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欺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4本章字数:3180字

    “吴绘兰送你回来时你已经昏睡不醒了,吃好饭后去冲个凉,虽说昨夜给你擦了身但酒味仍有的。”席雨馨话音刚落吴绘兰便提着礼盒出现了,她白了一眼,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楚翔,今日好些了吗?”吴绘兰将礼盒往桌上一放,“我带了些满记的桂花糕给你吃。”

    席雨馨听得这话立马将放在橱柜里亲自做的桂花糕往里藏了藏。杨楚翔替吴绘兰多拿了一副碗筷道:“一起吃些吧。”

    吴绘兰自然不客气,她刚要下嘴便见席雨馨伸手将碗夺了过来,“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吃得惯这些粗茶淡饭。”

    “喂,你什么意思。”

    席雨馨冷笑道:“郡主金枝绿叶,民妇这不适合你。”

    “你这个过分了。”一旁的杨楚翔突然插嘴道,“你这是存心故意刁难绘兰。”

    席雨馨随后也抢了杨楚翔的碗,“叫你话多,去院子磨磨!”

    “可是我……”

    杨楚翔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席雨馨手中多了一根烧火棍,她一下一下地晃着她的烧火棍。吴绘兰拍桌而起:“席雨馨,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呵呵,”席雨馨冷笑着,“我欺谁了?”

    “楚翔,走,我们走。”吴绘兰想要去拉杨楚翔,但是他却纹丝未动。

    席雨馨用烧火棍在桌子上敲了敲,“郡主,你三番四次来杨家坊找茬是何居心!”

    杨楚翔见席雨馨这样以为她要打人,想到她的手段,他立马挡在吴绘兰的前面劝解道:“绘兰,她并没有……”

    “绘兰!”席雨馨听得他这话立马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时候与郡主混得这样的熟悉了,别忘记自己的身份!”

    “席雨馨!你什么意思!”吴绘兰可受不得这样的气,她也捡了一根木棍,也不明说什么就朝着席雨馨挥了过去。

    席雨馨见吴绘兰这样便也不在压抑,两人拿着烧火棍打得难解难分。杨楚翔在一旁看的焦急,他知道席雨馨的底子自然是在吴绘兰之上,不免的开始担心起来,无论是谁受伤他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不一会儿后吴绘兰便败下阵来,席雨馨瞧准了时机一棍便想要要打在她的肩上,不想杨楚翔突然一把将吴绘兰抱在怀里脚步一转,那一棍便稳稳地打在了杨楚翔的背上。

    “楚翔!”吴绘兰丢了木棍,“你怎么那么傻啊。”

    席雨馨见杨楚翔这样气更甚了,她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便一棍棍地朝着杨楚翔的背后打去。杨楚翔被打却也不吭声,如果这样打下去,或许会死在席雨馨的棍下吧,罢了,我这命也是她救得,索性还了她就是。

    “席雨馨!你想打死他吗!”吴绘兰哭着喊道。

    席雨馨这才从愤怒中晃了过来,她见杨楚翔的背上已渗出丝丝的血水丢了木棍转身离了厨房。

    吴绘兰眼角含着眼泪扶着杨楚翔,“呆子,你这是找死吗?”

    杨楚翔虚弱地眨了眨眼睛,“我不是欠你一份人情吗,当是还你了。”

    躲在房间里的席雨馨远远地看见吴绘兰带着杨楚翔离了杨家坊,她心下懊恼,一时血气冲了脑做出这等事情来。她回到厨房收拾残局,地上还躺着那带血的烧火棍,不觉泪湿了眼角。

    吴绘兰带着杨楚翔看了大夫,大夫见了他背后的伤不由唏嘘道:“下手实属歹毒。”

    上过药开了几服调理内息的药后吴绘兰原本想带杨楚翔回自己的住所但是被杨楚翔婉拒,“若是我不回去必定又惹她不高兴了。”

    “不高兴便不高兴。”

    “她是我的妻。”杨楚翔虽说已上过药,但是背上火辣辣依旧有些刺疼,“你暂时还是不要去杨家坊,免得惹她不高兴。”

    杨楚翔独自回了杨家坊,在院子里看见席雨馨正逗着洛景皓怀里的婴孩,她明明眼角看见他来了,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杨兄弟。”洛景皓唤了一声。

    “嗯。”杨楚翔强打着精神走到他们的身边,“殿下似乎很闲。”

    洛景皓听得这里面的醋意和气一笑:“闲的无事便来看看朋友。”

    “殿下客气了,杨家坊随时欢迎殿下。”席雨馨连看也没有看杨楚翔一眼。

    杨楚翔嘴角一边勾起,嘲讽道:“想不到平日里凶神恶煞的母大虫也会一口殿下殿下的叫的如此柔情。”

    席雨馨也不理他,她向洛景皓行了行礼,“民妇还有很多事情未做,殿下请随意。”

    杨楚翔冲着席雨馨的背影冷冷地笑着。洛景皓察觉到这夫妻二人定是有了蹊跷,俗语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调整了下怀里婴儿的睡姿道:“过些时辰羽儿便要吃奶了,先行告辞,来日再访。”

    自此之后的三天杨楚翔同席雨馨再未说过一句话,有时杨楚翔闷得发慌想找席雨馨冰释前嫌但是见到席雨馨将他似如空气一般便硬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这夜,又是雷声大作。他隐约听见院子里传来了铃铛“叮铃铃”的声音,刚要起身便见席雨馨一把将他拖了起来,“你躲在床底。”

    “什么?”

