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万劫不复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1本章字数:3345字

    “沐万年,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沐诗涵还活着,她现在住在哪里?只要你说了,以往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

    “这么多年你一直恨我,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三番四次的针对诗涵,她有什么错,她碍着你什么了,当初也是轩辕皓主动来求亲的,她都已经不再痴傻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在一起?”自己不幸福难道就看不得别人幸福了吗?口口声声说爱着她,如今却对不肯放过她唯一的女儿,这就是他所谓的爱么?

    “朕是皇上,这天下莫非王土,你就算不说朕也有办法将她找出来的,朕绝对不会让她和皓儿在一起的!”她现在是变的聪明了,可是不能否认她以前是个傻子,原本就有很多人不赞成轩辕皓当这个皇上,他们要是还在一起的话,岂不是落人话柄,这以后当了皇上还怕找不道可心的人么?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太子好!

    “你口口声声说会毁了安郡王的名声,可是你心里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除掉诗涵,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你我之间没有必要说那些虚假的话!”他分明是为了自己,只要沐诗涵不当皇后,别人又能说轩辕皓什么呢?是他不愿意看到她活着,所以千方百计的想要杀了她,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就不该答应这么亲事,就算将沐诗涵送的远远的,也该将她送回到顾家去,这些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你猜对了又能怎么样?你能对我怎么样,你不要忘记你是臣,朕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这么护着你的女儿,我倒是要看看她若是听到你要被问斩的消息之后还能不能坐的安稳?你说她会不会来?”看着沐万年的脸色苍白的无一点血色,轩辕宇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对着身边的季福海道,“时辰不早了,该回去了!”

    “你休想得逞!”看着轩辕宇转身离开,沐万年在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她嚷嚷道,可嚷嚷又有什么用呢?

    “你不要妄想自杀,你若自杀,沐家满门都会被你牵连!”轩辕宇走出房间顿了顿,转身对着沐万年道。

    一句话让沐万年陷入万劫不复,他不怕死,可是他怕连累沐家满门,先不说他还有儿子女儿,就算没有他还有旁的亲戚,因为他一个人连累他们所有人,他怎么能做出这样自私的事情来,可是若他不死的话,诗涵就会回来,到时候……

    “爹,你何苦这么固执呢?”看着轩辕宇走远,沐若菲走了进来,看着一脸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沐万年嘟囔道。

    “啪啪……”沐万年起身走到沐若菲的面前,没有说话,抬手就给了她两巴掌,要不是她,他怎么会说错话,要不是她,又怎么会落的现在这个下场?

    “爹,你打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又不知道沐诗涵没有死,就算知道了,我有的选择么?他可是皇上,我是什么?我只不过是要一个嫡女的身份你都不肯给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若是早早的答应让我嫁给轩辕皓,又怎么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若是她早就嫁入王府的话,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以后就算进了宫当不成贵妃,有了儿子那也有了保障了!

    “你整天想着嫁给安郡王,你也不想想安郡王会不会要你?”他虽然是个相爷,可是终究位列人臣,他怎么能做的了皇子的主,明知道轩辕皓不喜欢沐若菲,他还巴巴的送上前去,让他嫌弃么?

    “你试都不试怎么知道?”连尝试的机会都不肯给她,那她怎么会甘心,就算轩辕皓真的拒绝了,他也可以想想办法不是,那个傻子都能嫁给他,她哪里差了,为什么就不能嫁给他了?就算现在不行,他以后当了皇上之后还不是要娶很多女人,那时候把她送进宫去也可以,为什么就是不肯让她嫁给轩辕皓?

    “你以为皇上答应你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好好用脑子想想吧,轩辕皓要是知道你参与这事情,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么?”沐万年不屑的看了一眼沐若菲拂袖离开。

    看着沐万年气恼的背影,沐若菲猛的回过神来,喃喃道,“难道我真做错了么?我只不过是想嫁给他而已,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我?”

    轩辕宇回到宫中,很快就拟好了诏书,发了公告,原本动荡的局势现在越发的变的模糊不清,所有人都在猜测沐万年到底是哪里得罪了皇上,让皇上这样厌恶他,要赶尽杀绝,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

    “父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轩辕泽跪在轩辕宇的面前,不解的问道,这沐万年已经好几个月不上朝了,怎么会通敌叛国?

