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265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不希望醉迷坊有太多蚊子,蚊子多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一直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是你们所无法达到的能力。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脾气不好。”语落,眼睛滑向冷枫等人说道:“我不希望王室有太多手脚,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如果信,那便深信。”寓意深远。语落伤人。

    即使是相信,却未曾不提防,是人的本性,更是致命伤。不想说,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伤了彼此,君清浅一直都知道,却一直未说,如今却是被说了出来,何其伤人。何其伤心。

    谁曾想,刚刚细如发丝的雨线,竟然会掉落的这么急。

    君清浅望着漫天飞雨,慵懒的靠在扶栏之上,寒意袭人。

    “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语落,君诺已经把茶杯放在君清浅面前,君清浅伸手接过茶杯,暖意四生,手紧紧的握着茶杯,汲取茶杯的温暖,一饮而下。

    “你说,这雨为什么下得这么急。”君清浅眼意朦胧,淡淡的说道,心绪似雨线般乱如麻。

    “天道循常呗。”寒凌肆意烂熳的说道,表情妖娆。

    手缓缓的伸到雨中,雨意冰凉,君清浅一阵轻颤。为什么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君清浅轻想,思绪纷乱,未等细想,一阵血腥味在口中回荡,血从口中汹涌流出。

    冷枫抬头看向君清浅。看着血从君清浅的口中流出,飞快的飞到她的身旁,抓住她的手臂一阵慌乱,眼神透露出一阵不安,紧张的说道:“清浅,你怎么了。”君诺和寒凌下意识的的看去,瞳孔一瞬间放大。

    手轻拭嘴边的血,君清浅眼神迷离,众人看着君清浅的表情,一阵心慌,而君清浅的眼神轻轻的落到茶杯之上,嘴角轻笑。毒她从来都不怕,而且她身上从来都不缺毒,或许谁都不知道,她来到这个异世的时候,她的身体早已经是百毒不侵,曾经她尝试过最烈的毒,却从未怎样。

    “茶杯有毒。”君诺看着君清浅的目光,下意识的说道。语落,气氛凝滞。心怀各异。

    “无碍。”君清浅无所谓的说道,思绪飞转。

    冷枫看着茶杯,再度开口说道:“真的没事吗。”

    摇头,君清浅不再说什么,玩世不恭的眼神,无波无澜。是习惯了吧,习惯了危险,习惯了勾心斗角。夜君哲,看来,我对你的戒心真的不够,君清浅自嘲的说着,笑如春风,苍白无力。

    “我先走了。”淡淡的说道,语落,君清浅淡然转身离去,不留一丝眷恋。亦如以后离去般,不回一眼。

    此情此景,寒凌突然觉得一阵苍白无力,谁都无法拒绝,无法抗拒,无法改变。纠缠显得无奈,他们几人渐行渐远。

    风过,无痕。一切的消逝,清晰异常。而在无知无觉之间,君清浅的身影已经消逝不见,三人收回目光,却收不住一腔思绪。

    君清浅缓缓的走着,眉目淡然,一派风轻云闲,却掩盖不住一阵残败荒破,天地间,天地失色。

    滥殇满怀,一世辛酸。虽然君清浅已经放怀,却是依旧无法解开他人的心怀,荡然换得依旧是不相信。

    以心换心,可遇不可求,是她太贪心了,前世之鉴,她应该明白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平生不会相思,便害相思,才会相思。身似浮云,心若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症后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夜半明时。

    夜君哲饮尽杯中酒,含笑看着消失很久,而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对着雨线发呆的轻凉,语气轻佻的说道:“妹妹这般看下去,哥哥便要伤心了。难道哥哥比不上那雨线。”

    轻笑,他与她时候知己,她与他从来便没有把这天地放在眼里,她知道她消失的这段时间,他不遗余力的寻找着她,而且她亦知道他不会来干涉自己,只因为她不喜欢,所以他便不会来干涉。默契从来他们之间便不缺。可是他们也是薄情之人,爱从来便不会多给谁。想着他们之间的纠缠,轻凉若有所思的说道:“大雨过后的天空,可是异常的美丽静好。”

    听着轻凉的回应,夜君哲静静的看着轻凉,不禁想起几天前的关于人命轻贱,生命凉薄的流言,眼神便暗了下来,何时她的梦想怎么轻易,只想看一下清净的天地。他知道她与步言的纠缠,以及那时的伤害,所以聪明如他是知道分寸,亦是知道这之间的纷乱,他碰不到。

    “该是春凝露发作的时候了。”轻凉淡然的说道。

    闻言,夜君哲一怔,春凝露,凝毒透骨,他明白,亦是清楚其中之毒。眉头深锁。

    “君清浅不是满足好奇心的玩物,这一点你应该清楚。”轻凉幽幽的说道,眼神望进夜君哲的心中。

    “我好奇,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地。而且如果她连这点小毒都抵挡不了,那便是浪费我的心机了。”夜君哲玩世不恭的说道。媚情透骨。但心中却一阵苦痛,口不择心。

