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你会明白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8本章字数:3047字

    第一波的流言攻势对洛雯珊没有半点影响,这让制造者们有些失望,于是第二步紧接而来。

    洛雯珊既然是兵部尚书之女,那么她的一切如此不合规矩,这就和朝堂有关系,即便她现在还不是嫔妃。

    上官宏语看着那些个大臣一身劲地说得脸都红了,洛尚书一人势单力薄,最后只能称病先一步告退。这些日子后宫流言他也知道,但是洛雯珊那日的话,让他没有插手。

    “难不成朕的身体不重要吗?洛医女的医术高超,如果有不相信的,都可以在大殿验证一番。”上官宏语记下了这些个带头的人,脑海中搜索着他们与后宫那些女人的关系。不安分的可以清理一番,前朝后宫都一样,而且要开始培养几个合心意的舌头,暗夜的人不能动,以前跟在他后面的人都是武将,这文斗的时候还真的是劣势。

    “皇上的身体自然是天下最重要的事情,可是宫中太医如此众多,犯不着要搞一个贴身医女。最关键的是谣言纷纷,说皇上要立这医女为贵妃。这虽然不是臣等的分内之事,但后宫的团结才能为皇上诞下子嗣,所以请求皇上将洛医女送回尚书府,要不然就走正常的选秀路子。”老资格的三朝元老严太师也就是皇后严诗楹的祖父,但是他此刻绝对不是偏心皇后,最重要的是他是个观念守旧的人,对这种不符合常规的事情,非常的反对。

    老太师一开口,其他人更是抓住这些不放,但是吏部严尚书一句话也没有说,此刻他中立就是给皇上面子,并且表明自个的态度。后宫的事情,他是个外臣不参与,而皇上此刻就需要这样的表态。父亲开口立场不同,皇上也无法责怪,严家只需要发出这样的声音就足矣。

    上官宏语被说得火越来越大,猛得拍了桌子,这才让下面的大臣们全部吓得跪在地上,唯一没跪地的就是严太师,不仅仅因为他有先皇的特权,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个没错。

    “皇上,您一再地宣扬洛医女的医术高超,那么老臣觉得确实可以请出来检验一下。如果不行,那么皇上您就应该按照祖制来!”严太师看着皇上的眼睛,还是退让了一步,其实在他的心中总觉得这是一个借口。哪有女子会有高超的医术,这些都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就该呆在闺阁里绣花。

    上官宏语等得就是这一句话,很快就让人去请洛雯珊。

    洛雯珊听着太监的话,倒也没有觉得太惊讶,这些事情本来就可以预料的,电视剧里面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后宫和前朝息息相关,这前朝干预也很正常。

    对于医术,洛雯珊有着绝对的信心,师父这么长时间几乎是倾囊相授,再加上她又将古医书研究个透彻。放眼全国,洛雯珊认第三,估计也只有一个人敢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如月紧张要跟着来,被洛雯珊阻止了。这前朝可不是好玩的事,如果出了事,就算上官宏语是皇上,也无法保住。再加上她那脾气,还是留在养心殿比较好。

    洛雯珊的到来,让那些个反对的人有着意外,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这迷惑皇上的人都应该长得非常妖艳。而洛雯珊恰恰是个极端,全身上下没有半点饰品,没有脂粉味,有的只是身背一个药箱,以及散发出来的淡淡药香。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脱感觉,一直等到她跪地拜见皇上,这才让众多人反应过来。

    “起来吧!洛医女好好地给几位大臣看看病,先就从三朝元老严太师开始吧!”上官宏语的眼睛扫了一眼那几个带头闹事的,只有经过严太师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尊重。

    洛雯珊欣然起身,看着对面横眉冷对的老人家,他那眼中的憎恶非常的明显。不过着压根不影响她的心情。

    “老人家,请伸出您的手!”洛雯珊坐在了准备好的椅子上,对着对面的严太师柔和的说道,在她的眼中没有太医没有年纪,有的只是病人。仅仅扫了一眼,洛雯珊就可以断定,老人家身上有恙。

    众大臣也都围着满满的,这个女子真的能比那些太医厉害吗?她的样子如此的年轻,有熟知的人相互转告,这女子十五岁尚且不到。大家的眼神中都带着怀疑,而严太师直接冷哼一声,但对着洛雯珊那清澈的眼神,还是伸出了手。

