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有结果吗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8本章字数:3115字

    洛雯珊脸上苍白中带着一丝红晕,“我相信你说的,既然这样,那么我答应你,但是这期间,我只做医女。我们之间就这样慢慢发展,你必须要对我尊重,不可以再动手动脚!”一场病,让洛雯珊对两个人的关系有了新的认知,既然是她的劫,肯定躲也躲不过去。

    上官宏语将握住的玉手赶紧放开,脸上尽是不自然,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是羞涩。“好,日后我绝对尊重你。那晚上,我不是——”话还没有说完,上官宏语的嘴就被洛雯珊给捂住了。那掌心的柔软,让上官宏语忍不住亲了一下,这动嘴应该没事吧!

    这一丝的侥幸成功了,洛雯珊看着他那祈求的眼神,舍不得责备太多。他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这世界上鲜少有男人能做到的。更何况现在他的身份是帝王,帝王独宠一人,那就必须要做到前朝的绝对安定,对国家的绝对掌控。然而这一切真的容易做到吗?洛雯珊不知道,上官宏语也不知道,他们只能顺其发展。

    “那晚上的事情,不用再说了,这半年内你都是自由的。前朝后宫那样难,而且你必须要有子嗣,这点上我是想得开的。”洛雯珊虽然心痛,但是这个必须要支持,现在的上官宏语急需要的就是子嗣,才能稳定他的江山。

    上官宏语点点头,既然这一切在洛雯珊的首肯下,他会挑选那些个适合的女子,秘密怀孕,这样就不会让前朝跟着后宫一起乱。

    “珊儿,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日后有什么就和我说,好吗?千万千万不要离开我,否则我会疯的。这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最重要。”上官宏语无法再接受一次洛雯珊离开的事实,那一次已经是人生最痛了。

    洛雯珊主动地抱住了他,这个男人有时候脆弱地像个孩子。很快就被反抱了,而且是紧紧的,居然是洛雯珊的主动。上官宏语自然不会错过这机会,但是他心中是非常清明的。

    “只要你说到做到,我就不会离开你的。”她的心不是非常强大,只能容忍这些,时间长了。她自个也会受不了的,再加上她的身体暂时还是不能受孕,这日后总不能让他断子绝孙。所以洛雯珊的让步,在一定程度上是自私的。

    上官宏语又说了很多有趣的见闻,而洛雯珊也难得地多笑了几次,有时候那层隔着的窗户纸捅破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会突飞猛进。

    “你该回去了,明早我会给你请平安脉。早点回去,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洛雯珊已经是第三次开口催促上官宏语离开了,这宫中没有不透风的墙,想想那些个女人,还有那个皇后严诗楹,洛雯珊就烦躁。她不想要那么多的麻烦,但偏偏自个爱的男人,是和她们一起的。

    有些委屈地看着洛雯珊,看来她还是不够爱他,上官宏语在洛雯珊责备的眼神下,还是乖乖站起来离开了。当然是非正常的离开,否则刘公公步的局,就浪费了。

    而如月看着皇上的表情发生变化,就知道这两个人和好了。这可就谢天谢地,否则她都能跟着累死。小姐和皇上之间,要是能一直如此顺利就好了,找个机会,皇上休掉那个严诗楹,到时候小姐成了皇后,那就是最好的结局。

    洛雯珊看着上官宏语离开的方向,再次沉默了,顺从命运的安排。这段感情就真的能够圆满吗?她真的不知道,但是最少现在迈出了第一步,尝试一下,即便到时候被伤得体无完肤,那也算是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

    刘公公本以为这一次的安排是天衣无缝,但是有些人的渗透能力还是不错的。不过传到了皇后的耳朵里就变成了皇上是因为洛医女生病的。这让严诗楹更加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目前还需要等,等三天后皇上来中宫的时候再试探。

    但是严诗楹有意无意地将这个消息拆开发出去了,总之不到两天,大家都知道皇上准备要让洛尚书的女儿,现在的洛医女做贵妃。虽然是皇后的猜测,但是不得不说在一定程度上她还猜对了一些,只可惜洛雯珊拒绝了而已。

    洛雯珊这两天给上官宏语请平安脉都被他留在御书房里面,因为那里特意为她准备了不少古典医书。洛雯珊一看就上瘾,偏偏上官宏语很可恶,不让她带回去研究。

    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在那里研究着医书,那认真的样子,让他看着就觉得有一股幸福的滋味。即便两个人都不说话,各做各的事情,但这种氛围让上官宏语的心非常的宁静。

