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以静制动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4本章字数:3358字

    杨楚翔找到席雨馨的时候,她已经昏迷在了路上,他赶紧将解药喂给了她。天空下着雨,他将她背在身上,他嘴里自言自语道:“席雨馨啊席雨馨,我与你非亲非故你又何至为了我这个人做到这步田地,难道真的连命都不要了吗?你让我这生如何去报答你,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也只好拿我这命抵给你就是了。虽说你平日里凶悍,但是我都知你是为了我好……”

    两人回到了弃屋,杨楚翔支起了一堆篝火后解了席雨馨的衣服,那伤口已经溃烂,肉翻着发出一些些恶臭。果真是阴狠的毒药,杨楚翔撕下了一块衣料沾了一些雨水轻轻擦掉了淤血之后将洛轩给他的药均匀地涂在了席雨馨的伤口处。

    守了席雨馨一夜,天亮时席雨馨渐渐恢复了意识歪头便见杨楚翔在她身边打着微微的鼾声。安全感袭上心头,她脸上带着笑:“就是脾气倔了点,其他都不坏。”

    杨楚翔在睡梦中甜甜地笑着,席雨馨见他这样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雨馨!”杨楚翔打了一个激灵便醒了过来,席雨馨见状赶紧闭眼假寐。杨楚翔伸手摸了摸席雨馨的额头,已经不烧了,洛轩的药果然是有效果的。

    杨楚翔起身出了弃屋,他前脚刚走席雨馨便挣扎的起身,伤口已经不同先前那般疼痛了,也不知道杨楚翔想了什么法子,虽说身子仍旧有些虚,但是普通的行动已经不碍事了。

    力牧想做些什么!席雨馨猜不到他的想法,直接杀人灭口?似乎也不像,细细回忆昨晚的事情,那三人不像是冲着杨楚翔来的,反而更像是冲着她来的。

    “你醒了?”杨楚翔提了些野味,席雨馨突然想起第一次留宿在山上的光景便忍不住嫌恶起来。杨楚翔见她那副样子笑了笑,“我向附近人家借了工作,不像上回那样没收拾。”

    杨楚翔用树枝将野味串了起来,然后挪了挪篝火将昨夜埋在里面的鸟蛋掏了出来,“这些是昨夜给你留的,你吃些补补体力。”

    此时席雨馨心内更觉得一暖,虽说汉子鲁莽却也心细。汉子一边烤着野味一边问:“这下我们又该去哪?”

    “回杨家坊。”

    “什么?”汉子看着席雨馨,“还回去送死吗?”

    “以静制动,昨夜他们没有赶尽杀绝必定是因为有所顾忌,若是我们跑了他们便是有借口光明正大地抓我们,我们回杨家坊且看他们下一步如何行动,以不变应万变。”

    吃过野味之后杨楚翔扶着席雨馨进了城,席雨馨强装作没事的样子,她小声地说:“我们去街上逛逛,好像从未同你逛过街。”

    杨楚翔知道席雨馨的意思,她想演示给那些暗地里的人看。于是两人便牵着手甜蜜地逛着街,席雨馨在一个面人摊前停了下来,她拿起一个带着金帽子的小人儿嘴上弯起笑容,她曾经见过一个,在杨楚翔的怀里。

    “你喜欢?”

    “嗯。”

    “那你借我钱,我买了送你。”

    “噗嗤”一声席雨馨便笑了,谁有见过向人借钱送礼物的,她掏了钱买下了那个小人儿,突然又看见另一个,她指着另一个面人儿道:“老板,你这人儿怎么是拿棍子的,平常不都是拿剑的吗?”

    老板停下手中的活计,“上次有个客人要求的,要求捏一个拿着棍子的,我一捏觉得好看便也捏了一些拿棍子的。”

    “杨兄,四姑娘。”洛景皓在街角见到二人在逛街便上前打了招呼,他注意到两人手挽着手好不亲密,一时失了神。

    “祁王殿下啊。”杨楚翔的口气有些玩味。

    席雨馨重重捅了一下杨楚翔的腹部,他龇着牙,想不到席雨馨中了毒力气依旧啊,恢复力真是惊人。

    洛景皓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心下不觉一绞,疼得厉害。“祁王殿下,你让我好找。”真是冤家路窄,力牧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他假装吃惊地看着杨楚翔与席雨馨,“哎,原是你们,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杨楚翔立马就要爆发脾气,幸亏席雨馨死死拉住了。“力牧使节别来无恙啊。”席雨馨不动声色。

    洛景皓不解地看着力牧,这两人身份悬殊是如何认识?力牧看穿洛景皓的疑惑解释道:“我与四姑娘有过几面之缘,啊,竟然今日有幸遇到,不如一块喝点酒如何?”