    席雨馨一把又将他塞进了床底,嘱咐道:“听见什么都不要出声。”

    席雨馨躺在了杨楚翔的床上,她手里握着一跟棍子挡在了胸前。不一会后三名穿着夜行衣的人悄悄地潜入了房内,一步两步三步,刀举起后落下时席雨馨一个翻身用木棍挡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人见席雨馨有防备便相互看了一眼后,三把刀一同举了起来。席雨馨小心闪躲着,烧火棍除了防备之外时不时地打向了黑衣人。

    四人缠斗着,床底的杨楚翔看不下去了,一个男人躲在床底让女人独自面对这哪里是大丈夫所为。他一滚便翻出了床底,大喝道:“嘿!我在这里!”

    三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两名便转身去对付杨楚翔,可杨楚翔手上没有武器再加上之前还受了些伤,很快便败下阵来,席雨馨见那两人的刀立马就要砍向杨楚翔,便将烧火棍丢了出去砸在了两人的头上。

    席雨馨记挂着杨楚翔那边的情况却疏忽了自己的处境,黑衣人一刀下去她没见着便砍到了她的手臂。“席雨馨!”杨楚翔喊了一声。

    席雨馨忍着痛,抬起腿便往黑衣人的头上一踢,黑衣人晃了一下向后退了两步席雨馨趁着这个空档便翻身下了床捡起了烧火棍挡在了胸前,她的一只手因为疼痛微微地抖着。

    “我丢棍子后便朝着厨房方向跑。”席雨馨小声说完后点了一个虚招让了黑衣人一下之后趁势打了两个黑衣人的腰肋,紧接着便想棍子朝着最后一名黑衣人丢了过去。

    “跑!”席雨馨拉着杨楚翔没命似得朝厨房跑去后用桌子堵了门口。刚开始杨楚翔并不知道席雨馨的用意,她靠在墙上吩咐道:“在灶头边上有一个按钮。”

    杨楚翔根据指示找到了那个按钮,一按,在橱柜的位置突然转了一个方向露出了一扇门。其实早在让李南安排住所之时她便偷偷嘱咐造了这个密道,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三个黑衣人追到了院子,其中一个人说:“好了,那女人已中我了一刀,刀上有北漠的毒,想必不死也去了半条命,剩下的便交给主上。”

    杨楚翔原本想要送席雨馨去看大夫,但是她坚持要出城。她佯装没事道:“我身上带着创伤灵药,一会找个破屋你替我上点药便好了。”

    杨楚翔执拗不过席雨馨,只好连夜出了城门找了一所废弃的屋子。席雨馨将藏在衣袖里的创伤药拿了出来,“你去找点清水给我伤口洗一下。”

    杨楚翔走后席雨馨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那伤口翻着肉流着淤青的黑血,这疼痛感席雨馨记得,北漠的毒。席雨馨不知道她可以撑多久,但是若是被杨楚翔那傻小子发现她是中了毒必定会不顾一切的去找他,那么她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席雨馨忍着疼起身,她要离开这里,不能让杨楚翔找到。

    而另一边杨楚翔用树叶取了清水正往回赶时被一男子拦住。“杨大哥。”那男子走到月光下,男子面容清秀全身散发着书香气息,“你忘了?那日在酒馆我们结拜成异性兄弟,在下洛轩。”

    杨楚翔隐约记得这件事情,他尴尬地笑着:“原是洛弟,今日我有要事在身,改日再拜访。”

    洛轩笑着指了指远方“我方才看见同你一起的女子似乎朝着那个方向去了,身上带着很重的伤。”

    杨楚翔丢了清水,席雨馨想做些什么!洛轩一把拉住迫不及待的人儿道:“听我说杨兄,你的朋友是中了毒,普通的金创药是没用的。”

    “那怎么办!”原来席雨馨是中了毒所以才想着将他支开,她真真太傻了,她以为她一走了之他便会弃她于不顾吗!

    “洛弟祖上乃是行医之人,恰好这里有可以解你朋友毒的解药。”

    杨楚翔看着洛轩忙抱拳道:“谢洛弟相助。”

    洛轩不以为意地从怀里掏出蓝色和红色的瓶子,“红色内服,蓝色敷在伤口处,不出十日便可痊愈。”

    杨楚翔拿过药谢了洛轩,他摆摆手道:“你我既是兄弟何必拘礼,只是洛弟希望杨兄不要对外说起我的事。”

    杨楚翔一心想着席雨馨的伤势并未对洛轩的话起疑,他朝着洛轩指引的方向跑了去,席雨馨,你一定要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