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逃避的吃货

    更新时间:2018-09-12 14:40:13本章字数:3219字

    “额,恩,在呢在呢。”萧天依结结巴巴应了一声,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在想什么?”钟字良想都不想,也知道萧天依现在的反应了,她那呆呆的,手足无措的样子,现在就生灵活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没,没想什么啊,很晚了,你快点睡吧,我也要睡了。”萧天依连忙挂了电话。

    她捂住心口,那里跳的那么热烈,一阵阵的不安带着一阵阵的忐忑,还带着一点点的欣喜。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句话,心里好像有一根细线被拉动,整个心窍都不安了起来。

    他可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男神,他长得那么好看,演艺也那么好,成熟稳重,又有风度,可是自己呢,一个没有名气的小明星,长相肯定不是最好的,脾气,也是不敢恭维的,社会地位也不高。

    他就好像蓝天白云下一棵参天大树,沐浴着阳光雨露,而她只是底下一棵仰望他的菟丝草,他也许欣赏她的姿态,但是大树跟细藤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样大的差距就好像马来西亚海沟和珠穆朗玛峰的距离,让她看见了都要生出畏惧。

    差别那么大,这样的两个人的感情,想想都没有信心了,与其到时候痛哭流涕,不如就现在放开手,不能眼看着自己往火坑里跳。

    钟字良被挂了电话,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自己的话把萧天依给吓住了,那么粗的神经也能被吓住吗?

    第二天,还没有萧天依在片场的身影,钟字良拍戏的时候难得吃到了几个导演的NG,他也感觉自己的状态不太好,都怪这个没有良心的小吃货,一点也不敬业。

    他拨打过去的电话也无人接听,萧天依明显就是故意不接听的。

    “罗森,给我办个新的手机卡。”钟字良一个电话拨过去。

    拿到了新的手机卡之后,钟字良又一次拨通了萧天依的电话,那边倒是在响了几声之后接起来了。

    总算接了电话,钟字良感觉自己的心总算从喉咙口又蹦回了自己的心里。

    他微微带着怒意地开口,“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

    “啊?”萧天依一听是钟字良的声音,下意识一松手,手机欢快地掉进了鱼缸里,几只金鱼欢快地游过来看看是什么好吃的。

    萧天依赶快把手机捞出来,屏幕一花,然后就黑了。萧天依欲哭无泪,要不要这么倒霉啊,刚好在逗鱼拍照的时候接到他的电话。

    钟字良又拨过去,那边却显示着关机,他两个手机卡全都拨了一遍,都显示萧天依那边无法接通。

    钟字良心里暗恼,萧天依,你居然敢不接电话,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第三天,钟字良坐着车来到片场,一眼就看见了窝在休息区里的萧天依。

    她窝在座位上,精神萎靡,一蹶不振。

    越汉天坐在她身边,看她昏昏欲睡的样子,忍不住好奇地问:“萧天依,你昨晚干什么去了,那么困。”

    “我昨天参加了一个追悼会,太伤心了。”萧天依抬起通红的眼眸对越汉天微微一笑,“很无语吧。”

    越汉天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连忙安慰道:“人生没有过不去的事,你也不要太伤心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谢谢你了,魔王老大。”萧天依对越汉天笑了笑。

    钟字良看着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心头暗暗不爽,他轻轻哼了一声,直接往化妆间去了。

    萧天依今天还是没有戏。

    她很忧伤,忧伤她可怜的手机,才用了不到一年的手机啊,那么快就报废了,真是死不瞑目啊。

    看着钟字良目不斜视地从他们身边走过,越汉天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钟字良看起来心情也不怎么好,越汉天想了想,问萧天依,“你们不会参加了同一个追悼会吧。”

    “你想多了吧。”萧天依有气无力地给他了一个白眼,钟字良参加追悼会?别闹了,他只是制造了一个追悼会,追悼她可怜的手机的会。

    “NG,钟字良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你今天状态一直不对,昨天还能行,今天你到底是什么回事!”导演看着钟字良是个好苗子,也没太多加责怪,而是大手一挥,“你去好好放松一下吧,明天回来好好拍戏。”

    钟字良应了一声,驱车就走了,导演开始拍一些分镜头。

    萧天依看着钟字良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眉头紧锁,神情冷郁,她很自觉地跟了出去。

    “你跟着我干嘛。”钟字良去地下车库,开车进来,看见了尾随过来的萧天依,冷冷开口。

    萧天依瘪瘪嘴,“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大概是没睡好。”钟字良淡淡道。他可不会告诉萧天依,他现在心里很不爽,一不爽她一直不接他的电话,二不爽的是拨通之后立马挂了电话,并且以后死活不接,三不爽的是他想了一个晚上,结果一大清早过来看见她跟越汉天有说有笑。

