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好好相处哦

    更新时间:2018-09-12 15:05:13本章字数:3091字

    找什么工作给这丫头做呢?岳澄智一边来回乱翻,一边苦恼地想。

    他正苦恼着,身后的许翎翎已经拿来了吸尘器开始打扫了,“哎……这个太累了,你弄不来的,做点别的吧。”岳澄智忙制止她。

    “没事的。”许翎翎把散落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继续吸地,“我经常做这些的啊,而且我又没上过大学,你的那些文件啊,外语啊什么的,我都看不懂的。”她状似无意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岳澄智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心口酸酸疼疼的。

    “你不喜欢学校吗?”岳澄智有些疑惑的问,像她这样拼命赚钱的生活,哪有做学生来得轻松自在。

    “傻瓜!”许翎翎闻言轻笑出声,“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好命,一生下来就不愁吃穿啊。”

    “我爸爸以前做生意欠了别人钱,他受不了压力,就离家出走了,我妈妈从那就一病不起,我当然要努力赚钱啦。”说话的空挡里,她已经打扫完了地面,开始着手收拾沙发,转头见岳澄智愣愣的呆在那,“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她轻笑着说。

    就是因为有许许多多的曲折与艰难,才更体会到人生中点滴的小小幸福,她感谢命运所有的安排。

    岳澄智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忙个不停的女孩子,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投射到她的脸上,让她整个人置于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然而她的脸上,是比阳光更加夺目灿烂的微笑,他不由得就有些看呆了。

    “喂,傻站着干什么,这么大的办公室要我一个人收拾啊?你这真够乱的。”迎面砸来的抱枕打断了他纷飞的思绪。

    “……你有没有搞清楚谁是发你工资的人啊?”

    打打闹闹了一下午,两个人终于整理完毕,许翎翎很大爷的翘着二郎腿,抖了抖手上的纸币。

    “看在你这么卖力帮忙的份上,我请你吃饭啊。”

    “真的!”累的瘫在椅子上岳澄智眼睛一亮,不错不错,这丫头还挺上道,往西餐厅里一坐,两杯红酒下肚,嘿嘿,不信她不被他迷倒!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岳澄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大盆小龙虾,油汪汪的盆子里起起浮浮的全是红彤彤的辣椒,“你就带我吃这个?”

    “咦?你以为是什么?”许翎翎已经抓起一只开始大快朵颐了,满嘴的油光,呜呜噜噜的问。

    岳澄智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她的嘴角,“这种路边摊不卫生的,你看,老板数完钱又去做菜。”

    “切,事儿精,你没听说过吗?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许翎翎翻了个白眼,继续狂吃。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解决完一盆麻辣麻辣的小龙虾,一人一罐啤酒,沿着路灯慢悠悠的走。

    “哎,你到底欠了多少钱啊?要这么拼的打工。”

    “你不会是想替我还债吧?”许翎翎斜睨了他一眼,笑嘻嘻的问。

    “你怎么知道。”岳澄智竟然止住脚步,一本正经的回答。

    就像猫咪觉得有趣而去抓毛线团玩,最后却被毛线缠住,对于岳澄智而言,许翎翎就是那团毛线,原本只是觉得有趣兴起的想法,竟然慢慢的让他真心对待,他……想要跟许翎翎走的更远。

    许翎翎脚步未停,走了一大段路才发现他还傻傻的站在自己身后,神情很是认真的看着自己。

    “傻瓜!”她被他炙热的眼神烫的脸蛋红红,半天才喃喃道。

    “你说什么?”岳澄智看到她唇瓣动了动,却没听到她说话,跑上来问。

    “你为什么要追求我呢?真的是为了无聊的报复游戏吗?”她鼓起勇气问出憋了一天的话。

    此刻天已经黑透,唯有路灯暖暖的光倾泄而下,洒在两人身上,这是许翎翎少女时代无数次幻想过的场面,高大俊朗的男生,温暖柔和的光线,还有和背景一样甜蜜柔和的话语,“追你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喽,我觉得……嗯,你有点不一样。”岳澄智抓抓脑袋,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

    他的直白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又觉得有趣,她还从没见过他这样直接的人,一种从未有过的轻快从砰砰乱跳的心口升起,她快要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了。

    低着头的女孩子半天没有反应,他有些着急,“哎……你怎么不说话啊?”