    不时地两个人还对视一笑,洛雯珊的笑容比平时要多很多,似乎再也不压抑内心的感觉。但是每次洛雯珊只多留一个时辰,也绝对不和上官宏语一起用午膳。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医女,而非他的妻。

    “皇上,臣可就告退了!”这话说得也没有往日的冷漠,反而加了一份俏皮。洛雯珊看着上官宏语惊到的样子,就非常的满意。

    “真是个调皮鬼,以前怎么没发现?留下来陪我一起吃饭吧!”上官宏语放下奏折,每天总觉得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而洛雯珊每次都坚持,他最后都是失败而告终。

    这次洛雯珊依旧拒绝,直接走了。用餐肯定就会被外面那些人知道,到时候传得就更加+

    看着洛雯珊的背影,上官宏语的脸色才沉下来,因为今日早朝,就有臣子追问,是否要纳洛尚书家的洛医女为贵妃。如果不是洛尚书力证这件事子虚乌有,那么早朝上还有得闹腾。这消息究竟是何人放出去的,必须要查。

    这两日他宠幸了两个与前朝无瓜葛的才人,而且让暗夜的人控制起来,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而皇后为首的人,知道他宠幸了几位前朝重臣的女儿,齐妃,古妃以及安嫔。特别是古妃的风头比较大,因为上官宏语赏赐的东西最为珍贵。

    “娘娘,您说皇后故意放出消息,说皇上会让那个医女做贵妃,会是真的吗?”柳儿小心翼翼地位古妃梳着飞天髻,上面插着两只金孔雀步摇,再簪了一朵粉色的牡丹花。

    古妃看着镜子里精致面容,细腻的皮肤,那一颦一笑都尽显美人姿态的自个。只有那些个蠢女人才会上当,而她绝对不会。不过皇上确实对那个医女挺特别的,如果借她们的手除掉,这倒也是一件美事。

    “你们都给本宫规矩些,这些日子可不要被人抓了把柄。和寻常一样,那些个事情,不用去理会。”古妃陪着皇上已经有两年多,以前籍籍无名,而这次是借助了父亲的功劳才被封妃,绝对不可以给家族带来灾难。

    柳儿点点头,自家小姐一直就是最聪明的,即便以前在王府是贵妾,也没有任何的错处给别人拿捏。一直以来不是最出风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软蛋。

    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古妃这样的淡定,譬如急切要表现的严美人,如同张美人一样,年纪小,一味地以为只要讨好皇后,就能在宫中有一席之地,甚至会飞黄腾达,从而富贵不断。

    所以洛雯珊的住处出现了严美人,这个时间皇上在上早朝,即便她的房间在养心殿的偏处。

    “你们居然敢对严美人不敬,小心拉出去打板子。”严美人的贴身宫女指着洛雯珊和如月大呼小叫的。然而只换来了他们的继续忽视,这然严美人的小脸更黑了。

    “你们几个,将这两个人拉出来,打五十板子!”严美人的眼睛中闪出狠毒,这件事只要处理好了,皇后一定不会亏待她的,而皇上一直都不管后宫的事情。

    一个美人所有的奴才加在一起也就十二个,这一次带来了八个,除了一个扶住她,其他的两个太监外加五个宫女全部朝着洛雯珊和如月走过去。

    严美人得意地看着她们,仿佛已经看见美好的明天,仿佛这两个人已经匍匐在她的脚底下。但是情况很快让她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幻想。

    如月一招就搞定了这围过来的七个人,而且给爷面子,没让养心殿见血,让这些个奴才痛得要死,却不见半滴血。

    “你们几个死奴才,一点事情都没有,还不赶紧起来,否则本宫可就要你们的小命!”严美人紧急之下根本就忘记了,她还压根不是一宫主位,但是看着她的人倒在地上,呻吟半天,却看不见一点伤,就以为这些个奴才在忽悠她。

    倒地的七个人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还看着自家主子怒气冲天,心中都不好受。但这仅仅是开始,严美人看她的话,根本半点作用都没有。走过来,使劲拿着踢着这七个人,却依旧没用。

    “你们,你们居然如此大胆,敢打伤本宫的人。”此刻即便她是猪,也知道自己的人都受了伤,但是这伤看不见,更让她敢到这洛医女的恐怖。严美人心中有些害怕,但还是站稳了,她就不信斗不过一个小小的医女。

    “打你的人怎么呢?说不定等会本姑娘不高兴,连你一起打!”如月挥挥拳头,吓得严美人又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