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魅惑的夜晚

    更新时间:2018-09-12 14:40:13本章字数:2621字

    钟字良捧了一桶过来递给萧天依,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乖乖去买了。

    或许站在这里跟她说话,比在包厢里被逼着唱歌要舒服很多吧。

    “哎,你早年出道,后来怎么就解散了?”钟字良问。

    “感觉很没意思吧,那个时候不是组合正火嘛,所以随便找几个人就要成立这组合那组合的,其实本身是没什么基础的,大家的兴趣不在这方面。”萧天依说。

    “你的兴趣在哪里?”钟字良忍不住问。

    月光下的萧天依好像一只窝在紫葡萄底下贪睡的白猫一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我的兴趣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背着背包走世界,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吃很多很多的美食。”

    钟字良听着前面的,感觉这姑娘还挺有理想的,下面一句吃,顿时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想多了。

    “然后呢?”他问。

    “然后。”萧天依抱着爆米花,想了想,笑道:“等到我走得累了,走不动了,有一个人张开怀抱向我走来。”

    “小女生啊。”钟字良感慨了一声。

    萧天依扫了他一眼,月光下的钟字良嘴角噙着笑,他的五官很深刻,怎么看都带着那种魅惑的感觉,“你看起来也不老嘛,你多大了?”

    “你猜。”钟字良说。

    “猜年龄这么高深的问题不适合我这么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萧天依抱着爆米花就走。

    “你要回包厢了吗?”钟字良问道。

    “我要回去了,在这里挺没意思的,你也走吧。”萧天依往外面走。

    “你怎么回去?”钟字良问。

    “我打电话叫夏姐来接我。”

    “我送你得了,正好我也偷偷溜走。”钟字良随口说道。

    “行。”萧天依放下正要拨打的手机,“不过你还是把车开出来我再坐吧,车库里都有监控,不方便。”

    “那你在门口等我。”

    钟字良的车是一辆银灰色的宝马,萧天依在路边等他,他开着车过来缓缓停下,降下车窗对她微微笑了一下。

    萧天依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下,“莲湖路白莲小区。”

    “你在那里的房子?”钟字良开车过去,路上问。

    “是夏小荷姐的房子,她是我的经纪人,所以顺便给我包吃包住了。”萧天依还在往嘴里塞爆米花。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喝酒了。”钟字良低声说。

    “啊?”萧天依差点被嘴里的爆米花给噎住,“你喝酒了你还开车。”

    “一点点,还行。”钟字良踩下刹车,前面的红灯亮了。

    “一点点?”萧天依凑过去嗅了嗅,连忙躲得老远捂住鼻子,“你身上又是烟味又是酒味的。”

    “我在一群男的中间周旋,身上带着烟味很正常嘛,那里面一二十年的老烟鬼都有。”钟字良为自己打抱不平。

    “所以,还是很难闻啊。”萧天依说。

    绿灯亮了,钟字良踩下油门,前面的路口有交警在查酒驾了,钟字良心里暗暗叫了一声不好,萧天依也看见了查酒驾的交警了,钟字良一打方向盘,车子拐弯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车道。

    车子慢慢停下来,萧天依看了看四周,问钟字良,“现在该怎么办?”

    “我打电话叫罗森来开车吧。”钟字良掏出手机,手机屏幕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在朦胧的月色下看起来总是让人心肝一颤。

    “难怪他们都说你是国民男神,你的确长得很好看。”萧天依喃喃道。

    “嗯?”钟字良侧脸望过去。

    车厢里,两个人呼吸频率都不一样,他的五官深刻,一双黑眸好像漩涡一样把萧天依的神智给吸了进去。

    萧天依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蛊惑了,她居然身子往钟字良的方向一倾,在他的右脸蛋上印上了一个充满奶油香味的吻。

    当温软的嘴唇触碰到了微凉的皮肤的时候,萧天依清醒了,双颊顿时好像火烧了一洋,她连忙退开,没想到钟字良却伸手拦住了她的腰,在她的嘴上重重压下,唇舌之间,厮磨辗转,等到他放开手的时候,萧天依大口喘着气,她睁大湿漉漉的眼睛,面前是钟字良贴近的一张帅脸,两个人之间只差了几厘米的间隔。

    “我们。”萧天依往后侧了侧,她脑子里一片凌乱,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亲到了一起呢,一开始她被男色蛊惑了还情有可原,不过钟字良,刚才真是钟字良亲她了吗?或者是她的一场幻觉,这幻觉太离奇了,她难道真是吃饱了撑的?

