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原来如此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6本章字数:4091字

    冯晓凤不想再管那么多了,她听着这惹火的声音,身上都不停的泛起了鸡皮疙瘩来,脚步也开始挪动了起来。

    “唔……唔……”她的嘴突然被人给捂上了,而且还是一双带着温热的,有香水味道的手。这是男人的手吗?却又是那么的细腻。

    “唔……”她被拉到了另一个拐角处。

    “嘘……”她的嘴巴被放开,但身后的这个男人已经窜到了她的面前来了。

    --古小侗?

    这个混蛋。

    “古小侗,你干什么?你……”

    “唔……”

    嘴巴又被捂上了。“嘘,安静点,不要说话。刚才得到消息,这里面有人在走私枪火,好像很危险的样子。已经有便衣警察进来这家酒店了,所以我才来找你,不要乱走动,别出声。说不定,和你擦身而过的呃哪个人就是走私军火的那个人,你怕不怕……”

    他说着,手指做着枪口的姿势,指在她的额头上。

    “去……古小侗,你在玩什么游戏?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冯晓凤一下推开了他的手,愤怒的瞪着他。

    然后她推开了他的身子,就要往酒店的大堂里走过去。可她下一秒已经被他给拉住了手臂,想走?除非这手不要了,不然的话她是走不了的。

    “喂,你干什么?喂……”她喊着,可他完全不管,就这样把她拉着,因为疼她只能跟着他走。古小侗直接把她往二楼上带去,他似乎已经是做好了准备的,直接把她拉到了一处门半掩着的房间门口,他速度的将门推开后,她就像是皮球一样,被塞了进去。

    冯晓凤反应过来后,她已经在房间里面了。

    他这才放开了她。

    “你……你干什么?放我出去。”冯晓凤喊着,她惊恐了,这才发现刚才的什么走私枪火百分百是假的,她往门口处冲了过去,但是他的房卡轻易的抽了出来,然后按下了反锁键。

    该死……

    “古小侗,你放我出去……”

    冯晓凤使劲的弄着门,但是却丝毫没有作用,这门就像是在跟她做对一样,死死的封闭着,难道自己要有穿墙功夫吗?还是要有孙悟空的能力和法力才能逃脱。

    “别吵了,安静一点,等会要是有人发现了我们把我们抓出去当作人质的话那就完蛋了你知道吗?”他把她的身子扳过来,她的背就这样重重的贴在了木质的门上,一阵吃疼,这个混蛋。不就是想要耍流氓吗?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神圣人物呢?

    冯晓凤才不会去相信他的鬼话呢,什么枪火,什么走私。他还当真以为自己是在演电影吗?哼,这个男人,什么嘴脸以为自己会看不清楚?只是他看不清楚自己而已。再说了,这可是五星级的酒店,商业聚会经常都在这里展开的,如果治安都不好的话,连安全都没有办法做到,那还有谁敢来这里聚会啊?

    他以为自己真的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走开……”

    “嘘……你听……”古小侗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做着噤声的手势。

    果然,走廊外面好像有几个人的脚步声跑过去,只是那么一小阵而已,但是却可以听的很清楚。

    “那边去看看……”

    “是……走,你们跟我到这几个房间里去。”细细碎碎的声响,却让人胆战心惊的。

    有男人的对话声音,古小侗和冯晓凤这两个靠在门边上的人清楚的听到了这样的对话。冯晓凤愣住了,真的有事情发生了吗?

    这些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要比演电影里面的人要恐怖的多了,她猜想这些人手上肯定拿着枪支的吧?黑洞洞的枪口指不定下一秒就会指在谁的脑瓜子们上。

    她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似乎在说让你别动你不信,还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你听见了吧?事实已经证明我是对的。

    她低下眼眸不敢再说话。

    “砰……”一个声响,听的出来是隔壁的房间被踢开的声音。

    “去里面看看……”

    “是……快点跟进去,磨磨蹭蹭的。”

    声音中带着一丝威严,不容违抗的命令。冯晓凤害怕了起来,他们都已经查到隔壁的那个房间去了,那等会是不是也会踢开这个门来?

