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酒钱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235字

    杨楚翔冲着吴绘兰吼了一句“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后留下错愕不已的吴绘兰便跑的不知所踪。

    杨楚翔一时冲动跑了出来却不知道能够去哪里,除了席雨馨哪里他几乎无处可去。他自嘲地笑了笑,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依赖女人,当年他玩世不恭渴望能够如同雄鹰一般展翅飞翔现如今却又希望有个可以让他暖身的地方。

    回去是一定的,但是却不是现在。杨楚翔在酒馆里要了几斤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但心里总觉得缺少了什么,需要用酒来填满心里空缺的地方。

    “你的身体不适合喝酒。”突然有人拍了拍杨楚翔的肩膀,杨楚翔回过头却见一白衣男子,脸蛋甚是眼熟。白衣男子笑着坐到杨楚翔的身边,“受了我一掌竟然还能此等逍遥。”

    杨楚翔恍然大悟,原是之前在月老庙的男子。“你何尝见过我逍遥,这是浇愁。”

    白衣男子笑着伸手又拿了一个杯子却被杨楚翔拉住,“兄弟,看你并不是小气之人。”

    杨楚翔将茶杯放回原处喊道:“小二!再来一个大碗。”

    白衣男子将扇子放在桌上抱拳道:“这下倒是显得小弟小气了,在下洛轩。”

    “杨楚翔。”

    洛轩与杨楚翔相视后便大笑起来。酒至半酣,洛离道:“洛某与杨兄一见如故,杨兄若是不嫌弃便认了洛某这个兄弟如何。”

    “甚好。”杨楚翔此时已觉得酒劲上了头,他晃着身子起身拉着洛轩便往外走,“走,我带你回家见嫂子。”

    小二在后面追道:“客官,客官,你的酒钱还未付。”

    洛轩在袖子里摸出银两往小二的方向一丢。杨楚翔此时已经有了醉意,他歪歪斜斜地走着路,洛轩只好小心翼翼地在背后跟着扶着,但是醉汉却不领情,他一挥手挡掉洛轩的手,“别扶我,别扶我,我可以自己走。”

    洛轩只好放手,但是眼见着杨楚翔东倒西歪却又不能不扶。“别扶我。”杨楚翔说着便向后倒去,洛轩忙去扶却脱口而出叫了句:“王子小心……”

    杨楚翔摔在地上索性便仰躺在地上:“什么王子,我不是,北漠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洛轩赶忙捂住杨楚翔的嘴,他将醉汉扶了起来小声地说道:“小心隔墙有耳……”

    话还未说完便见吴绘兰带着几个家丁赶到了,吴绘兰赶忙从洛轩的手中接过醉汉,她看了一眼洛轩,“你是何人?”

    洛轩心想此女似乎并未认出他便笑道:“过路人罢了,见此人醉倒此处便好心扶一把罢了。”

    吴绘兰总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但是又记不得在哪见过,刚想细细看时醉汉头一歪“哇”一声便吐了个干净。

    吴绘兰只得轻拍着杨楚翔的后背,再回头之时却再也寻不见那个所谓路人,但是她也顾不上这些,她嘱咐了家丁帮忙一起扶着醉汉,但是他极其不配合。“不要管我!我自己能够走。”

    “楚翔……”吴绘兰没法子,杨楚翔本身的脾气已是倔脾气,喝醉之后更甚。

    只见醉汉歪歪斜斜地扶着墙,后面跟着一票的人儿伺候着。“等你酒醒了,这账要连本带利讨回来!”吴绘兰望着醉汉的背影狠狠地说。话音刚落,那醉汉也不知见了什么突然发疯似的往前冲。

    “楚翔,你要去哪!”

    在拐角处有一家酒楼,杨楚翔虽已喝醉但是依旧大老远便认得人,力牧,他刻在心里的名字。

    但是就在他要冲上去抓住力牧的那一刻,突然有人抓住了他,“啊呀,大哥,你怎么还在这喝酒,大嫂到处找你呢!”

    杨楚翔抬头见眼前这男子他根本不认识,他想推开他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那男子挥手在杨楚翔的脖颈处轻轻一敲,他便昏了过去。

    力牧见吴绘兰在不远处便大步向前走到她的面前行了礼:“北漠使节力牧见过郡主,夜深郡主在外所谓何事?”

    吴绘兰根本不将北漠人放在眼里,她摆摆手道:“我在寻人。”

    待吴绘兰离了北漠人的视线,竟离在力牧耳边轻声说道:“大人,此女甚是狂妄……”

    力牧举起手阻止竟离继续说下去,他冷冷地说:“留着她自然还有些别的用处。”

    而吴绘兰到处寻不见杨楚翔,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这醉汉能够去哪,歪歪斜斜的以为跑不远,岂知竟跟丢了。

    “郡主,人在那。”派出去找人的家丁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

    随后吴绘兰便在墙根处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杨楚翔,她一探鼻息然后松了一口气,“将他扶回杨家坊。”

    暗处有几个人悄声说道,“这样真的好?”

