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特助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5本章字数:3072字

    望着桌上的早餐,李妍有种陈雅是不是在这些早餐里下了毒的错觉,双眼盯着食物看了半晌,最终还是选择坐下来开吃。

    昨晚实在折腾的够呛,不但身体累,肚子更是恶的前胸贴后背,望着这么多美还不吃,那是笨蛋!

    吃饱喝足,陈雅也站起来,边说边往门口走:“吃饱了吧,吃饱了就走吧!”

    “去哪?”她现在虽然是总裁特助,但是也不需要让总裁秘书特意跑过来接她去上班吧!

    陈雅顿足,回头特不耐烦的冲她瞪了一眼。

    “哪那么多问题,跟着我不就行了!”嘿!这娘们,这是什么态度,以前不是挺会装好人的么,怎么现在连装都不用装了。

    跟着你,我还真怕出事,你那么看我不顺眼,我还真怕你一个不高兴,把我给卖了,还卖到大山里头,给做压寨夫人,到时候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陈雅似乎看出了李妍的心思,冲着她不屑的笑道:“放心吧,不会把你卖了!”言下之意是,你这种卖了也没人要,除非是个瞎了眼的男人。

    说完,双眼在她身上一阵肆意打量,可看得李妍心里特别不爽。

    这种不屑的眼神,这种嘲讽的语气,看人不起是么!我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比你这头奶牛逊色吧!

    李妍那个怒啊,真想把眼前的牛奶暴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不问就不问,她都孩子他妈了,还真怕给卖了不成!

    可是当李妍发现,他们所乘的车并不是往公司方向开的时候,她内心的疑惑更深了,这个奶牛到底是要将她带去哪儿,不会真带去什么黑市人口拐卖交易所,将她给卖了吧?

    可是李妍也是个有志气和脾气的女人,刚被她那么特不屑的说了一顿,现在让她再开口去问,她也不太想,最后就只能怀着满腹疑问,憋着。

    “到了!”李妍正和内心的十万个为什么在做斗争的时候,陈雅这头奶牛终于开口了,李妍闻言猛然看向窗外-XX美容会所。

    李妍正欲开口,陈雅已经下了车,一扭一扭的走在前头,李妍见此赶紧下车。

    他娘的,现在可是上班时间,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想被炒鱿鱼么?

    她被炒了,可是要连累一家人跟着喝西北风的!

    再说了,现在她哪有那等子闲钱,跑来这种地方消费啊,还他妈是上班时间,这头奶牛刚被她刺激成傻子了不成?

    李妍在内心咆哮不止,可还是耐着性子,几步追了上去,拉住即将一脚踏入门内的陈雅。

    “陈秘书!”陈雅回头,莫名其妙的看向李妍,一副你突然抽什么疯的眼神,在她脸上一阵乱扫,可让李妍差点绷不住直接发飙怒吼!

    内心蹿过十万头草泥马,以万马奔腾之势,呼啸而来,大有破腔而出的架势。

    李妍是忍了又忍,才没有将那十万头草泥马放出来。

    “你今早是不是忘戴隐形眼镜了?”陈雅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李妍,李妍又忍了忍,心道你倒是打个屁啊,你哑巴了不成!

    李妍见奶牛不开口,只得又耐着性子继续道:“不然你怎么连公司和美容院都分不清楚,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咱们应该去公司,而不是来美容院,你看你来错地儿了。”

    陈雅总算在李妍近乎抓狂的情况下,开了金口。

    但贵妇人,豪门大千金的架势却摆了个十足。

    表情傲慢的没边:“没错,就是来美容院的!”

    “什么!”李妍差点惊掉了下巴。

    陈雅好脾气的又多说了一遍:“我说没来错,今天咱们两都不用上班,几乎一天的时间都要耗在这里。”说完她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冲着李妍笑。

    “说实在我还得感谢你,让我不但休息一天,还能不用自己花钱,就跑来这种高档地方做美容,李妍,真是谢谢你啊!”

    李妍心里一紧,瞅着陈雅这笑得想把她直接给生吞活剥的笑脸,听着她那句道谢,怎么听,怎么感觉好像陈雅是在说,我不但要感谢你,还得感谢你祖宗十八代……

    发毛归发毛,可是谁来给她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君豪又在抽什么疯,难道是因为昨晚太累着她了,然后今天突然良心发现,所以特意批假一天,并且让她过来享受享受?

