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决策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279字

    说客车轮轴般踏破了承明殿偏殿的门槛,韵儿只觉度日如年。外婆苦口婆心,哥哥嗔怪怒怨,嫂嫂动之以情。任韵儿铁石心肠,也难以招架,最熬心的还是一个屋檐下的他。回想那夜,那声相求褪尽了古铜眉宇的血色,凝固了桀骜的眉,磨砺了尖锐的眸,他缄默不语,漠然离去。韵儿总觉后怕。尤是他既不放行,亦不露面,便是那退回的夜明珠,也是差方平送来的,韵儿便觉心慌,更有丝丝缕缕道不清的愁绪。

    这日,韵儿心不在焉地逛至玉堂殿,顷刻,便为满院的木槿住步。自兄弟俩冰释前嫌,溪露宫便把王太妃送至雍州的南守公府安享晚年。玉堂殿成了一座冰冷的空院。环顾四下,竟有一瞬似回到了旧年春日,韵儿揽过一枝木槿闻了闻,又择下两枚树叶,轻轻拭净,凑近朱唇吹了起来。

    孤清之音惹得小草直皱眉,扭头望向院门,眸子唰地亮了。

    “公主真是好雅致。”轩辕远荣阴沉着脸,瞥见纤纤玉指间的木槿叶,唇角浮过一丝蔑意,“不晓得的,还以为公主有多惦念溪王呢。”

    “惦念确也不假。”韵儿抽开木槿,轻柔地摊手,凝着两瓣绿叶翩翩坠落,“他纵是惹怒了天地,惹恼了万民,却独独不曾负我。”

    不以为然地撅嘴,轩辕远荣难掩愠意:“若是公主果真这般重情,又岂会如此对陛下?顾容月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值得你背弃陛下?”

    韵儿探究地抬眸,撞见那两轮蹙作利刃般的眉,没来由地背脊腾起一阵凉意,无心与他斗嘴,便别过了脸:“小草,是时辰该回去了。”

    “慢着!”轩辕远荣伸手一拦,凝眸一瞬,叹气摇头,“你是不是被顾容月捏了什么把柄?你说,要我怎么帮你。”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韵儿到底有些惊到,应对这几日轮番的游说,无外乎怨他当初绝情,苦诉而今心死,虽则都是事实,却无不在遮掩最真的真相,自己绝不会为了虚幻的情而舍弃母亲。

    见她脸色都变了,轩辕远荣暗舒一气,贴近一步:“从陈家村遇袭,我便猜到了。你此来轩国,绝不是。独独忧心战局。你在为顾容月卖命。你多虑了,只要你开口,天大的事,哥哥也会为你扛着。若是你不想哥哥知,大可告诉我,我帮你!”

    凝着笃定从容的眉宇,韵儿禁不住心生一丝感动,却也只是须臾而已。别过身子踱开几步,韵儿涣散地摘下一朵木槿,贴着小草的鬓发比照一番,翼翼地插入青黛:“小草眉清目秀,本是戴什么都好看。独独这木槿。”遗憾地摇摇头,韵儿又把花摘了下来:“生在枝桠上,细看还有一份独特花色,摘在手里,戴在鬓上,便逊色了。”

    轩辕远荣皱眉,只觉她打哑谜般猜不透。

    “我便如这木槿,他曾是摘花人,却不是惜花人。”韵儿捻散花瓣,花蕊片片飘落,坠入潮泥,“我情愿留在枝上,或是落入泥里,亦好过被晾作一朵干花,封在妆奁里,一生苦等,一生遭弃。我没什么苦衷,我只是找到了栖身的枝桠。”

    孤傲的脸顿染薄怒,轩辕远荣冷冷逼近一步,再一步,直逼得韵儿止不住避退:“难不成你真如传言。爱上了那个白虏?”

    “你!”韵儿涨红了脸,羞窘得声线微颤,空拳紧拧,顷刻,脑海闪过一个残忍得足以轰退整座溪露宫的借口。松开双拳,韵儿顺了顺容颜,清冷一笑,满不在乎:“他予我重生,予我依靠,予我自由。我有何理由。不爱他?世上唯独他是值得背靠的高山。我如今只想回家。若你们再囚着我,保不齐他会大军压境来接我。”

    “你——”轩辕远荣戳着食指轻搐,俊逸眉宇拧得些许狰色,一时竟接不上话来。

    心虚得紧,韵儿却一鼓作气地倒逼上去,微微踮起脚,直勾勾地凝着气急的人儿,轻飘飘地讽道:“你们轩辕家的男人还真是奇。前番,哥哥保媒,弟弟来娶我。此番,又调了个。这天下又不是你轩辕家的天下。我顾容韵韵轮不到你们哥俩孔融让梨!”脚跟着地那刻,韵儿敛眸别目,抽身离去,只剩轩辕远荣气得狂踢木槿丛泄愤。

    “切——什么东西!”躲在后院偷听的李双气不过,便想冲出去揪韵儿理论,却叫苟曼青拉拽了回来。

    “她铁了心回她的家,岂不更好?”苟曼青满目鄙夷,阴柔浅笑。

    “皇后姐姐,话可不能这样说。她认贼作父也就罢了,凭什么轻视陛下?什么叫‘天下又不是轩辕家的天下’?”

