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美好的清晨

    更新时间:2018-09-12 15:05:13本章字数:3135字

    “嗯,警察明天会到徐峰学校贴一张道歉声明。”岳澄智拍了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在许翎翎肩头呼呼大睡的徐峰的脸,“别睡了,我们回家。”

    “唔,哥,已经解决了吗?”徐峰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自然而然的喊了岳澄智一声大哥,许翎翎看着弟弟的包子脸,不禁感叹单纯和单蠢只是一字之差啊,“嗯,回家吧,明天就能正常回学校上课了。”

    岳澄智勾起徐峰的脑袋,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直接无视掉许翎翎那一脸不爽的表情。

    夜已经深了,老旧的公寓楼隔音效果很差,许翎翎都能听到隔壁徐峰房里辗转反侧的声音,这样差的环境,岳大少爷该是不习惯了吧,何况徐峰那小子的睡相有多差,许翎翎可是很了解的,拿过手机,许翎翎打了个短消息。

    :睡不好吗?要不要我跟你换换房间?

    他很快就回复了:除了我之外不能跟别的男人睡一起!

    许翎翎不禁失笑,半晌摸出手机给他回复了:晚安。

    岳澄智起床后意料之中的全身酸痛,小心挪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岳澄智一边活动僵硬的手臂,一边去洗漱,经过客厅时闻到早餐的香气,狭小的厨房里,许翎翎正忙碌的准备早点。

    天气闷热,厨房里有都是油烟,可是岳澄智却有种很温暖的感觉,似乎这个女人总是能给他带来一分钟感觉,温暖却又安心,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踏实感觉,是他前几十年从未感受过得。

    “在煮什么?”禁不住从后面拥住她,她好瘦小,这样拥抱她几乎可以完全禁锢她的四肢,他轻轻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

    “快去洗漱,煮了粥。”许翎翎一边搅动锅里的粥,一边催促他去洗漱。

    “姐,早上吃什么啊?”徐峰打着哈欠来到厨房,却被两人亲密的动作惊的查点闪到腰,不过她惊讶的表情很快收住,“你们继续……呵呵……呵呵呵。”

    徐峰迅速退出,开玩笑,许翎翎要是能顺利搭上这个小金龟,那他们姐弟的日子可就好过了,他一定要想方设法给他们创造条件!

    许翎翎发现早餐桌上气氛非常诡异,徐峰一直对着岳澄智挤眉弄眼的,她一看这两个人,他们就又迅速的低下头,一定有事瞒着她。

    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吃完了早餐,岳澄智提出要送姐弟俩上学上班,被许翎翎果断拒绝了。

    “你也有事要忙,再说这里公车很方便不用麻烦了。”许翎翎总是下意识的去抗拒和岳澄智关系的升温,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在一起,但是还是从心里抗拒,两个人家庭出身差距太大,她心里总有自卑的感觉,也不愿意让熟人知道两个人的关系,生怕别人会觉得自己是因为岳澄智的家庭才和他恋爱的。

    “什么嘛!明明很远啊让澄智哥送一下不是很方便吗?”徐峰不满的大叫,他真不明白他姐怎么想的,岳澄智条件这麽好,都不知道主动一点!

    徐峰这小子,什么时候很岳澄智关系这么好了?

    澄智哥?

    许翎翎无语得瞪了他一眼。

    岳澄智又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她是个多么倔强的人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她是自尊心极强的人,他有怎么舍得让她因为自己为难。

    “嗯,那就坐公车好了,我送你去车站。”

    三人出了门,谁也没注意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跟着他们。

    “夫人,这些是少爷最近的照片。”宽大的红木办公桌上散开的一张张照片,全是岳澄智和许翎翎的个钟互动,有两个人一起逛街,在公园得长椅上相互依偎,牵手走进电影院,而办公桌后的中年美妇人的神色随着看到这几张照片而逐渐变得凝重。

    “看来这小子是越来越放肆了!竟然还没断掉和她的联系。”

    “是的,少爷似乎很上心,昨晚甚至留宿在外面。”

    张美云不在说话,只是表情越发严肃,手中的照片几乎被捏皱。

    天气很好的一天傍晚,许翎翎领着大包小包超市里的打折蔬菜回家,心里盘算着晚餐,如果她没有往那边的垃圾堆扫一眼,今天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天,她会和往常一样,上了楼准备晚餐,然后洗澡休息。

    但垃圾桶那边的响动引起了她的注意,一个满身肮脏的男人佝偻着身体在那一堆垃圾旁边翻来翻去,她不由自主的上前去看,那男人的身影实在眼熟,她肯定是自己曾经见过的,往事电光火石般的在脑海中闪现,她静静的站住不动,心里的想法随着那个男人露出的脸被证实,她反倒说不出话来。

    “怎么在这?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许翎翎抖着嗓子说不出话,眼前这个男人,她名义上的父亲,在欠下一大笔债务后逃跑了的人,毁了她整个青春的人,不是应该过得比任何人都好吗?