    看着夜君哲,轻凉随意的说道:“玩火自焚,你应该清楚。”

    “呵。”夜君哲肆意的笑道,心中一阵慌乱。复又说道:“你为何这般在意她。”

    “你知道吗,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迷离语气,扣人心弦。

    眼神停滞,夜君哲静静的看着轻凉说道:“所以你的轻柔待人,予人凉意便成了人命轻贱,生命凉薄。”

    “从前。我认为女子是该被捧在手心上疼爱的,但后来我明白了,被捧在手心上疼爱是因为她没有能力,所以被捧在手心上便有着无可奈何的凄凉。而且我也知道,我想要贴近阳光,我加油走过血雨腥风,使自己强大,强大的无懈可击。再将一切风雨变成身后的背景。”语意残凉。

    听着轻凉的低诉。夜君哲明白眼前的女子有多苦,当年的事情,他有听闻,也知道其中的破坏力。今时今日,是因果,无可奈何。望着轻凉,夜君哲慎重说道:“若累了。我的大门随时为你开。”

    “我会的。”轻凉含笑的说道,眼神扑朔迷离。

    “凉儿,何不放手。”夜君哲治本的说道。

    “你知道我的脾气的,我不轻易闹事,但我若真的要闹事,我必要闹得天翻地覆。打落牙齿和血吞我做不到。”轻凉认真的说道,眼神有着一股坚定。

    “这样做你真的能够开心。”夜君哲淡淡的声音,像是投水的石子,激起一波.波的涟漪,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来,圈圈扣心。

    “我不是仁慈之人,以德报怨我做不出来,我是随性之人,我做事随心。而且,我也是该任性了,任性妄为。”淡淡的语气,说不出的幽怨。

    叹息,解铃还须系铃人。情字伤人,乱世纷乱。

    轻凉望着窗外停歇的雨线,缓缓开口说道:“这句话,我只说一次,若真爱,便深爱。若上心,便交心。勿疑。”她明白他与九龙仓之间的纠缠,亦是明白他们之间的情愫。但再多的纠缠,再多的交心也是抵挡不住一个疑字的考验。一旦生疑,便好似城池沦陷,然后步步沦陷,最后溃败涂地,一败涂地。

    轻扣酒杯,夜君哲一脸若有所思,轻浮的说道:“我曾有过心过,怎么连我都不知道。”

    轻凉一阵叹息,事情总要亲身经历过后,才会知道悔字多痛。都是淡漠之人,一旦相碰,便好似星火燎原,无法阻挡,却又不知道彼此会相互伤害,最后落得满身伤痕。

    圆月当空。

    君清浅疲倦的卧在软榻之上,眼睛透过窗户,看着明月当空照,一派慵懒随性,眼神透出一股空白。夜风吹乱了青丝,却是吹不散一股愁思。空气凝滞,君清浅眉角的一抹妖娆亦是被愁思减淡了几分,冷冽油然而生。淡漠的性子被打乱,自视甚高的孤傲涣散,轻描淡写的气息环绕周围。遮不住的忧伤,弥漫一世。

    “怎么。”玩世不恭的声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息覆盖周围,语意落,夜君哲的脸便贴近君清浅的脸,与君清浅的眼神相对,一脸妖娆,温柔得好似蜜里调油。嘴边还挂满了宠溺。

    收起看夜君哲的眼神,君清浅一脸淡漠轻尘,手执起软榻之上的桌子上的棋子,无谓的说道:“没什么。”

    轻笑。夜君哲看着君清浅把玩着棋子,来了性子的说道:“下一盘如何。”嘴角含笑,温柔似水。

    “好。”君清浅低声说道。眉眼低垂,手心的棋子也落到棋盒之中。

    咚。棋子尽落,黑白交织。

    “我赢了。”看着棋盘之上胜负已分的棋局,夜君哲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结束了棋局。

    看着已经没有退路了棋局,君清浅素手轻扬,将棋子落进棋盒之中。眼神无波无澜。无声无息。

    “输赢已分,是否我该有奖励。”夜君哲轻佻的声音幽幽响起,眉眼中尽是妖魅。

    头轻抬,眉轻佻,君清浅看着夜君哲缓缓说道:“你要什么。”

    “我要你。”轻佻的语气,再度响起。眼神紧紧的看着君清浅,不移丝毫。

    看着夜君哲,君清浅轻轻的说道:“那你便来吧。”

    “好,那便要个够。”夜君哲一边说道,一边欺上君清浅,唇落到君清浅的唇上,浓烈的气息环绕周身。舌描绘着君清浅的唇形,突然间便欺进君清浅的口中,舌与君清浅的舌紧紧纠缠,纠缠间,一抹银丝从嘴边缓缓落下。

    几番纠缠,几番追逐。夜君哲放开君清浅,一阵轻喘,看着脸上一阵绯红的君清浅,夜君哲淡笑说道:“怎么,这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