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答应你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8本章字数:2941字

    洛雯珊把脉的结果落了个脸红,因为上官宏语的身子有问题,而且还不是小问题。最为关键的是,这个问题,她根本就治不了。

    上官宏语也发现了洛雯珊的不对劲,难不成他真的得病了吗?不对呀,最近吴华可是说他的身子非常的康健。

    “洛医女,难不成朕的身体有恙,然而又正是让你难办的?”上官宏语对此还是十分在意的,在意她的为难。因为这种表情在洛雯珊的脸色几乎没有见过。

    上官宏语的问题,让洛雯珊的脸更红了,她再冷漠,强大,可也是一个未婚女性,这件事还真的不好开口。但是她是一个医生,必须要望闻问切,现在要问了。“皇上多久没有找妃嫔侍寝呢?”

    洛雯珊有这样的疑问和震惊是因为上官宏语的历史,他是一个习惯吃肉并且有很多鲜美的肉摆在皇宫,他难不成真的一口都没有吃过吗?

    原来是要说这个,上官宏语突然笑出声了,这时候看见小丫头的脸红了,不免笑得更大声。他这一笑,让洛雯珊更无法下台,这男人一直以来就有很多面,根本无法看清。

    “皇上,请您正式问题好吗?否则臣无法为您开出合适的方子,如果真的是有问题,得尽早医治,否则这可是关系到皇家子嗣的问题。”洛雯珊根本不认为上官宏语会如此地在皇宫里做一个清心寡欲的和尚,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身体有问题。虽然在男科方面她不是专家,但估计比这里的太医还要好一些。

    上官宏语彻底郁闷了,原来搞了半天,这丫头是怀疑他那方面有问题,真是该死。难道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由她引起的吗?绝对的身心干净,他是做不到了,但是能保证日后,但是某人现在却不领情,真是让人无比的气愤。

    “其实洛医女可以亲身为朕检查一下,看朕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就不知道你可有这个胆子呢?”上官宏语很生气,那种不被理解的痛,本来希望她能够早一点进宫,虽然只能以贵妃之位对待她,但是他也说过,只宠她一个人。但依旧被拒绝,即便这种情况下,他依旧以朝务繁忙,而没进后宫。

    洛雯珊看着他炙热而且充满着古欠望的眼神,惊吓到往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倒在了地上,上官宏语连忙拉起她,却被她推开,这一推一拉之后,变成了上官宏语压在了洛雯珊的身上,洛雯珊倒在了地上。

    吸入鼻腔的依旧是她身上那淡淡的药香,即便闻一下,也让人感觉到清新,非常的舒适。上官宏语的呼吸都快将洛雯珊的脸点燃,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似乎是第二次。

    “你起来,好不好?”洛

    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那皮肤都开始变成玫瑰红,额头,便见鼻尖全部冒出细细的汗珠,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升温。即便没有任何有异常的香味,此刻的他也是心血澎湃。

    “你不是说朕有病吗?朕起不来了。”不得不说此刻的上官宏语非常的无赖。

    洛雯珊从一开始的羞涩转到愤怒中来,腰间的手术刀一直是她的法宝,可惜伸到腰间的手,被上官宏语先一步发现,两只手都被他固定起来。膝盖攻击,也被制服,可以说,洛雯珊骄傲的武功在上官宏语这里彻底失败,师父一定在骗她,否则她怎么会连这个无奈也制约不住。

    某个岛上某个不知年纪的美丽红菲女人,如果知道洛雯珊心中所想,绝对会直接飞过来,掐死这个不争气的徒弟。

    “洛医女,朕还有病吗?”上官宏语看着她那愤怒的眼神,心中突然畅快了,如果不是她如此的猜测,说不定此刻这豆腐可是一点也吃不到洛雯珊看着嚣张的某人,几乎不加思考地张嘴咬在了他的肩膀之上,谁让现在她唯一能够发出攻击的就只有嘴。她使劲使劲咬,将委屈全部都发泄出来。上官宏语感觉肩上剧痛传来,但是动都没有动,既然她想咬,那就咬好了,他不在乎。

    空气中很快传来一股血腥味,洛雯珊的口腔也弥漫着,这才张开嘴,“让开!”血的味道让她的大脑感觉一丝兴奋,但是必须要吐出来。然而上官宏语看到她嘴角上的血迹,反而笑得很开怀,低着头就吻上了那躲闪的嘴唇。