    席雨馨依旧不动声色:“那是民妇的荣幸。”

    酒楼上,五人坐定,洛景皓首先举杯敬了力牧与竟离:“先敬北漠使者一杯。”

    力牧用衣袖挡了挡嘴,虽嘴上说着客套眼神却又时不时地飘向杨楚翔的身上。一旬之后力牧举着杯佯装要去敬杨楚翔却被席雨馨拦下,她大声笑着说:“我丈夫不胜酒力,这杯我替了罢,先干为敬。”

    竟离脸上作色,刚要发作便被力牧拉住,只见他放下酒杯道:“四姑娘果真是女中豪杰,不知四姑娘的夫婿是何许人。”

    “他的父母与我爹爹是旧识,从小指腹为婚。原本在苏州经营豆腐坊,可惜一年前父母被歹人所害,所以投奔我爹爹。”

    “被歹人所害,”力牧若有所思,“如若需要,力牧可帮忙。”

    “谢使者厚爱,但是俗语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人多是自作孽不可活’我相信老天有眼,恶人终有报。”

    力牧笑了笑,“但是俗语也道‘肉弱强食,适者生存’。”

    洛景皓见气氛不对立马举起酒杯道:“今日高兴就不说些扫兴的话了,我先敬各位一杯,以后若是有需要大家的地方,希望大家可以拉一把。”

    酒席上各自心猿意马,散桌以后竟离在力牧耳边轻声地说:“那女子不是中了‘鸠班毒’吗,可是今日看来似乎没什么大碍。”

    “看来我是小看那悍妇了,但是无碍,暂时留着她罢,等事成之后再杀不迟。”

    席雨馨刚回到杨家坊便差点晕了过去,杨楚翔立马上前扶住她,他脸上露出担心,“你这又是何必呢?”

    “力牧是在试探我们,若是我示弱便是他为刀俎我为鱼肉,那样的话我们只能任由其宰割。”

    “你没必要为我……”

    席雨馨伸手挡住杨楚翔的嘴,“你既已娶我为妻,无论是你谁,这些都是我的命,下次这样的话再不要说。”

    洛景皓站在凉亭上,冷风吹在他的脸上酒便醒了一半。“唉”他叹了一口气,最近他的心不知怎么了突然变得极其敏感。丫鬟春兰拿着披风上前道:“祁王殿下,天冷了披件斗篷罢。”

    洛景皓又叹了一口气,春兰皱了皱眉头,最近常听见祁王殿下叹气不知他遇到了何种事情,祁王殿下宅心仁厚对待下人像是家人一般,他叹气跟着春兰也叹起气来。

    “春兰,你有没有试过心里一直挂念着另一个人,无论是见着还是没见着。”

    春兰仔细想了想后回答道:“殿下,春兰没有试过,但是春兰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春兰机灵地转了转眼珠道:“这是男女之情,时时想要见到对方,时时挂念着对方,看到对方开心自己会比对方更开心,看到对方难过自己会比对方更难过,整颗心好像都不是自己的。”

    洛景皓在心里细细品味着春兰的话。春兰看了一眼祁王殿下,不知道殿下看上了哪家的姑娘,自王妃死了之后祁王殿下还未对谁动过心。春兰不由地替祁王殿下开心起来。

    但是此时的洛景皓却百感交集,他对席雨馨有了男女之情吗?若她是普通女子他自然会高兴,但是偏偏她早已嫁作他人,这样的情他如何能够承受。子馨,若是你还活着便好了。

    吴绘兰路过凉亭正好见到她表哥独自一人正在那里叹气便走上前,春兰正要行礼,她摆了摆手便让她下去了。

    “表哥。”

    洛景皓微微回过头,“兰儿,是你啊。”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吹冷风。”

    “突然很感慨一些事情罢了。”洛景皓回身坐到了石凳上,“你今日又去哪玩了,这么迟才回来。”

    “去香游寺上香。”吴绘兰说着从腰间掏出两个附身符,“这是我替你和羽儿求的附身符。”

    “有心了。”洛景皓接过附身符,“这几日似乎都不见你去找杨兄弟解闷了。”

    吴绘兰想到那日的事情头一歪冷冷地“哼”道:“我为什么要去找那呆子,教他让他媳妇打死好了。”

    洛景皓听得这话一惊忙追问道:“此话怎讲,四姑娘虽说是鲁莽,但是还是有分寸的,何况她打杨兄并不是平白无故的。”

    吴绘兰刚想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又闭上了嘴,“那都与我无关,我去歇息了,表哥也早些休息。”

    吴绘兰走后洛景皓的心便开始空荡荡起来,表妹似乎知道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跟四姑娘有关吗?此时此刻洛景皓的心里全是席雨馨,虽然他知道这样的非分之想要不得,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第二日天刚刚亮,洛景皓便抱着羽儿去了杨家坊。平日里席雨馨很是勤快,这个时辰早就应该见到院子里被当作驴使唤的杨楚翔。可是这日,院子里静静悄悄。洛景皓犹豫了半天还是喊了喊嗓子:“四姑娘,四姑娘……”

    房间里传来了席雨馨的回应:“谁啊,大清早的。”

    洛景皓突然就慌了神,也不敢回应,抱着羽儿转身便走。往回走的路上他突然觉得不对劲,他明明早就已经想好了借口怎么听见了席雨馨的声音便吓得什么都忘记了。

    洛景皓正想着,怀里的婴孩突然醒了,扯开了嗓子哭闹着,愣是洛景皓如何哄都无动于衷,“我都忘记我有羽儿了。”洛景皓突然想到借口,他转身快步的回到杨家坊。

    席雨馨因有伤在身所以起的晚,而杨楚翔是因为没有席雨馨督促他便想偷会懒,不想一大清早便有人在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