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院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1本章字数:3407字

    “那又如何?我不可能跟你的!”沐诗涵一把将轩辕宇推开,气的浑身颤抖,要是知道轩辕宇会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她就该听轩辕泽的躲着不出来。

    “我不喜欢勉强人,你等着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要你的!”轩辕宇眼角带笑,松开了沐诗涵朝着门外走去。

    “怎么不想去见你爹了?”轩辕宇走到门口,转头看了一眼并未跟上前来的沐诗涵问道。

    一听到轩辕宇要带着她去见自己的爹,沐诗涵心中涌起一种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她接受不了的事情,可是却又不知道到底会什么样的事情。

    “你放心,你爹还没有死,既然你回来了,我一定会放到你爹的!”许是真的把沐诗涵当成了她的母亲,轩辕宇和她说话的时候全都是用对我,并没有用尊称,这让守在门外的季福海吃惊不已,不由暗暗的撇了一眼一脸怒色的沐诗涵,想要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要知道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对一个女人这样忍让过,当然除了当年的顾萱。

    沐诗涵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跟着轩辕宇的身边,不知道转过几个弯,不知道经过多少院落,轩辕宇在一处偏僻的院落前停了下来。

    “你在外面候着就好了,我带着她进去!”

    “是!”

    看着季福海退到院门口,沐诗涵看着轩辕宇的目光越发的不解了,她爹真的会被关在这个院子中么?

    “不用怀疑,你爹就是被关在这个院子里!”这个院子看上去早就荒废,其实这个院子下面别有洞天,但凡那些不听话的人,最后一个个都会死在这里。

    看着沐诗涵一脸怀疑,轩辕宇没有过多的解释,率先朝着院内走去,事实胜于雄辩,他不能保证沐诗涵见到的沐万年会是怎么样的,他唯一肯定的就是沐万年没有死!

    沐诗涵跟在轩辕宇的身后,越走越觉得惊心,这哪是什么破败的院子,这分明就是一座地下囚牢。

    看着灯火通明的囚牢,轩辕宇满意的笑了笑,对着守在一旁的侍卫问道,“沐万年还是什么都不肯说么?”

    “是的,他还是什么都不肯说,统领还在那审问,属下这就带皇上过去!”侍卫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跟在轩辕宇身后的沐诗涵,随即领着两人朝着更深处走去。

    看着一路上经过的囚室,沐诗涵连连作呕,她算是心脏承受能力还不错的人了,可是看到这些被折磨的人不像人过不像鬼的人之后,她还是被吓到了。

    “快了,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父亲了!不知道他见到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轩辕宇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又道,“我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要是他知道我把你强留在身边你猜他会不会气的当场生亡?”

    想起当年顾萱最后选择了他,他的心中就一阵憋闷,既然得不到顾萱,那么就用她的女儿来抵也是极好的,反正两人长的是一模一样,他可以将她当成是她的母亲。

    “你变态!”沐诗涵气恼的冲着她嚷嚷了一句,一个人快步朝前。

    “你住手,住手!”看着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沐万年,沐诗涵冲着还在对他用刑的侍卫嚷嚷道,她知道轩辕宇不可能善待她父亲,可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下去吧!”看着沐诗涵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轩辕宇对着两个侍卫摆手吩咐道。

    “是!”两人心中虽然不解,可是没有多问,恭敬的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轩辕宇,你这个卑鄙小人,当年的事情你何必牵扯到诗涵的身上?这是我和你的事情和她完全没有关系!”看着坐在地上痛哭的沐诗涵,沐万年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对着站在一旁的轩辕宇质问道。

    “当年的事情,你也好意思说当年的事情,当年明明是我先认识顾萱的,你凭着横插一脚,要不是你,她就不会那么早死了,她的死你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就算她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傻子那又怎样,你怎么可以任由府中的人说三道四!”要不是那些流言蜚语,她就不会那么早死,说到底这事情和沐万年脱不了干系!

    “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看着咄咄逼人的轩辕宇,沐万年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当年的那些流言蜚语是怎么传出去的他心里应该最清楚,要不是顾萱拦着,他早就进宫去和他大吵一架了,现在竟然反过来说是他没有管好下人!

    “爹,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回来了,一切都过去了,皇上已经答应放了你了,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大夫给你调理身体的!”听着两人的争执,沐诗涵擦了擦眼泪起身将沐万年从刑具上房了下来扶到一旁坐下。

    “诗涵,你真的不该回来的,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你回来做什么?”只要沐诗涵在熬上两三个月,等到轩辕皓登基之后,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他的那几个儿子早早的跟了轩辕皓,以后的前程根本就不用担心,至于沐若菲,他就当没有胜过她这个女儿好了!

