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黄蜂尾后针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337字

    望着轻舞,君清浅把心乱的情绪收了起来,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轻舞望着君清浅说道:“我在想小姐回来的时候一定很累,所以我已经帮小姐准备好热水了,小姐等下回去,就可以泡热水澡了,然后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看着轻舞,君清浅轻轻说道:“我说过你不用叫我小姐,叫我清浅便好;还有轻舞,谢谢你。”

    “哦,不用,清浅这是我应该做的。”听着君清浅的话,轻舞小心的说道。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你帮我做了这么多,怎么说,我都应该谢谢你。”

    “不、不用,这是我自愿为清浅做的。”轻舞轻轻说道。

    君清浅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走着,为何自己与夜君哲在一起是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为何昨夜自己不生气,为何自己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难道自己已经不防备别人了。

    突然,君清浅猛的推开轻舞,掌心凝气,向自己前方出掌,周围的人纷纷被惊住停住脚步。

    空中凝了一块冰,坠下。

    轻舞马上跑过来说道:“清浅怎么了。”

    “有人放‘冷箭’。”君清浅缓缓的说着,而君清浅的一番话就像一块大石头冲.击着周围的人的心底。君清浅缓缓的走到冰块旁。

    看着冰中的银丝,君清浅的眼里滑过一丝阴郁,随后跟上的轻舞往冰中一看,不禁大声出声道:“黄蜂尾后针。”

    君清浅的脸上滑过一丝诧异。

    而周围的人听道后,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吧,我们回房吧。”君清浅淡淡地说着,波澜不惊。

    防备终还是在啊。

    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女子,而能看见的便只是女子的身影。青丝飞,衣抉坠。

    风,吹落一地芳华。

    灿烂繁星点点。

    风吹乱了竹林。也吹乱了一地竹影。

    君清浅举着手中的酒杯,眼睛望着不远处,但却不知她眼里容下了什么。

    “浅儿好兴致啊,你怎可独自品尝美酒,这不会太过乏味了吗。”一个莞尔的声音出现在君清浅的身后。

    她知道,是他。她没说什么,望着杯中的酒,她缓缓饮下。

    酒尽,置杯。

    望着面前的夜君哲,君清浅缓缓说道:“想偷酒喝,却被抓个正着,还是被你发现了。”

    “让我来看看你喝的是什么好酒。”夜君哲说着,便拿起君清浅喝过的酒杯倒酒。

    不看夜君哲,君清浅轻拂身上的灰尘说道:“本就不是什么好酒。”

    她不爱喝酒,却也不讨厌喝酒,充其量不过是她对任何酒都有一点兴趣。

    放下酒杯,夜君哲说道:“确实不是什么好酒。”

    没有接下地君哲的话,君清浅转而说道:“你怎么会有兴趣来这。”

    “想看你啊。”啧啧,瞧瞧,这口气,多直接啊,咱们的夜君哲大公子多么的理直气壮。

    “你我可要多谢公子厚爱了。”君清浅莞尔的说道。

    “我觉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很舒.服。”

    “你当我是一道菜啊。”

    “那也不错啊,色香味俱全呢。”

    君清浅淡笑,不再言语,夜君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有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那个,说真的。”

    “什么。”

    “这酒真的不怎么样。”

    “它叫梨花白,有点甜。”君清浅解释道。

    “下次我给你带一壶好酒来,我们一同畅饮。”

    “嗯。”

    清晨,君清浅站在院内,风轻轻扬扬的吹着,把暑意也吹散了一些。感受着轻轻凉凉的风,君清浅不禁张开双臂,感受着四面八方的风。晨光落在君清浅的四周,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光圈,宛如仙人。

    身后传来一些微响。

    君清浅放下双臂,转过去看着三人说道:“睡饱了。”

    “那能啊,但要是去晚了,又得挨一顿骂,还不如早去早回。”寒凌不满的说道。

    “注意啊,寒凌,形象啊。”君清浅看着寒凌夸张的说道。

    “别,在你面前我的形象有用吗,它值几个子啊。”寒凌不以为然的说道。

    “确实,你的形象在我这里一点用也没有。”君清浅十分诚恳的说道。

    “好了,你们别贫嘴了。快点走吧。”君诺在一旁无语的说道。

    “遵命,我的君诺大公子。”

    “是,哥哥。”

    “院长,这是你要我们采的地火莲。”冷枫说着额,便把地火莲递给了清云。

    清云看了看地火莲,点了点头,眼睛离开地火莲的那一瞬间,忽而又停住了目光。看着其中的一朵地火莲,伸手便把它拿了起来,把弄着地火莲,清云状似不经意的问:“这是谁采的。”

    “我。”君清浅毫不犹豫的说道。

    看着君清浅,清云缓缓说道:“这是你以前采的吧。”

    “是。”

    语落,惊起一池涟漪。

    三人望着君清浅,没说什么,但他们彼此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师兄,人来了。”清华的声音突然插入,打破了僵局。

    “嗯,进来吧。”