    “你在想什么?”钟字良凑近了萧天依,看着她眼珠子转啊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样呆呆的样子,还真是有意思。

    “没事。”萧天依觉得刚才这一切一定是自己的幻觉,她看着窗外,突然打开了车门,对他摆摆手,“反正离小区也不远了,我自己走过去就行,拜拜。”

    说完她关上车门转身就走。

    迎着明亮的路灯,对查醉驾的交警叔叔默默敬送两条黑线。

    回到小区,她坐电梯上去,摁了一下门铃,夏小荷过来给她开门。

    明天就要开拍了,不过没有她的镜头,所以明天萧天依可以好好睡一觉,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忘得干干净净。

    夏小荷看着回来的萧天依一副掉了魂的样子,嘴唇微微红肿,夏小荷随口一问:“你是火锅吃多了还是被人给啃了。”

    萧天依顿时无语凝噎,这两条好像都是吧。

    夏小荷见她也忙一天了,就没有多问她,让她早点休息。

    不过晚上吃饱了饭,萧天依还是按照往常的作息习惯,舒展一下身体,练了一个小时的瑜珈,起身合着无声的音乐跳了几支舞蹈,才去洗了一个热水澡,换睡衣睡觉。

    练瑜伽还真是挺放松人的情绪的,萧天依洗过澡之后也有些累了,倒在床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就睡个昏天黑地。

    本来以为第二天可以好好睡一觉的,不过萧天依发现自己想多了,大清早的她就要陪着夏小荷下楼跑步锻炼,你说费这事干嘛,直接跑楼梯下去,再跑楼梯上来不就行了,非要坐电梯下去,再跑一圈,坐电梯回来。

    锻炼之后,夏小荷要去管理其他的艺人,让萧天依在屋子里好好琢磨骨仙的角色塑造和台词,中午回来她要考核。

    萧天依在屋子里把自己拧成了一个麻花,然后空出来一只手拿着剧本看。

    好吧,她其实是把剧本当小说看的,幻剑传奇剧情还是挺向上励志的,少年的奋斗历史,桃花的盛开时节,炮灰的无奈宿命。

    她想起看见钟字良定妆照的样子,少年意气风华,仗剑走遍天涯,他的定妆都那么好看,真要是播出之后,他的人气一定又会上升一个台阶吧。

    自己怎么就那么可怜,扮演一个反派的杀马特姑娘,跟着一个杀马特老大去跟有不死光环的主角作对。

    而且自己第一幕是亮相,第二幕是跟众人对峙,被男主和女主合力打伤,最后一幕就是跟老大一起被打死,总共就三幕,台词也就那么几句。

    如果只是看台词本,肯定以为这个骨仙是个老巫婆一样的老女人。

    要她这么一个嫩的要掐出来水的小姑娘来演,太埋汰人了。

    唉,要不是夏小荷姐出来,自己肯定就背着背包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了。

    被那几个损友看见自己的复出,就演这么一个炮灰的角色,肯定又没少调笑自己,乡村杀马特,城市非主流,染发版贞子,她们一定会有一堆的绰号在等着她。

    中午夏小荷开门进来,一眼就看到眼前这一幕诡异的场景。

    美丽的姑娘双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把自己拧巴地跟一根天津大麻花一洋,底下一个脑袋,旁边一根手拿着台词本,还对她露出微笑,“夏姐,你回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