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初次相遇

    更新时间:2018-09-12 15:20:15本章字数:3799字

     无论是在街道上,还是在茶馆内,都可以看到三三俩俩的人围在一起讨论着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情。

     “你听说了吗?昨天大将军死在院子里了。”一布衣男子故意压低了声音对着身旁的人说着。

     “大将军?是昨日奉旨成婚的镇国大将军吗?。”身旁人不免好奇出声询问。

     似是在回应他的话,一老妇插嘴道:“对呀,听说新娘也不见了呢,会不会是新娘不愿意所以杀了将军?”

     讨论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吸引了附近的人纷纷测目看着他们。

     随即有个年轻的大婶为大将军叫屈,不满的反驳着:“怎么可能,将军那么好的人,想嫁将军的人多了去了,她林婉淑不过因为是丞相之女才捡了这个便宜,你说会不会是她客夫啊?”说完似是不解气般还狠狠地吐了口口水。

     “可怜的将军啊….”不管新娘的意愿,将军之死已成事实,众人不免一阵惋惜。

     二王府

     “启禀爷,今日相府传出林婉淑被绑于柜中,据探子回报,相府庶女林婉慕昨晚失踪。”管家恭敬的立于一旁禀告今日之事。

     只见坐于上位的年轻男子轻泯一口茶道:“嗯,太子那情况如何?”

     “禀爷,太子下早朝后径直去往将军府。”管家立马回答道。

     年轻男子轻撇脸,“哼,他倒是积极,也不知父皇是怎么想的竟命我与他二人调查此事。”

     管家一脸严肃,“皇上这样安排必有深意,望爷把握机会。”

     年轻男子修长的身子离开座椅,凝视窗外“离开的够久了。”

     天高气爽,潺潺的河流带着莫名物体缓慢向前流动着。

    “嗖”一枚小物件被抛入河中,白皙的手握着杆子静待鱼儿上钩。

    “会钓到什么好东西呢?要是条大鱼,今天就有烤鱼吃喽~~”拿着钓鱼杆的男人露出爽朗的笑声。

    秋风缓缓吹过,带起河面一串涟漪,鱼儿不断的游来游去,却没有一条小鱼肯凑进鱼勾这里。男人望着河面下那些欢快的小鱼恨不得抓几条挂到鱼勾上来。

    因焦急他半个身子都倾在岸边,白皙的袍子落在混合泥土的湿地上却未染上半分泥土的气息,仍是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衣。

    双腿随意的交错在一处,漆黑的鱼竿陷进衣袖,骨节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身侧地面。

    双眼微眯,肆意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

     许久,河岸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欲吃烤鱼的人竟安然垂首梦周公去了。

     不远处隐在树上的男子不免微勾嘴角,轻身一跃,一袭黑衣轻声落于地面。

     “呀!鱼竿鱼竿!”莫名的物体带动鱼钩随河流动,惊醒紧握鱼竿的男子,不远处的黑衣转瞬即逝。

     男子白皙的手紧握鱼竿,微微向前探身,“咦,这是……….”

    “呜,好难受…….”床上的女子轻咛。

    白皙的手将拧好的手巾覆于女子额头,“废话,风寒当然难受。”细心的为床上女子轻拉后被,掩上她因热露出的双手,随后起身出门,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轻声低喃………

    额头的凉意刺激着昏睡的人儿,林晓慕缓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陌生的床顶让她心头一紧,慌忙坐起身查看身上的衣物。