    闭上眼,洛雯珊仔细地感受着严太师脉搏,脸上从一开始的惊讶,然后到尊重,睁开眼睛,“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应该上过战场吧,三处旧伤,属肋骨那里的剑伤最厉害,以至于现在咳嗽时还会疼痛。另外,夜里应该起夜次数多,而且睡眠质量差,经常能感觉到口干舌燥。再看你的脖子肿大,这不是肥胖,而是一种病。如果不快些治疗,那么你夜里喝水的次数会逐步增加,睡眠也会越来越差。”说白了,这是干燥症,但是洛雯珊怕说出来,这些人不理解,甲状腺老人也是常见病。再加上,这身体肺部和肋骨都受过伤,所以常年咳嗽伴随着疼痛。

    严太师从一开始的不屑到现在的震惊,没想到这小丫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错的。他确实是越来越感觉到口干舌燥,并且晚上几乎睡不好觉。所以他身体越来越差,多少次都觉得大限将至,所以对皇上的事情才会如此的反对。

    老太师的沉默,让众人也不敢多话,就连上官宏语也是紧张地看着洛雯珊,但发现她一脸的淡定和柔和,这心才落下来。

    “老太师,这洛医女对您病情的检查对吗?”上官宏语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老太师,因为这个回答对众多人是非常重要的。

    严太师站起来,朝着皇上跪下了,“老臣有罪,请皇上原谅。洛医女说的全都对,老臣已经没入黄土,希望皇上能够理解老臣这颗忠诚的心。”

    “太师快快请起,朕明白您一切都是为了朕好。洛医女,老太医要如何调理身体?”上官宏语还记得当初国难当头,可是老太师带兵上战场的,他战死了三个儿子,只剩下严尚书一个文官的儿子。整个国家都不敢忘记他的丰功伟绩。

    众人的眼光又转到洛雯珊的身上,只是这一次非常复杂,有人希望她能够为自己看病,有人希望她失败,更多的人是惊讶,这么小的年纪居然有这么高的医术。

    “老人家,无需太过于担心,您老武功底子好,这些旧病只需要调理就会好的。长命百岁不知道,但是十余年的寿命还是有的。我给您开个方子,并且传授您一套拳法,这是养生的没有杀伤力。另外请老太师日后每天保持步走的习惯,不要再坐马车。慢慢增加走路的时间,这对您的病情至关重要。”洛雯珊开完方子,倒也不在乎这金銮殿上人多,就当着大家的面,打起了现代的太极。

    而严太师看了一眼之后,也抛开了规矩,按照洛雯珊的方法,试着打了一遍,立刻感觉到浑身舒畅,这让他更加佩服眼前的小丫头。

    “此拳法可以名叫太极拳,也可以演变为太极扇,太极剑,是养生的良方,众位大臣都可以尝试一下!”洛雯珊看着那些人的眼神,也不在乎,打完后对着他们招呼到。

    严太师受益匪浅于是也帮着洛雯珊做起了广告,“洛医女的这套拳法看似简单,但是打完之后,老夫的身体感觉好了不少。”

    感觉到老人家的转变,洛雯珊也舒心一笑,其实这样的老人最值得别人的敬佩,因为他为整个国家付出了太多太多。

    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轻而易举地缓解了与严太师之间的矛盾,心情也跟着舒畅。“今日你们难得能够得到洛医女的指点。要知道她可是朕的贴身医女,当然老太师身体有恙,洛医女必须要出诊。”

    这一番话让众人也意识到,皇上和太师之间达成了协议,即便他们再反对,只要老太师支持,那么今天这场战事也算是败了。

    “老臣感谢皇上厚爱,有如此医术的医女是天佑我皇,皇上身体康健是百姓之福。”老太师果然顺应了大多数人心底的想法,帮起了皇上。十年的寿命,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没有人真的不怕死,更何况现在国泰民安,是享清福的大好机会。

    其他的人也只能跟着附和,但是请求皇上让洛医女也为他们看看身体。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点头也就允许了。

    这金銮殿,居然变成了洛雯珊的医馆,不过换来了越来越多人的敬佩,看着那些人脸上的佩服和惊讶,还有敬畏。这让上官宏语的心里很快活,这就是他的女人,即便没有他,也是万众瞩目的。而洛雯珊的所学也派上了用场,所以即便很累,她也是欣慰的。

    所以这场无硝烟的战争,洛雯珊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赢得了比赛,并且为她的医术扬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