    疑惑归疑惑,但却是不能再问陈雅,问了也白问,陈小姐一个心情不美丽,还会再说点更难听的话,再冷嘲热讽一番,再拿眼神杀她个片甲不留,她又不是真这么贱,非得受这个罪。

    不说拉倒,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洛君豪与这头奶牛能够整出点什么幺蛾子来。

    李妍这人吧,平时也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从前吧,太年轻,觉得那么年轻,就去这种地方,总觉得是在提前将自己给整残了,后来年纪大了点,家里破产了,一家人的开销全落在了她一人身上,她除了赚钱就是赚钱,哪里还有那个闲情逸致跑去做什么美容,没时间也没有钱。

    所以,这种地方,她还真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既然来都来了,就别胡思乱想了,先享受,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李妍大有一副豁出去,天塌下来都可以当被盖的架势,想着都已经充分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然而,她错了……

    可惜,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套全部做下来,李妍心里在放肆呐喊,在拼命咆哮。

    这他妈哪里是过来享受的,明明就是过来受罪的,谁要是看不惯某人,心里对他不痛快,怀恨在心的话,带他来这里,准没错。

    李妍再次在心里将洛君豪与陈雅这对奸夫淫妇,狠狠咒骂了一顿,心思着一定是这两人联合起来玩儿她的。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比如说,皮肤比之前更加水润亮泽,光滑细腻了,整个人完全像被换了一层皮。

    说的夸张一点,刚做完的皮肤和婴儿似得水嫩,似乎也一点都不为过。

    皮肤好了是好了不少,可谁知道这能够坚持多久,或者效果一过,还反噬怎么办?

    可陈雅并不给她太多乱想的机会,刚从美容院出来,就将她往美发店带,将李妍直接推给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理发师,自己也找了另一位同样挺年轻帅气的理发师。

    “这可是咱们洛总亲自吩咐下来的任务,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务必将眼前的女人打扮得特有气质,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而同时又不是优雅稳重,人给你们带来了,要求也提了,效果就看你们的了。”

    陈雅走之前,还特优雅的转过身来,冲着那位理发师,以及理发师的助手优雅一笑。

    “你们认为哪样好,就哪样做,钱不是问题,觉得不好,可以再推倒重来。”

    听了一句钱不是问题之后,两位双眼一亮,这年头谁和钱过不去,谁就是犯傻。

    一听觉得不满意,还能推倒重来,不由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有完全放下来,就因为陈雅接下来的话而堪堪卡住。

    陈雅仍旧在笑,看她现在的模样,还真是像个体恤人间疾苦,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可是她的话却给人兜头一盆冷水,让人瞬间从幻想的世界里,回归到了残酷的现实里。

    “不过,时间有限,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你们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洛总的脾气你们也是懂的,别说这家美发店要关门,你们以后只怕也难以在这一行业内立足。”

    陈雅笑的一脸灿烂,眼睛都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细线。

    她好像并不是在威胁人,而是在跟人聊天,开玩笑,可是她这句‘玩笑’话却让在场的每一位,脸色大变,看向李妍的眼神就有些复杂了。

    一开始,他们都把李妍当做是他们的客人,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但是像现在,他们觉得李妍就是个烫手山芋,就是个恐怖的存在,因为洛君豪的脾气,他们都相当了解,得罪这位大爷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又要保证质量,又要让对方满意,而且陈雅刚开出来的条件又那么苛刻,而且时间还有限,这……不是挺难,而是根本有可能做不到!

    理发师和助理都犯难了,看向李妍的眼神也有些幽怨,而陈雅的目的已经达到,反正话她已经带到,之后的事情就跟她无关了,是好是坏,洛君豪反正也不会怪到她的头上来,只不过李妍嘛,现在自然不会讨人喜欢了……

    陈雅心中窃喜,却还不忘再火上浇油。

    抬头扫了一眼挂在中央的大钟,有些惋惜,又有些担忧的说道:“啊!还有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哦,你们还不抓紧的话,要是到时候给不出让洛总满意的造型,他要是生起气来……”

    她故意不将话说完,而是用一种怜悯而又觉得无可奈何的眼神,盯着那两位。

    这种眼神,直接叫人心生畏惧,颇为有些毛骨悚然的厉害……

    事不宜迟,横竖都是死,好死不如赖活着,怎么着,就算是活出性命也得整出个子丑寅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