    江山美人他都必须得到,现在就是这个小女人,也要掌握在手中,她别想逃离皇宫,别想逃离他,更别想嫁给其他的男人。

    可恶,可恶,洛雯珊却怎么也推不开身上的男人,他给她无形的压力,只能紧闭嘴唇,守住阵地。

    感觉到洛雯珊的抵抗,上官宏语也不着急,毕竟时间还早,一下子给她吓跑了,说不定她会抛下一切。

    慢悠悠地从洛雯珊身上爬起来,但很快一把手术刀飞过来,上官宏语赶紧躲闪。

    “洛医女,赶快起来吧!地上比较凉,难不成还要朕扶你起来吗?朕可是非常愿意帮助别人的。”上官宏语伸出一只手,递到洛雯珊的面前,被大力的拍开,也不恼火,继续递出去,继续被拍飞。

    如此动作进行了十遍,洛雯珊往后退了一点,然后迅速起来,冷眼看着上官宏语,“臣看皇上精神还有毛病。另外阴阳不合,皇上您还是要尽早治疗的。”

    “哦,是吗?那如果不治会怎么样?”上官宏语被阴阳不合这四个字倒也惊到了,因为这话是从洛雯珊嘴中说出来的。不过很快就淡定了,他都憋三年了,阴阳不合自然是有的。

    洛雯珊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两声,“不治疗也不算死人,只是会肝火旺盛,另外皇上应该心里纯净些,如果能和那些出家的和尚一样,就算憋个十年也是没有问题的。治疗方法,皇上如此聪明也应该知道,臣告退!”

    洛雯珊有些急迫地想要离开这里,可是胳膊被上官宏语抓在手中,看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神,她的心也跟着沉下去。

    “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宠幸别的女人吗?这是你洛雯珊的心里话吗?”上官宏语逼着她,如果她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为何当初要离开?而且刚刚的她,还有以前的她,明明都已经对他动情,为何还要一味的抵挡,他真的不明白。

    洛雯珊略微痛苦地闭上眼睛,她好想说,我不想,不想,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皇上后宫所有的女人,都是您的责任,宠幸不仅仅是在治疗您一个,也是治疗其他人。所以臣作为医女自然是希望皇上宠幸别人的。”

    话还没有说完,胳膊就被上官宏语扔出去,险些站不住,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了,再看上官宏语脸上已经是完全陌生的样子。浑身上下都是帝王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看着。

    “既然是洛医女的吩咐,朕自然不会让你失望!”上官宏语背过身去,整个养心殿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洛雯珊感觉到身上有些冷,告退就出去了。

    一路上步伐非常的凌乱,她都不知道究竟干了什么?从何时起,他们之间的谈话,总是充满着火药味,总是让彼此都很受伤。他的心痛她看在眼中,同样也疼在心里。

    回到屋里,如月赶紧扶住洛雯珊,看这样子,就知道今日小姐和皇上之间又闹腾起来了。这两个人同样骄傲和倔强。

    “如月,什么也别问,我睡一会!”洛雯珊看着如月的样子,就知道她很担忧,但是她什么也不想说。这段感情让她很累很累,师父对她这段感情的评价真的对,这就是情劫,是一场劫难。

    洛雯珊躺到床上,还感觉好冷好冷,也许是因为心中太冷,盖最多的被子都没有用。回想着他最后的脸色,她好想告诉他,不是这样的,不是!可是她说不出来,她不可能成为他的妃子,这一点绝对不可以。她不要那种残缺的爱,残缺的身体,那是对爱情的一种亵渎。

    而洛雯珊走后,上官宏语将案桌上所有的奏折全部扫到了地上,拳头只能砸着墙,什么也不能干。他究竟要拿那个女人怎么办?

    这个时候皇后严诗楹端着一碗人参鸡汤,在养心殿外求见。却被上官宏语呵斥的连手中的鸡汤都撒在了地上,狼狈离开。但是眼中露出一种阴毒,皇上从未如此对待过她,这个情况她一定会查清楚。

    而上官宏语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不想让任何人进来,最少这里还有着刚刚她的气息。爱情也让一个男人变得如此卑微,他得到天下都很容易,却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即便他付出了这么多,她还是一味的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