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比赛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260字

    君清浅眉眼一横,说不尽的妖魅,情欲在两人之间流转。嘴边的银丝在烛光下,分外醒目。

    看着君清浅嘴边的银丝,夜君哲的唇下意识的落到银丝,唇贴上银丝上,舌似有若无的滑过。

    都以为是各取所需,却不知是真心相待。一念错,步步错。幡然醒悟时,却是错过了许多的时光。奈何。

    低眉,看着湖面的碧波荡漾。君清浅伫立船头之上,青丝飞扬。微风撩人。风轻云淡。

    “你怎么看。”冷枫看着身旁迎风而立的君清浅,淡淡的说道。

    “既来之则安之。”平静的说道,眼神落到不远处的在水面轻飞的双燕。

    从船内走出的君诺看着君清浅和冷枫两人说道:“放心吧,即是红媚他们三人邀我们出来游湖,他们应该不会多生事端。”

    听着君诺的话语,君清浅眼神落到不远处的小船上,轻凉的身影映入眼帘。远远的君清浅看到轻凉将脚放进湖水中,脚搅乱一池的湖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安逸静好。

    看着君清浅的眼睛,冷枫与君诺顺着君清浅的目光望了过去。气息凝滞。只见轻凉用手撩起湖水,向空中抛去,脸也迎向坠落的水滴。笑靥烂熳。

    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目光,轻凉下意识的望去,脸上的笑靥也随之消失。眼到之处,君清浅三人的身影映入眼帘。看着君清浅,轻凉淡淡一笑,缓缓说道:“是偶然,抑或是必然。”一语道出君清浅的心中之言。

    船上君清浅听着轻凉的话语,眼神不动声色,而思绪却已然是漫天纷飞。船内一派妖娆的寒凌看着直立不动的君清浅三人,眼神不动声色的望向一旁慵懒的靠着船栏观看湖面景色的红媚和在船尾打坐的隐青,以及闭目养神的冷冽,暗自思索。

    船头君清浅眉头微皱,闻着空气中虚无缥缈的清香,眼神不禁落到越来越近了的轻凉。

    一旁的君诺看着君清浅的眼神,眼睛看向轻凉。

    碰,船一阵摇晃。船内的众人一惊,纷纷望向船外,只见君诺微微弯腰,手伸向船下说道:“一起可要。”

    “有何不可。”一阵女声应道,眼睛纷纷落到下方,只见一双手搭在君诺的手心之上。转瞬之间,人便落到船上。轻凉一下子映入船内众人的眼帘。

    接起轻凉,君诺便放开轻凉的手,眼睛下意识的望向君清浅,他知道她与有着解不开的牵绊,亦是知道她在乎她,所以,君诺便接起轻凉,完成君清浅的想法。

    然而,谁曾想刚上船的轻凉,在众人的眼中居然直直的掉进湖中。看着轻凉从眼前坠落,君清浅下意识的抓住轻凉的手,却是一手清无。

    咚,湖水四溅。

    未放应的众人,脑袋空白。反应过来时,船内的冷冽已经跳入湖中,将轻凉救起。

    “咳咳。”轻凉一阵轻咳,身上衣裳浑然湿透,水滴落在船上,滴滴答答。

    “怎样。”君清浅走上前,看着轻凉。眼荒的说道。

    “无,咳咳,无碍。”

    “到船内吧,船外风大,等下着凉。”红媚在一旁说道。语落,众人便走进船内。

    看着被被子包裹着的轻凉,君清浅缓缓说道:“刚才,你怎么了。”

    “我,手脚不知怎么的便发软了。”说道。轻凉眉眼淡然掠过众人的眼睛,后落到冷冽的身上静静说道:“刚才,多谢了。”

    “不必。”冷冷的声音响起,回应轻凉的话语。

    冷眼旁观的寒凌,妖娆的说道:“妹妹,现在觉得怎么样。”

    “还好。”轻凉淡淡含笑的说道。

    一舱宁静,一阵暖风吹拂过船舱,暖暖的光撒进船内,看着阳光,轻凉拉起身上的被子,走出船内,闭眼感受着阳光的味道,以及阳光的温度。

    众人看着轻凉,不发一言。未等细想,君清浅亦是走到轻凉的身旁。

    回头看着身旁的君清浅,轻凉轻笑,一身恬静。船内众人看着船外的白衣翩跹,说不出的和谐,仿佛她们是早已相识的旧友,只一眼,便无须再语。

    君清浅明白她来这湖,是为了这光,这风,这份宁静安逸。而她亦是,何必因为其他而改变初衷,想着君清浅不禁抬起手,迎接这一世的阳光、温暖。而轻凉亦是抬起手臂,迎接微风,口中缓缓唱道:“春来早,清梦扰……”

    大堂之内,君清浅看着清云,一脸平静。而一旁的冷枫与寒凌也是一脸宁静的看着清云院长。檀香袅袅。

    轻咳一声,清云看着君清浅缓缓说道:“这次的比武的灵雪换成你。你觉得如何。”

