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那样的难忘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2本章字数:3627字

    陈家村,这是为于轩国与容国之间的交界,但此刻在这里却显得异常的热闹。

    宁静被大队的兵马给打破了,四处都可以听到士兵的喧闹声和马鸣声音。

    一个小破屋旁的一个小井里,这里漆黑一边,一个身穿黑衣劲装,盘着头发的女子正警惕的看着周围,她有着一双绝美的容颜,雪白皮肤,精致五官,可惜脸上却多了一丝冷漠,她的名字叫韵儿,是容国的公主。

    韵儿身后是一个岁数与其同的女子,只不过她看起来却是狼狈多了,同样穿着黑色的劲装,但脸上却是有些乌黑。

    “姐,对不起。我不应该背叛你。”

    听着后面女孩的声音,韵儿笑了笑,轻轻将她扶了起来,“小草,留霜宫宫主欧阳道的手段你自己也是清楚,若是你继续为他效力的话,你迟早都会死的。“

    “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你将我的情报泄露给欧阳道的事情我不再追究,现在我们两姐妹要同心协力才可以对付法闻和离忧。”

    小草乖巧地点了点头,事实上也只有如此才能保住性命,说起留霜宫的话,那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潜伏在各国之间,为了动摇各国的政权进行取而代之,进行了非法的活动。

    传说,天下若是有能之人可以集齐传说的二玉壁,一玉栓就可以得到传国玉玺,为此,除了欧阳道外,各国的君主也在争夺。

    韵儿所在的容国也是在这一列之中,这一行韵儿与小草出来便是为了这个。

    小草抬头看着韵儿脸色凝重,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姐是在等待着轩辕远毅吗?“

    “不,我已经忘了他了。而且我在这里也不想看见他,我名字叫顾容韵韵,已经不再是轩国昔日的韵儿。“

    “姐姐,你果然还是忘记不了轩国的君主轩辕远毅,毕竟你和他曾经有过一段感情。“

    韵儿轻轻走过,用手抚摸着小草的头,笑了笑,“不,我已经忘记了。在还没有与父皇相认,还没有成为容国公主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而且当初也是他逼我跳河,在那一天,我就已经忘记了他了。“

    韵儿像是感慨着,眉宇之间却依旧出现了丝丝的忧愁和烦恼,小草并不聪明,但却也是识人之人。

    她看得出韵儿一直都处在感情的纠结之中,曾经的她和轩国君主轩辕远毅有过一段情,但最后却是被宫中之人所逼迫。

    而南守公,轩辕远毅的弟弟轩辕远荣对于韵儿也是非常的钟爱,她一直都陷入这两段感情之中。

    看着韵儿那张美丽容颜,她不禁叹息,自己的姐姐生来便是命运多桀。

    在陈家村之中,另外一边也是开始打了起来。

    一个身穿红色长服,披散头发的中年妇女与一名身穿深蓝色白云衣的中年男子对峙在一起。

    男子便是欧阳道的得力手下,法闻,这一次带着留霜宫大批的人一起前来寻找传国玉玺,而离忧就是这一次很明显的关键任务。

    离忧也是留霜宫的人,更是韵儿,小草,冷风等人的师傅,她所带过的徒弟一共有九个,分别以一一,二二,三三这代号称呼,韵儿便是以七七的代号称呼。

    而如今,法闻,离忧两人场面对峙却是让这一个事件都显得很是迷惑。

    只看见法闻一双冷漠的眼睛扫向离忧,用着尖细的嗓子开口,“我说你就不要挣扎了,你原本就是为主公效力的,但却是忽然背叛。”

    “你,你!你和欧阳道一样都不是好人!他抓了我的儿子要挟我,逼迫我与其合作,但是却将我的儿子杀了!我的冉儿被他害死的。”

    “即便如此又如何,如果你不帮主公的话,你便也要死!”

