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我来保护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3本章字数:3338字

    “不说,那我便自己来找。”夜君哲含笑的说道,语落,唇落到了君清浅的唇上,舌好似蛇般灵活,撬开君清浅的的口,与君清浅的舌相互纠缠,步步逼近,不退半分。夜君哲看着君清浅的眼睛渐渐迷离了起来,缓缓的闭上眼睛,任欲望没顶。

    情欲弥漫一世。动情忍性。

    门突然被推开,轻舞轻轻的走进房内,抬眼便见君清浅与夜君哲纠缠一起,瞳孔瞬间放大;而君清浅与夜君哲却未理半分。看着君清浅的眼神,魅惑诱心,低下头去,轻舞不再看君清浅的眼睛,平息着跳动不已的心。太美了,美到让人迷失心智,轻舞镇静的想着,缓缓退下,不再看室内的半分情景,终究是的她定力不够。疯狂跳动的心正在清晰的告诉自己,刚才的一幕有多么的迷情和危险。

    放开君清浅,夜君哲看着君清浅渐渐恢复清明的眼睛说道:“这下浅儿可要对我负责了。”

    “无妨。”恢复了气息的君清浅淡淡的说道,一派无所谓的样子。

    听着君清浅的言语,夜君哲玩味的说道:“刚才的浅儿可是美到了极点,这是浅儿动情的样子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有什么关系吗。”君清浅模棱两可的说道,其实他们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有否动情有什么关系呐,除此之外便也无了吧,君清浅淡淡的想着,脸上平静如水。

    “不过,你的奴婢可真香啊。现在空中依旧还弥漫着她身上的香味呢。”夜君哲好似不经意的说道,语落,还闭上眼睛,深吸空中的香气。

    听着夜君哲的话语,君清浅的眼神不禁暗了几分,自古便有醉死温柔乡的人,那也便也会有在香气袅袅中不知不觉死去;香气宜人,宜人之间,杀人于无形。

    看着不言半分的君清浅,夜君哲复又说道:“看来这奴婢深得浅儿的心啊。”神情洞明。其实他们两人都知道轻舞的来历,只是没说出口罢了,知道便好,无须言明,一层窗户纸不必捅破,意痛便足矣。

    “其实,你比谁都看得清楚,只因你从未踏进这局内。不是吗。”君清浅看着夜君哲淡淡的说道,即使他们两人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但她相信,他不会因为这纠缠而步入这局内,反而有可能因这个局,而将一切纠缠断得干干净净,这一点她一早便已经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她也明白他知道她知道他的想法。其实她明白她逃避不了这个局,只因她是这个局的中心;冥冥之中,她渐渐的明白了一切的漩涡都是由她而起,最终也终将由他结束;无论她做什么,一切都是你白费,她能做的便是安心等待,然后把一个一个到来的危险,毁灭。

    淡淡的笑着,夜君哲不言半分有时沉默亦是最好的回答。而彼此沉默的人,却在后来因这沉默而错过了许多的时光,那时轻凉总是含笑的说道:“两个闷葫芦,碰在一起,能发出什么声响。”

    歌舞升平,华灯初上。纸醉金迷。

    轻凉坐在扶栏之上,夜风徐徐,青丝轻扬,已经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群淡淡开口说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保护你。”风淡淡的应道,眼神映着轻凉的背影。

    “不必了。”轻凉轻轻的说道,眼神迷离。

    听着轻凉的话语,风不应半分,身影也丝毫未动,只是静静的站在轻凉身后;而轻凉听着身后没有一丝声响,轻轻的转过头,眼神望着风幽幽的说道:“是来保护,还是来监视,抑或是来赎罪。”一句话,直逼深处。

    一旁的风静静的站着,听着轻凉的话语,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依旧站在原地。

    看着没有反应的风,转头,轻凉不再说什么,眼落到角落处,一个低着头的一脸倔强的女子落进了轻凉的眼里,熟悉的感觉在心透上泛起;曾几何时,她亦有着这个女子的倔强,可是到最后她的倔强却依旧是没有任何意义,未能改变什么。低眉,轻凉一阵自嘲。

    “你应该知道你这样做是无用之功,是无法改变什么的。论姿色,论才情,我都在你之上,你又何必与我一争高下这花魁之名,自取其辱。”刻薄的语气,薄情的话语,一字不落的进入到轻凉的耳边,抬起头,轻凉望向声源,一脸倔强而又低垂着眉眼的女子再次进入轻凉的眼里,以及一个一脸傲气的美艳女子,两人相互对峙的情景活生生的落在轻凉的眼里,未过几分,一脸傲气的美艳女子看着倔强女子低着头,不发一言,看了一眼,便不耐烦的离去。

    轻凉细细的看着倔强女子,看着她平淡的眉眼,不带一丝明艳,看着她红了眼眶,却未掉半滴泪滴,淡淡的开口说道:“去把她带到我这里来。”

