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逼婚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6本章字数:5133字

     挂了电话,在电梯里的欣悦心里十分的感概,说实话他对于萧哲是感恩的,如果不是萧哲的手下留情,林氏早就已经没有了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欣悦并没有告诉林爸爸和林妈妈,林氏的暂时安全是她用一个承诺换来的,因为她知道,如果林爸爸和林妈妈知道了,肯定不会让她继续做下去。

     但是作为林家的长女,林欣悦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不去这么做,难道有什么比林爸爸一生的心血还重要吗?

     收拾好心情的林欣悦回到了销售部,还没进门就听到杨梅的声音:“这个死丫头去哪里?上班时间居然不在?”

     欣悦一惊,知道她肯定是在找自己,于是连忙跑进去,以进门就看到了两手叉腰气呼呼的杨经理。

     旁边站着不知所措的小沐,“经理,对不起,我……”“你说什么你,还知道回来?上哪去了?”杨梅一见欣悦就开始连环炮轰。

     欣悦正不知道怎么解释,站在一边的小沐开口了:“经理,我都说了,咱们打印机坏了,我让欣悦姐姐去找人修了。”

     杨梅一听,伸出手指手指戳了戳小沐的脑袋,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办公室,她一走,小沐和欣悦都松了一口气。

     “小沐,谢谢你啊,害你受委屈了。”欣悦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看到刚才小沐的样子她有点过意不去。

     “说什么呢欣悦,我们是好朋友,这点小事不用谢的。”小沐依旧笑得很甜,通过厚厚的眼镜玻璃,欣悦能够看到她笑的弯弯的眼睛。

     欣悦离开了总裁办公室后,萧哲找到了被放在抽屉里的对于林氏企业的收购书,上面已经写好了协议,只要他签上名字就能够立即生效了。

     本来笑着就没有打算收购林氏企业,但是他大哥萧肖则主张立即收购,才会有了这份收购书。

     现在萧哲更不用签字了,但是确实不是因为欣悦的一句话,他们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交谈,萧哲完全没有理由同意欣悦提出来的无理要求。

     但是欣悦的那一句“只要你放过林氏,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却让萧哲脑袋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

     而且萧哲从欣悦渴求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坚强和真诚,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这样真诚的目光是不常见的,这里只有利益的纷争。

     在商场上混久了,萧哲都差点忘记了世间还有这样的单纯而真是的目光,老实说,在看到欣悦目光的那一瞬间,萧哲确实被她的打动了。

     如果一个点头答应能够换来这样一个真诚的目光,何乐而不为呢,再说,萧哲是商人,掌握着一个商界王国,他当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今天欣悦给了他一个承诺,欠了他一个人情,以后他完全可以从欣悦的身上如数的挣回来,这就是萧哲——萧氏国际的当家人。

     到了晚上的下班时间,萧哲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回了位于A城市郊的萧家庄园,因为今天老爷子发话了,所有人都要回去吃饭,顺便开个家庭会议。

     萧哲在车上靠在后座上,用修长的手指捏了捏自己鼻梁骨,想到回庄园,开家庭会议他就一个头两个大。

     他宁愿在公司开工作会议,听每个经理把枯燥的报告都读一遍,因为所谓的家庭会议就是针对他一个人的“批斗大会”。

     萧家在A城是一个名门望族,打祖上就是地主土豪,后来祖上把事业越做越大,就开始主攻商业这一块了。

     萧家的老太爷也就是萧哲的爷爷是萧家的主事人,其次就是萧哲的爸爸萧伟利和萧哲的母亲蒋兰,萧哲还有个哥哥萧肖,现在在国外掌管萧氏国际的海外市场。

     萧老太爷一共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可谓是人丁兴旺,萧哲的两个姑姑都远嫁海外了,时不时的会回来看看大家。

     萧伟利是萧老太爷的长子,萧哲的两个叔叔一个是大学里的教授,还有一个在萧氏国际担任职务。

     虽说萧家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但是他们兄弟之间,妯娌之间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利益冲突,也没有财产纷争只说。

     这与他们每个人都受过高等教育分不开,萧老太爷对人一视同仁,最看重的就是一家人和和睦睦,所以直到现在一家人都住在庄园里。

     而萧哲自从担任了萧氏国际的总裁,就很少在庄园里住了,只是一个星期会回去一两次看看老太爷顺便吃个饭什么的。

     萧哲不想回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每次回去,从萧哲进门开始,老太爷要不就直截了当的,要不就旁敲侧击的各种让他赶快找个人结婚。

     萧哲二十二岁开始就一直在忙事业,现在萧氏国际也站稳了,事业也可谓是大有所成了,他也快要三十岁了。

     家里老太爷、萧爸爸、萧妈妈、叔叔们、婶婶们都开始催他,萧哲自己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但是为了让家里人不再这么催他,萧哲自己也找了一两个所谓的女朋友。

