的东西擦着自己,还有腿间,突然姚晴夹紧了,双眼猛的睁开怒视着查理。

    “姚姚,乖,我看看,好像伤到了。”查理带着几分疼惜和愧疚的说着:“我别的什么都不做,我发誓。”

    他的话自己还会相信么?姚晴冷漠的看着查理,漠视着查理的痛苦,她想自己起身,刚刚动了一下,酸疼就让她的五官皱成了一团,姚晴爆了粗口:“滚。”这一出声,姚晴感觉到嗓子都在冒烟。

    查理也不恼,他的声音温柔而坚定:“乖,我不想在绑着你,不过你这样也不用我绑,我这是帮你清理下,然后擦点药,你也不想这样出现在她们面前,是不是?”最后的问话,带着隐隐的笑意,查理用温热的水冲洗着姚晴。

    姚晴感觉到异样,她看了过去,脸色顿时铁青起来骂了一句:“无耻,人渣。”

    “是,我是人渣。”

    “说你是人渣,都侮辱了人渣。”姚晴忍着疼,不顾酸胀,伸手挥开了查理的手,她颤着身去提裤子,却终因没有体力而满头大汗,裤子还在膝盖处委屈的待着。姚晴最后放弃了,干脆闭上眼睛躺在草地上。

    查理知道姚晴是恨他的,他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查理有信心让姚晴再次回到他的身边。怜惜的将姚晴的衣服穿好,他抱着她上了车,小心的放在副驾驶位上。姚晴冷冷的开口:“我要去后面。”

    “好。”查理没拒绝她,不过在给她关上车门前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姚晴一颤,她睁开眼睛怒视着查理。

    月色如水,安静的小镇亮起一盏一盏温馨的灯,驱赶了夜晚带来的寒冷。梁青山在回到小镇就和丁嘉宇换了车子离开了,他走之前又给叶芷涵检查了身.体,叮嘱了叶芷涵几句要注意的事情,叶芷涵委托梁青山带了几句话给丁晓彤。

    梁青山最后在丁嘉宇催促的目光里走了,梁青山已经归心似箭的想立即见到丁晓彤,他最后还是很想知道丁嘉宇到底对叶芷涵动心了没有,不过没勇气再问一次了。

    晚饭是丁嘉宇做的,梅梅打的下手,叶芷涵直到饭好了才醒,她看着外面暗下来的天,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洗了脸做到饭桌边,叶芷涵发现姚晴还没回来,她看向梅梅,梅梅立即举手:“我给晴姐打了电话,她说吃完晚饭再回来,让我们先吃。”梅梅说着话,还对叶芷涵挤了挤眼睛。

    “吃饭吧。”丁嘉宇一点都不担心,他猜现在姚晴不止是和查理在一起。饭桌上四菜一汤,每一道都散发着诱人食欲的香气,叶芷涵食指大动,她说:“真的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好的厨艺。”

    “以后我会按照食谱,给你做三餐,如果你有特别想吃的,就给我说。”丁嘉宇说的自然而然,丝毫没有感觉突兀和让人排斥。梅梅一下午和丁嘉宇已经很熟悉了,她瞪着一双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丁嘉宇:“那我做你的下手吧,以前都是小涵姐掌勺,我帮着洗菜,易小图洗碗的,他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

    丁嘉宇答应了一声:“好。”

    提到易小图,叶芷涵吃着东西的手停了下,她看了一眼梅梅一眼,从她醒来到现在,她们就瞒着她关于易小图的事情,原本还担心着,不过经过午后的那一眼,叶芷涵相信他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

    正在三个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门一下被从外面拉了开,姚晴抱着个酒瓶子从外面踉跄着脚步走了过来,她在叶芷涵的身边挑了个空椅子坐下,有些散乱的目光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开口:“好香,谁做的?”虽然是问好姚晴的目光却是看向丁嘉宇。

    “是我。”丁嘉宇应着,放下筷子站起身来:“我去给你盛一碗汤。”

    “不用了。”姚晴摆摆手,她提高了音量:“好男人啊,汤不用了,给我拿两个杯子,我们喝一杯吧。”举高手里的酒瓶,姚晴摇晃了下,这是她的战利品。

    叶芷涵邹了下眉,她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查理倚靠在门边,视线看着姚晴,眸子里的那种光让叶芷涵心头一颤,她见到过这种视线,在池耀天的眸子里,不同的是池耀天的更火热幽深,而查理的多了怒气和无奈。叶芷涵不想去多想,姚晴对丁嘉宇发出了邀请入局,丁嘉宇显然也很乐意的加入了。

    梅梅也感觉到不对劲的气氛,她看着丁嘉宇真的拿来了两个空酒杯,梅梅也跃跃欲试,不过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因为她觉得即使她提出来,也会被他们否决的。

    “小涵,如果你要是能喝酒就好了,我最想喝的人,是你,我真的很羡慕你,你会是一个好妈妈。”姚晴举高了手里的杯子,她眼睛里的疼痛没有任何的压抑就这么暴.露在灯光下,透过杯子里红色的酒液姚晴看见了叶芷涵举高了她的汤碗。

    叶芷涵说“这并不能成为阻隔。来,我们碰杯。”碗和杯子碰撞,叶芷涵喝了一大口汤,而姚晴却是一仰头,将杯子里的酒喝光了。丁嘉宇看的眸光半眯了下,眼角扫了下查理,这个下午还很嚣张的欧美男人,此时倒像受伤的猛兽靠着门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屋子的热闹。

    “这菜真不错。”姚晴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一边点头赞着,一边还将自己的杯子倒上酒,对着丁嘉宇举了起来,特别豪气云天的说着:“做我的男人吧,要不然真的可惜了。”

    咳咳,正喝汤的梅梅被呛到了,她一边吸溜着水汽,一边跟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姚晴,这可不是梅梅认识的姚晴会说出来的话,感觉到门口一道冷冷的视线看过来,低气压.在房间里笼罩,梅梅打了个冷颤。

    空气一下就凝固紧绷了起来,所有的人都被姚晴那一句给震到了,丁嘉宇倒是很快就回神,微笑的坐在那里,一双温和的眼睛看着姚晴,那里面还真的有了几分专注。“我刚失业,目前住的是外面的大棚车。”

    “我有工资,大棚车更有情调,我很期待哦。”姚晴的眼睛闪闪发亮,很是憧憬的看着丁嘉宇,仿佛他已经被她剥.光丢在了大棚车里了。丁嘉宇咳嗽了声,声音里有明显的压抑,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直接的发出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