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许下承诺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8本章字数:3088字

    让整个皇宫无数人兴奋的消息传了出来,皇上终于不忙了,昨夜居然宠幸了三个妃嫔,虽然有些不合祖制,但是没有人去阻拦。比较皇嗣很重要,这么长时间,皇上都没有入后宫宠幸皇后之外的人,让那些女人个个都有些个憔悴。

    严诗楹看着那被皇上滋润的三个女人脸上的笑容,恨不得挠破她们的脸,都是贱人。但是她现在是皇后,还必须得奖赏,即便笑得有些扭曲,还得笑。赏赐了那几个女人,还得装模作样地吩咐其他人要学习,好好地伺候皇上。

    她绝对不能够说出,皇上去了景仁宫两次都是和衣而睡,根本就没有碰她这个皇后。严诗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生下一个皇子,巩固地位,再让皇上册封为太子,这样严氏一门和她的地位就是无人能够撼动。可是现在皇上根本不碰她,让她怎么去实现这样的宏伟目标。

    “皇后娘娘,您不要着急,要知道今天并非初一也非十五,这才一日而已。以前在王府,皇上可一直都在您房间过夜。现在情况不一样,所以娘娘您必须要为皇上管理起后宫,这样皇上才能更信任您,您可是皇上的发妻,后宫之主。”张嬷嬷看皇后从那些人走后,就开始砸东西,无人敢进来,不由叹气,现在情况可不同王府。

    张嬷嬷是皇后严诗楹的奶妈,所以深得她的信任,说话的分量也是其他人不能比的。这严诗楹通过张嬷嬷一分析,立刻也就停下了疯狂的动作。

    “奶妈,你为本宫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严诗楹冷静下来,又是那个宽容大度雍容尔雅的皇后娘娘了。在这个后宫中,她必须要牢牢掌控皇上,掌控所有人。太上皇和太后早就不管这后宫之事,现在可是个掌权的最佳时机。如果等那些个贱人翅膀硬了,肯定要分权。

    “查清楚了,皇上生气是因为洛医女请平安脉,估计这和皇上夜御三女也有关系。所以娘娘,您千万要慎重。再等五日便是十五了,皇上刚刚登基,前朝的官员都需要安抚,宠幸那些人是必须要做的。但我们要做的是绝对不能让她们在您之前生下皇子,昨夜的奴婢都处置过了,娘娘尽可以放心。”张嬷嬷一边为皇后拍着后背,一边阴沉地说道。能成为皇后身边最重视的人,可不仅仅因为她奶过皇后一场,还有她的智慧。

    严诗楹点点头,还是奶妈最让她省心,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为她考虑到位。那个洛雯珊,没想到居然死灰复燃了。勾搭那个前太子,被曹灵珊整废掉了腿,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开始勾引皇上。这一次绝对不能够让她猖狂太长时间,必须要尽快除掉她。

    不过麻烦的是,洛雯珊是医女,下毒是不可能的了。“张嬷嬷,告诉父亲,给本宫准备几个武功高的侍女进宫。那个洛雯珊不能留,皇上对她的感觉不一般,她比这后宫所有女人加起来还要可怕。”女人的直觉告诉严诗楹,在皇上的心中,洛雯珊的位置是最重要的。所以不得不防,不得不除掉。

    张嬷嬷点点头,现在的小姐终于长大了,假以时日绝对没有人是小姐的对手。至于那个医女既然是麻烦,那就得赶紧除掉。

    在床上躺着不愿意起来的洛雯珊,早上的平安脉都没有给上官宏语请,一直冷得啰嗦。但绝对不是发烧,身为医生的她也诊断不出来自个的病症。

    特别是有人故意将上官宏语夜御三女的消息传过来之后,她就更冷了。他以这种方式在报复,在斥责。

    “小姐,您这样下去不行,我去请个太医来!”如月看着小姐一直哆嗦,她必须要保护。

    “如月,别去!我没事的,你忘记我就是很厉害的医女吗?”这个时候洛雯珊还想开个玩笑,但是结果却是更冷场。

    “小姐,您究竟怎么呢?如果您继续这样,我去禀告皇上了。”如月真的拿自家小姐没办法,她一直以来都习惯于将所有的伤痛扛肩上,却不让别人分担一点点。

    提到那个人,洛雯珊反应更激烈,就这样赤脚站在了地上,拉住如月,“不准去!”

    如月赶紧将洛雯珊再次扶上床,盖好被子,“好,我不去!我去给你熬些姜汤,等会驱驱寒,这总可以吧!你要是一点也不让我做,这可不行!”