    被风带来的倔强女子看着面前编织着花环的轻凉许久,一直等到轻凉编织好花环。

    拿着花环,轻凉缓缓抬头,看了倔强女子一眼,便伸出手,向她的发间探去,手一扬,倔强女子头上的发饰全部被轻凉丢弃在地上,没有了发饰固定和支撑的青丝纷纷落下,青丝如瀑;继而轻凉又将手上的花环戴到倔强女子的头上,然后轻轻的说道:“我帮你赢。”

    “为什么,你要帮我。”倔强女子看着面前的轻凉,不可思议的说道。一开始当她摘去她头上的发饰时,她的心一阵惊慌,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够呆呆的站在,却未想到她要帮她,她的姿色,她清楚,平淡无奇,连一丝艳丽都无,未何她要帮她,倔强女子想着,便也说出了口。

    “没有为什么,你照我说的去做就对了,不要知道太多,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轻凉淡淡的说道,言语里依稀有着警告的意味。

    听着轻凉的话语,倔强女子的心漏跳了一拍,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知道了。”

    看着倔强女子的表情没钱了淡淡的说道:“可会跳什么舞。”

    “旋舞。”倔强女子恭敬的说道。

    轻凉眉头轻皱,复又说道:“可还会其他舞吗。”

    “我还会翩跹舞。”倔强女子思考再三后说道,眼里满是担心。

    “那你便跳这个舞。”轻凉淡淡说道,眼睛望了舞台一眼,复有说道:“你跳时在舞台上挂一些白纱,然后你便在这白纱中跳,不要越过白纱,还有你跳时在脸上蒙一方红纱,明白吗。”

    “我知道了。”倔强女子听话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去准备吧。”轻凉缓缓的说道,只语落,倔强女子便离开,看着倔强女子离开的身影,轻凉一阵轻笑。

    看着舞台上那朦胧的身影,又看着舞台下那些人如痴如醉的眼神,轻凉便回过眼神,不再看去,眼睛有再次落到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身影,从来她便知道世间男子都喜欢纯白干净的女子,她亦是懂得那抹迷离是最是吸魂摄魄。装纯永远都会有人看。

    灼灼日光,绿树成荫。

    树下,阳光透过枝叶的碎影打落到轻凉的脸上,琴指滔,一阵琴音,倾泄而出,轻凉淡淡的唱道:“古柏青幽幽……。”

    缓缓的唱着,轻凉淡淡的笑,她能够为君清浅做的也只有到这了,望君珍之如惜我,他应该明白,从来,她便知道他会懂她,亦是会知道她的心思。

    一曲落,轻凉淡淡笑道:“青影哥哥竟然来了,何不现身。”语落,一个身影从树后走了出来,隐青的面孔映入风的眼里,暗思量。

    “轻凉妹妹,可真是聪明啊。什么都瞒不过轻凉妹妹你的眼睛。”青影含笑说道。

    “从青影哥哥救我开始啊,不过,青影哥哥为何突然改名叫做隐青。”轻凉直接说道,毫不隐瞒,眼睛柔柔的看着青影。一旁的风看着轻凉的眼神,头低下,不言不语。

    “妹妹你应该知道成大事者都必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而我便是这样一个桥梁。”青影不掩饰的说道,对她,他从不欺瞒,因为亲人之间是不需要隐瞒的,他真心的将她看成自己的亲妹妹,从小他便是一个孤儿,可自从遇到她之后,他知道他有家人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了,而轻凉亦是明白他的心思,所以,一开始她便把他看成了自己的亲人。

    了然于胸,轻凉便不再问道,只淡淡的说道:“哥哥要小心啊,我总感觉那个红媚有些怪异。”

    “哦,那你怎么看。”青影反问道。

    “哥哥与我应该一样是起疑心了吧。”轻凉含笑说道,眼睛弯成了月牙。复又说道:“你是在她身上放了什么东西了吧。”调皮的目光,打量着青影,一阵欢悦。

    与轻凉一阵轻笑,青影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在她身上发了无谎蛊了。”看着轻凉满眼疼惜。

    “青影哥哥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就劳烦青影哥哥带清浅回灵山了,我就不回了。”斑驳的光影之下,轻凉淡淡的说道,低垂着眉眼,看不出一丝丝的表情。

    听着轻凉的细语,青影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也是无法可说。他不知道她有着怎样的波澜,但他却是知道她心中有着怎样的苦,他现在还依旧清楚的记着,当他看到她时,她眼里的悲伤,铺天盖地,无边无际;仿佛是独立于世间之外的没有生气的死物。

    抬头,轻凉努力的笑着,笑得像向日葵般阳光,但看着她脸上的笑,却是令人感到心头泛起一阵酸涩,风和青影看着眼前努力活着的女子,惊心动魄的苦涩铺天盖地;带着笑,轻凉轻松的说道:“青影哥哥不必为我担心。”语调虽是轻快异常,但却是让人感觉到一阵沉重。

    看着隐青的女子,青影最终亦笑了,淡淡的摁了一声,便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而眼睛里面却是滑过了轻凉在灵山时的每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