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诋毁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5本章字数:3024字

    “你不好好工作在想什么?是不是想你的情人?可惜他要结婚了。”一句冷冰冰的话语从李妍的头上传来,吓得李妍手中的报纸掉在了地上,报纸上李明伟与LO集团千金陆菲订婚的消息就在头版头条。

    作为曾经的李氏集团的大小姐的李妍却不知道如何面对此时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洛君豪。

    洛君豪是洛氏集团的总裁,曾经的他只是一个穷小子,甚至因为这件事情,被李妍的父亲设计,还误会了李妍和李明伟有什么,从而使洛君豪负气离开,却不知道此时的李妍已经有了身孕,并生下了李晨晨。

    洛君豪误会李晨晨是李妍和李明伟的孩子,为了报复李妍,甚至以李晨晨来威胁李妍做自己的情妇侮辱李妍。

    洛君豪将李妍安排在自己的公司之中,洛君豪给李妍打电话想要让李妍送文件上来,却发现李妍正拿着刚刚那份报纸发呆,不由得怒气迸发。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妍脸色都变了,可洛君豪却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洛君豪冰冷的俊脸上,尽显嘲讽之意,目光凌厉的扫向李妍,一字一句道:“什么意思?难道还非得要我说明白?好!既然你要问,那我也不怕说出来,五年前,你和我在交往的时候,是不是同时也和他在一起?”

    李妍一愣,正欲开口,却被洛君豪抢先,脸上的鄙夷之色更甚。

    “李妍啊李妍,我从前一直都不知道,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喜欢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脚踏两船,特不要脸的女人!”

    洛君豪的话句句尖利,利如刀刃,直刺李妍心扉,瞬间鲜血淋漓。

    原来在他心里,她竟然是这样一种女人,在洛君豪的心里,她就是特不要脸的那种,还是水性杨花,特别花心的那种!

    “但是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只是我花钱包养的情妇,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肉体和灵魂的女人,当然你还是个未婚先育的未婚妈妈,以上种种,你觉得有哪个男人还会心甘情愿的接纳如此肮脏不堪的你?”

    洛君豪都没有料到,他竟然会当着她的面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他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很烦躁,满腔的愤怒已经到了即将要爆炸的程度,如果不发泄出来,就会爆炸,至于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于是,他就用内心认为最为恶毒的话,诋毁李妍,打击她,伤害她,那样似乎才会让自己稍微好过那么点。

    可是当他将这些话统统一股脑吐出来时,效果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好。

    他以为她看到李妍痛苦、悲伤,他会释然,甚至开心,然而没有,当他看到李妍面露痛苦与悲伤时,他的内心也像被刀子一刀刀刮过,疼,很疼。

    有那么片刻,他突然很想将眼前这个女人搂在怀里,紧紧的搂住,再也不放手,然而现实却不能如此。

    于是乎他只能用这种伤人又伤己的话,打击对方,伤害对方,用尖锐的话发泄内心的这种矛盾与难受。

    特不要脸,脚踏两船,肮脏不堪……

    李妍觉得自己的心脏似被人狠狠刺中,突然痛得痉挛,痛得浑身无力。

    她很想大声质问,当年是你不辞而别,丢下她们母子两人不管不问,五年来毫无音讯,为什么现在却这样来形容她,她到底哪里错了?

    她望着洛君豪,泪如雨下,再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看着眼前哭得泪流满面的女人,洛君豪的心揪痛的厉害,而同时他也出离的愤怒,看向李妍的双眼里,怒火肆意。

    他突然欺身向前,将李妍圈在自己的怀里,一手撑在书桌上,一手用力的钳制住李妍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李妍的腰被迫压在桌上,背后生疼,却远不及此刻的心疼。

    冷哼一声:“至于么?现在想起那个男人,你就泪流满面,你对他可真是情深一片,情比坚贞啊!既然如此爱他,当初为什么就不紧紧抓住他的手,继续和他在一起?”

    李妍的悲伤与眼泪,让洛君豪十分不喜欢,除了隐隐的有些心疼之外,更多的是不甘与愤怒。

    因为即便是现在,他与她离得如此近,几乎脸贴着脸,被他紧拥在怀中,然而在洛君豪看来,现在李妍哭得这样伤心绝对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那个无论是五年前,还是现在,都让他特别讨厌,那个叫做李明伟的男人!

    那个让他一想起来,就想暴揍一顿的男人!