    “唔,原来只是有点不一样啊。”她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前走,嘴角已经绽开了笑容。

    许翎翎小心翼翼的倒了半杯奶到咖啡里,又狗腿的递到对面的中年美妇人面前,“岳太太,只加半杯奶的拿铁,嘿嘿,可以喝了。”

    “不用这么客气的,我姓宋,你叫我宋阿姨好了。”宋美芝优雅的接过咖啡杯,却没有喝,随手放在一边后,她开始不动声色的打量对面的女孩。

    长相倒是还算标志,就是穿衣打扮透着一股寒酸,私家侦探送来的资料上说她家里欠了一大笔高利贷,应该没错。

    “那个……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许翎翎有些不安的问,今天她正在店里干活,领班突然说有人找,她还以为又是岳澄智为了见她故意扯的谎,自从那天之后,那家伙就以她男朋友自居,对她管东管西,几次三番的让她辞掉快餐店的工作,开玩笑!

    她还根本就没有答应他呢。她火急火燎的跑到咖啡厅,才发现是这位太太,许翎翎越看越眼熟,想了半天她终于记起,这位不就是岳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吗?她经常代表岳氏集团出现在新闻上,嗯……岳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那不就是岳澄智的妈!!!

    许翎翎被惊出了一头冷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澄智的新朋友。”宋美芝笑得很是优雅。

    “澄智最近学乖了不少,也愿意静下心处理公司的事宜,听他说是新交了一个很有上进心的朋友,我很好奇,冒昧的就来了,不过好像打扰到你工作了。”

    “哦……没关系的。”许翎翎连连摆手,“今天店里也不是很忙,没关系的。”

    “我很好奇,许小姐跟澄智是怎么认识的呢?”宋美芝意有所指的看了看许翎翎随手放在一边的工作服,笑得越发温婉。

    她的笑容好像带着刺,毫无疑问,许翎翎此刻已被刺伤,一个快餐店的服务员跟大公司的未来继承人,连相识都引人好奇,更别说是别的关系,这位岳夫人真是厉害,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她知难而退了。

    “是我送外卖时认识的,慢慢就认识了。”她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种灰心的语气。

    宋美芝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了。

    回到店里许翎翎仍处于那种沮丧的状态中,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的,店长只好放了她提前下班,让她回家休息。

    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小巷子里,许翎翎并不觉得恐惧,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到处都是脏水垃圾的街道,阴暗破旧的楼房,每个月定期来催债的混混,医院里妈妈的药费单,跑来跑去的打工,这似乎是她生来就应该承受的,她也从未感到厌烦,然而岳澄智就像是一缕阳光,在她未预料的时刻突然照进她的生命,他莽撞,热情,善良,是她喜欢的类型,然而现在,她突然有点讨恶这样的他。

    因为他,她第一次讨厌自己的家庭,怨恨自己的出身,甚至常常会自私的想,自己为什么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那样就足以与他相配。

    越想越沮丧,她低着头,未曾注意到慢慢靠近的黑影。

    “啊啊啊!”正出神的她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立即吓得魂不附体,尖叫连连。

    “哈哈哈,胆子真小!”岳澄智笑弯了腰,见她被吓得脸色苍白,眼角泛泪,连忙轻轻地拍抚她的背,“别怕别怕,我跟你闹着玩呢。”

    许翎翎本来就一肚子心事,被他一闹更觉得火气上冒,当即冷着脸拍开了他的手。

    “你生气了?”见她脸色不好,岳澄智怕怕的拿开了爪子,随即又委屈的的说:“我到快餐店找你,领班说你提前下班,我担心你,又特地跑来看你回家了没。”

    “那真是谢谢岳少爷了,为了我这样的人还特地跑一趟。”许翎翎冷着脸的甩出这句话,转身就走。

    岳澄智被她的态度搞得不知所措。

    “你怎么啦?又有人来要债了吗?”

    他追上去拉她的手,却又被甩开。

    “我欠钱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这下岳澄智真的怒了,她说话阴阳怪气的就算了,还句句伤人,他快被这丫头气疯了。

    “你到家我就放心了,我走了。”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岳澄智强迫自己转身走人,再继续说下去他怕自己会被她气炸!

    他脚步飞快的离开,当然没有看到身后的许翎翎已经通红的眼眶。

    许翎翎没有太多的时间哭泣,医院给她下了通知,妈妈的病不能再拖了,再不动手术病情会更加恶化,催债的那帮人来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她每天忙的团团转,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岳澄智,这个人,已经成为了一个越来越淡的影子,就像每一个曾经的过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