    “爹,您别说了,这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看着沐万年担心的目光,沐诗涵心中也很纠结,她真的不想跟着轩辕宇,可是看到沐万年这样,她真的没有选择。

    “你答应我的条件了?”听沐诗涵这么一说,轩辕宇心头一喜,温柔的看着她问道。

    “我答应,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几天时间好好的调节一下心情,我心里一时半会的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沐诗涵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轩辕宇点点头。

    “好,虽然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是几天的时间我还是可以等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是很想得到沐诗涵,但是他更想她心甘情愿的在他的身下承欢。

    “诗涵,不要为了我答应他的任何要求!”虽然不明白轩辕宇和沐诗涵之间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沐万年知道绝对和自己有关,两人一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要不然轩辕宇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

    “爹,您不用担心,皇上只不过是不想让我当皇后罢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着沐万年焦急的样子,沐诗涵暗暗吸了口气,朝着他微微一笑安抚道。

    “诗涵,你不要瞒着爹,爹这把老骨头了,死不足惜,你千万不要委屈自己!”对于沐诗涵的说辞沐万年是一万个不相信,轩辕宇想杀沐诗涵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如果只是不想让她当皇后的话,又怎么会用他来做诱饵?

    “沐万年,你有一个好女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派最好的太医给你医治的,沐诗涵这人你也看了,现在也该走了吧!”轩辕宇有些羡慕的看着沐万年,他有那么多的儿女,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为他做出这样的牺牲。

    “爹,你放心,我没事的,我先出去安排一下,晚点会有人来接您回府的!”沐诗涵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沐万年,起身跟在轩辕宇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沐诗涵跟着轩辕宇出了院子,刚走几步,只听轩辕宇对着季福海吩咐道,“你将她带去暖阁!”

    季福海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沐诗涵,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走到一脸茫然的沐诗涵面前道,“沐小姐请跟我来。”

    季福海一路无语,直到走进一条偏僻的小道这才停下脚步,看着沐诗涵低声问道,“王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皇上之间到底打成了怎样的协议,他为什么要让你住进暖阁?”这暖阁可是最得宠的妃子才能入住的,她是他的儿媳,怎么可以入住暖阁,这要是让安郡王知道,那还了得。

    沐诗涵并没有回答季福海的话,她现在谁也不敢相信,别说是季福海了,就算是轩辕皓站在她的面前,她都不敢相信。

    “王妃,我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你未必会相信,我其实前几年就已经跟了安郡王了,您放心,老奴一定会想办法让您离开的!”只要将沐诗涵救出去,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谢谢!这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沐诗涵虽不是很信任季福海,可是她心里也明白他说的多半是真的,要是没有一点眼力劲怎么可能在得到轩辕宇那个老狐狸的信任,轩辕宇之所以这么看好轩辕皓只怕他在他的面前说了不少的好话!

    “王妃,王爷还要过几天才回京,这事情还是先让福郡王来拖上一拖,您看如何?”人是从福郡王的王府门口带走的,要是他来闹腾一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用了,他来闹腾,以什么身份什么资格?”他是个外人,就算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可是他并没有资格来闹腾,因为她不是他的什么人。

    这事情真要闹大了的话,到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反正最近这几天她是不可能有什么事情的,他虽然性格有些偏激,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高高在上的皇上,既然答应给她几天时间就不可能反悔。

    “是老奴想的不周!”听沐诗涵这么一说,季福海吓的一身冷汗,轩辕皓对沐诗涵的感情他可是一清二楚,两人原本就因为沐诗涵的事情有了隔阂,关系刚刚缓和,这事情真要闹大了的话……

    “你也是为了我好,这事情先这样吧,你只要帮我注意一下我父亲的情况就好了,至于皇上那边我先自己应付就好了!”只要撑到轩辕皓回来她的危机就解除了。

    原本她这次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现在看来完全不用死了,季福海既然是轩辕皓的人就段不可能让轩辕宇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来,她在宫中也就不用那么被动了。

    “是,这事情就交给老奴来处理,王妃,暖阁到了,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季福海推开门对着站在一旁的沐诗涵又道,“这暖阁已经成了宫中的禁地,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打扰,等回头老奴给王妃安排几个信得过的宫女太监来伺候着。”