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采天火莲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263字

    长夜漫漫。

    晨曦,君清浅睁开眼,看着缓缓升起的旭日,不禁轻轻的深呼吸了一下。一阵风吹来,很凉,打在君清浅身上冰冰凉凉,却也让君清浅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而一旁的夜君哲早已不见踪影,看着荒无人烟的周围,君清浅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荒凉感,而这一感觉让君清浅微微吃惊,什么时候自己也怕上了这种孤独感,自己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吗。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君清浅的思绪,回头望,夜君哲的面容便映入眼帘。

    对上君清浅的目光,夜君哲‘啪’的一声打开描金扇对着君清浅笑道:“可否一同吃个早饭。”说着,便从自己手指上套着的纳石中取出了一下些食物。

    把食物拿出来后,夜君哲轻扇着描金扇,一脸春风的说道:“可否赏脸。”

    其实一开始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看着花花绿绿的食物,君清浅没有太多的想法。吃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维持自己的生命而已。再美味、再精致的食物在她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件物品、。无论怎样也引不起她的欲.望。一脸轻笑,君清浅便随手拿起了离自己最近的食物开始进食。气氛很安宁偶尔一阵晨风吹过,使得气氛愈加静谧。

    饭后,君清浅迎风而立,望着远处的浮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远远望去君清浅就像世外仙人,不食人间烟火,拒人千里。

    “我很好奇,在你冰冷的外表之下,心是否也是一样。”夜君哲在背后看着君清浅的身影缓缓说道。复又说道:“你身上总有一种拒人千里的气息。”

    “如果每件事的背后注定是一场伤,那不如从未相遇,相见不如不见,预计不如从未相见。”淡淡的声音在风中凌乱。

    夜君哲‘啪’的一声,打开扇子,摇了摇扇,淡笑不语。转而说道:“你来这做什么。”

    “采天火莲。”

    说夜君哲走到君清浅的旁边,与她比肩而立,看着远方的景象说:“是为了步言。”

    “嗯,君清浅轻轻的回应,又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夜君哲说道:”把这个让他服下。”

    夜君哲拿过瓶子说道:“行。”

    这个药应该会对他的伤势有所帮助,君清浅望着远方,静静地想着,毕竟这个药可是花了她一个晚上的时间做出来的。

    君清浅看着透着一丝诡异的洞穴,眼神滑过一丝谨慎。小心的走到洞口旁,屏住呼吸,慢慢的向洞内走去,而每一步都挑战者君清浅的神经,洞内一片黑暗,寸步难行。等到眼睛适应了洞内的光线后,君清浅警惕的打量着周围,手靠着墙壁缓缓而行。

    洞穴深.处头出一丝淡蓝色的光,君清浅下意识的朝光源走去,慢慢地接近了光源之后,君清浅也看清了发出蓝光的物体,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天火莲。

    看着天火莲,君清浅从纳石中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君清浅便伸手摘下天火莲,放进盒中。

    一切做好后,君清浅不动声色的退出洞穴。

    退出洞穴时,君清浅不小心踩到一根树枝,轻微的声音却激起了守护天火莲的天灵兽的警觉。

    君清浅下意识的朝洞穴飞出去,而被惊醒的天灵兽一脸怒气的看着眼前的君清浅,一声大吼。

    来不及防备的君清浅一下子被震飞到洞外,天灵兽也随之跑到洞外。

    天灵兽一脸怒气,咬牙切齿的看着君清浅,杀机四伏。

    看着眼前的天灵兽,君清浅伸手擦掉嘴边的血丝,随后从纳石中拿出一把古琴放在膝上,开始弹奏乐曲。

    古琴本就是温润之物,所弹奏出来的曲子更是十分的温和,借以古琴来弹奏宁神静息之之类的曲子更是事半功倍。

    君清浅把内力与琴音融为一体,使天灵兽能够更快的被催眠。

    看着渐渐疲惫的天灵兽,君清浅不禁缓了一口气,突然天灵兽的眼神变得凶恶的起来,朝君清浅眼神大吼,君清浅马上反应过来,一个飞跃躲开天灵兽的攻击,而古琴挡不住天灵兽的攻击,当场破裂。

    天灵说眼睛爆红,君清浅知道这个天灵兽是要以命相博,便立即从纳石中拿出一把青锋剑,想当初这把剑还是她从娘亲的遗物中无意中看到的。天灵兽看见君清浅拿出一把剑,便朝其怒吼,君清浅一个侧身躲开攻击,向上一跃,朝天灵兽刺去。

    看着飞跃而来剑,天灵兽猛的从口中吐出一团火,君清浅马上一个燕子回旋,躲开烈火。

    战斗难分难解。

    看着完全疯.狂的天灵兽,君清浅脸上出现一丝凝重,这场战不是她死就是它死。想着君清浅不禁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

