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新同伴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246字

    静静的走着,灵雪轻轻的看了奴婢一眼,不发一言,一旁的奴婢看着灵雪的眼神,一阵心慌,不安说道:“是奴婢越距了。”收回眼神,流出静静的走着,不带一丝表情,眼里光芒流转。如果她真的表现的太聪明了,那接下来,她便就该担心。

    转角处,一袭红衣硬生生的映入眼帘。灵雪淡淡的看了前方的人一眼,不屑一顾,一身傲气。擦身而过时,红媚拉住了灵雪,而灵雪眉头一皱,厌恶的看向红媚,映入眼帘的便是红媚含笑的眼睛,妖娆妩媚。

    头轻低,红媚附在灵雪的耳边轻轻说道:“郡主的心思本就细腻,又何必装成无知妇孺,娇气横溢,是为了自保,抑或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语落,红媚望向灵雪淡淡的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哦,我怎么听不懂的你的话,而且你诬蔑皇亲贵族,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你就不怕我告发你。”灵雪淡淡的说道,心机沉沉。

    “呵呵,郡主你真爱装糊涂啊,别人看不出,可不代表我也看不出。而且,我相信我与郡主一定是可以相互合作的朋友。”红媚压低了声音,轻轻的说道,脸上一副无关痛痒的样子。

    听着红媚的话语,灵雪眉眼轻抬,淡淡的说道:“你们先下去,我跟红媚姑娘有些话要谈。

    看着退下的奴婢,红媚嘴角轻扬。

    “说吧,你到底要什么。”灵雪,低垂着眉眼遮住了杀意,淡淡的说道。而红媚看着灵雪的样子,接道:“你想要杀我的话,你可以想想清楚先。我是把着诚心而来的,并不想与你为敌。”

    “哦,那你要我做什么。”灵雪正视着红媚,饶有兴趣的说道。

    “我要君清浅的命。”红媚妖娆的说道,眼里有着嗜血的流光。

    “哦,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帮你,毕竟君清浅可是公主,她的命可是非同寻常。”灵雪玩味的说道。

    “你如果帮我一起杀了经历才,我就让寒凌死,怎么样,很公平的。”红媚胸有成竹的说道,一副了然于胸的姿态。

    不可思议的看着红媚。灵雪眼里泛过一丝冷意,淡淡的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同意,我与寒凌有没有什么恩怨。你杀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是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却跟另一个人有关系,难道不是吗,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以为我会这么笨吗。”红媚轻笑道。

    “你到底是谁。”灵雪看着红媚提防的说道。

    “别紧张,我是谁不要紧,关键是我是可以帮助你的人。而且,我的事情你也不需要知道太多。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不要理不是你分内的事,不然对你没有好处。”红媚教诲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灵雪下定决心的说道。

    “呵呵,合作愉快,新同伴。”红媚含笑的说道,一派风情万种。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要怎么做了吧。”灵雪淡淡的说道。

    看着灵雪,红媚轻笑说道:“你过来点,我告诉你。”

    推开院门,红媚缓缓的走进,迎面而来的一股强劲的内力直直的将红媚冲击,跌落在地一股红色液体缓缓的从嘴中流出,滴落在红媚的红衣上,与红衣融为一体,相互交映。

    怒气冲冲的抬起头,红媚用手擦拭去嘴边的鲜血,目光深沉的望进房中坐在椅子上的正在饮茶的隐青;缓缓的站起,红媚一步一步的走向隐青,看着面前的隐青,红媚低了一下眉眼,复又抬起,嗜血的说道:“你为何伤我。”

    放下茶杯,隐青淡淡的眉眼,望了红媚一眼,薄薄的嘴唇轻启说道:“那你说,我为何要伤你。”

    “我怎么知道。”红媚直直的说道,一句话飞快吐出。

    隐青听着,淡淡的哼了一声,扬起手一挥,强劲的内力倾泻而出,直直的冲向红媚。没有防备的红媚,硬生生的被内力击伤落地;地上,红媚不甘的抬起头,眼里充满怨恨。

    望着红媚的眼睛,隐青不轻不重的说道:“上次泛湖,轻凉为何会出现,又为何会落水,这一切是你安排的吧。”

    幽幽的声音传人耳中,红媚看着隐青平静的说道:“没错,是我又怎样。”

    一阵强烈的掌风迎面扑来,红媚不禁吐出一口鲜血,一旁风轻云淡的隐青淡淡开口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轻凉不会凫水吗,你是想置她于死地。”说着,眼里淡淡的滑过一丝杀意。

    感觉到隐青的气变得焦躁起来,红媚低垂着眉眼说道:“我没有。”

