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受委屈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8本章字数:3051字

    严美人狠狠地瞪着不说话的洛雯珊,“洛医女,难道都不会管管自个的奴才吗?可知道本宫,本,本美人是皇上的人,本来可是让你看病的。”无奈之下,武斗斗不过狠的,只有来文斗了。

    洛雯珊从一开始看着这群人进门,连姿势都没有变,早晚都会有这些人的。又何必感觉到惊讶,这只是个小脚色,龙套而已。

    “如月,打发了去!”洛雯珊可不想浪费如此宝贵的时间,马上上官宏语就要下朝了,正好也让他看看,在皇宫她的忍耐可是非常小的。如果他的女人们来招惹,那么她毫不客气。

    如月得到小姐的准确命令,立刻就兴奋了。对于这些个女人早就看不顺眼了,如果不是怕小姐为难,刚刚就出手了。

    严美人看着那个凶狠的奴才一步步靠近,她吓得不断往后退,这绝对有鬼,否则怎么会那些个奴才一点伤势都没有,却痛得那么厉害。

    “美人是吧!”如月冷笑一声,拳头就招呼过去了,这和刚刚对付那几个人不一样,直接对着脸招呼,既然是美人,那就直接打成猪头是最好的。

    严美人的尖叫声不断,终于引来了侍卫,这些侍卫本来就得到皇上的授意,只有在洛医女吃亏的情况下,才会出面,或者出现重大伤亡的情况下。

    这些侍卫的到来终于让痛苦的严美人看到了生的希望,否则她肯定会被这个疯女人给打死的。她的脸都快疼死了,“救命呀,救命呀,要打死人了!”虽然脸被打得不成形,但是语言天赋暂时还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如月根本就没有攻击她嘴周围。

    “这怎么回事?”总不能让养心殿出现人命,如果皇上知道了,一定会挨骂的。所以这时候侍卫们还是不敢大意的。但是都不敢去看严美人的连,因为那依旧根本不是脸,就是猪头都比她好看。

    “没啥,几个乱闯入乱打人的陌生人,我就替小姐处理了。侍卫大哥们如果不忙的话,就将他们带走吧!”如月只会在小姐面前低微,但是在其他人面前依旧是个骄傲的,她以前可是暗夜的护法。

    侍卫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严美人虽说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也不是他们侍卫可以随意触碰的。这可是皇上的女人,正在他们感到为难的时候,外面一大群人进来了。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皇上回来,这件事就好办了。总之他们可惹不起洛医女,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养心殿的侍卫可是知道皇上对洛医女的重视。

    “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敢这两个殴打本美人的奴才抓起来。”严美人看这些个侍卫来了,只是围观并没有帮忙,那个气呀!

    然后严美人的咆哮根本就没让侍卫们感到一丝的为难,在他们的眼中,皇上来了,她基本上就废掉了。可悲的严美人根本就没有发现皇上的脚步正在接近。

    上官宏语看着倒在地上的一群人,再看着如月气愤的脸,大致就知道发生啥事了。小心翼翼地看洛雯珊的脸,却没有发现半丝的变化,还和寻常一样,冷冷的。

    “这是谁?你们是哪个宫中的,居然敢到养心殿来闹事,是不是都想死?”上官宏语实在是不认识那个被打得跟猪头一样的女人,不过看衣服也知道不是个等级高的。

    严美人一听见皇上的声音,立刻就爬到皇上的身边,抱住他的腿,肿胀的脸让她的眼睛几乎都睁不开,但是泪水还在不停地流。嘴巴也在哭喊着,“皇上,臣妾是严美人呀,这两个该死的奴才居然将臣妾打成了这个样子,您可要替臣妾做主呀!”

    除了不自知的严美人,其他人都鄙视地看着她,这个时候还分不出情况,真活该被人当枪使。侍卫们的不理睬,外加皇上这态度,就该明白皇上此刻完全站在洛医女那边。

    严美人带来的几个奴才,都是恨恨地看着她,分不清形势,连带他们这下子都死定了。皇上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了,有几个胆小的再加上身上剧痛难忍,直接晕倒了。

    洛雯珊也无语地笑了一下,就这一下也被上官宏语看到了,让他更加的怒气冲天了,都是这个该死的蠢女人,让他居然被心上人鄙视了。

    “谁指使你居然不经传召,居然敢私自进入养心殿。”上官宏语除了一脚将严美人踢开,还瞪了一眼侍卫们。这些人怎么会将这个蠢女人放进来。

    侍卫们暗叫不好,一顿板子肯定是逃不掉的了,他们是真没注意,刚刚严美人进来的时间点是养心殿打扫的。所以一下子忽视,才会让他们进来的。

    严美人被踢到在地,身上更加疼痛,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她真的做错事情惹皇上生气了,这可如何是好?