    光被挡住。四个人影映在墙上。君清浅四人下意识的望了过去。青衫男子,白衫男子,红衣女子三人映入眼帘。

    清华与三个从未见过的两男一女走了过来。

    “师兄,这就是来进行交流的弟子。”

    “嗯。”看着三人,清云应道。转而向君清浅他们说道:“这是松北学院派来的交流生。”

    语落。君清浅四人抱拳示意。

    “寒凌。”

    “冷枫。”

    “君诺。”

    “君清浅。”

    君清浅四人说完,清云转向三人说道:“这是我收的四个徒弟。”

    看着君清浅四人,三人也抱拳示意回道。

    “隐青。”

    “白冽。”

    “红媚。”

    语落君清浅四人不禁想到,真明了。

    “你们三人旅途劳累了,清华带他们去歇息吧。”清云看着清华缓缓说道。

    身影渐行渐远。

    看着消失不见的身影,清云转向君清浅四人说道:“他们是来进行武术交流的。而且他们还提出只和皇室成员比武。”

    “以前不是不用吗。”冷枫疑惑的说道。

    “是啊,可不知为什么他们今年竟提出这个要求。所以今年的比武我决定派你和寒凌、灵雪去应战。”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院长你找灵雪有什么事吗。”一个甜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嗯,进.来吧。”

    “是。”

    望着灵雪,清云缓缓说道:“灵雪一个月后的比武我想派你去。你意下如何。”

    脸上一抹欣喜,灵雪飞快应答:“灵雪义不容辞。”眼神滑过君清浅,一眼挑衅。

    “嗯,那就这样,你们下去吧。”清云心里满是担忧,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与往常一样的说着。

    看着清云,君清浅没说什么,随着众人一同下去。

    灵雪知道这次的比武很重要,历年来,能够去参加比武的人都是拔尖的人,而自己这次能够参加则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想着脸上的得意之色不禁更深,人也变得骄傲起来。

    看着君清浅,灵雪不禁更加得意,转而向冷枫、寒凌说道:“我们现在去讨论一下一个月后的比武应该怎么做。”

    直接忽略灵雪,君清浅淡淡说道:“我们回房吧。”

    没说什么,三人默契的配合着君清浅的脚步,回房。

    身后,灵雪气的脸色青紫,望着君清浅脸上滑过一丝阴狠。

    院内石椅。

    “你们这次要小心。这三人不简单。”君清浅看着翠绿翠绿的树叶缓缓说着。

    有黄叶了。

    “而且我觉得他们来势汹汹,虽然刚才在院长那他们没有什么怪异,但我觉得他们与往常的那些挑战者不一样。”一脸凝重的冷枫若有所思的说着。

    “他们有点怪。”君清浅一直望着那片黄叶,好似发现新大陆般,一直看着。

    “怎么说。”寒凌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有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就是很怪。”死死的看着那片黄叶。

    “不过,那个红媚倒是挺媚的,合不合寒凌大少爷的口味啊。”君清浅调侃道。

    “别,无福消受。”寒凌马上应道。

    笑声四起。

    “清浅,我给你们泡了一壶茶解渴。”轻舞望着君清浅轻轻说道,眼睛滑过冷枫一眼,眼里滑过一丝波澜。

    而冷枫没有察觉,他的眼里倒映出来的是一个望着黄叶的人。

    君清浅听到轻舞的声音,便回头,而她眼里的波澜正好被君清浅抓住,没说什么,只是对着轻舞一笑。

    拿起杯子,君清浅缓缓的饮着杯子中的茶,眼睛轻轻的扫了冷枫一眼。

    风轻云淡。

    红烛照佳人,相映无双。

    门轻轻的被推开,君清浅下意识的回头望,一个落魄的身影映入眼帘。

    莞尔一笑。

    “你莫不是翻墙来的吧。”

    “是啊。”夜君哲自行走到桌旁坐下,清理身上的灰尘应道。一脸坦然。

    玩笑消失,君清浅望着夜君哲久久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以你的能力,轻轻松松就可以长驱而入到我这,这里怕是没有谁有这能力可以拦住你。”他的能力,她知道,虽然他从未表现过,她也从未见过。

    “长驱而入就没有了那份意思,那份情趣。”

    此时他的眼里有她。

    看着夜君哲,君清浅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波澜,望着他,没说什么,只是把刚才看得书收了起来。

    而夜君哲也默契的没说什么,慢慢的从纳石中取出酒和酒杯。

    “我说过,要给你带一壶好酒。你也答应过我,要与畅饮。”倒着酒的夜君哲连哄带骗的想让君清浅与他一同饮酒。

    一脸淡笑。

    君清浅没说什么,拿起了桌上的酒,轻轻的闻了一下,然后缓缓饮下。

    夜君哲也拿起酒杯,轻饮。

    这酒的酒香很淡,也很雅,就好像花香般,这酒也不会呛喉,喝下去之后,清清凉凉,好似春天的水般温润,风般轻柔。真独特。这样想着,君清浅不禁把杯子中的酒饮尽。

    放下手中的杯子,君清浅抬头望向夜君哲说道:“这酒很温和,这是什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