    她不愿想起从前的事情,而他却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在她面前提及,让那些本该封尘的记忆,再次涌上脑海……

    她像是在发泄内心的愤怒,更是在自虐一般,她终于忍不住冲着洛君豪大吼。

    “是啊,我就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爱得无怨无悔,爱得可以不顾一切!我现在就是看不得他和别的女人好,不愿意看到他和别人结婚!一看到我的心就抑制不住的痛,怎么了!”

    其实她说的都是反话,也都是气话,然而在这种时候,又有谁会特意去想,哪个是真,哪个才是假?

    或者说,现在两人都愤怒到了一个极点,现在不过是都在祥装镇定,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其实两人的内心,早已经翻江倒海。

    洛君豪的脸冷到了极点,冷冷看了她半晌,突然冷笑出声,眼底尽是毫不加以掩饰的鄙夷。

    “好,既然你那么迫切的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一定成全你!”

    他扔下这句话,像丢弃一件什么特别讨厌的东西似的,满脸的厌恶与嫌弃,使力一把将她甩开。

    下巴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但这些都不及她此刻内心的万分之一,李妍仍旧站在原地,看着愤然离开的洛君豪,悲从中来。

    洛君豪气呼呼的冲回办公室,内心跟着了火似的,火烧火燎的厉害,喉咙里直往外冒火,十分难受,随手将领带扯开,整个办公室,因为他的不愉快,气压陡然下降,气温更是由原本的酷暑,下降到了现在的腊月寒冬。

    望着桌上的一个礼物盒子,洛君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觉得既好笑,又可气。

    今天去公司所属旗下商场循例视察,在其中一家珠宝店看到了一条挺简朴,却又觉得特配李妍的项链,于是洛君豪就买了回来。

    想着这些日子以来,为了洛轩的事情,李妍是尽心尽力,帮了大忙的。

    而且洛君豪就觉得这项链和李妍极配,反正也不要多少钱,算是给她的奖赏。可是没有想到,电话没人接,他亲自过去却还看到她直勾勾的盯着李明伟的照片,跟丢了魂似的。

    突然就觉得一股无名火直涌而来,怎么压都压不住。

    他这么处处为她着想,而她却在他的地方,想着其他男人,那个男人还是他最痛恨,最讨厌的那一个!

    洛君豪越想越气愤,越想越觉得身体里有一股无名火,在体内横冲直撞,要找个突破口发泄出来。

    随手将桌上的锦盒用力往地上一扔,而办公室的门却在此时被人推开。

    “哎呀,吓了我一跳,您这是在干吗呀?”

    一直追求洛君豪的秘书陈雅尖叫出声,语气中显示着一抹嗔怪之意。

    低头看了一眼刚才横空飞出,自称被吓了一跳的不明物体,是一条挺简单,却听让人一眼就爱不释手的项链,陈雅双眼陡然一亮,也不管洛君豪此刻脸色是有多难看,更不管这办公室气压是有多低,寒气是有多重。

    她弯下腰来,捡起地上的项链,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会,特不要脸的放在自己白皙如玉的胸前,冲着洛君豪暧昧的笑了笑。

    “怎么样,好看么?”

    洛君豪原本不想和她多费唇舌,但一看到她竟然捡起了项链,还往自己脖子上比划,那股子无名火就突然间消了不少,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你喜欢?”洛君豪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陈雅一句,陈雅一听这话,本就发光的双眼,更加亮晶晶的,跟钻石似的,忙不迭点头。

    “嗯嗯,可以送我么?”

    洛君豪神情阴晴不定,目光却沉静如水,直直的落在陈雅的脖子上,当然是那条刚买的项链上,恍惚间,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陈雅这张浓妆艳抹的脸,而是李妍那张只化了淡妆的清秀面容。

    鬼使神差的他点了点头:“嗯。”

    陈雅立马笑嘻嘻的凑了过去,在洛君豪回过神来之前,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再立马离开。

    洛君豪皱眉摸了一把被亲的脸,好像刚不是被人亲了,倒更像是被狗或者猪请了似的,显得有些嫌弃。

    可陈雅现在心情大好,自然不介意。

    笑嘻嘻的摆弄一番,直接戴上。

    “这个是要给您过目的文件,如果觉得没有问题,麻烦签个字!”

    陈雅故意将腰弯下来,尽量挤出自己的那又白又圆的胸脯,送到洛君豪眼前,可惜的是陈雅这一番引诱,洛君豪连一个眼神都没有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