    洛雯珊点点头,喝点姜汤也好希望能带走心中的寒气。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如月是去熬姜汤,不过也去找上官宏语了,在她的心中小姐比爷要重要。

    上官宏语刚下早朝,在御书房里面自个也生着闷气,昨日的一切他还是没办法散去。而且今早洛雯珊没有过来请平安脉,这摆明着和他对着来。是,昨夜他是荒唐,可是这里面真相她能知道吗?她想知道吗?

    上官宏语扶着额头,刘公公小心翼翼地上茶,“皇上,如月姑娘来了!”如月并不是宫女,只伺候洛雯珊一人,再加上以前的身份,刘公公可不敢随意揣测圣意,一切还是谨慎点比较好。

    如月来了,上官宏语眉毛一挑,难道是洛雯珊让她来的,赶紧示意刘公公将她带进来。只要是洛雯珊让她来下个台阶,那么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

    “皇上,如月给您请安了!”如月看了下伺候的奴才们,上官宏语挥挥手让这些人都走了。包括刘公公。

    上官宏语看着如月,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但是如月却是一种埋怨的眼神,让他非常的误解。

    “皇上,您到底怎么欺负小姐了,昨天回来就生病了,到现在也没有起床。您虽然勇猛,夜御三女,但这消息真的没有必要特意传过来。虽然曾经的爷现在的皇上,如月依旧是小脚色,但是为了小姐,我必须要来。”如月有埋怨,埋怨上官宏语以前还为小姐做出那么多的事情,而现在真心没有看到一样。

    上官宏语听到洛雯珊生病也是一惊,她本来不就会医术吗?为什么生病却不治疗,难道也是故意抵抗的。

    “如月,爷还是爷,只是某个人一直不想做主母,是她逼着我宠幸其他女人的。”上官宏语真心的冤枉,而且事实还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没有必要再说了,即便说了她还是一点都不在意。

    如月也诧异了,皇上的痛苦看起来不比小姐少半分,小姐究竟在纠结什么,难不成真的要皇上弃天下,和她一起云游四海吗?这可能吗?

    “皇上,我得快点回去了。小姐不让我找任何人,这病还得有人照顾,小姐真的很在乎您。否则她昨天回去不可能那样的失落。更不可能生病一直发抖的。”如月告辞,她虽然年长洛雯珊好几岁,可是始终想不透小姐的心,看着小姐与皇上如此的纠结难过,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如月走后,上官宏语也沉默了,洛雯珊真的是因为他生病的吗?她喜欢他,这件事他知道。但是现在的局面,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从一开始上官宏语就不容易猜透洛雯珊的心,现在也是一样的无力,她究竟想要什么?既然他们都相爱,为何还要如此苦苦折磨彼此。

    如月回来后,洛雯珊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因为她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急得她出门找太医,看见皇上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上官宏语一听洛雯珊昏迷,更是下令让太医院所有人都过来了。可是检查的结果,都很正常。但是洛雯珊就是不醒,这种情况让上官宏语愤怒下,杀了两个太医。

    一直两天,上官宏语哪里都没去,就呆在洛雯珊这小小的地方,这一举动可是让刘公公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在皇上的首肯下,对外谎称,皇上生病,在养心殿谁也不见。整个太医院的也不敢透露半分,否则那就是人头落地的事情。

    洛雯珊昏昏沉沉地醒过来一次,但很快再次昏过去。如月只得按照太医说的,制作了一些流食。让皇上喂着小姐吃下去,她在一边也只是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

    第三日洛雯珊终于恍惚中醒来,看着床前趴着的上官宏语,伸出手摸了摸他那满是胡茬的脸。

    “珊儿,你醒过来了!”上官宏语的声音有些沙哑,这几日洛雯珊还进了一些流食,他可是滴水未进,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

    洛雯珊看着上官宏语的憔悴,再想想发生的事情。她觉得真的不值得,既然挣脱不了命运的安排,那就顺从命运,看最后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上官宏语你是真的爱我吗?”洛雯珊还有些虚弱,但是眼神非常的坚定,她决定的事情一件也不会后悔。

    上官宏语先是一愣,然后抓起她的手,“珊儿,走进我心中的人只有你一个,你给我一些时间。这后宫肯定就能解决了,到时候这皇宫就只有是我的女人,这样好不好?你等我半年,就半年时间行不行?”

    有些急切,有些害怕,更有着期待,上官宏语不敢奢求太多,但是他必须要和洛雯珊在一起,不要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