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额,火锅

    更新时间:2018-09-12 14:40:13本章字数:4294字

    “什么,怎么会这样?”夏小荷一大早就在讲电话啊,声音还很大,萧天依一向浅眠,被吵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她打着哈欠走出自己的卧室,客厅里夏小荷挂了电话,还带着余怒,萧天依一个激灵,立马夹紧尾巴做人。

    “剧组通知,茜雪的角色定了左小小,给你分配了一个反面的骨仙的角色,你要结吗?”夏小荷问萧天依。

    “啊?”萧天依有些惊讶,原来夏小荷生气是为了这个啊,老实说她一点都不介意,就算演一棵不动的树她也没多大关系,不过这样说夏小荷一定又会怪她没志气。

    看着她一脸便秘的纠结表情,夏小荷抚了抚额,她真怀疑萧天依能不能混下去,没志气。

    “我给你接了,今天下午去设计造型。”夏小荷大手一挥,还得自己来给她安排。

    下午,坐着夏小荷的跑车来到了剧组。

    萧天依就坐在那里看一堆人围着自己转,各种假发往她头上戴,各种衣服让她试,旁边一个娘里娘气的男人不断地发表意见让设计师给她换造型。

    萧天依就坐在那里假装灵魂出窍,任凭她们在自己的脸上画来画去。

    最后定妆,萧天依看着镜子里的人,自己都要被吓一跳。

    紫色的长发垂到腰间,头上一点装饰都没有,反而在双眼的周围用紫色的笔花了很多妖娆的图案,身上穿着纯黑的衣服,脖子以下全是黑的,实在是太像火遍网络的杀马特童鞋了。她老妈看见她这个德行还不要大义灭亲啊。

    定妆完成后,萧天依跟着一个个定妆完成的演员去拍定妆照。

    钟字良穿着蓝底云纹的战甲,长发用一个银质的发冠束住,手中握着一把花纹比她脸上画的还要繁复的长剑,摆了几个帅气的Poss,不时抿起嘴角,露出魅惑一笑,只听见在场女生的吸气声。

    女主角一袭雪衣,青丝如瀑,眉眼若雪,在剧情中,女主角是陪伴着他一路奋斗的冰美人,两人是日久生情,所以张茜现在的路线就是冷艳高贵。

    左小小的花妖茜雪也不错,她本来就是比较可爱的打扮,摆了几个可爱的动作,嘟起嘴巴,卖个萌,还算合格。

    大魔头震天出来了,他那一头暴躁的黑毛中透着红毛,看起来比她的造型还杀马特,这可是给了萧天依一点心理安慰。

    到她拍照的时候,摄影师要求她摆出几个冷艳高贵的造型。

    萧天依想了想,想象着自己最心爱的五香豆干被人给抢了,眼里流露出杀人的寒意,摄影师对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定妆照拍摄完毕之后导演请大家吃饭,又是麻烦的卸妆,萧天依快被折腾成陀螺了,她通知夏小荷自己要去吃饭,到时候让夏小荷来接她。

    导演出手还挺阔绰的,包下了一整个自助火锅餐厅,请全剧组的人一起去。

    整个自助餐厅里慢慢就形成了三个漩涡,一个漩涡中心是导演,演员普遍都想加戏,一个漩涡中心是钟字良,国民男神,蹭上去沾沾贵气,指不定一对上眼,能少奋斗几年,一个是张茜,古装一届谁不想巴结啊。

    萧天依把夏小荷交代得要巴结人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她对吃比较感兴趣,如果夏小荷能用一顿海鲜自助来当筹码的话,萧天依保证完成任务,可惜夏小荷忘记了,萧天依果断朝着自己努力的方向奋斗。

    她找了一个较昏暗的小角落,对着自己那咕咕冒着热气的小火锅露出开心的笑。

    脆嫩嫩的油麦菜过水之后,蘸一点点的辣椒酱刚好入口,白嫩嫩的豆腐在水里游来游去,鱼丸被她叉住送进嘴里,两碟切得薄薄的牛肉被她涮了一下就入口了。

    导演敬酒,大家举杯同饮后就四下散开了,钟字良和张茜坐在一起,他们坐得那张桌子瞬间坐满了人,没挤到位置的也要在附近坐,想着顺便插上几句话。

    结果就那么杯具地把萧天依给暴露出来了。

    钟字良抬眼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萧天依,他站起来走过去,问道:”你怎么坐在这里,不跟大家坐在一起吃吗?”