    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变成这样落魄的样子?

    那人显然认出了许翎翎,惊讶的说不出话,半晌,逃命似的跑调,许翎翎只觉得无力,这样让人尴尬的重逢,实在不在她的预想范围,人生……为什么总是苦涩。

    失魂落魄的开了房门,许翎翎无力的瘫坐了下来,想哭,眼泪却下不来,也许是都流净了吧,只有心痛的感觉一直在胸腔里徘徊不散,再这样伤感的时刻,竟然先想到了岳澄智,想给他打电话,说说自己的心情,拿出了手机,却没有勇气播出那几个号码。

    想了半天还是作罢,有些痛苦,不是能跟别人一起承担的,是谁说过,能说出口的委屈就不算是委屈,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算是问题,虽然是戏言,但也颇有道理。

    这件事本也没什么,比起哀春伤秋的感叹命运,对许翎翎来说更重要的是怎样赚多点钱,生活就这样被各种各样的兼职充斥了,每天忙来忙去的倒也不觉得那么难熬了,但许翎翎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件已经快被她遗忘了的事竟然带出了一连串的麻烦事。

    最近这几天许翎翎明显感觉到有些不怀好意的小流氓在楼下徘徊,后来又接到几通恶声恶气的电话,许翎翎有些迷糊了,上个月刚拿了工资就拿去还债了,那些讨债的虽然流里流气,但也颇有江湖义气,一般来说只要月月都有钱还。

    一般不回再来骚扰,许翎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只是嘱咐徐峰来回上学都注意安全,放学回家后一定立即回家,没想到就是这样,还是出了事。

    接到警察局电话的时候,许翎翎正在快餐店打工,电话那边一句聚众斗殴让许翎翎手抖了一下,汉堡和饮料洒了一地,顾不上清理,许翎翎拿起外套钱包就去了警察局。

    一路上,她急的眼泪快要冒出来,怎么会这样呢,徐峰平时虽然调皮了点,但一直是老实的孩子。

    斗殴?怎么可能,许翎翎害怕是别人把徐峰给打了,一路上手机在手中攥出了汗,她还是没播出岳澄智的手机号码,潜意识里,她还是不想让他掺和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里,急匆匆的赶到警察局,许翎翎一见徐峰,眼泪就要出来,昨天还好好的。

    这会整个人没精打采的缩在角落里,衣服都皱巴巴的像风干的咸菜,许翎翎心疼的不知道怎么好,警有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察上来。

    “你就是这小子的家人,昨天他和一群人在大学门口打架,打伤了几个人,现在人家还在等着医药费呢!”

    许翎翎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好话,当即发了火,“问我要医药费,我要去管谁要医药费,我弟弟进了警察局不是应该先把监护人叫过来吗?我还没到谁允许你们申他的!”

    那警察没想到许翎翎看上去人小小的一个,竟然这么大的脾气,愣了一下,楞过之后就要发火,“嚷什么!嚷什么!这是让你胡乱嚷嚷的地方吗?还把警察放在眼里吗?”说着就开始摔手上的一打文件,许翎翎也不是好惹得,她这么多年带着弟弟生活,能到今天自然不是什么小绵羊的角色,眼看着就要在警察局里闹起来。

    徐峰在一边急的团团转,无奈场面越来越混乱,他根本插不上话,情急之下他拿起了一边的固定电话,给岳澄智打了个电话。

    岳澄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城西警察局,他皱了皱眉,警察局有什么事找他?

    他可一向是奉公执法的。

    “澄智哥,你快过来吧,我姐快跟人打起来啦!”那边徐峰的语气不想是开玩笑。

    岳澄智本来悠闲悠闲的斜靠在沙发上品酒,闻言就知道肯定是许翎翎那个女人又惹事了,当即拿了车钥匙就要走,一边的陈美看岳澄智那副火烧火燎的样子就猜到肯定跟许翎翎有关系,心里明明恨得牙根痒痒,可面子上却要不动声色,“我跟你一起吧,城西那边我有熟人。”

    岳澄智本来不愿意带上她,一是陈美这个人总爱粘着他,他有点厌烦,二是他也能感觉到许翎翎不高兴他跟陈美混在一起,每次看到许翎翎那有点强颜欢笑的脸他就心里有点难受,可是陈美这样一讲他有想起来陈美的家族在城西是有点势力的,又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