     不是名模就是名媛,要不就是当红演员,其实萧哲对于自己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并不关心,她们愿意贴过来,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萧哲自然是没有必要拒绝的。

     车驶进了萧家庄园,从大门开始就是一条通往主楼的行车大道,两旁是宽阔的绿草地,常年种着各种各样的植被,一年四季都是彩色的。

     从大门口到主楼,车要行使十分钟以上,庄园一共有三栋楼连接而成,主楼是大客厅,餐厅,厨房以及一些客房。

     后面两栋小的,一栋是老太爷的住处,另外一栋是家中的其他成员的住处,三栋楼虽然算不上装修豪华,但是已经有了悠久的历史,岁数和老太爷差不多。

     自然这个庄园的价值也不菲,已经成为了萧家的祖宅,以后的以后也不会改变。车子直接开到了主楼的前面。

     萧哲下车的时候就有家里的下人过来接应,告诉他老太爷在书房里,其他的成员都在客厅,大家都在等他一个人呢。

     萧哲下了车就进了主楼,“呦,咱们家的大忙人回来喽~”萧伟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一抬头就看到了刚进门的萧哲。

     蒋兰和婶婶们坐在桌子边聊天,看到萧哲:“哲儿回来了,快来,过来我看看。”蒋兰还是对萧哲像是对待孩子一样。

     萧哲在家人面前露出了淡淡的笑脸,都打过了招呼之后,就去了书房,“爷爷,我回来了。”萧哲敲了敲书房的门。

     立即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回答进来吧,萧哲推门进去了,老太爷坐在灯底下,腿上盖着毛毯,鼻梁上夹着一副眼镜,正在看书。

     他一见到自己的宝贝孙子就笑开了花:“哲儿啊,带女朋友回来了吗?”老太爷还真的是直接,萧哲无奈一笑,说:“还没呢,下次吧。”

     在萧哲眼里,老太爷就是一个小孩,每每说话就会引人发笑,但是同时,萧老太爷也是家里最疼萧哲的人。

     萧哲不仅遗传了家里的经商的好基因和头脑,更是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这也是萧老太爷最喜欢他的原因。

     然而,萧哲也知道萧老太爷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他早点结婚,然后生个重孙给他抱抱,但是萧哲从来没有把他那些所谓的女友带回来过。

     因为那些人连他的眼睛都入不了,怎么可能入得了萧老太爷的法眼呢?俩爷孙又说了会话才下楼来到了餐厅。

     大家都已经入座了,菜还没有上齐,看到老太爷来了才开始上菜,萧哲亲力亲为的扶着老太爷下楼梯,入座。

     然后自己坐在了离孝老太爷最近的左手边的位置,家里唯一的女孩也就是萧哲的表妹萧丹妮心理不平衡了。

     撅着嘴说:“每次表哥回来都占了我的宝座。”听了她的话,家里的人都笑了,萧哲笑说:“看来我这个表哥不称职啊。”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气氛很好,一顿愉快的家庭聚餐在很好的氛围中结束了,吃完了饭当然是聊天时间了。

     萧哲突然对萧丹妮说:“丹妮,你上次不是说有件事要跟我说吗?走,我们去客厅说。”丹妮一脸茫然的看着萧哲。

     萧哲见她一点也不知道变通,无奈的叹了口气,“萧哲啊,还想跑?”萧伟利揭穿了萧哲的阴谋,大家又是一场哄笑。

     萧丹妮这才知道萧哲是什么意思,原来想利用她逃走,看来失败了,这场逼婚大会又要以惨烈收场了。

     萧哲摇摇头,无奈只乖乖的听着了,果然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时间里,家里的每个人都开始轮流炮轰萧哲。

     最后老太爷下了最后通牒,一定要在两个星期之内,带个女朋友回家,老太爷的话已经说出口就没有收回去的可能了,萧哲也只好点头答应。

    PowerbyYOZOSOFT

    林欣悦本来就是因为这个而感到心烦所以来画室画画,因为只有画画的时候她可以全身心的投入,不管是多么烦躁的时候,画一会画心情就好的多了。

    但是她没成想,就算到了画室,也没能图个清净,没了兴致的林欣悦收拾了自己的画具没有理会那几个搬弄是非卖弄口舌的富家女,独自离开了。

    按理说生活在林家这样有钱人家,林欣悦应该也会娇惯成大小姐的性格,但是偏偏林欣悦就没有。

    虽然从小家境好,但是由于她妈咪,林氏企业总裁夫人也是普通人家的闺女,所以即使林欣悦是林家独女,林夫人也从小就教育林欣悦要节俭低调。

    俗话都说,想要知道女孩怎么样,看她妈妈便知道。林夫人是个大度温婉的女性,所以林欣悦从小也就懂事听话,但是不得不说骨子里还是有她爹地的闯劲。

    林欣悦是个能吃苦的姑娘,她以优异的成绩从A大金融管理系毕业之后,没有接受她爹地给的高级职务,而是在林氏以新人的身份从最底层做起。

    用林欣悦自己的话说,就是地基没打稳盖太高的楼危险。林欣悦不仅学习好,而且工作也是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知道从别人那里学习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林先生还经常开玩笑说,欣悦遗传了他的善于经商的头脑。而且就在林氏企业出事之前的一段时间,欣悦已经小有成就,初次尝到了成功的味道。

