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我们真的不是一路人

    更新时间:2018-09-12 15:05:13本章字数:2983字

    两个人把车开的飞快,不一会就到了,来的路上陈美就已经打过电话了,所以这一会许翎翎已经在一边办手续了,岳澄智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又气又恼,只想把她拉过来狠狠地骂一顿,看到她眼睛的一片乌青,有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你怎么过来了?”许翎翎看到岳澄智走过来,细眉就拧了起来,转眼看到徐峰低着头不说话,就明白了个几分,看到跟在岳澄智身后的陈美,许翎翎只觉得有点无力,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觉得有点烦,她不的不承认,她不喜欢岳澄智总跟陈美一起,很不喜欢!

    但面上又不能表现出分毫,仍旧不动声色的填表格,岳澄智知道她又不高兴了,她每次不高兴都会不声不响的,但是脸上的表情会越来越冷,就像现在,他觉得许翎翎脸上阴沉的能滴下来水了,“怎么回事?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过来了?”

    岳澄智拿过她手里正填的的表格,随手递给一边的陈美,“哎,岳澄智你把我当什么啊?敢使唤我干活!”岳澄智理都不理她,把许翎翎拖到停在警察局门口的车上,他要好好跟她理一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个女人是不是认为自己是女超人啊?

    怎么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自己抗呢,那要男人有什么用,要男朋友有什么用?许翎翎本来就一肚子火,低着头也不说话,沉默让车里本就压抑的气氛更加沉闷。

    “喂,怎么不说话?”岳澄智轻轻碰了碰她的脸蛋,她仍旧倔强的咬着唇不说话,一副沉默到底的模样,岳澄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不高兴了,我还没说你,你就不高兴了。”

    岳澄智扳过她的脸,“有事情不是应该先找我吗?为什么自己过来,都不给我打个电话,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吗?如果我没有来的话,如果徐峰不给我打电话的话,你今天万一在警察局起了冲突,你就不害怕会吃亏吗?”

    岳澄智讲头抵在她的肩窝,有些疲惫的叹气“我总有这种感觉,翎翎,即使是离你很近,我也觉得离你有千山万水的距离,什么时候,我才能走到你的心里?”岳澄智的脸上是许翎翎从未见过的迷茫神色,她的心也软了。“你觉得我们会在一起吗?岳澄智。”许翎翎轻轻的问。

    “为什么这么问?你觉得我们不能在一起吗?”

    “没什么?”许翎翎觉得自己快要落泪了,生活的压力,金钱的匮乏,时时刻刻像一座沉重的大山紧紧的扼着她的喉咙,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但是再艰难,也不能在人前显露半分,因为没人能够帮助自己。

    许翎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一个人处理所有的麻烦,习惯了把眼泪往肚子里咽,她有时候觉得上天真的是不公平,自己为什么要承受这些苦难,似乎人生道路上,等着她的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痛苦与不幸。

    可是,她遇见了这个叫做岳澄智的人,好像她前半辈子的所有不幸都是为了遇见这个人,他正直,善良,优秀,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像是正当午的太阳,独占整个天空,源源不断的释放着热情与活力,象征着所有美好的事物。

    许翎翎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乞丐,突然捡到了一大块金子,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紧紧的把金子攥在手里,就怕会被别人觊觎,可是现在呢,现在她经过了最初的狂喜之后,她有些害怕了,她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

    这是不属于她的东西,不属于自己的早晚还是会不见得,与其再次经历那样得而复失的同居,她宁愿早早放手,她的人生太痛苦了。

    “岳澄智,刚刚在警察局,我才知道为什么徐峰会跟别人打架,我前几天碰见我爸爸了,他走了这么多年,我为了替他还债这些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一天要打几份工,一分钱一分钱的攒着,就想着能早早的把钱还上。

    可是他呢,你知不知道他现在落魄成什么样子,拿走了家里所有钱的人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你说对不对她不应该比我们任何一个人过得都好吗,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岳澄智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轻轻的抚她的头,过了一会,许翎翎得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徐峰跟别人打架,就是因为我爸让债主去管徐峰要钱,他又欠下好多钱,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没有把钱还清的那一天了,我会不会一直都这样?”