    “你没有,那今日的灵雪又是怎么回事。”隐青冷冽的说道。

    “我,我只是骗那个灵雪的,我只是想要让她来帮助我们考验君清浅而已,仅此而已,别无他想。”红媚抬起头看着隐青坦然说道。

    看着红媚的表情,隐青轻哼了一声,复又说道:“最好是这样,要是让我知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到时我定将你挫骨扬灰。”冷冷的放下话,隐青看了地上的红媚一眼,便扬长而去。

    看着隐青离去的身影,红媚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一阵血腥又涌出,吐出一口鲜血,红媚缓缓的站了起来,却是摇摇晃晃,又将坠落地上之际,一双手接住了摇摇欲坠的她。红媚抬头,白冽的面孔便映入眼帘,看着红媚的眼神,冷冽不言半分,只是扶起她,缓缓的走向椅子。

    看着白冽,红媚低垂了双眼,淡淡说道:“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而白冽却是像未听闻般,不言半分,只是紧闭着唇,又小心翼翼的将红媚扶到椅子之上,后又从怀中拿出一颗丹药说道:“这是益寿丹,可以帮助你更好的恢复,对你的内伤很有帮助。”语落,冷冽放下丹药,然后转身离去。

    看着丹药,红媚拉起要离开的冷冽的手,抬起眼眸,看着冷冽的背影,淡淡说道:“你把丹药拿去,我不需要。”

    被拉住的冷冽,一愣,身形便无法移动,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却未想,红媚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拒绝,看着门外,冷冽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这药是给你的,你就拿去吧。”

    “我不要。”红媚开口向白冽的背影狠心的说道,复又把丹药抛到地上。

    看看滚落在地的丹药,白冽不发一言,只是静静的将丹药拾起,又放到原来的位置,整个过程,白冽低垂着眉眼,安静的想不存在般。

    “你何必这样,我不喜欢你,你大可不必这样对我好。”红媚轻轻说道,红了眼眶,红了房内,更红了窗外的风景。这一世她从未辜负过谁,除了他。可是,她这辈子注定是要辜负他,她给不起他任何。

    “我知道,所以我不强求,亦是不奢求任何回报。我对你好是心甘情愿的,你不必感觉有什么负担。”白冽淡淡的声音萦绕周围,一室清幽。其实,一开始,他便知道她心中已经有喜欢之人,他亦是明白她从未喜欢过他。他曾经看见过月光之下的她羞涩紧张,不似平常般淡定从容,而这一切只因为她喜欢上了那个将要夺取灵山的男人,纵使他有不甘,却也只能是认了;因为她喜欢那个男人,而且她为了那个男人做尽了一切的事情。她不知道她何时喜欢上那个男人,他只知道当他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时,她已经爱上了那个男人,而且爱到骨子里。而当她一说起那个男人的时候,她的眼睛就会特别闪亮,好似天上的星星般耀眼且迷人。他亦羡慕被她深爱的那个男人,却从未吐露半分。只因他爱她;所以他希望她快乐,不希望她为难半分,因此,他一直默默的在她身后帮助着她,不想让她知道。于是,她从未知道。她很聪明,可是她亦是凡人,所以她也会有漏洞,于是他便在她身后默默的帮她善后,而每次在她因为自己做事天衣无缝而暗自窃喜是,他总是在她的背后默默的看着她笑,心满意足。

    “可是。”红媚最终依旧是忍不住,呜咽着说着,却又说不出口。

    看着红媚伤心的样子,白冽缓缓说道:“我对你的关心,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你不必太过在意,不要想太多,这丹药是朋友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冷冽目光沉静的看着红媚,没有一丝波澜。看了红媚的眸光一眼,白冽便转身离去,初夏的光刺进冷冽的眼睛,冷冽的目光渐渐迷离了起来,依稀想起了漫山遍野开满了火红的杜鹃花的山坡上,一个女孩拉起一个男孩的手说道:“以后我保护你,你不要害怕。”男孩看着女孩的眼睛,糯糯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摁,当然是真的啊。”的对话,以及黄昏时分,男孩与女孩手拉着手在落日的余晖中归去的背影。这一切深深地的烙进了冷冽的脑海,成为不可磨灭的印记,在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中都有着它陪伴,像跳动的脉搏,清晰可触,真实存在。

    静夜,君清浅凝息听着窗外的虫鸣,一声接着一声,像雨线般接连而来,从未断绝。空气中一股初夏的甜腻气息飘散于一室之内;门被推开,君清浅依旧安定的坐着,好似老僧入定,心无旁骛;其实不回头,心以知。

    看着君清浅从容不迫的身影,夜君哲淡淡一笑,脸落到君清浅的耳旁,幽幽说道:“可否想我,嗯。”而君清浅一脸清明,未言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