    瞅一眼那愤愤难平的脸,苟曼青转身往回踱步,笑得轻快:“她是想回家想疯了,才会激怒陛下。也好,省得你我做丑人了。安心啦,回吧。”

    “妖女,恬不知耻的妖女!”李双气得直跺脚,边走边骂,“真是丢尽了我李家的脸!丢尽了。”

    湛湛的,天那般蓝,云那般白。

    瞥一眼身侧黑影,韵儿展臂阖目,深吸一气:“委屈你了。”

    “他们并未为难我,谈不上委屈。”铁甲下隐隐浮起一丝淡笑。

    远望一眼直坐马上的顾容垂,韵儿从袖口掏出一樽小瓷瓶:“闲来无事,调了点膏药。入夏,烧痕瘙痒难耐,涂点这个,该能缓解一二。”

    冷风微怔,迟迟接过瓷瓶。

    “有吴王接我,你不必担心。倒是你留在轩国,万事小心为上。一有消息,赶紧捎信给我。”

    渭水年年水患,五月天,暑气渐盛,家家户户抽丁赶固堤坝,修葺桥墩。这等与民共苦的光景,如何会少得了天王?百姓们对这位新晋天王亲民的举动早已习以为常,自顾自地赶工,自顾自地农忙。

    就着方平拎来的半桶水,轩辕远毅捋起衣袖,拂水搓洗手臂上的淤泥。

    “陛下,人已到雍州地界了!”轩辕远荣弓腰凑了过来,满是不耐。

    唯是微微一顿,轩辕远毅慢慢悠悠地洗着胳膊。

    “哥!”

    轩辕远毅耸肩,甩了甩胳膊挣开弟弟,接过方平替来的帕子,擦了擦手,云淡风轻的脸波澜不惊:“责令沿途各府衙,顾全礼数。”

    见哥哥抽身要走,轩辕远荣一把拽住:“哥,你到底在想什么?这回若放她走了,怕是——”

    眸若冰川,轩辕远毅冷瞥一眼,唇角勾起一丝细弧:“孤从不强人所难。”

    轩辕远荣泄气地松开手。

    轩辕远毅微扬下巴,放眼幽幽渭水,冷毅模样:“值得背靠的高山?孤会让她亲见什么是山崩地裂。不出三个月,顾容月自会乖乖送她回来。”撂下这么一句,轩辕远毅疾步而去,惹得方平一路小跑。

    “陛下,”方平苦皱着眉,欲言又止模样,“匠人回禀,玉璧所沾之物是蜂蜡。为何还要放她走?不可呀。”

    步履骤止,轩辕远毅极目远眺,眸子幽冷,顷刻,凄清苦笑,便又阔步而去。

    马不停蹄,车轱辘噪杂不止。韵儿歪靠车厢,面若菜色,只觉阵阵反胃,便不得不闭目凝神。

    小草刚要起身撩帘,竟被颠得险些一个踉跄:“公主,王爷这是怎么了?越求他慢,他却越赶得急。”

    韵儿幽幽睁眸,有气无力:“堂堂亲王,远行千里迎个异姓丫头,如何不是奇耻大辱?吴王素来心高气傲,由着他吧。”

    “可。我都受不了,更莫说公主您了。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轩国。”

    “小草,”韵儿直了直身,面色不虞,“休再提轩国,尤其回了宫,万万提不得。”

    小草耷拉下头,唉声叹气:“我本不该多嘴,可。您实不该当着南守公的面。说那番话,不晓内情的,难免。胡思乱想。”

    韵儿小心翼翼地从袖口掏出一团丝帕,摊在掌心,唇角翘起一丝凄清笑意:“流言蜚语若能为我所用,我不吝吃几口唾沫星子。清者自清,真相终有水落石出一日。”

    “轩王若是知晓。”小草指指韵儿掌心的莹白,苦下脸来,“你们可就。”

    韵儿漠然地纳着丝帕入袖,冷涩垂眸:“为了娘,掳人杀掠都做了,不差这个。”

    “公主。”

    “小草,”韵儿伸出手,恳切地望着愁眉苦脸的近侍,“你的心思,我懂。我应你,铲平留霜宫那日,我便备下嫁妆送你回轩国。”

    “公主,我不是。我。”小草够着韵儿的手,羞红着脸低了头。

    “我懂。我的心思,你也该懂。往后。”韵儿沉了沉眸,紧了紧掌心。

    “嗯。”小草一个劲点头,“我懂,找回夫人要紧!”

    邺城,依旧车水马龙,容宫,却异于寻常的平静。宫门不见父亲,便连宫人亦不多一个。韵儿嗅到诡异,不安暗涌,却佯装镇定。步辇行至芙蓉轩,竟不见宫人出门相迎。

    小草搀下韵儿。二人对视一眼,步履迟疑地迈入宫门。

    “呃——”腰间吃痛,韵儿禁不住一声闷哼,叮咚。只见一粒碎石子顺着裙襟骨碌碌地滚落地上,尚不及回神,腰间又是几记闷痛。

    “太子殿下,您这是做什么?”小草赶忙挡在韵儿身前,顾得上行礼便顾不得挡碎石子。

    “哼!”八九岁的顽童撂开弹弓,蛮横地拂开宫人,蹭蹭便逼了上来,“我是来给毅哥哥报仇的!”

    “暐弟,你说什么?”韵儿惊愕地望向同父异母的弟弟,声音尽染慌乱。

    “母后说的不错,你就是个扫帚星。”顾容暐瞪着韵儿,圆溜溜的眼原是熠熠无邪,偏却此刻浸染仇恨,指着韵儿瘪嘴骂道,“舅父就毅哥哥这一个儿子。杀人偿命,你以为逃去轩国就了事了?来人啦,把她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