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最重要的事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8本章字数:3105字

    洛雯珊以完美的胜利让后宫那些个不安分的女人气得摔碎了不少瓷器玉器,但是却无可奈何。贴身医女的存在,让那些个女人心中滋生了一根长长的刺,而且这根刺随着洛雯珊名气的增大越来越深。

    很多官家夫人拖了很多关系,才能找到洛雯珊看病,虽然很麻烦,但是洛雯珊为她们的问题全部都解决掉,这是寻常大夫无法解决的,特别是带下病。

    严诗楹知道这一切居然是爷爷带动起来的,那一口气差点气死了。可是她这个皇后的身份在爷爷的心中根本算不上什么,如果回去找,反而会挨骂。

    现在一时半会根本动不了那个贱人,不过没关系,有的是人着急,因为皇上已经五天没有入后宫,一直是在养心殿休息,然而这在别人的眼中,无异于专房独宠。

    实际情况,是元国即将要来使臣,这次的使臣是元国太子,所以上官宏语必须要重视,很多东西全部要亲自过问。更重要的是他要给那些女人一些警示,招惹洛雯珊的后果必须要承受。虽然那群女人他很久就没碰过,现在有几个怀孕的在暗处养着,这就足够了。

    “小姐,您和爷之间最近似乎不错哦,看,这又是爷给您的信!”如月扬着手上的信,虽然心中觉得爷现在挺酸气的。明明距离如此的近,却使出这样的一套。

    洛雯珊拿过信,脸色有些微红,这上官宏语为了迎合当年的事情,将那些她压在箱子底下的信全部找出来,然后将她不在这段时间写的信也全部拿过来,这又开始一天一封信。真不知道,哪有这么多的话说,天天都见面,不过接过信的那一瞬间还是惊喜。

    拆开信,是上官宏语做的一首诗,从字里行间就可以发现他的深情,他的压抑,他的矛盾。其实这一切洛雯珊都懂得,正是因为懂得她才会给他机会,给他们之间一个机会。

    提起笔洛雯珊想回信,但最终还是没有回,将信小心翼翼地叠好,然后放到那个红木盒子里面。这一次对着那个特殊的标志依旧发愣了一会,直觉告诉她,这个标记不简单。可是当初沈玫红可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所以也无从查起。

    元国来使这件事对于刚登皇位的上官宏语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洛雯珊不愿意乱了他的心神。希望他能够一切顺利,而她只希望能够在皇宫里多求一丝的安逸。

    三日后,元国太子阵仗浩大地到来了,两国之间一直是友好关系,所以百姓们也都热烈欢迎了西门忘于,这位年轻帅气的元国太子。

    上官宏语在皇宫里设了盛大的宴会,协同百官以及皇后嫔妃亲自欢迎,这算是给了元国和北皇非常大的面子,这可是其他人未曾享受过的待遇。

    “太子年轻有为,让朕颇为怀念以前的岁月。”上官宏语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和眼前的西门忘于比起来还是要稍微年长一些。再加上这些日子的操劳,让他比实际年龄也要偏大。

    西门忘于站起来,非常郑重地行礼,谦和地说道,“皇上的夸奖让忘于有些汗颜,在家父皇可是教导忘于要学习皇上的英勇。您是忘于学习的榜样,日后可是需要多多请教,希望皇上不要藏私哦!”

    这番话说得众大臣纷纷点头称赞这元国太子的礼仪,但是上官宏语知道眼前这无害的笑容实际上不会如此简单。要知道这西门忘于可是在元国排行十三,现在能够位居太子之位,并且深得北皇的欢心,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他的母家实力一般,也是母妃早死。

    “太子此番话让朕有些惶恐,北皇可是我辈学习的楷模。太子更是人杰,相信不久的将来,元国一定会繁荣昌盛。”上官宏语等着西门忘于出招,虽然说两国是盟友,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西门忘于一拍手,就有人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是一碗黑漆漆的东西,粘稠状,让人一看就有些恶心。

    “父皇最近新得了一个东西,传说能吃,但是不知道是啥,这才特意让忘于带过来,寻求皇上的帮助,谁能知道这是什么?又能做什么?忘于和父皇将会不胜感激!”西门忘于示意宗虎端着碗上前,让上官宏语看了一遍,然后又给在场的所有人看。

    谁也不敢去尝试,看到之后,立刻摇头摆手,就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走开,走开!”其实压根就不难闻,但是众人还是捂住了鼻子,仿佛有恶臭味道一样。

