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梅花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336字

    君清浅心里一个冷笑,转而百无聊赖的说道:“你的眼睛挺好看的啊。”

    语落,红衣侍女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的起来,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不自在的应道:“清浅小姐讲笑了。”

    不再看红衣侍女,君清浅冷冷的望向远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轻轻地望了君清浅一眼,红衣侍女一脸后悔,不该惹她的饿,惹上她就没有好路走,不知为什么,直觉这样告诉她,惹她就是自寻死路。红衣侍女一脸担忧的望着远方。

    君清浅不动声色的看着红衣侍女。放长线钓大鱼。冷笑。

    好冷,一进这个房间,君清浅脑海里便浮现出这两个词。

    不同于外面的热,这里冷得可以,继续向里面走去,一盆盆的梅花映入眼帘。

    难怪这么冷,怕是没少花心思,看着一朵朵梅花君清浅静静的想着,手不禁摸了一下梅花花.瓣。

    “你觉的着梅花怎么样。”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君清浅的身后响起。

    君清浅没有回头,她知道她身后的是谁,能进这里的又有谁呢,想着,君清浅淡淡说道:“美中不足。”

    “哦,为何。”

    “梅花本该栽在土地上,而不是被弄成一盆盆的盆栽。失去本该有的孤傲,清冷。”君清浅淡漠的说道,而话实际的意思却是,徒留又有何用。

    风阳就像被人当头棒喝,继而缓缓说道:“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他没有说吾,他用了我,他不想跟她有距离。

    “饮一杯,如何。”风阳先开口说道。眼里流露出一丝希望。

    “有何不可。”看着风阳的眼睛,君清浅轻轻回道,就让她完成他的梦吧。

    君清浅拿起酒杯,轻轻地嗅了嗅杯子中的酒,继而说道:“这酒有梅花的清香。”

    “这是梅花酿,是我为她酿的。”沉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君清浅不再说什么,缓缓饮尽杯中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我知道,为了这张脸。”君清浅毫不掩饰的说道。

    “你知道吗,你跟梅儿真的长的很像。”

    “但再像,我终究也不是她。就像时光不可以倒流,故事不可以重演。她是她,我是我。”

    时光一点一点的流逝。

    而君清浅没做什么,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陪着风阳,她看着他的身影渐渐的变得苍老起来,心被拨动,她知道,他爱的太深太深,太沉太沉。

    他努力的爱过,而她呢,她爱过吗,确切的说是,她有爱吗,她能够去爱吗,

    君清浅静静的想着,心变得复杂起来,心乱。

    看着心乱的君清浅,风阳缓缓说道:“你在疑惑什么。”

    看着风阳,君清浅开口说道:“值得吗。”

    淡笑,风阳缓缓说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或愿意。我爱她,所以我愿意为她做尽一切事。”

    “或许吧,爱过方知情深,醉过方知酒浓。”淡淡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语气中仿佛漂浮着一丝一抹疑惑,飘散空中。

    看着日渐西沉的落日,风阳缓缓开口说道:“王宫今天会开洗尘宴。”

    “是那三个交流生。”

    “嗯,枫儿应该在接人,你就在王宫里装扮吧,我替你安排。”

    “好。”

    “对了,我想在今晚宣布封你为‘梅宸公主’。”

    “我不要。”看着已日落的落日,君清浅淡淡的说道,她不想被牵扯进王室这个漩涡,也不想被拖累。包括这个名号,这个身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请你答应一个行将木就的人的心愿吧。”看着君清浅,风阳缓缓的说道。

    一阵静默。一世静寂。

    流光四溢,杯影交错。

    宴会上,风阳望着下方众人,威严的说道:“今天,在宴会开始前,吾要向大家宣布一件喜事。”

    语落,众人不禁望向风阳,目不转睛。

    看着众人的目光纷纷聚集而来,风阳缓缓说道:“这位,是吾的公主,梅宸公主。”

    语落,风阳的眼睛望向右边的帘后。

    冷枫三人的眼神便的深沉,而冷枫的心重重的跳动了一下。

    梅字的重要,他们知道,但宸字却是不可小看,宸,是天子的住所,更是天子心中的心上人。

    众人若有所思的望向高处的帝王,顺着他的眼睛,看着即将要出现的‘梅宸’。脚落在地上的声音越来越近,金步摇晃.动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望着即将要出现的人儿,众人纷纷凝神静息。

    一袭以金丝镶边,绣着凤凰梅花图的红衣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看着熟悉的面孔,众人不禁惊叹。无可厚非,点红妆,穿红装的君清浅,美的让人忘了呼吸。君诺三人的眼神却百转千回,而座下的灵雪,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禁低下头。眼神滑过一丝怒意。

    “这就是吾的梅宸公主。”望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君清浅,风阳愉悦的说道。

    君清浅看着下方的人,得体的朝着众人微微一笑。

    荡起一池春水。

    “浅儿今天真漂亮。”一个调侃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君清浅抬头望向门外,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你的出场也够特别。”君清浅凡调侃道。