    然而林氏出了问题之后,林先生就让她暂时不要去上班了,避免受到不必要的冲击。现在看来,她能够回去上班的几率已经微乎其微了。

    欣悦背着画具进了电梯,电梯里空无一人,她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敢将自己的脆弱暴露出来。

    欣悦无力的靠着电梯,面容略显疲惫的抬头看着慢慢变小的数字,等到数字变成1的时候,她就又要变成不畏外界流言的林氏企业大小姐了。

    流言很久之前就开始传了,特别是在A市的上流社会圈子里,已经传得绘声绘色有模有样了,一开始听到这些流言的时候,林欣悦也是并不在乎的,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林氏的真实状况,没想到流言竟然成真了。面对外界的冷嘲热讽,林欣悦除了讨厌,更多的是无奈。

    她知道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们的生存法则,当你有钱有势有地位的时候,你就到处都有朋友,当你没钱没势没地位的时候,曾经谈笑酒桌,勾肩搭背的朋友全都不见了。

    有的只是背后让人心凉的议论和冷漠。然而文君也知道她应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这一切的飞短流长,冷嘲热讽。

    只是有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累,心累。想到这里,林欣悦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爹地和妈咪。曾经的林氏总裁多么威风,坐定商场,运筹帷幄,而现在的他每天奔波在各大“兄弟企业”之间。

    低声下气的请求昔日的商场伙伴给予一点资金上的支持,然而结果可想而知。商场如战场,当然是竞争者越少越好,所以表面上,那些所谓的“兄弟企业”会说自己的资金也周转不出来之类的借口。

    但是背后隐藏的语言则是:你林氏破产了,对我们有益无害,那为什么要帮你一把呢?

    想到爹地这段时间眉目之间总也舒展不开的样子,林欣悦觉得很难受,她作为林家唯一的女儿竟然一点烦恼也不能帮忙分担。

    欣悦这才猛然发现,爹地这段时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经管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他还是强打精神,笑着说没事,但是外面已经传得纷纷扬扬欣悦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面对这样难以力挽狂澜的局面,林欣悦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把担心表现出来,因为即使是担心也没有用,根本于事无补,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唯一的作用就只是会给爹地和妈咪增加负担和烦恼。林欣悦有的时候真的希望自己是个男孩子,这样就能够成为爹地的左右手,帮他分担一点烦恼。

    从小到大,林欣悦的生长环境都十分的优越,爹地把最好的都给她,所以林欣悦打小就没有过多的担忧,生活的无忧无虑,她有条件去学画画。

    有条件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有条件读自己喜欢的书,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些所有的条件都是爹地给她提供的,就算是到了林氏最困难的今天,爹地也没有亏待她。

    依旧让她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虽然爹地和妈咪让她不去牵涉,但是作为林家唯一的女儿,林欣悦怎么能够做到坐视不管呢,她毕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她深深地知道爹地现在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也知道妈咪有的时候独自抹眼泪的苦涩。她觉得自己应该要做一点事情,但是抬眼又是一片茫然。

    林欣悦刚刚走出了象牙塔般的大学校园,虽然掌握了很多的书本上的理论知识,但是还是缺乏经验。在商场上,一个决策可能就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命运,所以只有身经百战的商人才能游刃有余的掌控。

    而这些对于年纪轻轻的林欣悦而言,目前还是十分遥远的。林欣悦对于自己的无能感到无奈,再加上刚才听到的冷嘲热讽,她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平时林家企业没有遇到危机的时候,这些势利眼的富家女对她倒是友好,办个生日宴,成人礼什么的,都会请她参加,言语之间也有着隐隐约约的讨好和谄媚。

    那个时候,单纯的林欣悦还以为她们是真的拿自己当朋友,然而只有到了真正落难的时候才能看清人的真面目。林欣悦一想到她们嫌贫爱富,搬弄是非的嘴脸就觉得恶心。

    想到这里,林欣悦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悲凉,想来,她这么多年以来还真的没有遇到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这也算是一种失败吧。

    从小学开始,林欣悦就开始就读于贵族学校。在贵族学校里,可想而知,都是一些富家子弟,名媛公子哥儿。在那里除了必不可少的攀比炫耀之外,就是虚伪的交好。

    从小成绩优越的林欣悦很低调,也不爱说话,如果不是大家知道她家是林氏企业,可能早就开始排斥挤兑她这个书呆子了。

    林欣悦自嘲的笑了笑,这就是人性吧,她不能改变的东西也就只能欣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