    说罢,两人便是战在一起,刀剑相交,火花四溢,碰撞声接连不断,在黑夜之中如闪烁的莹火虫,可惜,离忧终究是不敌法闻,一不留神便是被她用一把小匕首给刺中了。

    离忧忍着剧痛,一双眸子慌乱睃巡,逮住她擦匕首的当口,拔腿便逃命开。

    法闻依旧不慌不忙地擦着匕首,视线纠缠着慌乱逃窜的背影,唇角浮起一丝残忍苦笑。

    嗖。嗖。草丛里黑压压地急窜出几十个黑影。

    “法闻,茅屋窜出三个白衣女子,分别朝东西南三个方向逃去。”

    法闻把匕首插入刀鞘,眉角紧拧:“留两个人随我。其他的兵分四路,东西南各一路,茅屋尤其不能放过!”

    “是!”

    井下,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焦味混着霉味无比熏鼻,韵儿不禁呛得轻咳,井低空气稀薄,好在昨夜已悄悄命人点了把火烧井,否则这陈年枯井的沼气非闷死人不可。

    呜。呜。”小草闻声死命挣扎。

    韵儿急忙摸索着捂住她的嘴,压着嗓子:“想保命就别出声。听我说!我不再是留霜宫的七七,我是顾容。”三言两语道明身世,分明觉到怀翼里捆绑的人止住了挣扎,韵儿松开手,紧紧揽住小草,夹着三分愧意七分感伤:“小拐,你我情同姐妹。我不想害你,我想帮你,如今,有了父皇,有了容国,你我终于可以冲出生天。你可还愿跟着我?”怀里的人僵住片刻,忽的,却是狠命地点头。

    “好!小草,听我说。成败就在今夜,我们静下来等,信我。”韵儿搂紧小草,两姐妹偎依着靠着井壁屏息静候。

    不多时,茅屋果然起了动静,数着脚步声,至少有八九个人,这群人杀气腾腾地翻遍了整个院落。韵儿分明听得见柴堆倒落,门框卸下,继而是火势熊熊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么大火都逼不出人,撤!”

    脚步声渐远,忽的,却传来铿铿锵锵的打斗声。

    “呜。”小草出不得声,只得捉急地用头顶了顶韵儿的脖颈。

    “嘘。该是援兵到了,别急。”韵儿强作镇定,扣在小草肩头的手却禁不住颤了起来,自己哪里是运筹帷幄的材料?既无胆识,更无狠心。若可以,多望能平平静静地窝在一处茅舍,种桑养蚕、相夫教子,为何这粗茶淡饭的平常生活都是奢望?

    片刻,刀戟之音停了下来。

    “韵韵。韵韵。”

    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韵儿直了直身子,小草亦动了动。二人警惕地竖起耳朵,贴着井壁,只望能听得更真切些。

    “你在哪儿?我是轩辕远荣,你不是要借兵吗?我来了。”轩辕远荣瞅着漫天的火光,焦虑在院落腾来腾去。

    心重重的落了下来,韵儿拢着双手捂在唇边,呼呼。吹响两记马哨。

    “主子,人在井里!”随从执着火把便奔下枯井。

    轩辕远荣惊地腾空跃起,嗖地一脚踢落随从手中的火把,爆了粗口:“猪脑子吗?井底恐有沼气!”说罢,一把夺过随从腰间的缰绳。

    吊出枯井,韵儿禁不住抚腰大喘粗气,此时,先出井的小草已被松了绑。二人相视一眼,韵儿愧得红了脸,小草却是噙着泪,那眼神道不清是委屈还是希冀。

    瞥一眼蓬头垢面的人儿,轩辕远荣微蹙眉角,却是不假思索地从袖口掏出锦帕递了过去。

    “谢谢。”韵儿愣了愣,盈盈一笑,接过帕子却是递给小草,“救命之恩,他日当涌泉相报。”

