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做衣裳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2本章字数:3297字

     “你回来了?”

    席雨馨顺着声音瞧见了站在厨房门口的人儿,不是杨楚翔还能有谁。席雨馨心内一暖便朝着他跑了过去一把将人抱住,好像一松手人儿便会逃跑似的。

    杨楚翔被席雨馨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平日里作威作福以打他为乐的母大虫如今怎地变得如此温柔蜜意?“你没事吧?”

    母大虫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赶紧放了手转而揪住了他的耳朵厉声问道:“去哪里偷懒了!”

    杨楚翔赶紧讨饶,这女子一下温柔一下凶悍,他着实惹不起:“没偷懒,刚刚顾大娘介绍了好几单生意来,我正在切豆腐呢。”

    席雨馨微微侧身,果真是在厨房里看见了好几版已经切好的豆腐。她自知理亏假装咳嗽了两声:“好吧,算你没偷懒。”

    席雨馨回到院子里捡起两匹布:“一会忙完来里间,我给你量量身材。”

    杨楚翔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儿,她说什么?给他量身材,想做什么?席雨馨见到汉子的表情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我看你的衣裳上都布满了补丁心想给你做几件像样的衣服,如此这般也不会让邻里看得笑话。”

    杨楚翔知道席雨馨虽经常打他,却都是为了他好。今日听得她要给他做衣裳,不觉的心内一暖,走向前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地说:“我知……”

    但是话还未说完,头便被席雨馨用布匹敲了一下:“你作死啊,动手动脚的,忙完了快些来里间就是。”

    杨楚翔看见席雨馨飞红了脸蛋,揉了揉脑袋,什么柔情蜜意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而席雨馨拿着布匹到了里间,她的心一下便跳快了半拍,作死了,这心跳怎么都这般快了,脸蛋好像发烧一般。

    待到杨楚翔忙完了厨房的活计便想到里间给席雨馨量身材。“哟,杨兄弟,我订的豆腐好了没有?”

    杨楚翔停下了脚步,是顾大娘:“好了,都搁在厨房里呢。”

    “我看杨兄弟今天好像很高兴呢。”

    “我媳妇要给我作衣裳。”杨楚翔挠了挠后脑勺,“我还想等我媳妇给我量了身材就帮你把豆腐送过去呢。”

    “啊哟,两口子好甜蜜呢。我呢,也不劳烦你了,你看你这满身补丁的衣服,快去叫你媳妇多做两件新衣裳吧。”

    在里间听着顾大娘与杨楚翔的谈话的席雨馨又羞红了脸,虽说她同杨楚翔早已拜了堂却是有名无实的,听见他叫她媳妇叫得如此顺口不觉的心里小鹿乱闯了一番,该死的,就不该对他那么好。

    杨楚翔傻呵呵地进到了里间见到拿着量尺的席雨馨,但是她脸上表情不对。杨楚翔立马沉了脸:“你想干嘛?”

    “量身材啊。”席雨馨脸上的表情极其阴险。

    从厨房里拿了豆腐出来的顾大娘听见对门发出来的东西碰撞声,不自觉地便站到了门根处听了一会,那声音,分明同她刚嫁给她家老头子时一模一样。顾大娘想着她当年的风流韵事不觉的脸红了一片。

    “年轻真好啊,干柴烈火的,天还没暗就等不及了,真是血气方刚。”顾大娘一脸憧憬地走出了杨家豆腐坊回了家。

    里间确实是干柴烈火,但是却不是男女之间情爱所致。席雨馨绕着圆桌指着杨楚翔喝道:“你给我站住!”

    站住的人是傻瓜,杨楚翔吐了吐舌头:“有本事来抓住我。”

    气血攻心,席雨馨一拍桌子,跳上桌子就要去抓那汉子,汉子早已经摸透了席雨馨打他的那几招,轻松一闪便躲了过去。席雨馨不知汉子反应如此之快,她用了全力扑向汉子,此时已经刹不住力气。

    眼见席雨馨就要摔向地板,杨楚翔一个回身,他抱住了她。然后两个人便齐齐摔在了地上。

    时间定格,席雨馨的唇印在了杨楚翔的唇瓣上,席雨馨瞪着杨楚翔,而后者则吞了吞口水。“流氓!”席雨馨推开杨楚翔跑了出去。

    杨楚翔坐起身,他摇了摇头。“啊!”杨楚翔发现自己的肩膀被摔伤了,刚刚他是为了不摔着她才出此下策的,可是得到的却是一句“流氓”。杨楚翔起身甩了甩肩膀,估计摔青了。

    屋外的席雨馨听见里间的杨楚翔的叫声,她知道刚刚那一摔自然不可能轻。摔伤了肩膀以后可是没人给她干活,于是去大厅找了药油。

    杨楚翔剥了上衣对着铜镜照看着自己的伤势,其实也并无大碍,也许只是青了一块。但是当他从镜子里看见席雨馨拿着一瓶药油进屋便故意装出憔悴的样子。

    “你别装,我知道你有武功底子,那一摔根本伤不着你。”

