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NG好多哎

    更新时间:2018-09-12 14:40:13本章字数:1974字

    “萧天依,临时加一场戏。”导演在那边招手喊道。

    萧天依连忙放下手机,吃得还有半袋的浪味仙随手往钟字良怀里一塞,飞快地跑到导演那边去,钟字良看着手里多了半包浪味仙,嘴角也抽搐了一下。

    越汉天哈哈大笑,“整天被人禁着不准吃零食也不好受,今天我们两个暂且开放一下口味。”

    “好啊。”钟字良笑笑,也坐了下来,萧天依的手机还在这里放着,手机的屏幕还亮着,上面的字这两个大男人还看得清楚分明。

    “他柔柔一笑,握住他的手臂,“朗,你明知道我跟他只是玩玩。”

    男人霸气狂狷的面容上闪着一丝怒意,“玩玩,那你对别人说起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是玩玩啊?”

    “啊~朗,不要。”他湿漉漉地眼珠看着他,粉嫩的唇欲语还休,带着醉人的诱惑。

    “咳咳。”两个大男人面红耳赤地退开,彼此看了一眼,嘴角都不约而同抽搐了一下,少女的手机实在是太凶残了。

    “额,导演,你的意思是让我跟男主角来一场打戏,我要重伤他?”萧天依差点把舌头当话梅给咬了。

    “对,这是你的初次露面,这样可以少掉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也让你的实力先得到一个体现。”导演对自己的灵光一闪很激动,马上吩咐人给萧天依化妆换衣服吊威亚。

    钟字良上场,看见萧天依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在,如果萧天依这个神经线粗的人能发现的话,也许会奇怪他怎么了,不过她现在正是满心悲痛,因为她要上打戏了,她根本不会,武术指导叽里呱啦说了半天她也没听懂,看着钟字良的眼神都充满了委屈。

    钟字良现在可不同情她,他可怜自己的脑细胞呢,刚才看了一眼萧天依的手机,三观都毁得差不多了,现在的他只是哀叹,现在的少女为什么都这么凶残。

    导演那边喊了开始。

    镜头前,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紫色长发披肩而下的女孩凌空飞来,正拦在三个同行过来的人的面前,一个男子英武俊朗,一个女子冷傲如冰,还有一个姑娘温婉可人,看着来人,眼里流露出害怕,彷徨,无助,当然,如果再往深看的话,也许能看到讨厌,厌烦。

    “你是何人?”男子抽出长剑,警惕地看着来人。

    萧天依嘴角抽搐了一下,钟字良大哥,要不要这么逼真啊。

    “NG!萧天依表情不对,要再冷一点,你那是什么反应。”导演反应很快,萧天依还没反应过来,导演已经NG了一个了。

    萧天依吐了吐舌头,又要被吊过来一次。

    “我是谁并不重要,因为死人是没有必要知道太多的。”萧天依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冷冷开口。

    “NG!萧天依你是面瘫吗?”导演得不到自己满意的镜头,变得很暴躁。

    萧天依咧咧嘴,她面对镜头真得很陌生嘛,不知道五官该挤成什么样子,骨仙本来就是没有表情的嘛,为什么要说她是面瘫呢,真是的。

    不过她也清楚,是自己没有演绎出导演所想要的感觉而已,所以导演才会那么生气。

    接下来又NG了好几次,不用看也知道左小小肯定心里特别得意了,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看自己不顺眼。

    被导演痛批了两句后,萧天依被外放找感觉去了,导演甚至问她要不要让所有人都骂她一顿,给她找一点愤世嫉俗的情绪。

    萧天依那个瀑布汗啊,她有些沮丧地窝成一团,窝到没人的角落里找找感觉。

    “别太沮丧了。”钟字良走过来坐在她身边,看着窝在角落里抑郁地要种蘑菇一样的萧天依,忍不住安慰道。

    “我觉得我好倒霉。”萧天依继续抑郁。

    “每个人都有这么一遭,就是一个慢慢学习的过程,一路上谁都会遇到别人的嘲讽和冷眼,这些都会转化为你的斗志,我当初被NG的时候导演简直要把我骂得轻生呢,你想我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那话得有多难听啊。”钟字良回忆起自己刚出道时候的各种凌乱,老演员瞧不起,自己也没有定型,对着人物百般不适应,都没想到自己能一路走过来。

    “可我还是觉得好倒霉,我就不应该过来,你说没我的戏份我过来凑什么热闹嘛,这不是没事找抽吗?我应该窝在家里吹着空调吃零食的嘛。”萧天依还是很委屈。

    钟字良被她的思考重心彻底折服了,他忍不住伸手拍上她的脑袋,“你活该。”

    萧天依嘟嘴,这钟字良真是不会说话,哪有这么实在的,真是讨厌,她真应该一巴掌在他脸上糊一个五指山。

    “别嘟嘴了,你面对镜头的反应完全不对,你是第一次拍戏吧,感觉四肢都那么僵硬。”钟字良说。

    “对啊,那么明显啊。”萧天依挺奇怪他看的很准嘛。

    “当然了,老手和新手差别很大的,你看看张茜和左小小,她们面对镜头都很自然,当然左小小有些强烈的情绪还是不到位,张茜的情绪就是能收放自如的,演员首先要入戏,这样才能把观众带入戏,如果你自己都出戏了,导演肯定要NG你了。”钟字良开导道。

    “这样啊,我试试。”听了钟字良的话,萧天依感觉自己还是摸到了一点门道,她试着在脑海里脑补着,眼前这个人是多么的该死,多么的可恶,又是多么的可怜。

    “你是一根冰封在冰海里数百年的骨头,你整日浸泡在冰冷的水中,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存在着,你一直都很茫然,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的出现,他让你感觉到了温暖,你终于脱离了冰海,化成了人形,你天生法力强大,在你的眼中,任何人都是没用的蝼蚁,多余的蝼蚁。”钟字良用温和的声音一步一步把萧天依的神思给拐带到剧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