    “自助火锅是个人吃个人的,为什么要坐在一起啊?”萧天依不假思索地说。

    “额?”她这个反问把他给问住了,钟字良微微一笑,“大家在一起主要是为了多沟通一下,彼此交流一下感情,这样以后合作的时候会方便很多,你的骨妖虽然戏份少,但是跟他们还是有合作的。”

    “以后再交流吧,我在吃饭的时候一般不跟人交流的,你还是快回去吧,你那桌上的人可是望眼欲穿了。”萧天依毫无压力,吃饭才是第一,交流勉强排个第三好了,第二是睡觉。

    “怎么了这是?”张茜也过来了,握着手里的红酒看着萧天依,“你是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不过来坐呢?大家一起多热闹。”

    “我在酝酿情绪,因为骨妖这个角色就是要冷冰冰的,所以我就不跟大家多交流了,我一切都好,你们不用管我,我真的没事。”萧天依感觉自己膝盖中了好多箭,内心的小人在打滚哀嚎,只是吃一个火锅而已,伦家只是想吃一个火锅而已,要不要这么给面子,都过来尼玛。

    “这是怎么了?”导演也走过来了,心理的小人彻底泪奔了,尼玛,真的不让人吃饭了吗。

    “没事,大家都是图个自在。”钟字良索性直接坐在了萧天依对面的位置上,张茜笑笑,“那我也图个自在。”她一屁股坐在了萧天依的旁边。

    导演笑了两声,“你们年轻人随意,我还要去应酬,你们自己吃好玩好吧。”

    萧天依顿时压力山大,那些人并没有跟着过来,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自己刚才那么热切,现在人家往角落里走也许就是图个清静,自己再贸然过去,是有点太打扰了,万一让钟字良和张茜不高兴的话,那可真是赔本。

    “你是扮演骨仙的萧天依?”张茜问道。

    萧天依笑了笑,“是的。”

    “我觉得你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张茜打量着她,含笑问道。

    “呃,大概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大众化吧。”萧天依叉起一颗鱼丸咬在嘴里,对面坐了两个人吃饭还真不自在。

    “我很少吃火锅,都不知道什么比较好吃。”钟字良看着咬丸子的萧天依,对张茜说。

    “我也是,老实说以前应酬都是西餐,牛排永远都不合口味,这个火锅看起来还不错,挺清淡的。”张茜说。

    “我去取点菜。”钟字良站起来,张茜也站起来,“一起吧。”他们两个之前一直在应酬,餐盘里只是一点应付的蔬菜,看萧天依吃得那么香,这两个人总不能在这里一直看着。

    他们两个总算走了,萧天依加快了速度吃,在这两个人面前吃东西,食欲都被影响了。

    “天依,来杯果汁?”张茜端着两杯橙汁,后面的钟字良一手一个餐盘,还真是男女搭配,萧天依嘴角抽搐了一下,能让古装一姐给她端果汁,还真是天大的面子。

    “茜姐,你们躲在这里享清静,把大伙都留在那里了。”左小小端着红酒过来,含笑嗔道。

    “小小,能再合作真是愉快,上次桃花年华拍摄完之后我还想着什么时候再合作,没想到那么快。”张茜站起来给她碰了一杯。

    “哎,这不是天依前辈吗?没想到你无声无息那么多年,大家都以为你退圈结婚了呢,没想到现在还能遇见,真是难得。”左小小看见了萧天依,声音怪怪的,笑容也怪怪的。

    “我当初开始发唱片的时候不过才十四岁,现在才几年,都还没你大呢,怎么会结婚呢?”萧天依虽然一门心思在吃的上面,但是她又不是迟钝,对左小小话里那么明显的恶意都听不出来。

    左小小本来就看萧天依不顺眼,萧天依一开始跟她竞选茜雪这个角色,试镜时候的表现明显比她好,要不是自己请了秦导出面说和,这个角色就要被她给抢走了,虽然自己拿到了茜雪的角色,她还是不喜欢萧天依,觉得她很碍事,总担心别人觉得左小小是被潜规则才拿到茜雪这个角色的。

