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两个世界的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1本章字数:3292字

    沐诗涵闻言一惊,随即冷冷一笑道,“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我也没打算入宫了,原本我不想去找他,现在看来我不去找他是不行了,你放心吧,这事情我能处理!”原本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问题是,他要杀你,你父亲被定了通敌叛国的罪名,当然这肯定是他设的一个局,他真要杀了你父亲的话,必然会寒了群臣的心,所以只要你不回去,你和你父亲最终都不会有事。”当务之急就是要让沐诗涵换一个地方,唯有换了地方他才能继续一口咬定两人没有联系,要不然让皇上知道了,他也拖不了干系!

    “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我的父亲吗?大不了就是赔上这条命,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父亲被诬陷我可做不到!”不就是要她的命么?拿去好了,何必搞这么多花样来?

    “六嫂,你不顾及你自己,你也要顾及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么?你真的不大打算告诉六哥了么?这可是他的孩子!”司马盈盈现在怀了孩子了,要是沐诗涵出了事情的话,岂不是便宜了她。

    眼瞅着就要迎来胜利的曙光了,他真的不懂,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离开,就算不愿意进宫也是可以商量的,在外面置办一个院子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这日子的多难过啊!

    “孩子的事情我不想说,司马盈盈有了身孕了,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我和他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我们可以不在意,可是总会有人在意的,就当我真的死了吧!”她不想成为轩辕皓前路的绊脚石,更不愿意看到他左右为难,他曾答应她不会去碰司马盈盈更不可能让她怀孕的,可是现在呢?

    不过这一切又能怪谁呢?是她自己给他们创造了机会,若是她坚持留在王府的话,轩辕皓也就不会认为守在他身边关心他照顾他的人是司马盈盈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缓和的这么快。

    “六嫂,当初我就说要将你救他的事情告诉六哥,你为什么不答应,若是那时候将一切事情挑明的话,现在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起码司马盈盈不会怀孕了!”轩辕泽越想越气愤,忍不住开口责备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做那些个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想着要他回报我什么,他答应让我当皇后,我也只是笑笑。”一辈子都只能留在宫中看那些女人尔虞我诈,她真的会发疯的,既然受不了宫中的规矩,倒不如悄悄的离开,反正她已经有了他们之间的孩子,她也不是无依无靠,凭着她脑中的那些点子还怕在这个地方混不下去么?只要她愿意她一定能混的风生水起。

    “我知道你想要离开,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不要回京城比较好。”轩辕皓这几日不在京城,沐诗涵真要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也没法交代。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看到她出事,他真的很想说,我愿意守护你一生一世,你不要离开,我不贪恋那个位子,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和你浪迹天涯,可是这话他只能藏在心里,他没办法说出口,因为她是他的六嫂,是他最敬重的男人的女人,他不能觊觎!

    “轩辕泽,我知道你对我很好,这段日子谢谢你的照顾,可是我不能让你照顾一辈子,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为了我受委屈,皇上铁了心要对付我,我就算想逃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倒不如去面对他!”逃避不是她做人处事的风格,不管什么事情她都喜欢直面它,只有直面它才有解决的可能。

    “可是……”轩辕泽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沐诗涵的目光的时候,什么话都梗在了喉咙,再也说不出来。

    “轩辕泽,你喊我一声六嫂你应该知道我和你之间是绝无可能的,所以你我之间只能是普通朋友,若我这次离开,你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们!”这一次要是能逢凶化吉的话,那她一定会远远的离开,从此之后再不踏足京城半步,以后桥是桥路是路,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就好了!

    “六嫂,我知道了!”轩辕泽低头应了一声,不敢抬头和沐诗涵的眼神有任何的接触,他一直以为他将感情隐藏的够好了,没想到她早就发现了。

    “你带我进宫去吧!你和轩辕皓关系这么好,皇上必然不会相信你不知道我的行踪,倒不如你趁这机会将我送到他的面前表表忠心!”沐诗涵拍了拍轩辕泽的肩膀调侃道!

    “六嫂,你当我是什么人,我怎么可能将你送到他的面前去!”明知沐诗涵是开玩笑,可是轩辕泽的脸色还是阴沉了下来,不满道。

    “反正我要进宫去,不如你带我去这样也方便一些!”看着轩辕泽气恼的样子,沐诗涵开口解释道。

    “明知道他想要杀你,你为什么还要送上门去?”只要沐诗涵不出现皇上就不可能杀了沐万年,只要拖到轩辕皓登基,那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何必送上门去!惹恼了他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而且他一直都想除掉她!

