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都知道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6本章字数:3449字

    紫晓微看着自己视线面前的这个地方,这真的和闪过画面的那些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难道古小侗跟自己说的真的是假的,而玟月风说过的那些才是真的吗?

    她定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泛起了乱七八糟的滋味,说不上来的滋味。

    “真的没有想起来什么吗?”凌均文不相信。“我们在这里放过风筝你记得吗?那个风筝是一只小蜻蜓,你一直嫌那个蜻蜓飞不高,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掌握好风的方向,所以一直都没有办法放上去,你都气的哭了,记得吗?”他的脑海里全都是小时候跟她在一起的事情,没有想到现在还可以重新回到这个地方来重新的拾起那些画面。

    这种感觉真好,真好。

    长大了,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天真了,没有小时候的那种纯真,想要哭就哭,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完全不可以了,而且渐渐的长大了,自己也成了守护她的天使一般。要等到她幸福,等到她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彼岸,才能放心的将她交出去给别人的手里。所以凌均文还一直都没有找另一半。原因也就是这样了。

    紫晓微想要点头,但是她又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嗯……有点熟悉,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想起来什么。”

    她的话,让他们感觉到凉了一阵,她似乎看到什么都是这样的表情。

    “这里有海吗?”她突然问道。

    如果这里真的有海的话那就证明那次自己在海里,去救起自己的人是凌均文没有错。

    “有啊,你要去吗?我带你去,别说我都忘记了。那个海边你可是最怕的了,因为一次落水,差点把我吓死了,好在你没什么事情。”凌均文说到这里,心情都变得激动了起来,示意玟月风走出去。

    “这件事情听你提起过,所以后来我有一次为了惩罚她,逼着她去海里,她害怕的很,把我紧紧的抱住了。”玟月风想到那次唉小木屋时候的画面。

    凌均文听了这话,立马就瞪来了一眼,原来这家伙这么欺负过晓微,要知道晓微从那次之后见到海都会有种恐惧症呢,何况是逼着她下去,她不抱进他才怪呢,这做法也太卑鄙了吧。

    “抱歉,我知道我那样做是错的,所以我都很后悔。但现在是不是用这个办法可以让她记忆起什么来?”玟月风真想要隐忍着,再舍不得也要舍得一次,让她下海去,看看可以不可以激发起来她的思绪。

    “最好不要这样做,这样你只会更加伤害她而已。”凌均文的话带着浓浓的气息,抵抗的气息。

    他在维护着她,而且是很极力的维护着。

    这种口气,这种声音好熟悉。

    好像小时候自己被欺负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维护自己的,是吗?那种眼神,口气,还有表情,都在告诉对方不能欺负她什么。

    紫晓微突然想到了什么。

    柳眉微蹙一阵,这个人真的是他,是他,无可否认的是他。

    “走。晓微我们去海边看看。”他说着,拉着她的手。

    玟月风愣在原地,似乎还在消化凌均文对刚才自己的呵斥和警告似的,过了几秒后他看着他们走出去的身影,才赶紧跟了上去。

    他拉着她的手,而自己算什么呢?

    玟月风看着他的举动,他的醋意开始上升起来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成了他的保护对象吗?而自己却成了他排斥的那个人了?

    算了,只要能够帮晓微找回记忆,什么都不再重要了。至少要比落入古小侗那个混蛋的手里要好的多吧。

    凌均文带着他们绕过了孤儿院的周围,往一条小路走了过去,走了有十多分钟,这路似乎也走到了尽头,穿梭出去后,他们看到的是波涛汹涌的海面。

    这真的有海。

    “这个就是孤儿院附近的海,以前很多小孩子都来这里游泳,但总是被院长骂,后来一次出事了,一个小孩溺水了,那也成了院长心中的痛了。那个时候开始院长就不再让任何人去海边了,看都不行。”凌均文边说着。

    站在海边,海风不停的吹着,今天的风很大。

    “冷吗?把这个披上吧,别着凉了。”玟月风赶紧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谢谢……我不冷,你自己穿着吧。”她把披在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还给了他。

    玟月风看到她那一脸有点冷的表情,她是在故意的排斥自己吗?

    “晓微……”

    凌均文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我真的不冷,难道要因为不穿你的衣服我就有错是吗?”她的口气变得有些怪,让玟月风和凌均文都吓到了。

    “晓微,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玟月风愣了愣,赶紧补充的解释道,但这解释似乎没有任何的作用一样,她只是斜睨着他们。

    她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她知道自己错了,古小侗的话是骗自己的,都是骗自己的。什么杀父仇人,他根本就不是。

    但是她却没有了开心起来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自己被骗了,对他这个样子,是因为自己像是一颗棋子一样到处被摆布吗?自己像是个傻子一样,什么都没有办法分清楚吗?