    突然,天灵兽猛的向君清浅冲了过来,君清浅马上一个起身,飞离地面,飞到天灵兽的身后,往背上一刺。

    天灵兽仰天长嚎,用力的把君清浅摔开,君清浅被其用力一摔,直接撞到树干,后背的疼痛,君清浅眉都没皱一下,只是再次把嘴角边的血丝擦掉。

    而天灵兽也没让君清浅有喘气的机会,便又从口中吐出一团火,击向君清浅。

    望着飞过来的火,君清浅马上向一旁跳去,树被火击断,火的威力也波及到君清浅。

    望着不远处的天灵兽,君清浅静息凝神说道:“召唤之术。”

    与此同时,天灵兽的四周出现了许多的藤蔓,那些藤蔓纷纷缠住天灵兽,被缠着的天灵兽拼命挣扎,想要挣断缠住它的藤蔓,却没想到越挣扎藤蔓缠得越紧。

    看着被藤蔓缠得紧紧的天灵兽,君清浅开口说道:“吸。”

    此时,藤蔓就像有了灵性般,开始吸收天灵兽的灵气。

    看着自己的灵气被藤蔓吸走,天灵兽变得更加暴躁,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拼命挣扎。

    月色朦胧。

    看着死了的天灵兽,君清浅松了一口气,月色下,一袭血衣,倚剑而立。

    闻着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君清浅不禁感到一阵反感,她讨厌这种气息,看着身上的血衣,君清浅面无表情,缓缓的离开这个战场。

    月色迷蒙。

    走到水边,君清浅便快速的脱下身上的血衣,扔在一旁,踏进水中。

    夏夜的水总是很冰冷,但君清浅却仿佛一点感觉也没有,直直地走到水中央。君清浅直直地走到水的中央,水没到了君清浅的脖子。

    抬头望了望空中的明月,月明星稀。心随着平静的水面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身上每个细胞的活跃因子也静了下来,君清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入水中。

    片刻后,君清浅缓缓的浮出水面,月光撒在君清浅的脸上,宛如仙子般。

    君清浅捧起清水,向空中一抛,月光下,每颗水珠都反射出淡淡的光芒,望着水珠,君清浅笑了。

    而刚好出现的夜君哲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轻摇着描金扇,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感到身后的目光,君清浅马上释放内力,水四处飞散,形成一道水帘。

    水落,君清浅也穿好衣服,运用内力,向岸上的夜君哲飞去。

    落地,君清浅望向夜君哲,夜君哲一脸可惜。轻摇着描金说道:“可惜啊,好一幅月下美人图啊可惜,可惜。”

    望着夜君哲,君清浅一脸狡猾,也学着夜君哲的客气说道:“美人窟,英雄坟啊,公子可要小心啊。”

    夜君哲一脸壮志云天,看着君清浅坚强的说道:“那又何妨。”说着还不忘轻扇扇子表示感慨。

    而君清浅望着夜君哲,一脸可惜的说道:“原来志气这般高啊。”

    “我不在乎。”夜君哲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打量着夜君哲,君清浅缓缓说道:“嗯哼,原来是这样啊。”

    语落,鸦声一片。

    望着君清浅,夜君哲缓缓说道:“彼此彼此,不愧是同类,知己啊。”

    君清浅轻笑道:“怕是君哲公子想错了。我可没那爱好。”

    “哦,我可没说是哪一类,你干嘛急着往下跳。”夜君哲一脸狡猾,复又说道:“难道你也是。”

    君清浅淡笑不语,只是一脸暧昧的看着夜君哲。

    夜君哲毫不脸红,睁大了眼睛让君清浅看,幽幽的说道:“莫非,浅儿看上我了。”一脸兴奋。

    君清浅一脸猫样,幽幽说道:“小心哦。平生不会相思,便会相思,才害相思。身似浮云,心若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夜君哲一声轻笑说道:“莫非浅儿相思了。”转而又说道:“莫不是我吧。”说着一脸惊喜交加。

    君清浅一脸严肃的看着夜君哲说道:“我很正常。”

    夜君哲也一脸严肃的说道:“嗯,我也很正常。”

    君清浅缓缓的摇了摇头,一脸凝重的说道:“你,男女通吃。”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夜君哲心中暗自想着,但表面上却一副纨绔子弟,轻佻的说着:“那你可要一试。”

    君清浅原以为夜君哲是在开玩笑,便也轻浮的说道:“你要什么。”

    “我要你。”夜君哲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你便来吧。”君清浅轻轻说道。

    语落,夜君哲便低头吻上君清浅的红唇。片刻后,夜君哲放开了君清浅。

    获得自由的君清浅一脸潮红,努力的用内力调整自己紊乱的气息。

    而一旁的夜君哲一脸淡笑。

    长夜漫漫。

    心乱。

    清晨,君清浅便回到学院,脚刚一踏进院内,远远的看见了君清浅的轻舞便马上跑向君清浅,一脸高兴的看着君清浅说道:“小姐你回来,可想死轻舞,轻舞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