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吊威亚难受的

    更新时间:2018-09-12 14:40:13本章字数:3055字

    “天依,可以了吗?”导演看着化好妆的萧天依,声音也柔和了许多。萧天依看着和风细雨般亲切的导演,她绝对相信如果再演不好,导演会向她发射核导弹,拿两袋浪味仙发誓。

    萧天依看着钟字良鼓励的眼神,她又充满信心了。

    吊着威亚飞过去,萧天依双手在空中结出美丽的咒印,一双美目无喜无悲,看着对面的人的眼神里好像充满了轻蔑,却又带着几分可怜,完全就是一个欠扁的冷艳高贵范。

    导演眼前一亮。

    “你到底是谁?”左小小饰演的茜雪上前一步挡在他们的面前,在剧情刚开始的时候,茜雪的能力是最高的,男主和女主都是经过一路的磨练才会越变越强。

    萧天依看着她,眼神冰冷。

    左小小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萧天依一手凌空抓过去,这边特效来了,茜雪捂着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身子也慢慢飞了起来,萧天依这边手抬高,看起来就好像是她凌空掐住了左小小的脖子,让左小小飞起来了一样。

    “茜雪。”男主冲了过来,被威亚吊着飞起来,萧天依冷冷一笑,身形一动,一手劈在了钟字良的肩上,钟字良身形一颤。

    “卡。换替身。”导演说。

    萧天依还吊在半空,看着一个穿得跟钟字良一样的人上来,被吊在萧天依的面前,导演又喊开始,萧天依保持姿势不动,那个人被威亚带着摔到了地上。

    导演又喊了卡,换钟字良上。

    钟字良抬眼,吊在半空的萧天依看着他,满脑袋黑线,他莞尔一笑,萧天依连忙移开目光。

    一天的戏总算结束了。

    萧天依胃里有点难受,晚上还有戏,不过没她的份了,她只想回去睡觉,被威亚吊着真的很不舒服,她才吃了很多零食,都在胃里面存着呢,真是难受死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吃零食吃得那么难受,真是的,以后一定要接现代的戏,古装戏,还是古装神话戏,真的好艰难。

    “你还好吧,要不要我叫人送你。”看着萧天依卸妆之后哭吧着一张脸,钟字良有些担心地问。

    “还好,还好,我的零食在我的胃里面抗议呢,等我回去降服他们。”萧天依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胃里开始疼了起来,好像又无数根针在她的胃里面折腾一样。

    萧天依捂住了腹部,坐在了地上。

    “阿祖,跟导演说一声,我先走了。”钟字良见萧天依坐在了地上,满脸痛苦,他有些着急了,连忙弯腰抱起来萧天依,跟一个打杂的助理喊了一声,就匆匆抱着萧天依出去了。

    把萧天依放在副驾驶上,钟字良开车一路就往医院跑。

    半路,萧天依胃里一阵翻腾,她哇地吐了出来,吐了钟字良一身,钟字良的脸黑了。

    萧天依抽出来前面的卫生纸擦擦嘴,长舒一口气,“总算舒服了。”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看着钟字良现在可以媲美包公的黑脸,萧天依弱弱地举起小手,“我还没买保险,求放过。”

    钟字良看着她一副我很无辜我很萌的样子,有些无奈地舒了一口气。

    他方向盘一转,开进了一个陌生的小区,在地下车库停了车之后,钟字良淡淡道:“下车。”

    萧天依看着外面陌生的场景,再看看钟字良黑炭头一样的脸,她还是乖乖下车了,两边都是地狱。

    钟字良的衣服上都是呕吐物,他都不想再说什么了,天知道在她吐得那一刻,他有多想把她给从车上丢出去。

    “按了电梯上楼。

    打开房门,萧天依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进去了。

    大房子,很整洁,很干净,木质地板光滑明亮,带着独有的花纹。

    客厅对着的大玻璃窗后面是星星点点的夜空,鱼缸里的几条金鱼正在欢快地甩着尾巴,吐着泡泡,一只螃蟹懒懒地走了两步。

    门被关上,钟字良也没搭理萧天依,他飞快地走进浴室开始洗澡,洗完澡围着一条浴巾出来拿换洗衣服,一回头,萧天依不见人影了。

    钟字良奇怪地走过来,发现萧天依蹲在鱼缸的后面在伸手调戏着金鱼,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一会恼怒,一会俏皮,被金鱼亲了一口手指头,脸上的表情更是生动,又惊又喜,还把手指头拿出来看看。

    “喂,那条金鱼可是母的。”钟字良想起了萧天依手机里的小说,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萧天依脑子一转,笑道:“你这是在邀请我调戏你吗?”