    “好了,我想要回去了,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紫晓微说着,转身往小路走了过去。

    凌均文和玟月风都愕然了,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她连性格都改变了吗?失忆会让她变得这么严重?看来要去问问医生才行了。

    两人跟了上去,玟月风现在是说不上什么滋味了,各种滋味都交织在一起,难受的很。

    紫晓微走的很快,走在前面。

    凌均文真的看不惯她这样的做法。“晓微,你站住。”他用一种长辈的口吻在命令着她。

    紫晓微停下脚步来看着面前的凌均文,这个人,有一种很深的,很浓厚的兄长感觉,没有错,从小到大自己一直都把他当作是自己的哥哥一样。

    他救落水的自己,他陪自己放风筝,他维护自己,他留给自己最好的东西。“晓微,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那些事情,至少你没有完全想起来,但是你至少也知道了一些事情,你能确定一些事情,是吗?可是你为什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一副在排斥的态度,你知道玟月风为了你做了多少吗?”凌均文指着站在她身后的玟月风说道,他的口气越来越像是一个长辈,像父亲,像哥哥,像一个有权利的,说话有权威性的大人一样。

    而在他的眼里,紫晓微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吧。

    “晓微……”

    “均文,不要这样凶她了,她不想要说我们逼着她说也没有用吧。”玟月风有些心疼,不忍心看她受这样的苦。而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这样对她,她还是不会说的,只能是一步步的,让她慢慢的适应。

    紫晓微看着他。

    她何尝会不知道他说的这些呢?但是又如何?她就是不想要做一个背负小三骂名的人,何况她也看的出来麦月雯是什么样的人物,如果自己不再离开,在他的身边的话,麦月雯根本就不会是息事宁的人,会挑起很多的事端来,这无非是让更多的人受伤而已。

    “晓微……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均文似乎不客气了起来,不想再跟她绕圈子下去了。

    紫晓微看着他,突然有种想要告诉他的冲动,真的有这种想要说出来的冲动。这些事情她在心里已经憋了好久,憋的好像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一样,好辛苦的感觉。

    她多想可以找一个人倾诉,多想可以告诉一个人自己内心的这种想法。

    她看着他,看了几秒。

    她知道玟月风的心情,更知道凌均文的心情,但是谁能知道她的心情呢?

    “好了,还是别勉强她了,该说的时候她会说的。”玟月风很是不舍。“她要回去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再说吧,气温好像也下降了,起风了很冷,别着凉了不好。”他继续说着,然后转身,为他们打开了车门,服务真是够到家的。

    紫晓微斜睨了他一眼。

    “晓微……你自己想清楚了,到底要不要说出来?我也不想要逼你,可是你这样完全没有想过月风他的心情,你给他一个星期,你是在想能撑过去这一个星期你就可以走了是吗?那我告诉你,没有门,我来了,你哪里也不要想去,直到我看着你,直到你幸福了我才会走开。”凌均文的话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么说的话自己就一定要告诉他了是吗?

    她看着他,突然一阵感动。

    这真的是一个兄长对妹妹的照顾,这是一份亲情。

    玟月风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中全都是感激。

    真的,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感激凌均文了,刚才还在吃他的醋呢。而他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早就可以看的出来,凌均文是爱她的,只是晓微没有那种感觉,没有那种思绪而已,所以他也就把自己的感情藏着,宁愿一直守护她。

    这样的男人真的是不多见了。

    “我……我可以单独跟你说吗?”紫晓微鼓起了勇气,她也知道自己憋不住了,已经快要走到边缘了,再憋下去的话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出心理疾病了。

    这话出来,凌均文和玟月风都一脸的兴奋,终于,她还是愿意说了,这样就足够。尽管她点名是要告诉凌均文,而不是告诉玟月风,但是玟月风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的不愿意。

    “好……”凌均文答应了她。

    “月风,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晓微跟我在一起你大可以放心,没事的。回来后我们再说。”他转过头跟玟月风说道,两人在用眼神交流着。

    玟月风自然是乐意,只是这么长的路要走到外面也不简单。“要不然我送你们出去吧,你们要去哪里?我送你们到那我就走。”

    “不用了……”

    凌均文使了使眼色。

    “好,有事给我电话,我先走。”玟月风说完上了车后,很快就启动车子,绝尘而去。

    车子在来的路上行驶着,后面卷起了很多的叶子,走过的地方就有黄叶卷起来,随风飘逸着。路上留下了车子轮胎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