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错觉

    更新时间:2018-09-12 14:50:15本章字数:3068字

    理发师与助手对视一眼,大有种同赴刑场的英雄气概,两人都将李妍视作了仇敌或是要了结他们性命的刽子手。

    可想而知,面对仇敌,他们自然也不会给予什么好的脸色给李妍看。

    陈雅这一招,果然是走的秒!

    于是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李妍被理发师与造型师,外加他们的助理好一阵摆弄,可让李妍被押着奔赴战场的错觉,累得够呛,现在回想起美容院的时候,躺在那儿,由着那群女人围着她又摸又揉的,那其实是一种享受来着。

    如果可以,她倒是更愿意回到美容院,重新躺回去,让她们瞎折腾一气来得好,也好过现在坐在这里,让一群大老爷们,围着她的头发乱搞一气。

    她只觉脖子以上的部位好重,都快要支撑不住那硕大无比,又十分沉重的头了,可是这时候李妍发现,陈雅那头大奶牛不见了。

    嘿!这女人去哪了,似乎丢下那一段危言耸听的话之后,就和她那小理发师集体消失了,难道两人躲哪儿浪漫、潇洒去了?

    李妍几次都差点直接睡过去,与周公子杀个天昏地暗,海枯石烂来着,可人刚一放松,就因为头上的机器一扯,让她不得不从美好的梦中,回归到残忍现实社会之中,然后望着镜中的自己,欲哭无泪。

    那小助手也许是想调节下气氛,也许觉得李妍也腻可怜了点,于是乎开口安慰她。

    “李小姐别着急,还有最多半个小时,就可以了,再耐心等一下。”

    李妍心道你给我一天都被人瞎折腾试试,看累不死你,但转念一想,自己有火,干嘛找无辜的人撒脾气,说白了,与他们何干?

    这么久都忍了,也不差这半个小时了,几分钟之后,李妍就看到陈雅拿着手机,笑的跟一朵花儿似的,一扭一扭的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李妍特别不明白,陈雅为什么不好好走路,难道这么一扭一扭的就真的很好看?

    关于这个问题,她还曾和丁小九讨论过,哪里知道丁小九特不屑的给来了一句。

    “你知道什么,人家男人就喜欢看这种奶牛似的女人,娇柔做作的一面,就喜欢看她们这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在他们跟前走过,知道这就什么么?”

    李妍诚实的摇头,丁小九嘿嘿一笑,特别有成就感的一甩她的长发,然后倍儿有气势的说:“这就叫做性感,这就叫做懂得怎么去勾引男人,学着点吧你!”

    说着丁小九站起来,学着走了两步,以丁小九那大大咧咧的个性,平时走路就跟刮旋风似的,现在故意这么一装,还真是特别的怪异,令人想发笑,李妍当时毫不客气的直接送给丁小九两大白眼,以表示自己此刻的内心感触。

    “嗯嗯,我知道,当然是按照您的意思办的,是是,哎,你打算怎么谢我啊,要不要请我吃顿饭,犒劳我一下,好歹我今天也陪着累了一天……”

    陈雅娇滴滴又特别甜腻腻的嗓音传来,李妍止不住打了个冷颤,就见原本笑的跟朵花儿一样的陈雅,突然变了一副脸,有些失望,还有些生气。

    “好,那你先忙……”说完将电话挂断。

    转过脸来,狠狠瞪了李妍一眼,李妍真想给她翻个白眼,再吼上一句,你在别人那受了气,就得撒我们身上来么?

    李妍还没吼,陈雅已经特嫌弃外加特别生气的开口了。

    “哇!你们怎么搞的,给了你们将近仨小时时间,就只弄出了这么一副鬼模样么?天哪!你们这是要害死我,也是要给你们自己自掘坟墓么?”

    陈雅用手捂住嘴巴,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表情。

    李妍瞅了陈雅那怪模怪样的表情一眼,颇有些莫名其妙,看向镜中的自己,现在头上还戴着各种做发型的器具,自然什么效果都看不出来,这小蹄子肯定是在洛君豪那儿受了气,没地儿发泄,就逮着人乱咬来着。

    这几个发型师,刚才那可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直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为她打理头发来着,虽然不太给她好脸色看,但那也是拜陈雅所赐,她实在有些看不惯陈雅这副狐假虎威的嚣张样儿!