    “呃……..”看着身上陌生的衣物,林晓慕一头雾水,她分明记得自己穿着T恤怎么现在却穿着古怪的长袖。

    记忆回转,满天的红瞬间淹没脑海,“或许是好心人救了自己吧。”勾唇轻嘲。

    抬头向外望去,风趣的木墙上挂着一幅表好的山水画,桌子上简单的青花瓷茶具配上身下的圆木木椅。

    纸糊的木窗旁摆放着一张花雕的书案,简洁的梳妆台落在一旁,简单的家具组合在一起,充满古色古香的风味,林晓慕心想这必定是个喜爱古文的人吧。

    此时房门被人推开,刺目的阳光瞬间涌入房间四处。许久未接触阳光的林晓慕不免眯眼用手挡住阳光。

    门口处有人背光而立,依稀看出来人拥有修长的身子。

    “姑娘你醒了,正好把这药喝了吧!”爽朗的男声传入耳中,渐渐适应刺目阳光的林晓慕细看逐渐走进的男子。

    只见一袭白衣架在来人修长的身子上,一双白皙的手上正托着不断冒着热气的黑色小碗。

    嘴角含笑的薄唇配合笔挺的鼻子装饰着白皙的脸庞,细长的丹凤眼为整张脸增添一份妖魅。

    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清爽的被扎与脑后。

    这真是个妖孽十足的男子,不对,林晓慕似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来,惊讶的把嘴巴张成了o形。

    他的衣服……怎么……虽是一席白衣,确是一幅古人的装扮,答案呼之欲出,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便自我安慰着这只是一个热爱古文的怪人。

    “那个,请问这是哪儿?”林晓慕试探的问道。

    “客栈啊,你是被我从河里钓……是被我从河里救上来,看你昏迷不醒便把你带来这里了。”

    男子径直走到床边,将碗递给林晓慕说着:“你染了风寒,这药你快喝了吧。”

    林晓慕睁大双眼,客栈,这不是古时候对旅馆的称呼么?怎么会这样?几个大大的问好打在了她的脑袋里,难道是在落水时时空交错,回到从前了?

    “这是什么年代?”林晓慕急忙抓住男子递过来的手,碗中的黑色液体洒出少许。

    “啊,你小心点……你说年代?华国开元134年,你不记得了?”男子对林晓慕的话语感到十分古怪。

    “华国?历史上有华国?架空年代啊。”呵,这样也挺好的,眼不见为净。

    林晓慕暗自嘲讽,随后松手接过小碗,看着碗中的黑色液体,林晓慕一阵头晕,心一横捏着鼻子一头灌下。

    男子虽对林晓慕的自言自语起疑,但未言语,无声接过药碗将袖中的蜜饯递给林晓慕,“药苦,吃点吧。”

    林晓慕虽对男子的体贴感到暖意,但口中的苦意正好符合她的心镜,让她无法忘怀。微微推开男子递过来的蜜饯,“多谢,我叫林晓慕,不知公子为?”

    “哈哈,没想到林小姐不怕苦呢,我这是多此一举了,鄙人杨逸。”杨逸爽朗到。

    “多谢公子救小女子,小女子无以为报。”林晓慕根据以往看的古剧这样答话,瞬间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小事,林小姐不必放在心上,”杨逸唯恐林晓慕会上演以身报答赖上他似的急匆匆的起身告辞,“杨某有些事需要处理就不打扰林小姐休息了。”

    林晓慕轻笑道,“公子慢走。”

    待杨逸出门,原先被杨逸带起的笑意渐渐在林晓慕脸上失去踪迹。

    倾身躺下,林晓慕感觉这一切像梦一般,事情发生的太快,让她措手不及,血腥的场面,莫名的穿越,莫名的时空……太多的事压在心头喘不过气。

    渐渐的,药效迷糊双眼,“要是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了/.......”低喃着陷入沉睡

    杨逸端碗匆匆出门后渐渐放慢脚步,一幅悠哉的样子行走在走廊上,全然没有所说的有要事处理的样子,仿佛真是为躲避林晓慕的“以身相许”。

    杨逸端着碗并未走到厨房,只是在一间天子号放下略停下脚步,微侧脸道说了些什么后径直走入隔壁房间。

    第二日,阳光真好。

    随手打开窗,仍由阳光占领房间各处。林晓慕放眼院中,满目的黄,正如她此刻的心,接近冬日。

    回想昔日,同是满目的黄却从未有如此的凄凉之感,轻勾嘴角转身坐下,林晓慕开始仔细思量今后的生活,她孤独一人虽幸得杨逸收留,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得自己养活自己才行……

    空无一人的天子一号房内,悠然传出一阵男声,“她如何?”