    轩辕远荣见帕子被递给了小丫头,本有几分不快,闻声倒没了脾气:“我就欠了你的,如此,也算两清了。”

    韵儿却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模样,踮着脚扫望四下,难掩忧色,却又强装镇定。

    “怎么?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只管开口。”

    韵儿对着轩辕远荣清然一笑:“有劳南守公陪我在此等候片刻。”

    南守公?轩辕远荣不由沉下脸来,心底涌起一丝莫名失落。眼前的她,虽顶着个大花脸,却依旧明丽似颗夜明珠。心虚得紧,轩辕远荣急急移眸,失落愈甚,却强挤一丝笑意:“你千叮万嘱不得惊动哥哥,我。还是食言了。他最晚明日黄昏该能折回来。”

    韵儿到底惊到,怔怔回眸,定定地凝着他,眉间分明簇起一抹不快。顷刻,眸光一敛,韵儿懒于计较,行至院门口,拢着双手朝着夜空吹响了马哨。

    时间流逝,一炷香时辰过去了。

    马哨吹得越来越急,韵儿直累得抚腰弓了下来,却尤是不死心地扬声喊道:“可足浑毅。浑毅。”

    见她歇斯底里地唤着陌生男子的姓名,轩辕远荣莫名地动了气,腾上前便要阻拦。小草一把拦在了前头。

    “你让开!”轩辕远荣不耐地拂开小草。哪料这丫头马步扎实,纹丝不动,轩辕远荣愕地俯视,头一回打量这丫头,这主仆俩,一颗夜明珠,一颗黑珍珠,黑白分明倒真是一绝,一样的倔强。

    “呼。”远远地,马哨声和着马蹄声越来越近。

    待两匹马冲入院落,两抹黑影跳下马来。那瓣铁甲依旧冷冰冰的。而可足浑毅拖着步子,紧捂着腰,指缝还渗着血。

    “你。没事吧?”韵儿迎上前,俯身为他查看伤口,一道长长的剑伤几乎横腰划过。

    “公主放心,事办妥了。我死不了,已洒了止血粉。”可足浑毅别了别身子,脸色煞白,却指了指后面马背,“她快不行了,若有想问的,得赶紧。”

    韵儿这才注意到马背上还驮着一人,心绷得一紧,眼见冷风把那人扛下马,那靥苍白面颊映入眼帘那瞬,嗓际一哽,人僵住了。

    冷风扛着奄奄一息的离忧,甩开众人径直去了院落隐蔽一角。韵儿由小草搀扶着,碎紧着步子,随了上去。

    腰间的伤口血迹斑斑,止血粉的浓烈药味刺鼻,血似止住了。韵儿急急托起虚弱无骨的手,把起脉来,虚弱游丝。

    “师。父。”哽咽,韵儿搂着离忧,闷声抽泣,“怎。么?”

    紧阖的眼吃力地睁了开,眼神空洞涣散,离忧偏倚在韵儿肩头,苦苦一笑:“料不到为我送终的人竟是你。”

    紧着怀翼,韵儿猛一抬头,那眸子似要噬人,颤颤地冲着冷风低吼:“谁。干的?我几时说过要动她!”

    “若不是我们,她哪里逃得过法闻?我赶到时,可足浑毅以一敌三,不支受伤。我们顾不得替她止血。”

    “是。法闻。”离忧揪着韵儿,凑近脸,急切道,“我快不行了,听我说。”

    “对不起,我骗了你。”离忧仰着头,面色皑皑如雪,苍白的唇映着火光浮起一抹诡异寒光。扫一眼黑压压满院的人,离忧笑得欣慰:“果然冰雪聪明,想来我今日所托该不会落空。我以。两桩报酬换你两句承诺。”

    韵儿只觉悲从心来,托在她手腕上的纤细五指搐了搐,那脉息渐褪,恐是无力回天之兆,急急阖目却止不住泪水涟涟:“师父放心,我会替你报仇,杀了欧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