    “怎么回事,朕还想问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沐诗涵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当初是不是你通知他的?你胆子越发的大了,明知道我要对付她,你还敢帮着她?”轩辕宇没有让轩辕泽起身,愤愤的斥责道。

    “父皇,沐诗涵的事情儿臣真的不知道,儿臣怎么可能知道!”轩辕泽没有犹豫决定否认到底,心中盘算着要将沐诗涵送到更隐秘的别院去。

    “好,好,好,你不知情,若是让我找到证据,你看朕怎么收拾你!”明知道他不待见沐诗涵,一个两个全都帮着沐诗涵,全都没有将他这个皇上放在眼中!

    “父皇,您讨厌沐诗涵是一回事,可是沐万年是南郡的相爷,你就这样给他按了一个罪名,这是不是有点过了!”通敌叛国,这不是小事!弄不好是要灭九族的。

    “过了?你们一个个背着朕帮着沐诗涵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过份?朕不止说过一次一定要除掉她,绝对不会让她和轩辕皓在一起,绝对不会让她败坏了南郡的名声,你若是知道沐诗涵在哪里就赶紧将她交出来,一旦等朕找到她的时候,那就别怪朕手下无情!”司马盈盈说沐诗涵和轩辕皓还有联系他还不怎么相信,可是昨个亲口听到沐万年说沐诗涵还活着,他心里就已经很确定了,沐诗涵就算不在城里,也住的不远,要不然轩辕皓不可能放心的留在京城处理一切事务!

    “父皇,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她?她根本不可能碍着你什么?六哥登基之后还不是要纳妃,谁会在意沐诗涵?”现在轩辕皓都已经成为太子了,过不了多久就会登基,现在杀了沐诗涵不是惹恼了他?他真是不懂父皇为什么要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行么?

    “朕原本都网开一面了,只要她跟着司马云去了北越,朕就不再追究可谁知道她这么不安份竟然又和轩辕皓搅合到了一起,你应该知道朕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她!”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没有打算放过她,只不过那时候她是个傻子,她没有价格他的儿子,他也就没有动手,可现在她阻碍到了他儿子的前程,就算和轩辕皓撕破脸他也要杀了沐诗涵。

    “父皇,若没什么别的事情儿臣先告退了!”轩辕泽知道他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轩辕宇是铁了心的要杀了沐诗涵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沐诗涵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回去吧!”轩辕宇没有错过轩辕泽眼中的焦急,不过他并没有点破,他现在还没有找到沐诗涵的住处,正好可以让人跟踪他,他可不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出了御书房,轩辕泽的心情显得特别的沉重,他在心里不断的问自己,这事情他是不是做错了,他当初是不是不该通知轩辕皓,这样的话沐诗涵就不会死了。

    “福郡王,皇上让老奴来告诉你一声,若是你想明白了,可以随时来宫里找皇上!”

    “季公公,这几天谁进宫过,皇上又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沐诗涵回来已经有好一阵了,皇上要是知道的话早就追究了不可能等到现在,之所以等到现在必然是有人告密,这告密的人到底是谁和沐诗涵又有怎么样的仇恨?

    “昨个安郡王妃进宫过,她怀孕了,关于沐诗涵的事情也是她告诉皇上的!”看着轩辕泽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季福海心中一阵忐忑,他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让他将这事情告诉轩辕泽?他不是早就决定让司马盈盈来当这皇后,为什么还要从中作梗?这事情要是让轩辕皓知道了,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就算她怀孕了也是一样的。

    “谢谢季公公,本王先告辞了!”轩辕泽朝着季福海拱了拱手道谢后,快步朝着宫门外走去,不用猜也知道他必然是去安郡王府找司马盈盈问个明白!

    想起从季福海那听到的消息,轩辕泽的心情越发的烦躁起来,眼看着快要到安郡王府的门口,轩辕泽对着赶车的小厮道,“回别院去!”

    “是,主子!”赶车小厮应了一生,狠狠的抽了一下马匹,马车便又飞驰在街道上,很快便到了别院。

    轩辕泽下了马车,四处张望了一番,这才闪身进了别院,从后门骑马离开。

    一路快马加鞭,很快便到了沐诗涵和海棠住的别院,轩辕泽匆匆将马栓在门口的树上,进了院子。

    “你这一头大汗的,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看着神色慌张的轩辕泽,沐诗涵眉头微蹙,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段时间不是形势还不错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皇上一死,轩辕皓便可以登基,朝中的大臣不都应该巴结着他吗?毕竟他是轩辕皓的左膀右臂,只要巴结好了他,那让他在轩辕皓面前美言几句绝对没有问题了!

    “你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了!”轩辕泽接过海棠递来的茶水喝了一杯又道,“是司马盈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