    “皇上,臣妾只是想请洛医女帮忙看看身体,无人指使,臣妾知道错了,请皇上原谅,求您了!”严美人的头立刻就在青石板上磕着,一个接一个,不一会那唯一完好的额头开始往外渗血。

    上官宏语看了看洛雯珊,她的眼神根本就没有往外面看,就连如月的嘴角都有着嘲笑,这丫头跟在洛雯珊后面,这神情倒也越来越像了。不过他一点也不会怜惜严美人,脑海中也压根没记过这样的女人。

    “传旨,打入冷宫,奴才全部杖毙。守门的侍卫们全部去领五十板子,日后再让闲杂人等进入养心殿,下一次就是你们的脑袋。”上官宏语扫了一下侍卫们,这些人必须要好好地责罚,否则谁都来打扰下洛雯珊的清静,那他们之间的路就更难走了。

    “皇上饶命呀,皇上饶命呀!”

    “皇上,臣妾错了,求求您,求求您!”

    严美人主仆的声音很快在养心殿消失,侍卫们一声不吭也都去领板子了。这件事虽然以这样的方式而结束,但却在洛雯珊的意料之中。上官宏语本来就不是个心善的,他只在乎在乎的人和事,没有价值没有感情的,结果就是一个死。

    严美人最终还能抱住一条命,这压根不是因为上官宏语的仁慈,而是不想给洛雯珊招惹太大的麻烦,死与不死的区别可就更大了。

    上官宏语一挥手,这身后伺候的人全部都自动消失了,大家都知道这是皇上要和洛医女沟通感情。

    “如月,你也下去吧!”上官宏语有些个无奈看着如月,这丫头难道还会以为自个找洛雯珊的麻烦吗?还是今天的事情,让她有些失望。

    上官宏语猜测的不错,如月确实因为今天事情对他失望,因为一个小小的美人都能随便进来欺辱小姐,那日后那些个妃子皇后的,还不得将小姐生吞活剥了。

    “爷,如月只听小姐的话。再说,小姐习惯了如月的伺候,你们谈话,就当如月不存在好了。”如月可是没给好脸色,谁让爷不处理好那些女人。

    洛雯珊倒是没有如月那样的激动,在来皇宫之前,她就预料到会有各种各样的刁难,日后恐怕还有各式各样的手段。今天只是一个开胃菜,主菜大餐都还没有上。只要有上官宏语的感情,那么这些事情就不会断。

    “如月,你下去吧!我没事!”洛雯珊朝着如月使了一个眼色,才让她不情不愿的下去了。看得上官宏语也有些个内疚。

    如月离开后,洛雯珊也不主动开口,上官宏语也尴尬地站在一边,看着她坐在椅子上看书。本来几天良好的培养,这下子全因为那个蠢女人,让他们的关系又还原了冰点。

    “珊儿,你别生气。以后都不会发生这些事了,我向你保证!”上官宏语实在是接受不了,他们之间这种冷冰冰的样子,主动开口说道。

    洛雯珊放下书,非常淡定地看了一眼上官宏语,“这个保证,你做不到的。你是皇帝,这后宫就是战场,只要你的眼光始终在我的身上,那么我就会面临着四方的敌人。而且你的主要精力还要放在前朝。我只希望,日后发生任何事情,都请你相信,我不会主动去攻击人,事出都会有因。倘若有一天,你不相信我,那么那就是我们之间结束的事情。”

    话还是提前说清楚比较好,洛雯珊不是不信上官宏语,只是后宫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今天的严美人只是一块探路石,日后要面临的恐怕是更多的高手。

    上官宏语被说得更加惭愧,看着洛雯珊有些祈求,他不知道日后会不会碰上这种两难的事情,但是一听到结束,心中就开始难受了。

    “珊儿,这辈子你都不能离开我。我一定会做到这一切的,你相信我!”上官宏语急切地想要拉住她的手但是想起之前的约定,只能无力的垂下。

    未来的事情太难以预测了,但是皇帝在面临权势和爱情之间的抉择一定会有,洛雯珊不知道他是否能够真的做到。但此刻她点着头,如果不信,那就不能去爱,冲他现在的样子,她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