    眼瞅着帮她做头发的人,立时变得有些手足无措,神情慌乱,外加有些害怕。

    虽然之前这几人也因为陈雅那番话,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看,但李妍知道,他们会这样做,罪魁祸首,乃是陈雅,所以她并不怪他们。

    于是出言安慰:“没事,别着急,还有时间,别慌,按照你们刚才的计划做就行了。”

    说着她特调皮的冲着那小助理眨了眨眼睛,模样显得有些顽皮。

    “不怕你们笑话,我对自己这张脸还算挺满意的,自认为,无论是做什么样的造型,都还过得去,不会太丑,所以你们就放下心来吧。”

    李妍的这一番话,加上她这故意调皮的眨眼,立马让气氛缓和下来,让原本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的几人,提着的的那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不少。

    陈雅在一旁目睹这一切,她自然不会让李妍好过。

    语出讥讽的说道:“李总助可真是有些自恋啊,如果你今儿十八,又或者你长着一副倾国倾城之貌,倒可以在这吹个牛。”

    李妍对于陈雅的冷嘲热讽早已经习惯,所以她也不生气。

    “是人都会老,是人就不会永远停留在十八岁。陈秘书今年也不止十八了吧?”

    说着李妍笑了笑,扫了陈雅一眼,陈雅认为,李妍那眼神,怎么看怎么有些嘲讽的意思。

    陈雅正欲发作,李妍又道:“哎,至于陈秘书说的什么倾国倾城之貌,那些女人最后的下场怎样,难道陈秘书你不清楚么?”

    李妍的意思,陈雅自然清楚,长得倾国倾城的女人,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她不需要长得那么美丽。

    可是当真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被她几句话,轻而易举的反驳了,而且她半点好处都没有捞到,原本是打算压压她的威风,打击她一下,可是没有料到的是,最后却被李妍方将一军,这口气,陈雅如何咽得下去!

    她一张脸由红转绿,由绿转白,再转青,变得好不快活。

    看着陈雅一张脸变化莫测,李妍心中自然挺舒畅,她又不是什么圣人,刚被陈雅这么一说,现在逮到了报复的机会,还不趁机给扳回一成。

    “刚刘小姐说还得再等个大约半小时才行,陈秘书不然再进去敷个面膜,或是按个摩之类的,估计时间会刚刚好。”

    陈雅也不想自己巴巴的等在这里,听她这么一说,哼了一声,甩头便走。

    那姓刘的小姑娘,终于有些憋不住,笑出声来,旁边的造型师怕得罪人,毕竟陈雅好歹是洛君豪的秘书,而且他们相处这么久,也知道这陈小姐不太好伺候,大小姐脾气大,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生气,而让陈雅生气的后果是,他们挺“难过”……

    姓刘的助理,被自己上司狠瞪了一眼之后,又只得憋住笑,低头做事。

    又过了半个小时,陈雅有些不耐烦的从里面冲出来,人未到,声先到。

    “怎么还没有做好,人家去生个孩子都已经出来了,不就让你们给弄个发型么,怎么比人家生孩子还要困难……”

    原本脱口而出的话,在看到眼前的李妍后,便都统统被卡在了喉咙里。

    眼前的李妍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发尾稍微烫了一下,齐刘海,加上刚做了美容,让她本就光滑细嫩的脸蛋,更是吹弹可破,跟刚剥的鸡蛋似的。

    她的五官本就是那种特耐看,且挺精致清秀的类型,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小家碧玉,清丽脱俗。

    没有美到令人窒息的地步,却只要一眼,就像有种魔力般,让人挪不开视线。

    这一眼,将陈雅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责骂,统统卡在了喉咙里。

    她愣了半晌,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忙掩饰性的咳了一声。

    “那什么,就这样吧,虽然马马虎虎,但也总好过刚才那土得掉渣的模样。”

    李妍冲着一众为她忙前忙后的造型师、理发师、化妆师以及助理笑了笑。

    “谢谢,辛苦你们了。”

    小助理忙摇头摆手:“不辛苦,不辛苦,这是应该的。”

    李妍笑而不语,真真是高贵优雅的就像一个流着贵族血统的公主一般。

    “时间不早了,我去结账!”

    陈雅看不惯他们在这里你推我往,索性跑去结账。

    回去的车上,陈雅冲着李妍一阵上下打量。

    似笑非笑的说:“果然人还是需要打扮的,看你平时跟农村来的大妈似的,可是稍微化点淡妆,换个发型,再做个美容,模样完全就变了。起码现在已经成功由一个农村大妈,变成了一个城区的少妇。”

    陈雅这话看似是在表扬,实则却是在暗讽李妍从前土的掉渣,老得像农村大妈。

    说实话,她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常年鄙低乡下啊农村之类的人,往往要说谁,开口闭口就是你像个乡下来的,又土又没见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