    钟字良默默含泪,少女这种生物就是凶残。

    “喂,圆圆,你怎么才舍得给我打电话啊,你刚醒?我这边都是大晚上了,对哎,我们有时差,你在那里还好吗?别提了,吃得还是那么多,体重变化不大吧,老大也觉得不错?那真是太好了。”萧天依接到了曾经的组合成员,最好的姐妹之一张圆圆的电话,连忙坐在沙发上开心地跟她聊着天。

    圆圆在那边刚睡醒,想赖床,所以摸索着就给萧天依打一个越洋电话,彼此之间说说提计划。

    “依依,你在那边怎么样啊?”张圆圆在被窝里打了一个滚,懒洋洋的声音透过信号传过来,黏黏腻腻好像就在萧天依的耳边说话一样。

    “别提了,我被咱们的御姐夏小荷拉着要复出,接了一个古装剧的角色,吊威亚吊的都吐了。”萧天依连忙诉苦,“唉,我们真是对不起夏小荷,你们几个造了孽,撒丫子就跑,让她揪住了我,愣是把我从去昆明的机场给拉了回来,我的春城之旅啊,全泡汤了,好忧伤的。”萧天依诉苦。

    “那么严重啊,那你好好工作,我就不打扰你了,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你要更加努力才行。”张圆圆一听她要诉苦,麻利地挂了电话。

    “喂,喂,没义气!”萧天依愤怒地丢了手机,抓着客厅桌上水果盘里的柠檬,尖利的指甲抠啊抠,愣是把柠檬给抓出来三个洞。

    “喂,我放柠檬只是要清新一下空气,你不至于吧。”钟字良看着萧天依把柠檬给抓得汁水淋漓的,有些无奈地说。

    萧天依抬眼看见了只围了一条浴巾的钟字良,小脸一红,“你快穿衣服去。”

    钟字良瞧她居然害羞了,心里有些开心,直接大摇大摆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苏微雨的身子慢慢变得僵硬,心跳声都快要超标了好吗?

    “你害羞了啊。”钟字良凑近她,嘴里调笑道。

    “害羞你妹。”萧天依一听这话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奋进了,她白了钟字良一眼,“我只是在思考你是个攻还是个受。”

    “什么是攻,什么是受?”钟字良微微一皱眉,他从没听过这两个词。

    萧天依也是耽美书里混熟来,她坐直身子得意一笑,戳戳钟字良嘴角的酒窝,“所谓攻,就是扑倒别人的那一个,所谓受,就是被别人扑倒的那一个。”

    钟字良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拿下萧天依的手指,看着萧天依,“那你觉得我是攻,还是受。”

    萧天依看着钟字良,得意一笑,“很显然嘛,你肯定是个受!”

    钟字良看着萧天依,也得意一笑,他伸出手臂直接把萧天依给抱了起来,搂到自己的怀里,贴近她,魅惑一笑。

    “喂,你干什么?占我一次便宜还不够啊?”萧天依伸手推拒他,不过好像被他一碰到,四肢都没有力气了吧,使不上劲了都,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欢愉,这是哪门子的欢愉嘛。

    “你不是说,我是个受吗?”钟字良凑过去,在她的耳边说。

    呼出的热气让萧天依的耳根一痒,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看着钟字良,眼神也躲闪了起来,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像是一不小心闯进了猎场的兔子,茫然无措。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钟字良说。

    “不好意思,我的这句话的前提,你的别人是个男的。”萧天依躲远了一点,她从钟字良的怀里爬出来,一直爬到沙发的对面,抱着一个抱枕,一副防备十足的样子,“我的意思是你如果被一个男人压倒了,你就是个受,不要让女人压倒你,女人会让你的实验结果出现偏差的。”

    钟字良看着她这么严肃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他站起来,萧天依又往后缩了缩,“我不过是在逗你玩嘛,那么紧张,真是有意思。”

    “没办法,生活有时候就是很戏剧化,我们都得学会以假乱真。”萧天依扯了扯嘴角。

    手机突然响了,是夏小荷的来电。

    钟字良看着萧天依,萧天依没有接。

    他奇怪地问:“怎么不接啊?”

    “这里是哪里,你赶快告诉我,我直接在电话里给她说明。”萧天依说,“不然她问我在哪里,我就说不上来,凭着夏姐的敏锐度,她一定会刨根问底的,所以一定要在她起疑之前,我们把所有的隐患都给消除。”萧天依机智地说。

    钟字良有些无奈,他拿起电话接通了,萧天依把自己涌出喉咙的尖叫给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