    另一道男声迎合道,“醒后静坐。”

    “………”

    “扣扣”,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正在思虑的林晓慕,她起身轻拉门,还没抬头便听到熟悉的声音,“林小姐,早,杨某突然来访,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林晓慕暗自翻了白眼,这不废话,“没呢,杨公子请进。”

    杨逸听到回话后立即侧身入房,“那杨某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晓慕对此无语,感情就等着这句话。“不知杨公子找我何事?”

    “叫杨公子挺生分的,直呼其名吧,这样听着舒服。晓慕你觉得呢?”杨逸厚脸皮的自说自话,林晓慕并不计较正好她是愁着起鸡皮疙瘩呢,“挺好。”

    听到回应杨逸立马接道,“一个人在房中很闷吧,恰好明日小镇有灯会,不知晓慕是否有兴趣?”

    灯会?出去逛逛也好,兴许可以找到什么生财之道,这样也暂时忘却吧,“好。”

     “晓慕是哪里的人呢?又如何会出现在河中?”杨逸顺势坐下,手托着下巴依在桌子上一脸妖孽。

     杨逸的话让林晓慕回想起血腥的场面,她忍住胃里的翻腾,“不记得了。”

     林晓慕强忍的表情落在杨逸的眼中,双眼微眯,“是么?晓慕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嘛?这可如何是好呢,找不到晓慕的家在哪里了……”

     晓慕干呕着嘶吼道。“我没有家!”

     杨逸不断的问话,让晓慕脑海中血腥的场面逐渐清晰,满地的血,满耳的嘶叫充斥着脑海,晓慕用手紧紧按住脑袋使劲的摇头,企图将脑海中的画面摇出,任由泪水爬满整张面孔。

     杨逸知晓自己触到她心底的敏感地带,忙扶住她的双肩阻止道,“我不说了,晓慕,你先冷静下来。”右手下滑轻轻拍打晓慕背部,却被她转身使劲环抱。

     瞳孔紧缩,杨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手木讷的继续拍打着,不知她遭遇过什么,为何会如此激动?

     杨逸身上淡淡的香味充斥在晓慕周围,这股安心的气息渐渐的让她平静下来,晓慕停止干呕只是脑海里那些画面却挥之不去。

     晓慕使劲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猛然意识到自己拥着谁时,连忙将杨逸推开,突然怀中温软的身体离开杨逸忍住再次把她拥进怀中的冲动,“现在好多了么?”

     晓慕脸颊羞红,低垂着头不敢抬头,未曾看到杨逸眼中一转即逝的怜惜,“好多了,那个,谢谢。”

     看着晓慕娇羞的样子,杨逸不知为何心情大好,“恩。你休息一下兴许是风寒还未好。”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晓慕回想刚才的暖意,脸颊又加深了一分。

     晓慕摸着脸庞,手上传来的热度让她无法是从,碎步走到梳妆台,镜中娇羞陌生的女子让晓慕浑身一震。

     乌黑的秀发寸着憔悴的脸庞更加苍白,略显疲惫的大眼睛点缀在细眉之下,再组合娇小的鼻子和樱桃小嘴。

     这面孔虽美,却不是林晓慕本来的面貌。她是谁?为什么我不是我?她又如何会在河中?

     太多的问题充斥在晓慕脑中,两颊的温度伴随着晓慕心中的疑问逐渐冰冷。

     杨逸回到房中,思量着林晓慕适才的情景,越发觉得自己救上来的女子不简单。

     她定是发生过什么才会如此激动,不然也不会被他从河上“钓”上来。

     天子一号房中,不知从何处传来声音,“她被自己的面容吓到了。”

     “哦?是么?看来事情变得有趣了。”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