    言语间,谁也没看到冷枫的眼神暗了一下。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袭蓝衣,手执描金扇的夜君哲便利于大殿只之上。

    侍卫纷纷冲了出来。

    “下去。”一抹威严的声音响起。

    风阳望着夜君哲,缓缓说道:“尊客远来,不如入席同乐。”

    夜君哲轻笑,果然还是老狐狸狡猾啊。

    众人心中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却不想另一个声音女子的声音接着响起。

    “真热闹啊,我也来玩玩。”一个女子的声音由远至近的响起。

    下意识,众人再次纷纷望向门口。

    一段白丝从门外飞了进来。白丝上一个白衣少女立于白丝之上,旁边同时有几个粉衣少女护在身边。

    望着众人的目光,白衣少女缓缓落地。

    抬起眼眸,白衣少女对上君清浅的目光,目光交错。众人望着她们,心思各异。

    一场冷静的对持,白衣少女缓缓开口道:“让我为你唱一首歌吧。”语落。便从身旁的粉衣女子的手中接过古琴。

    手轻拂过琴弦,眼光直直落在君清浅身上,清浅一笑说道:“我叫轻凉。你要好好记住。”

    琴声四溢。

    殿上白衣少女吐气如兰的唱道:“每一个传说……”

    殿内,一片沉寂。

    音落,白衣少女,眼睛直直望向君清浅,目光对峙,淡唇轻启:“跟我走,清浅。”刹那,花飘零。瞬间,牵动有心人的心。

    所有人目光无一不例外的望向白衣少女,目光百转千回。

    “哦,为何。”寂静中,君清浅玩味的看着白衣少女。

    “命中注定。”

    “呵呵,我不信命。”

    “但你信我。”肯定的语气,肯定的眼神,王一般的胸有成竹,掷地有声。

    目光幽幽,彼此间都只看到对方的眼神,默默无语。

    一旁夜君哲莞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一抹轻笑飞快滑过。

    眼光离开君清浅,白衣少女轻轻一瞥一直静默的夜君哲,不语。决绝的转身,在搅乱了一池春水后。

    “你要去哪。”语落,君清浅便飞到白衣少女身旁,手抓着白衣少女的手臂。

    轻笑,刹那,繁花落。头轻轻的靠着君清浅的肩膀,语气轻佻:“要跟我吗。”风暴瞬间起。

    “不。”

    “呵呵。”仿佛一早便知道是这样的答复,白衣少女无所谓的轻笑。眸光流转,顾盼笑兮,再次开口道:“我要好好了解你--我的家人。”

    瞬间,温度一下子便冰了起来。陌生感萦绕在两人周围。

    “你在怕什么。”

    妖媚的轻笑,君清浅缓缓的看着白衣少女,手轻扬。是她大意了,竟让情绪随她而起伏,让自己这么的被动。眼光淡漠的看着白衣少女缓缓离去的背影

    一开始,殿上的众人,看着夜君哲,疑问便在心中萦绕,而后出现的背影少女又惊起一池涟漪。淡淡琴音响起,而又落下。

    在整理思绪时,白衣少女和君清浅的对话,又扑向他们,白衣少女的那种肯定让他们都一愣,那种王者的气势让他们一惊,瞬间,他们便知道白衣少女有着她可以狂妄的资本。但是,殿上君诺、冷枫却不想君清浅离开,但他们两个人却无法说什么,君清浅一直以来都不是他们两个可以左右。心中一股忧伤像疯长的藤蔓般狠狠的缠绕在心上,硬生生的在心上勒出血痕。

    本以为君清浅会离开,但却未想,对完话后,在一阵沉默后,白衣少女决绝的转身,毫不留恋。一个红色的身影在他们的眼前滑过,速度快得让人惊异。定眼,君清浅的脸孔映入眼里。瞬间,千思万绪在他们心中滋生。结局扑朔。

    殿上一抹妖艳红与一抹琉璃白相视而立。

    君清浅抓住白衣少女的手臂,而白衣少女的头也靠在君清浅的肩膀,一切好似尘埃落定,远远的,看不清白衣少女在君清浅的耳边说了什么,君清浅的手轻扬,放开了白衣少女的手。之后,一阵陌生感便在两人之间萦绕,殿上的温度也低了下来。

    还未明白个中原由,便只见君清浅妖艳一笑,像罂粟般美丽但却充满危险。这一笑,瞬间让众人明白,她--君清浅,他们从未了解。之后,君清浅脸上的那抹自嘲,令人心隐隐作痛。

    静寂一片。

    最终,白衣少女的背影成为一个模糊的白点。而君清浅挺直的站在殿上,身后的他们无法做什么。

    无疾之宴。无疾而终。

    是夜,夜凉如水。

    空地,月光倾泻,幽幽的目光,没有一丝焦距:“以醉迷坊红颜的名义发请帖去给那些人。让他们明天到醉迷坊一聚。还有,你们不用跟在我旁边,需要时,你们再出现。”

    身后低垂脸孔的粉衣女子们,机械的点了点头后,便也消失在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