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这是计划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6本章字数:3653字

    “签下协议?把紫晓微带去国外,然后回来跟你就跟我在一起,做我的情人,是这个意思?”他挑了几个重点出来来。

    “嗯,你没有听错,完全没有。”她点点头,勾起他的下巴。“这样你觉得舒服了吗?是不是听起来就有动力多了呢?”麦月雯斜睨着他。

    这个男人,现在就让你占便宜了,等着再一起收回来好了。

    “舒服……但如果你可以做我的老婆的话我就更舒服了。”他说着往她的脸上吻了下去,对她来说,这吻是多少的忍耐,心里是多少的挣扎,这个家伙,现在就忍你,等紫晓微被带走之后看我要如何翻脸,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利用了你。

    “别得寸进尺了,想要我做你的老婆,岂能是一句话就搞定的?那你也把我麦月雯看的太便宜了吧?如果这样的话那我身后一大排的男人都在等着,好像也没有比你差多远,你说如果这样的话,排到你要排到什么是时候去呢?”她说着挣脱开他的手臂,起身来抓起了红酒往高脚杯里倒了进去。

    “对,你说的对,你麦月雯一点都不便宜,而我古小侗也完全可以配得上你。好,我会答应你的要求,达到你的目的,我也希望你不要给我食言,否则的话你知道我古小侗是什么人物,我甘心情愿为你付出的时候我不会计较什么,但是如果把我惹急了,或者是骗了我的话,那下场……”

    他的眼神,他的口气里全都是在警告。可他不知道的是麦月雯根本就不吃这套的,要怕的话她早怕了,怎么还敢这么想着来利用他?

    “嗯?警告我啊?好,我接受,那现在你可以放心的帮我去做了么?”麦月雯瞪着他看着,表面上一个样子,一副笑意的表情,可她的心里现在恨不得将他踩在脚下去了。

    “现在……现在我们好像要做其他的事情吧?”他说着手已经伸了过来。

    “唉?在你没有完成任务之前你是不会得到我的再次奖赏的,知道吗?所以你想要越快得到奖赏,就得越快的去做,完全任务。”麦月雯伸出手指来,阻止了他的动作。

    古小侗的动作就这样停留在了半空中了。

    “好,你说了算,不要让我失望,我也就不会让你失望。”他的话再次的提醒她。

    “这话你好像说反了,应该是说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情况下,我才不会让你失望。好了,我等待你的好消息啊,我就先走了。”她说着,提起包包,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艳丽的眼色紧抓住他的眼球,就这样在他的视线中慢慢的往门口处走了出去。

    “好,慢走,等待我的好消息。你更要每天都洗的白白的,等着让我不要失望哦。”他的话里完全充满了别样的色彩。

    哼,失望?到时候看看到底是谁会失望吧。

    呵,这个女人。

    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来,重新坐在了沙滩椅子上,倒了杯红酒细细的品尝了起来。

    看来要先去会会这个冯晓凤了,或许从她这里下手会容易一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听说也一直喜欢着玟月风。

    和他有关系的女人,古小侗都有兴趣要去看看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玟月风足以让这么多的女人为他心甘情愿的拜倒。

    这么想着,古小侗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想着自己第一步要往哪里走。

    辉煌的殿堂,进口西洋式的吊灯,五彩的霓虹灯,加上五星级至上的服务。今晚的酒店大堂是属于商业人士的,属于有钱有势的人士的。

    只是外面的人很少人知道这后面也可以进行金钱和身体的交易,而这些在这里面完全就是公开着的。

    名义上说是商业聚会,但后面却可以娱乐消遣,各自索取。

    “冯小姐,好久不见,变得更漂亮了。”一个男人向正在餐桌边上站着的冯晓凤走了过去,这个男人是华南集团的经理,年纪也轻轻的,以往跟冯晓凤有点联系,但碍于冯晓凤没有怎么搭理他,他也就变得安静了些许。

    “嗯?张总?嗯……确实是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吧?”冯晓凤转过身来看着他。

    “嗯,老样子。怎么一个人来参加聚会?没有带个男伴?”张总观察了她周围的人一阵,看起来都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你不也一个人吗?我闲着无聊就过来了,还有顺便来实现我妈说的相亲啊,免得她说我总不找对象。”冯晓凤说着,却是一脸的不屑,似乎对这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一样,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她难道没有和那个玟月风再有什么联系了?不一直都为了他委屈自己当秘书的吗?