    “天依以前原来是歌手啊,我说看着你总觉得面熟呢。”张茜说。

    “算不上歌手,那时候跟几个好姐妹组了个组合,反正也是无聊,大家的志向都不在此,所以也没有兴趣再维持下去。”萧天依没什么兴趣说这些。

    曾经她是跟着三个好姐妹一时兴起组成了一个星星和花的组合,不过她们身上的音乐细胞也不算多吧,所以唱片反响平平,这也没什么的,姐妹之间打电话说到这个还会笑着开玩笑呢。

    不过左小小提起来可不是玩笑,不过是讽刺她是老人装新人,在娱乐圈不看年纪,早进来的就是老人,一个老人还没什么成就,的确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所以这件事对萧天依来说可是一件黑历史。

    不过就算是黑历史,也轮不到左小小来多嘴。

    “小小也一起坐吧。”钟字良开口。

    左小小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罢她就坐在了萧天依的旁边,看着萧天依盘子里的东西,微微惊诧道:“天依,这晚上你吃那么多不发胖吗?”

    这么一说有意的无意的都注意到了,萧天依身边已经放了四个罗在一起的空餐盘了,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姑娘吃得还真是不少,让那些一直以胃大骄傲的老爷们都惊讶了。

    左小小笑道:“天依,你中午没有吃饭吗?晚上吃太多可不消化。”

    萧天依真是忍不住要翻白眼了,我就是吃个饭,姑娘你有必要一定要这么针对我吗?她放下手中的筷子和勺子,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喝了一口果汁才慢慢开口,“那谁,食不言,寝不语,你不知道吗?”

    “呵呵。”周围静了一下,有人忍不住笑了一声,萧天依那一声那谁还真是毫不客气。

    “这话说得,大家都在说话,难道你是指我们大伙都没教养,但你天依前辈教养高吗?”左小小脸一下子涨红了,她强装镇定地说,想拉大伙下水。

    萧天依不是故意找事的,只是她压根不认识那谁是那谁嘛,当然对于这个称呼所引来的后果她是完全没什么考虑的。

    “你说谁说话了,你指给大家看啊。”萧天依看着左小小。

    大家连忙低头老实吃饭,谁也不想被指没教养。

    左小小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指肯定不行,不指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来,为了以后的合作,我敬大家一杯。”张茜举起杯中的红酒,站起来开口道。

    大家连忙举杯同饮,气氛这才又慢慢恢复。

    萧天依继续吃她的火锅,旁边的左小小黑着一张脸,吃也吃不下,一个劲地喝红酒。

    “你吃这么多真的没关系吗?”钟字良看着专心吃火锅的萧天依面前的空餐盘又多了三个,忍不住问道。

    张茜也是有些担心,“要不要来一杯柠檬水消化一下。”

    “我每天晚上要练习两个小时的舞蹈,这些东西完全在我的消化范围之内,我的晚饭一直是一天之中最丰富的,因为我的训练基本都是在晚上。”萧天依解释道。

    “舞蹈,是什么类型的?”张茜有些兴趣。

    “我所练习得都是一些古典舞,像甩袖,舞剑,扬扇,有时候也会练些乐器。”萧天依说。

    “哇,你会那么多啊。”张茜睁大眼睛。

    “学这些有什么用吗?”钟字良好奇地问。

    萧天依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兴趣而已。”

    吃完火锅,大家又要一起去唱歌,张茜似乎对萧天依很有兴趣,一直拉着她说话,钟字良就在一边跟着。

    包厢里灯光很暗,大家恭维着要导演献唱,张茜也被拉着唱了自己的歌,钟字良更是被自愿成了麦霸。

    萧天依觉得无聊,偷偷溜出来,在柜台那里买了一桶爆米花,走到外面的走廊上边吃边看夜景。

    “你倒是会在这里偷闲。”钟字良从洗手间里出来,走到外面透风,看见了窝在阳台上抓着爆米花一个一个吃得正来劲的萧天依,他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你要吃吗?”萧天依把爆米花送过去。

    钟字良扬扬手,“手是湿的。”

    萧天依搂住爆米花的桶,抓了两颗递到他的嘴边,“喏,给你。”

    钟字良一愣,还是张开了嘴,温软的手指尖触到了他柔软的嘴唇,两颗奶油味的爆米花送到了他的嘴里。

    “这好像是我长大之后第一次有人喂我。”钟字良嚼着爆米花,看着萧天依。

    “不必感谢,再给我买一桶去。”萧天依把空桶递给他,诚恳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