    她居然在这个时候把求救的目光,找一个壮胆的目光放在了面前的这个古小侗的身上来。他清楚的能够感觉到她的意思了。

    这个女人,看来很好上钩嘛。

    “走,我们去那边藏起来。”他突然拽起了她的手臂来,将她往里面的房间拉了进去。冯晓凤大气都不敢出,现在她还能怎么样啊?她可不想无缘无故的死在这里面呢。

    但他真的是好人吗?真的是自己误会了他的好意?在楼下拐弯处的时候。

    冯晓凤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去想这个问题了,她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是,这房间里除了床就是柜子,还有梳妆台而已,还能有什么?要躲到哪里去?这样就以那些人的目光不会被发现吗?再说了人家还是专业的呢。

    “来,这边……”古小侗看中了柜子的方向,他速度的把木质的柜子给拉开来,这里面刚好可以藏两个人,不过看起来有点挤了。“进来啊,快点。”

    他看到冯晓凤还在那傻愣着,他急了起来。“你不是想死吧?”他又呵斥了一句。

    冯晓凤的双脚都快要开始发软了,她哪里想死啊?千次万次的不来,偏偏这次有事情自己就来了,这算是什么啊?踩到狗屎了还是被鸟儿滴到了鸟屎呀,真是倒霉透了。

    冯晓凤再也不敢再等下去了,因为她听到那些人在隔壁找不到人,已经往走廊里走了过来。

    “这……”

    “砰……”门被踢开来。

    冯晓凤吓的不行,进去柜子后,古小侗赶紧把柜子给关上。“嘘……”

    两人挤在了一起,身体完全是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了嘛。

    天啊,他的气息,他的鼻息,他的味道,他的呼吸,一切的一切她都清楚的很。她那两抹酥软的山峰完全就和他的胸膛贴合在了一起,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声音。

    而他低下头来,也完全发现了这样的画面。

    这感觉真的挺好嘛,触电一般的感觉。这个女人是又害怕又紧张吧,手心都开始在冒汗了?

    他紧抓着她的手,为的就是让她不要出声。

    “去那边看一下,房间里。”

    “是……”

    声音传来,冯晓凤已经吓的连呼吸都不敢了,屛住了呼吸,但是还是怕的很。

    “嗯……”她控制不住的闷哼了一声,声音刚落下她就反应了过来,死了死了,完蛋了。这声音他们是不是听见了啊?

    “老大,这边有声音……”

    “快快快……”

    几个人跑了过来,冯晓凤清楚的听到了这些人往房间里来了,死定了。难道要这样无辜的付出吗?

    “……”

    她的声音突然就没有办法再出来了,她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距离这个只有几毫米的家伙,他的眼睛也直视着自己。

    “快……”

    柜子外面的人在翻着什么,冯晓凤又怕又是气愤,又是愕然,说不上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情绪了,完全没有办法说的。

    这家伙,这家伙居然吻了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自己不要出声吗?

    “老大,那边有人,好像是他们……”

    “走,快……”

    声音又传了出来。

    好了,这下好了,他们走了吧,应该没事了才是。

    冯晓凤这会在心里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忍住,这样下去不是完蛋?这额头都冒汗出来了,还是豆大豆大的汗珠呢。

    她缓过神来,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居然还不打算放开自己的唇吗?要吻到什么时候去?虽然承认,这吻覆盖了下来,自己确实是没有办法支声了,但是他根本就是趁机吃自己的豆腐嘛。

    这吻柔柔的,热热的,带着一丝让人安全的感觉似的。这吻也让她躲过了自己出声的一劫了。

    那些人走后,冯晓凤挣脱开了他。

    “呼呼……”她推开了他的身体,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再这样闷下去,不被吓死也会被闷死的啊。