    “我查过席家的底细,现在他在哪里算是最安全的。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再接他回来。现在最要紧的便是防住力牧,他鬼精着,必定会想方设法地致他于死地。”

    “臣等必定誓死保护……”

    “别说出来,现在是非常时机,小心隔墙有耳。”

    而吴绘兰扶着杨楚翔刚出了小胡同便撞见了力牧一行人,她小声地嘟喃道:“真是讨厌鬼,走哪跟哪。”

    “郡主,人可寻到,我已派手下四处帮忙。”

    “你这不是见着了吗,喏,人我扶着哩,不扰使节费心了。”吴绘兰不耐烦地说道,“若是没其他事,麻烦使节让个道。”

    力牧低头看了一眼酒醉不醒的杨楚翔假笑道:“这人的样貌有点像是我们北漠人。”

    吴绘兰早已听说了北漠人一直在寻杨家坊的麻烦,她鄙夷道:“这人是我与表哥的旧识,你别是想要回北漠交差而想诬陷好人吧。”

    “岂敢,只是这人与我的旧识长得有些相像,一时感慨罢了。”

    吴绘兰白了一眼力牧便带着人离开了。竟离走到力牧身边小声说道:“大人,那人必定是我们要寻的人。”

    “我怎会不知。”力牧若有所思。

    “可是他现在有三皇子这个靠山,而且还有一个悍妇做挡箭牌。”

    “所以那个女人便是突破口,她可比三皇子好对付多了,至于那个悍妇,不足为惧。”力牧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一条计策已经在他脑海中行程,网已经撒好了,就等鱼儿上钩。

    席雨馨见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是杨楚翔依旧没有回来。席雨馨咬了咬牙,不会再外面惹事了吧,那个人冲动鲁莽,在衡曲又无亲无故的。哎,又不是小孩子,莫名其妙地生什么气。

    席雨馨来回在房间里踱步,罢了,去找找他吧,若是惹了些什么麻烦她也好当场补救一番。可是她刚刚踏出房门便远远看见吴绘兰扶着心中的人儿出现了,心下一惊连忙闪躲进了房间。

    “席雨馨,喂席雨馨!”不一会儿院子里便传来了吴绘兰的喊叫声。

    席雨馨便佯装刚刚醒的样子到了院子,吴绘兰见到席雨馨这个样子气便不打一处来,她开口讽刺道:“席雨馨,你一点都不在意楚翔吗!”

    席雨馨的心里就好像被一把尖刀刺中,她假装无所谓道:“在意和不在意与你何干,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可是你每次都要来瞎搅和。”

    “我来瞎搅和?”

    “正是你,若不是你我们还是平平常常的过日子,若不是你他今日也不会这般田地,都是因为你!”

    “你……你……”

    “你什么你。我第一次见到你便十分地讨厌你……”

    “席雨馨!”吴绘兰咬着牙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第一次见到你便喜欢你吗!”

    席雨馨冷笑着也不回嘴,她扶起杨楚翔便往屋子里走,吴绘兰想要跟上去却被席雨馨喝道:“现在还想跟进屋了?”

    吴绘兰脸色一变却也无话可说。席雨馨将杨楚翔扶到了房间,他一身酒味,衣服上还沾着一些呕吐物,席雨馨实在没法,只能忍着那味,除了杨楚翔的上衣袜子。席雨馨嘴角勾到一边,细细想来,为他擦身洗脚这是第二次。

    给杨楚翔翻身擦背时她在他的背后发现了一个淡淡的巴掌印,她皱了皱眉头,惹了些什么麻烦?紧接着她更是在他的脖颈处发现了一道淤青。

    她细细的给他擦了身洗过脚之后又给他换了干净的衣裳,她站在床头看了一会,真是教人不省心。他身上带着伤,应该不是北漠人弄的,若是他们应该不可能再见到人,若不是,难道是还有暗地里的敌人不成。

    杨楚翔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骑着马带着席雨馨在草原上驰骋。突然间冲出了一堆的北漠兵,他们拿着长枪就要刺向席雨馨,“小心!”杨楚翔翻身想要替怀里的人挡住那一枪……

    “哎呦!”杨楚翔从床上滚落下来便醒了,他挣扎地爬起来,原来是一场梦。全因这梦他睡得并不好,全身骨头好似散架的一般。说来也奇怪,平日席雨馨天还未亮就将他拖起床,今日却任由他睡够才醒。

    杨楚翔穿好了衣服走出房间,席雨馨正在院子里点豆腐,她见汉子醒了便放下手中的活计擦了擦手道:“饭在锅里热着呢。”

    汉子总觉得席雨馨今日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进了厨房打开锅发现里面都是他最爱的菜,红烧猪蹄,蛋炒蘑菇,糖醋排骨……

    “鸡汤在另一个锅里热着呢,”席雨馨也跟着进了厨房,她替汉子摆好了碗筷装了米饭,“你昨夜醉得一塌糊涂,先吃些饭菜垫垫肚子。”

    汉子挠了挠头,昨夜他只记得喝多了,似乎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没有一件是记得的,难不成他喝醉后同她说了些什么,试探性地问:“我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