    张总端起一杯红酒。“来,喝一杯吧。”

    “谢谢……”

    “怎么?这么说来没有在玟氏当秘书长了?改行?还是已经换了心怡的对象了?不知道我这总经理能不能入你的法眼呢?还是说冯小姐的眼光太高了,一般的都看不上啊。”张总故意这么说,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来,眼神开始有种色迷的姿态在游动着。

    “张总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也说不上眼光高,但至少要能顺眼,能够有感觉吧,而且这种事情更要将就顺其自然的好。强扭的瓜不甜,对吧?”冯晓凤若有似无的说着,眼神一直看向自己身后的那些人去。

    这些上流社会的人她也接触的不少,自然看到脸熟的人也不少,微微笑代表着打招呼,面前这男人却还没有打算要让自己走。

    “这话说的有道理,不知道我能不能等会邀请你和我一起跳支舞呢?”张总一脸的真诚,冯晓凤顿了顿还是答应了。

    反正也没有损失什么,不过就是一种乐趣而已,他既然想那就答应他好了。

    “好,那等会我过来邀请冯小姐,我先过去和其他老总打声招呼。”

    “嗯……你请便。”

    冯晓凤点点头,一笑而过。

    转身间,另一个男人走了上来,这个男人她认得,是玟月风的客户。

    “这不是冯晓凤,冯秘书吗?玟氏的秘书长,幸会了。”男人一脸的笑,但她却感觉这笑里好像藏刀似的,而且让她愕然的是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男人,那就是古小侗。

    “来来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位是当红的,最有名的专辑唱片公司老总,想必冯小姐应该比我还熟悉才是。”男人继续说道,把身边的古小侗介绍给了她,但冯晓凤早就认识他了,他那天晚上不久压在麦月雯的身上吗?纵横天下嘛。

    他还以为自己不认识他?

    “你好,我是古小侗。”古小侗一脸笑意,伸出了手心来。

    冯晓凤斜睨了他一眼,顿了顿脸上挤出一抹笑意来,但这笑里才真的是藏着刀呢。冯晓凤认为自己藏刀,而他也认为自己藏刀,只有身边的这个中年男人还分不清所以然来。“你好,我是冯晓凤,早就知道了古小侗古总裁的大名了,而且上次的婚礼又举办的那么的隆重,我岂能不认识您呢。”她故意把隆重两个字加重了音量。

    古小侗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今晚一定要将她揽入怀中。

    “呵呵……冯小姐真的好记性,我很荣幸啊,很高兴认识你,你看起来真漂亮。”古小侗说这话的时候,浓黑的眉毛上挑了几下。

    不得不承认,他长的真不错,一点都不会输给玟月风。只是冯晓凤对他没有好印象,就因为他抢去了紫晓微,还想要霸占她,而用了卑鄙的手段,跟麦月雯合作。

    这样的男人她哪里来的好印象呢?

    “谢谢,古总原来这么会夸奖人呢。”冯晓凤笑了笑,却故意瞪着他。古小侗有点不明所以,难道说这个女人知道了自己什么事情吗?

    “哪里,我说的都是实话。”

    “好了,两位不要相互恭维了,冯小姐没在玟氏工作了?上次我去了玟氏都没有见到你啊,这么优秀的员工有点可惜,现在是回去跟自己爸妈帮忙了?”中年男人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本就对冯晓凤有点意思,这古小侗还说个不停,他自然是有些不满了。

    “嗯……玟总那不需要我了我自然就回家去了,也没什么,顺便休息休息不是挺好,像这样没事来参加参加聚会。”冯晓凤依旧是说的一脸的无谓。

    “呵呵……也是也是,那你爸妈没来?派你来做代表啊?”

    “是啊……”

    冯晓凤实在不想再呆下去了,跟这个古小侗站在一起都有点觉得别扭,跟他就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那个晚上被她看到的画面总是历历在目,好像是在不停的提醒她似的。

    “你们聊,我过去那边走走。”冯晓凤赶紧找了个借口。

    “这么快……那好,等会有空聊。”中年男人想要留住她多一会,但想到这个古小侗刚才的样子,还是让她走的好,总比在这里自己看着他和她放电的好。

    “嗯……”

    冯晓凤赶紧先走人。

    聚会已经开始,台上已经有人在开始主持,但冯晓凤纯属就是来这里打酱油的,逛逛几圈她也已经想要离开了。

    本来就知道了这些聚会不过就是这些商业人士的交谈,而交谈的话无非就是给对方拍马屁,然后为自己的脸上贴金而已,本就没什么意思,但她不知道晚上为什么还会来,难道心里还在想着人家玟月风晚上会来吗?

    就是来也带着紫晓微来啊,真是个笨蛋。

    冯晓凤想到这,把酒杯放在一旁的长长餐桌上,桌布很漂亮,是那种精致的布料,看起来很顺滑。杯子放下,她往洗手间走了过去。

    消毒水的味道很浓烈,让她不禁捂住了鼻子。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让冯晓凤顿时停止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过去。

    “这样还不够吗?看来你还是真是很大的胃口啊。”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种另类的荡漾,冯晓凤一瞬间就知道了这一男一女在拐角处那做什么事情,这商业聚会,完全就是金钱和身体的交易封闭场所嘛,来这个地方做这些事情还完全不用担心被曝光,被狗仔队偷拍。

    冯晓凤慢慢的开始退后,想要走回去。

    这声音,突然感觉很是熟悉。

    天,这个女人的声音不就是麦月雯的吗?她居然……而那个男人会是谁?冯晓凤突然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脑子里想出来的这个名字,真的是她吗?

    她怔在原地。

    声音又再次的传来。“你可真有胃口,这样我还满足不了你呢?看来晚上我们要进行好几次。”

    “好几次……嗯……完成了我交代的任务后你再想吧。”女人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这下冯晓凤不敢确定这个声音到底是不是她的了,很像,但是又好像不是。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吗?那不像她的性格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