    “喂……”古小侗推开了柜子来,伸了伸双手,酸的很。一直握着这女人的手,连他的手心都已经冒汗出来了。

    “喂什么喂呀你?人都走了还装什么啊?”冯晓凤摸了一下嘴巴,这家伙是想要干什么?难道是吻的上瘾,想要继续了么?那自己可没有那么好欺负。

    冯晓凤说着就要走人了。

    “站住……”他抓住了她的手腕。

    “干什么你?”冯晓凤根本就没有好气的回答,转过头来瞪着他,一脸的不满。“被你占便宜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啊?难道要我感谢你带我进去救了我吗?那是我运气好,我都出声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人家都还没有发现我。”她把这话说完,一脸的理直气壮。不过她转念之间才好像恍然大悟一样,自己到底是不是中邪了?那些人找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自己干嘛要躲起来啊?而且还听从这个混蛋的命令?

    被占了便宜不说,还吻了,而且胸前,胸前都被他完全感受光了嘛。

    想到这里,冯晓凤更是不满了,用力的挣扎着自己被他擒在手心里的手臂。“放开,你干什么?”

    “这么激动干嘛?我不过是想要跟你说你刚才的声音差点会把我们害死的,这些人不是一般的人,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而且你想想混进来五星级酒店里做这种生意的你觉得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吗?我只是提醒你下次不要这么不镇定了,懂吗?冯小姐,千金小姐。”他说完,转身,离开。

    她张大了嘴巴,一脸愕然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从她面前走过,然后从她视线里一步步的往门口处走出去的男人,他的背影,他就连背影都这么的理直气壮,一切都是自己错了,还差点害了他了?

    这混蛋……

    好,算了。

    冯晓凤不服的想了想,还是合上了自己的嘴巴。瞪着眼睛长吁了一口气,还是赶紧先离开这个地方为好,不然的话等会那些人要是再次的回来,那自己不是完蛋了吗?

    她想到这里赶紧离开。

    可是她走到门口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差点没把她吓出一身冷汗来。天啊,刚才自己才经受过一次惊吓啊,而且还是特大型的惊吓,现在是要自己丧命嘛?

    她顿了顿,可这手机铃声好像不是自己的手机的。

    她又转身走了回去,好像是在房间里传出来的,多走几步,她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手机,荧幕一直亮着,在响着,不停的在叫唤主人一样。

    这不会是他的手机吧?怎么会掉在这里了?

    算了不管了。

    她想着,走了几步。好像又不行,怎么说晚上自己也是他救了自己,虽然被占了便宜,但是那也都是情有可原的,还是帮他捡起来吧,万一有什么重要资料就不好了。

    来电的是一个经纪人,她没有接听,直接挂断了。然后拿着手机,快速的逃离了房间,一分钟都不想要呆下去了。

    明显的,这房间的门上还留着那些人刚才踢开门来的脚印呢。

    看到这,她就更飞快的往酒店的外面跑出去了,只是楼下的大堂居然还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还在那热闹的很,喝酒聊天,跳舞,什么都有。

    天啊,是自己做梦了吗?梦中的自己还去经历了一场浩劫,自己是一名幸运的幸存者?是这样吗?为什么这些人好像完全都没有感觉似的,依旧是该什么的干什么,脸上看出一点慌张,害怕的神色都没有啊。

    这是怎么回事?

    不管了三七二十一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冯晓凤跑的比什么都快了,她发誓再也不要来什么聚会了,打死都不要来了。

    她的身影跑了出去。

    而门口处的那一双眼睛,还有脸上的那一抹笑意,此刻正带着诡异和邪恶的神色。

    冯晓凤,我会让你看上我的,然后你就乖乖的听从我的话,这样就好了。哈哈……

    他笑着,笑的那么的得意,邪魅。

    然后他继续返回去,和女人跳舞,聊天,什么事情都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