    “不会的,翎翎,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会吗?怎么会!”许翎翎突然激动起来,推开岳澄智大哭,“你妈妈说的对,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的,你看看你自己,你在看看我。我们何止是云泥的差距,我在警察局里又哭又闹都没办法解决的事,你只要打个电话就解决了,我有一大堆永远也没办法还清的债,可是你呢,你的生活好的让我都有些嫉妒了你知道吗?我们这样温暖可能会有结果,你和那个陈美才是一路人你懂不懂?”

    许翎翎有些歇斯底里得又哭又叫,岳澄智知道她是真的到了极限,生活的重量快要把她压垮了,她快要承受不住了,他伸手反锁了车门,任由她在自己怀里哭泣,他没有感到一点点厌烦,反而,她的悲伤好像都传到了他的心里,他完全可以感受得到她那种痛苦的,无奈的心情,他甚至也有了一种想要哭泣的心情。

    他心爱的女孩,正在哭泣,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多想把她抱在怀里,抚平她所有的伤痛。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透了,徐峰下了车,许翎翎因为今天累了一整天,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徐峰正要把她拍醒,岳澄智轻轻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挥手示意让徐峰先上楼去,等徐峰走后,岳澄智才轻轻的为许翎翎披上一件厚外套,她的眼睛还微微有些红肿,往日白白净净的小脸经过今天一天的折腾已经乱七八糟了。

    岳澄智安静的看着她的睡颜,心疼铺天盖地的袭上心头,他其实明白她的心情,许翎翎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会让他感到这样深切的疼,岳澄智顺风顺水的前二十几年终于有一天也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想保护一个人,就要让自己变成更为强大的样子,岳澄智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程度是无法做到的,那么只有更加努力的前进。

    这样想,往日十分枯燥无味的工作都变得有意义起来,只要一想起许翎翎在警察局无助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肩上所承担的是怎样的一份责任。

    这边的岳澄智是满腔斗志,许翎翎那边却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因为许翎翎从警察那里得到的消息,那天之所以徐峰会和别人打起来,完全是因为那帮小流氓惹事,徐峰一向是老实听话的孩子,是绝不可能跟别人发生矛盾。

    许翎翎直觉是有人故意的,果然,负责这个事的民警告诉许翎翎其实是一帮讨债公司的小混混惹得事,这让许翎翎成夜成夜睡不好觉,她不怕那帮人找自己,却害怕找上徐峰,这样辗转反侧了几天,得到的结果就是——要尽快把钱还完!

    照着这样不停的打工,可能再过几年也还不完钱,只有去做点别的,赚钱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呢?许翎翎一边拖地一边想,到夜总会?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个头就立刻被否决,她可不想再把岳澄智惹毛,自己的出身本来就不好,但她还是希望能少少的拉进些与岳澄智之间的距离,不想再让他的家人更看轻自己了,即便明明知道难有结果,但还是想保有自尊。

    那么还有什么其他的赚钱方法吗只有一个了,许翎翎知道,跟着别人一起去跑车拉货可以赚钱,一趟就能赚好几百,比在这里没日没夜的拖地发传单赚钱多了,捶了捶酸痛的腰,许翎翎下定了决心。

    很快就联系上了车,开车的是许翎翎碰巧认识的人,是以前在餐厅工作时认识的人,很年轻的男孩子,说话时会很不好意思的挠头发,笑起来很腼腆的样子,许翎翎看见他就像起来岳澄智那张总是无法无天不可一世的脸,心里就有点想发笑。

    “你现在跑车啊,怪不得很久不见你去那家餐厅了。”

    “嗯……餐厅工资太低了。”褚一低着头闷闷的回答。

    对方一直低着头,许翎翎当然不知道对方其实是红了脸,不好意思让她看见。

    “我叫许翎翎,你叫我翎翎就行了。”许翎翎大方的伸出手跟对方握手,无奈对面的男孩子一直低着头,许翎翎只好晃了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