    “随便。”淡淡的话语,没有一丝表情。一开始她就知道会是有这种结果,所以事情发生是亦是平静无澜。而一旁的冷枫和寒凌两人亦是没有多大的表情,早已料到,便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灵雪的能力与君清浅的能力相差的是一个天壤之别,他们都很清楚和明白,何况学院建立以来,在历次比赛中都是必胜无疑,所以此次的比赛亦是不容有失。而且如果当初有的选择,院长也不会选择灵雪,这一点他们了然于胸,只是从未说出口而已。

    “还有,我要告诉你们,这次的比赛,你们要小心。”清云看着冷枫和寒凌担忧的说道,而君清浅他却是不担心,毕竟她的能力不是谁都能够接住的。

    “哎哟,院长放心呐。”我们是很有信心的,寒凌调皮的说道,眼里尽是春风得意。

    听着,寒凌的话语,清云还想再说什么,却不见了三人的身影,只听见远远的传来寒凌说的:“院长,不用担心。”的声音。

    摇头苦笑。

    羊肠小道上,寒凌笑得好似花开般灿烂,口中还说道:“院长老是要发牢骚,还好走的快不然又要被荼毒了。”一派年少轻狂。

    淡笑的看着寒凌,君清浅不言半分。而一旁的冷枫笑道:“寒凌,你这次做对了。说真的,院长对这次的比武可真的是过啰嗦的了。”谈笑风生,青春年少。

    “现在,要去哪里啊。”寒凌说着,眉眼轻佻,媚骨天生。

    “我想要回院子休息。”君清浅静静的说道。

    “那我们便回院子吧。”冷枫附和的说道。眼神望向寒凌,而寒凌迎向冷枫的目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清晰响起。院门外,听着巴掌声,君清浅推开院门,眼睛直直的望向院中央。

    看着门突然被推开,跪在院中央的轻舞,做在一旁阴凉处的灵雪以及正扬起巴掌的要落想轻舞的奴婢纷纷望向院门。而映入眼帘的便是君清浅、冷枫和寒凌三人的身影。看着他们三人的身影,轻舞顿时红了眼眶,而她的半边脸红肿的不像样;一旁在阴凉处的灵雪看着他们三人的身影,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院门中,君清浅看着院中央的跪得直挺挺的轻舞,目光一阵冰寒,而冷枫看着院中的情,眼神不禁沉了下来;看着双方的对峙,寒凌靠在门板上,一派慵懒,眉眼轻佻,淡淡的眼神,一脸淡漠。

    缓缓的步进院内,看着灵雪,君清浅缓缓说道:“怎么回事。”气势逼人。与君清浅一起走进来的寒凌,顺手扶起跪在地上的轻舞,口中惋惜的说道:“啧啧啧,美人泣泪,我见犹怜啊,这脸怕是没那么快消肿。”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而一旁的冷枫只是静静地看了低眉的轻舞,又望了一眼惶惶不安的灵雪

    “谁叫她欺负我,我不过是教训一个奴婢罢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灵雪先声夺人的说道,一派理直气壮地样子;复又开口说道:“怎么,难道我教训个奴婢都不行吗。”

    “哦,那她是怎么欺负你了。”寒凌冷笑说道,眼里满是不屑。

    “她,她不告诉我你们去哪里了,也不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还和我顶嘴,以下犯上。”

    “轻舞,你怎么以下犯上了。”听着冷笑的话语,君清浅冷清的说道,表情淡漠。

    “我,我只是说了我不知道而已,我真的没有欺负灵雪。”

    “放肆,你这贱婢,居然直呼我的名字。”灵雪怒不可遏的说着,手还扬了起来,向轻舞扇去。

    即将落下的手停在半空中,灵雪抬头望向抓着自己的手的君清浅,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只见君清浅手一挥,灵雪不禁身形摇摆,重心一个不稳,跌落地上,充满怒意的眼睛望向君清浅说道:“放肆,我可是郡主。”

    “哦,郡主啊,但是,我可是公主,梅宸公主,难道你不知道其中的尊卑吗。记住,你只是一个郡主,而我是公主。”手轻佻着灵雪的下巴,君清浅淡淡的说道。一脸妖惑,一阵杀意。

    听着君清浅的话,灵雪无言以对,心中一阵愤恨,郡主、公主一字之差,便是天壤之别;郡主不缺她着一个,而且还多如牛毛,但是公主确实尊贵非凡,凤毛麟角。不甘心,充斥胸怀。转眉一想,灵雪脸上的表情一阵欢悦的说道:“这次,我是来找冷枫与寒凌两人商量比赛的事的。”语落,一阵得意。

    “哦,这样啊,那你可以走了。因为我将替代你的位子去比赛,你以后也不用因为这件事来不属于你的地方。”疏离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这不可能。”

    “这是真的,院长刚才已经找过我们了,跟我们说了这个事情。”寒凌看着对峙的局面,在一旁淡淡的说道。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绿荫小道,灵雪不急不缓的走着,一旁的奴婢看着灵雪缓缓的说道:“郡主,你为何要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像无知妇孺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