    “不要多想了,走吧,早晚都要面对的,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躲能躲到什么时候,他的身子虽然一天不如一天,可谁知道还能熬多久!

    看着两人坐在马车内一路无语,海棠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主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海棠,你暂时去福郡王府住几天!”看着海棠一脸担心的样子,沐诗涵想了想吩咐道,原本是想让她跟着她回相府的,可是想想还是不大好,她父亲都被定了罪了,海棠要是去了相府的话,岂不是跟着受罪,倒不如直接去轩辕泽的府邸借助几天,起码不会受什么委屈。

    “主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两人神情紧张的样子,海棠越发的担心起来,王爷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她们,刚才她好像听到福郡王说司马盈盈怀孕了,这可怎么办才好,王爷明明答应了主子不会去碰她更不会让她怀孕的,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海棠,你不用担心,没多大的事情,你在我的府邸先住下好了,你放心没有人敢欺负你的!”看着急的眼里都快掉出来的海棠,轩辕泽开口安抚道。

    “主子,是不是司马盈盈出卖了您?”看着沉默不语的沐诗涵,海棠低声问道,若主子真的是因为她告密而出事的话,她就算豁出这条命去也要让司马盈盈没有好日子过。

    “你不要多想,真的没什么事情,皇上无非就是不想让我当皇后,所以才让我进宫去的!”沐诗涵摸了摸海棠的头,浅浅一笑解释道,虽然这个理由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主子!”海棠看着沐诗涵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知道这种事情她根本就无能为力,连福郡王都没办法说服主子,她又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改变主意!

    沐诗涵还想安慰海棠几句,马车却缓缓的停了下来,原来是福郡王府到了!

    “我去安排一下,你在车上等我就好了!”轩辕泽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沐诗涵,低声嘱咐道。

    “主子,我等你来接我!”看着轩辕泽下了马车,海棠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沐诗涵,红着眼眶跟在轩辕泽的身后下了马车。

    看着海棠下了马车,沐诗涵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不由的撩开马车窗户的帘子看向窗外,心中一阵感慨,这条街道她曾经无比的熟悉,可是现在……

    正当她唏嘘不已的时候,马车突然飞速的行驶起来,她刚想发作,耳畔却传来一句话,“你放心,是皇上派我来接你的!”

    “这样看来你们早就在福郡王府安排好了人手就等着我自投罗网了?”

    “话不能这么说,您要是不出现我,我们谁都找不到您不是么?”

    “也是,是我自投罗网!”沐诗涵说完便闭上眼睛不再多言,既然皇上算准了她会回来,那起码她在见到他之前一定是安全的。

    看着一脸淡定的沐诗涵,轩辕宇微微一怔,心中暗道,他还真是小看了她,他还奢望她跪地求情,现在想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见到朕都不跪拜么?”轩辕宇朝着季福海摆了摆手,等到他走出去关上门后,主动走到沐诗涵的面前开口问道。

    “你都要杀了我了,我跪不跪拜又有什么差别?”他没有遵守承诺,她又为什么要对她豪言相对?

    “你不怕我杀了你?”沐诗涵固执的表情让他想起她的母亲,当初她也是这般坚定的拒绝她,哪怕他许诺会将皇后的位子给她,她还是坚持拒绝她,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当年她为什么要拒绝他而选择成为沐万年的女人,他有什么比不上沐万年的,沐万年能给的,他全都能给,她为什么最终的选择不是他?

    “你都已经打定主意要杀了我不是么?我怕有什么用,我若是开口求你,不是让你更看不起我?”沐诗涵撇了一眼轩辕宇径自走到一旁坐下又道,“你除了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还会用什么?”

    怪不得当初她母亲没有选择他,若是换了她,她也不可能选择他,不但心胸狭窄,而且还爱计较,这样的男人不配拥有真心相待的人。

    “你倒是看的开,不过你也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自私的人,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你真以为你母亲是因为生你而落下一身的病?”早知道轩辕皓会和沐诗涵牵扯在一起,当初他就该让人掐死她,现在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