    “哦。”萧天依应了一声,不过她还是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一屁股坐了下去,拍拍新换的座位,笑道:“还不错嘛。”

    见她现在笑嘻嘻的样子,钟字良移开了眼光,“你不好好在片场学习,过来干嘛。”

    “我是担心你啊,顺便跟你说一件事。”萧天依掰掰手指头,“上次吐在你这里还真是不好意思。”

    “都过去了,你放心,我不找你要钱。”钟字良开车就走。

    萧天依坐在副驾驶上,也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里,听她这么说,萧天依连忙摆手,“你别这么说嘛,我是想跟你说的是,我也倒霉了好吗?”

    “你倒霉什么?”钟字良问。

    萧天依一脸悲愤,“你说你打电话调戏我也算了,你还换号码打来,声音那么严肃,把我吓了一跳,结果我的手机就掉鱼缸里了,手机里面进了水,我的手机彻底报废了。”

    “额。”听她这顿抱怨,倒是把昨晚的情形给解释开了,钟字良微微侧脸,萧天依满脸的悲愤。

    “你这是要告诉我什么?”他忍不住问。

    萧天依哀嚎了一声,“我屯了好久的文文啊,我是想说我已经受到惩罚了,你可以安息了,好好演戏吧,前途大大滴。”

    “就这些?”钟字良问。

    “目前想到的就这些,当然,我的手机跟你的修车钱就这么两清,恶人已经得到恶报了,停车吧。”萧天依长出了一口气,把心里话说完了,还真是舒服。

    不过真的好想怒吼一声,她的文文啊,收集了无数个风花雪月的真爱耽美文啊,就这么的没有了,没有了,哼哼哼,感觉都不会再爱了有木有,有木有啊,哼哼,都是那个该死的电话,把她给吓了一跳。

    “好了,让我下车吧。”萧天依看着钟字良。

    钟字良一踩油门,汽车开得飞快。

    萧天依看着前面,睁大了眼睛,“钟字良你要干什么啊,我还年轻,我还没有买保险呢。”

    汽车开进了车库,钟字良淡淡开口,“下车。”

    萧天依歪了歪嘴,跟着他老老实实去了他的住所。

    进门还是先调戏那几只傲娇的金鱼,他关上门,伸手搂住她的纤腰,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萧天依身子一僵,他感觉到了她的僵硬,慢慢用力,收紧了手臂,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嵌到自己的怀里。

    “你要把我勒死吗?”萧天依开口。

    “勒死算了,这样我就能好好演戏了。”钟字良发自肺腑地说。

    “喂喂,你自己状态不对,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嘛。”萧天依侧脸过去争辩,下一秒她就被亲了。

    所有的感官都在叫嚣着进一步的靠近,她的思绪又飞回到了那一个昏暗的妖艳的晚上,她被男色蛊惑,忍不住过去吻了他一下,结果被他抱住一顿狂啃,那个火辣辣的吻,她可是一直不敢回忆,不过今天总算在身体上的召唤找到了过去的痕迹。

    等到钟字良放开她,萧天依已经气喘吁吁,她试图推开钟字良,但是好像全身都没有力气了一样,手臂都是棉花做得一样。“钟字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萧天依问。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只是你从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钟字良说。

    “胡说,我自己在说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萧天依不满地说,“我知道我现在正在被你占便宜,而且你是很不客气地占便宜,就算你是男神又怎样,总的问问我愿不愿意是吧。”

    “那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被我占便宜,顺便占我的便宜。”钟字良含笑问。

    萧天依一扭脸,“能占多久的便宜啊。”

    “能占到你腻歪了为止。”钟字良说。

    萧天依眼睛一亮,“真的?”

    “嗯。”钟字良郑重许下承诺。

    “好,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我们来拉勾,一定不能反悔哦,不然就跟你绝交,现在,赶快给我学猫叫,要那种可萌可萌的那种,不萌的话要不断地重来!”萧天依欢呼道。

    她扑腾到沙发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钟字良。

    钟字良无奈扶额,多么浪漫的气氛都被破坏了,真的很伤感,不过看萧天依那么有兴趣,他的面色有点古怪,正在慢慢转型,从一开始的呆萌正太,到现在的腹黑大叔形象,都很不容易的,时间久了,自己也就慢慢转变成了深沉人士,如今要他卖萌学猫叫,还真是老脸拉不下来。

    “快点叫嘛,你说可以占便宜的,快点,你这是要耍赖吗?”萧天依见钟字良一脸为难,连忙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