    杨楚翔依旧“咿呀咿呀”地叫唤着。席雨馨咬咬唇:“趴下,我给你擦药油。”

    杨楚翔顺从地倒趴在床上,他偷偷用眼角去看你席雨馨,她满脸通红的样子煞是可爱,如若性格在温柔些就好了。席雨馨见他一脸坏笑知道他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故意手一重:“不许胡思乱想。”

    席雨馨下手可不轻,杨楚翔龇着牙叫唤着,他微微侧身用一只手抓住席雨馨的手腕。就在这时李南急冲冲地闯了进来,嘴里喊着:“四……”姑娘还没出来见床上这两个人,一个光着上身抓着另一个的手腕。

    李南立马转身背对着他们小声地说:“怎么也不锁门。”

    席雨馨与杨楚翔面面相窥,继而恍然大悟。席雨馨赶紧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摔在了杨楚翔的身上,“这个,李大人,是我丈夫他……”

    “对不起,四姑娘,是我鲁莽了。”

    席雨馨一脸郁闷,怕是越描越黑了。于是话锋一转:“李大人,如此匆忙所谓何事?”

    李南始终不敢转过身,他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力牧好像已经知道了四姑娘藏身于衡曲,我看四姑娘还是早早离开衡曲为上策。”

    席雨馨垂下眼帘,想必是在集市上被那几个北漠人认了出来。“无妨,这样东躲西藏也不是办法,既然被他发现了,我且看他要如何。我想力牧他们也不敢光明正大地把我们怎么样了。”

    李南知道席雨馨有自己的打算便不再多问:“既然如此,若是姑娘有用得到在下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谢李大人。”

    李南走后杨楚翔便起身去翻衣柜,席雨馨知道他想做什么冷冷地说着:“你可是大丈夫?都说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难不成是我高看你了?”

    杨楚翔停下了动作,他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衣衫套在身上转身就朝着院子走去:“你不是叫我干活时穿着衣服的么。”

    夜深了,席雨馨挑了挑油灯里的灯芯。火光在她的脸上跳跃着,她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而手中的活计已经完成了一大半。最近多亏了顾大娘,生意好得不得了。于是白天她要忙活豆腐坊的生意,只能趁着黑夜来做一些女红。

    席雨馨将手中的布料在灯光下撑了撑,一款男式的衣服已经基本成形,她扭了扭脖子,一个动作持续的太久脖子都僵硬了。

    然后一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席雨馨知道是谁,这个家除了他怎么可能还有别人。“你不是睡了吗?”

    那双手在席雨馨的肩膀上轻轻按着:“你这样下去身体熬不住的。”

    “怎么会呢,”席雨馨心内一暖,“我都可以打死一只老虎。”

    杨楚翔的手指按的力道刚刚好,席雨馨的肩膀渐渐松了下来。“这世上除了我娘之外从没有哪个女人如你一样待我这般好了。”杨楚翔轻轻地说着。

    席雨馨假装没有听见,她起身将杨楚翔往里间里推:“原本我今日便可大功告成,可你这般搅我,我便又要多做两日的女红。”

    杨楚翔皱了皱眉头,他是知席雨馨的脾气,若是她决定的事情便是有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于是嘱咐了一句:“早些休息吧,我并不在意衣裳的新旧好坏的。”

    席雨馨“哼”了他一声:“你怎知衣裳定是做给你的。”

    杨楚翔只是“呵呵”地傻笑,多日来的相处他早已摸透了席雨馨的脾气,她虽然看似不拘小节,但是对于男女之间却又是极其害羞的人,若是他将她惹怒了,指不齐便要糟蹋这新衣裳了。

    天刚蒙蒙亮时,席雨馨终于将衣裳赶制出来了,她伸了一个懒腰将衣服叠好拿到里间的桌上。里间的床上躺着汉子,他的睡姿极其不雅,被子有一半早已经掉在了地上。

    席雨馨摇摇头,每天晚上她都需要起夜几次替他盖好被踢掉的被子。都是多大的人儿还学小孩。席雨馨正替汉子盖被子,一双手便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抱上了床,然后直接将人摁在自己的怀里,“今日你就不要起来了,连着好几夜都没有睡了,你当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吗?”

    席雨馨挣了一下没挣开,她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在篝火旁自己被当作男孩被少年抱在怀里的情景。困意袭来,席雨馨便沉沉睡了过去。

    席雨馨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就听见院子里的争吵声。她一股脑地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朝院子跑去。

    院子里,李南站在几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北漠人与杨楚翔的中间周旋着,他一见席雨馨便好像见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般:“哎呀,四姑娘你可算是醒了,你看这个,拦都拦不住。”

    席雨馨走到杨楚翔的身边,“他们这样闯进别人的家里想做什么?”

    “误会,确实是误会。”李南苦笑道。

    “什么误会,是他先动手的,而且我看他就像是我们要找的要犯。”

    “这个肯定是误会,”李南辩解道,“这个人叫杨楚翔是席四姑娘的丈夫,他是阳华人不可能是你们北漠的要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