    上官宏语看着形式不对,立刻转头让人去找洛雯珊来,她是医女阅遍各种古书,说不定能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希望这次能够不丢面子,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能指望这些个平时就会叫喊的大臣们。

    “不知皇上和众大臣以及各位娘娘,是否能够给忘于答案?”西门忘于对他们这种反应倒也不奇怪,因为在元国有人反映比这还严重,当众呕吐的都有。不过,这究竟是啥,他自然知道,否则也不会真的拿到这里来。

    众位大臣都摇着头,严诗楹带着的后宫众人也都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上官宏语就知道指望不上这群人。

    “太子请稍微等下,朕会让人给你准确答案的。”直觉告诉上官宏语,洛雯珊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难题。虽然吴华也会医甚至精通各种药材,但是直觉告诉他,只有洛雯珊才能解决。

    看着上官宏语自信满满的回答,西门忘于有着短暂的错愕,但是很快镇定。但是心中狂喜万分,他可是不曾忘记,父皇说过,如果认出此物的男人那绝对是将相之才,对他的将来有着绝对的帮助。如果是女人,那么无论如何都要娶回去。

    洛雯珊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召见也习惯了,毕竟现在上官宏语的身份面临众多的挑战,她能做的,一定会去做到。这是她对待感情的方式,也是她选择的付出。

    “臣叩见皇上!”外人在的时候,洛雯珊的礼仪绝对不让任何人挑刺,但对于其他人洛雯珊是不用行礼的。因为上次上官宏语在金銮殿上就宣布了这个口谕。

    严诗楹等人看见洛雯珊出现在这里,还当众不像她们行礼,心中就如同一只猫在挠着,一下更比一下疼。但是皇上在这里,她们只能忍着。

    “皇后娘娘,您可得好好地揪揪某些不好的特例,否则嫔妾等的脸面是小,关键是您的威严。这有着外国使者在,她还这样,这等于是活脱脱的扇脸。”古妃的声音不大,只能让周围几个人以及皇后听得清楚。

    而严诗楹只是瞪了古妃一眼,并没有回话。如此重大场合,后宫如果发生一丁点的争执,那都一定是她的错。皇上一定会严惩,根本不会问及原因。

    好在古妃也不敢太嚣张,说完也就安静地摆弄着新弄的指甲,至于这件事如何解决,那根本不关她的事情。

    “皇上,这位是?”西门忘于可是打量了洛雯珊几次,如果真是这位女子揭开谜题,那么他倒也不亏。就凭她这超俗的气质,就让他的心弦拨动了一番。但是元国更加注重智慧,当然美貌与智慧并存,自然是最好。

    “洛医女,这是元国的太子,叫你来主要就是想看看那位使者手上的东西,你能认出来吗?”上官宏语也有一丝的忐忑,如果洛雯珊摇头,那么这件事就不好收拾了。

    洛雯珊根本就没有看那所谓的太子,只是走向了那碗东西。直接端起来,放在鼻尖闻着。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着洛雯珊,甚至有人感觉胃里在翻腾,那样恶心的东西,她居然还能端起来放在鼻尖。西门忘于的眼神直直地看着这个忽视他的女子,这番动作倒是让他心中一动。

    而洛雯珊却笑了,这居然是巧克力,不过和现代的巧克力显然不同,这应该是最原始的可可豆加工而成,只不过没有经过二次深加工所以看起来比较单一。不过这应该是古代墨西哥的产物,怎么会在这里?

    “皇上,这东西是由可可豆制作而成,加了水煮开就形成了这样,臣可以多加工几种出来,做成各种口味的固体巧克力。比这种粘稠的要好看好吃,巧克力的好处是能瞬间提升人的体力。但并不是所有人群都能食用,肥胖者还是不可食用。另外这东西吃的多了,就会增加肥胖所以要定量。”洛雯珊以前就爱吃巧克力,因为那随口入化的感觉,会给人带来一种幸福的感觉。特别是亲手做的,DIY各种巧克力,买来原始的可可豆。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也能发现,她究竟掉到了哪一个时空,有些个迷糊,如果没记错,可可豆可是十八世纪晚期才由英国人带出墨西哥的。

    西门忘于看着洛雯珊的背影,耳边听着她说的一切,可可豆,巧克力这两个词没有错,只是没想到她知道的居然比巫师知道的还要多,最关键的是她居然还会做出来各种固体的,口感会更好。这让他更加确信父皇的一番话,看来这次绝对是来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